•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9章 突发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9章 突发

    作品:《官神

        也得承认,刘一琳上任鲁市市长,对夏想而来,确实大有裨益。www.00ksw.org以前和李童关系也不错,但李童身为当地人,又有主见,除非需要惊动省委的大事,否则一般事情不会出面告知,更不会找他商议,听他拿主意。

        也正是刘一琳今天的早饭交流,才让夏想在接下来的事件之中,掌握了主动,抢占了先机。

        崔百姓准备全面撤离齐省的消息传出之后,上下震动!

        周鸿基更是大为恼火。

        但站在崔百姓的立场之上,走,才是上上之策。

        不走还能怎么着?朱振波死了,汤世诚和解少海翻供,到现在还没有让两人改口,诚然,作为多年的老纪委,崔百姓有的是办法让汤世诚和解少海再改口风,但在摸清了齐省的水深浪大的现状之后,在朱振波之死的前车之鉴面前,崔百姓没有必要非要为了扳倒何江海而将自己搭了进来。

        三十六计,走,永远是上策。

        崔百姓说走就走,也是一个做事干脆利索之人,和当年的崔向相比,确实高明了许多,因为他知道,再不走,恐怕就身陷旋涡之中了。

        却没想到,还真是走不了了。

        一早他就向邱仁礼辞行,然后礼节性和周鸿基打了招呼——虽然昨晚已经谈过了一次,但当时他并没有明说今早就全面撤退——周鸿基当时就愣在了当场。

        崔百姓和周鸿基之间虽然认识,但交情谈不上,他只是淡然地和周鸿基握了握手,说道:“鸿基,你多保重。都说京城米贵,白居不易,要我说,齐省风大浪高,想要安稳,不但要有好身体,还要有长远的眼光,学会提前躲避风雨。”

        崔百姓话里有话,周鸿基当然听得明白,但此时他哪里还听得进去,因为崔百姓选择在此时收兵回京,等于宣告了他的计划的全面失败!

        他怎能甘心!

        昨晚在和京城方面通话时,尚未听到中纪委方面就崔百姓的去留做出指示,怎么说走就走了?他已经着手准备反击了,省委调查组关于朱振波自杀的结论已经公布,证明并非死于刑讯逼供,中纪委洗清了嫌疑,正是大举反击的好时机,为什么要走?

        凭什么要走?

        难道就不能反败为胜?崔百姓怎么就没有一点信心?

        周鸿基心中的不甘、失落和不满可想而知,他还想开口劝崔百姓几句,不料崔百姓似乎早就预料他有此举动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等他开口,转身走了。

        周鸿基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等崔百姓离开很久,他才想起什么,不顾现在还很早,拿起电脑打向了中纪委。

        在通话几分钟后,周鸿基颓然无力地放下电话,心中无奈而沮丧的接受了现实——是呀,崔百姓前来齐省的正式说法是调查潘保华案件,虽然受命暗中调查何江海的问题,但何江海案件毕竟没有正式立案,崔百姓自己完全有权决定是去是留,不必非要听从中纪委的指示。

        难道说,何江海逃过一劫,可能要逍遥法外了?难道说,他费尽心机,最终只能接受一个不了了之的结果?离了夏想,他真的踩不死一个何江海?

        更让他拿不定主意的是,关于下一步何去何从,上面没有进一步的指示精神,是想对何江海放手了,还是缓兵之计?如果放手,汤世诚和解少海的案件,是不是就可以结案了?

        周鸿基一脸灰白,坐在椅子之上,半天动弹不了半分……随后,召开了一次小范围的会议,崔百姓正式宣布中纪委在齐省针对潘保华同志的调查,圆满完成,他对齐省省委、省纪委对中纪委调查工作的配合,表示感谢,同时对在调查过程之中意外死亡的朱振波表示遗憾,并对家属表示慰问。

        崔百姓表示,他回去之后会请示中纪委,关于抚恤金问题,一定会给死者家属一个满意的答复。中纪委在朱振波同志的死亡上面,负有一定的责任,事实就是事实,不容回避。

        最后,崔百姓代表他个人向朱振波同志的家属捐款一万元。

        夏想在下面看了暗暗点头,真是一个事无巨细、处处不留把柄的老官场,崔百姓临走之时,还能将方方面面的事情都考虑在内,他的做法,有值得他学习的地方。

        出于真心也好,作秀也好,总之于情于理,崔百姓让人无话可说了。

        既然崔百姓带头捐款了,在座的省委领导也不好不表态了。邱仁礼也当即表示个人捐款八千元,孙习民七千元,夏想六千元,其余省委领导依次类推,都各有表示。

        比起上一次中纪委来齐省,最后在一场大雨之中狼狈收场完全相反的是,崔百姓一行离开的时候,不但天气晴好,而且他及时收手,同时又做出高姿态的告别,赢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送行的队伍就很壮观。

        崔百姓也挥手告别,正上车之时,周鸿基分开人群,到了身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崔百姓微微摇头,又回了几句。

        众人都看到周鸿基脸色一变,似乎是心有不甘,但最终还是没再前进一步,而是无奈地目送崔百姓一行上车离去。

        崔百姓一行的汽车消失在省委大院的门口之后,包括邱仁礼在内,夏想等人都长舒一口气,认为在齐省最大的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的隐患,就此离去,齐省有可能引发的战火,至少可以稍微平息一些了,甚至乐观一点,本土势力酝酿之中的反击,或许就此消弭于无形之中也未可知。

        尽管夏想心中还是隐有担忧,但也没有想到,崔百姓一行竟然连市区都没有走出去……就出事了!

        而且还是大事。

        事先,在得知崔百姓撤离之后,夏想第一时间要求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安排警力保护崔百姓一行顺利抵达机场,并且对朱振波家属监视居住,不允许他们有过激行为。毕竟崔百姓是中纪委副书记,在鲁市出了问题,是鲁市和省委共同的责任。

        不管是公事公办的出发点,还是作为对崔百姓的礼送,都必须让中纪委副书记,安全地离开齐省。

        朱振波的家属工作做通了,也在市局的监视之下,不会出来添乱,原以为万事大吉的时候,却偏偏还是出事了。

        事情还不小,不但让崔百姓的车队无法离开鲁市,崔百姓还被人打破了头!

        事情真是闹大发了,玩笑也开大了!

        但问题是,还找不到行凶的凶手,而且事件似乎和朱振波之死八杆子也打不着,又不能简单地判定为齐省本土势力所为。

        事情就纠结了。

        堂堂的中纪委副书记在鲁市被打得头破血流,回京的行程也临时取消,紧急住进了医院。消息传到省委,邱仁礼大惊。

        夏想大惊。

        孙习民大惊。

        周鸿基……大喜!

        而消息传到中纪委之后,却是出人意料的沉默——未对事件发表任何回应,也无人打来电话要求齐省务必保证中纪委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事情,就有了一丝诡异的味道。

        比起事后各方反应的诡异,事情发生时的诡异,才是最让人大惑不解的地方。

        崔百姓一行本来途经经纬路,但为了安全起见,警车开道的时候,绕开了繁华路段,但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巧合,车队路经了新能源客车集团公司的门前。

        也许是事发突然,警方事先没有收到警示,不知道此时新能源客车集团的门口,正汇聚了大批前来讨个说法的债权人——新能源客车的地皮债权纠纷,终于爆发了!

        早不爆发晚不爆发,偏偏在崔百姓将要离开的时候爆发,其中是否有人为的手段,再深入一想,车队先进的路线是否也是事先有人安排,就不得而知了。

        百姓乘车将欲行,忽闻路边吵闹声……崔百姓开始不以为意,因为他也见到了路边的条幅打出的字,明显是经济纠纷,和他没有一毛钱关系。

        不料警车开道也不管事,才到门口,就被一群人哗啦一下围了个水泄不通,甚至不少人还拍打崔百姓的车窗,要求他主持公道。

        崔百姓官场浮沉多年,早就没有了古道热肠,再说也不是他的分内事,他也无权插手齐省的内部事务。

        但车队被围在中间,动弹不了,也不是办法。最后警察下去,准备强行推开人群时,事态就突然失控了。

        “都让开,车上坐的是中央领导!”

        愤怒的人群仿佛找到了发泄对象一样,一下就群情汹涌了,先是掀翻了警车,然后又要推翻崔百姓的车。

        崔百姓确实吓坏了,在秘书和司机的掩护下,狼狈下了车,刚下车,就被一只飞来了鞋子正中了面门,还没有来得及躲闪,又有一只黑手打在了他的头上。

        顿时头破血流。

        怎么就这么倒霉?崔百姓哭笑不得,刚刚想到到底是巧合还是故意有人黑他时,有一句话隐约飘进了耳朵:“就是他,就他害死了朱振波!”

        然后无数人蜂拥而来,想要乘机作乱将他暴打一顿。到底是见多识广,崔百姓在几名中纪委同事的掩护下,迅速逃离了现场。

        虽然伤得不重,但崔百姓盛怒之下,决定住院——他还不走了!他倒要看看,是谁在背后想利用他来充当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