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8章 立场决定长远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8章 立场决定长远

    作品:《官神

        翌日,晴空万里。www.00ksw.org

        一早,夏想就接到了刘一琳的电话,因为刘一琳自恃和夏想也是老朋友了,所以没讲究太多,打来电话时,才早上6点多。

        夏想还没有起床。

        “夏书记,崔书记托我转告,下次去京城,他希望你到他家中作客。”刘一琳应该是刚刚锻练身体归来,说话的时候还微微气喘,再加上此时正是微亮的早上,就别有了一番令人遐想的意味。

        夏想一边接电话,一边起床,他现在是单身贵族,自在得很,不用担心任何一个女人半夜三更或一早打来电话。

        但刘一琳的电话,还是让他刚刚清醒的头脑,一下没有回味过来——崔百姓请他到家中作客,是什么意思?他和崔百姓之间,既无公事的来往,又没有过深的私交,这个热情的邀请,就有点交浅言深了。

        来到桌前,喝了一杯凉白开,夏想才又意识到了什么,崔百姓的话中隐含的意思并不是真想邀请他到京城作客,而是告诉他,中纪委在齐省的调查,结束了!

        崔百姓要返回京城了。

        好一个见风使舵的崔副书记,比上一个崔向崔副书记官僚并且聪明多了,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也知道齐省水深,再呆下去不但徒劳无功,还有可能功败垂成,狼狈收场,还不如现在见好就收,还能两头都不得罪。

        聪明人做聪明事。

        夏想因为中纪委的原因,本来对崔百姓印象一般,但在崔百姓做出及时撤离齐省的决定时,他还是不免高看崔百姓一眼。一个懂得进退有度的人,才能在官场之中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请转告崔书记,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去京城拜访他。”夏想很客气地回应说道。

        “夏书记,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想向你汇报一下思想体会。”刘一琳最近靠近的意图很明显,几次主动提出见面的请求。

        “最近肯定不行,等过了眼前的阶段再说。”也必须承认,刘一琳上任之初,确实也显示出了不可或缺的居中调停的作用,如果不是她,他和崔百姓之间缺少有效的沟通渠道,就有可能造成崔百姓的误判。

        也可能不会促使崔百姓迅速做出撤离齐省的重大决定。

        中纪委的撤退,不,更准确地讲是崔百姓的撤退,意味着中纪委内部在对待何江海的问题上,分岐加大。更深入一想的话,预示着反对一系的内部,对齐省问题的最终解决之道,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

        “嗯,我知道。”刘一琳的声音听上去格外温柔,“夏书记还没吃早饭?你一个人在家,肯定早饭要随便对付了。早饭很重要,不能随便吃一口就算。要不这样,我去接你,然后一起吃早饭,正好我一早要到省委一趟。”

        “……”印象中,刘一琳的性子淡漠而偏冷,一向不喜欢主动和人走近,最近靠近的意图十分明显也就算了,似乎还多了女性的温柔,不是好事。

        夏想不能说不敏感,也不是太敏感,但还是从刘一琳对他生活上的关怀,难免多想,正要开口拒绝,刘一琳又说了一句:“我先去洗澡,半个小时后见。”

        完全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夏想摇头一笑,扔下电话就去洗漱,照镜子的时候又想起一个笑话,说是有一个特别自恋的人每天早起照镜子都会惊讶——怎么又帅了?

        镜子里的他,确实也说得过去,因为昨晚睡眠充足的原因,脸色不错,双眼有神,眉宇之间微有英气,35岁的年纪,正是一个男人的黄金时代,夏想忽然又笑了,怎么了这是,怎么也自恋了?

        其实说来还是因为崔百姓的及时撤离让夏想心情大好。

        如果夏想心理稍微阴暗一些,还巴不得崔百姓不走,继续在齐省将事情闹大,最后闹到无法收场的地步才好,他也正好可以坐山观虎斗,在一旁鼓掌叫好。

        但为了齐省的长治久安,为了齐省人民的安居乐业,政治斗争,还是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为好。就如唐朝初期,发生过数次宫庭政变,但因为仅限于上层的斗争,百姓依然安居乐业,所以盛唐依旧在。

        但中唐之时的安史之乱,就让无数生灵涂炭,民不聊生,结果盛夏不再,迅速衰亡。

        所以政治斗争,以不影响民生为前提,随便斗个你死我活,只不要影响到百姓的居家过日子就行。百姓是国家的根本,百姓人心安定,国家就会安定团结。

        夏想的理想并不伟大,目标并不崇高,也不认为自己就是一个高尚的纯粹的人,但至少他可以自豪地说,他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

        刘一琳说来还真来了,夏想刚收拾完毕,就听到了楼下汽车的响声。下了楼,见自己的专车也来了,只好让司机先去省委,然后上了刘一琳的车。

        “刘市长太客气了。”夏想见刘一琳正装打扮,但脸上的笑容分明很温情,就说,“太客气了,就显得反而疏远了。”

        “我是觉得和夏书记太疏远了,所以才积极主动一点……夏书记不要怪我多事就好。”刘一琳嫣然一笑,挥手让司机开车,“其实吃饭是借口,有工作汇报才是正事。”

        一边走,一边说,早饭还没吃上,刘一琳的工作却已经汇报完了。

        其实也不能说是工作汇报,而是征求夏想的意见。

        事情,还和孙习民的两大政绩工程有关。

        因为政绩工程落户地都是鲁市,使用的是鲁市的地皮,尤其是新能源客车项目,占地数百亩,现在已经有一半地皮荒草凄凄了。

        荒就荒着,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荒地多了,也见怪不怪了,但问题是,孙习民将新能源客车项目列为政绩工程时,并不清楚地皮已经三易其主了,存在着无法调和的债权纠纷。有上百人的集资款投入之后,血本无归。

        但因为对方都是鲁市和齐省人,当年的政绩工程,又是和何江海合作,就由何江海出面压制了债权纠纷,而孙习民完全蒙在鼓里,并不清楚新能源客车征用的地皮的三生往事。

        现在事发了!

        事发,还是由于秦侃坚持不懈的努力,当然,如果非要认为秦侃是出于阴暗心理的话,也可以,因为显然秦侃在齐省的时间比孙习民长多了,而且在孙习民的两大政绩工程的项目之内,秦侃的内线绝对不少。

        以上,都是刘一琳用她惯常的温柔慢语但却条理清晰的话,清清楚楚地告诉了夏想。

        更让夏想清楚的一点是,不但新能源项目的债权纠纷现在愈演愈烈,大有星火燎原之势,而且还有人在背后散播消息,说是何江海当时出卖了自己人,为了讨好孙习民,所以才拿地皮来糊弄孙习民,是拿着自己人的利益来充当好人,是白眼狼。

        以上,仅仅是一部分。

        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秦侃发现了孙习民的五朵金花上市的内幕,有虚假报表、虚报业绩等情况,而且还有偷税漏税等重大问题,如是等等,总之以上的问题披露,会有两个严重后果,一是挑拨离间,让何江海被齐省本土势力千夫所指。

        二是让孙习民身深旋涡之中,两大政绩全部成了笑话,而且还揭露出他和何江海之间的内幕交易不说,也让齐省本土势力一直指向周鸿基的矛头,也要因为地皮事件,部分指向了孙习民!

        高,一箭双雕!

        夏想一直在听刘一琳说,他不发表意见,只是埋头吃饭。他知道刘一琳的难题在于,地皮事件即将闹大,她身为市长,站在哪一方的立场,很关键,决定了她在齐省的长远。

        问别人,肯定不好问,就算她敢开口,别人也不敢回答,就只有问她视线之内唯一一个有担待的男人了。

        不过当她看到夏想十分香甜地吃着早饭,似乎对她的难题也一点不在意的时候,不由又气又笑,她已经忧愁遍地了,夏想却浑不在意,难道今天的早饭,白请了?

        “你别光知道吃,你得说说,我到底站在哪一边?”刘一琳嗔怪说道,话一出口,才意识到语气太不对了,忙端起一杯果汁,来掩饰一下失言。

        夏想却浑然不觉一样,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说道:“大道朝天,各走一边。你走哪一边,都要让另一边对你不满。所以,就站在中间,站在公正的立场之上,一切出于公心,谁能拿你怎样?”

        刘一琳还是有一丝不解:“那……岂不是两边都得罪了?”

        “两边都得罪了才好,两边又不可能联手都对你下手,所以,反而最安全。”夏想意犹未尽地看了一眼腕中的咸菜,“这家的粥熬得不错,咸菜的味道也正,下次还来。”

        刘一琳无语了,堂堂的夏大书记竟然惦记一份咸菜,真有追求。

        但也别说,夏想的话,还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其实今天的早饭确实不错,很合夏想的胃口,最主要的一点还有,刘一琳提供的信息,绝对有大用,就让夏想进一步摸清了秦侃在表面透露的一部分想法之外,还有更不为所知的重大图谋。

        一到省委,夏想就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崔百姓想走……却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