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2章 苗头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2章 苗头

    作品:《官神

        周鸿基确实慌了。www.00ksw.org

        也是他上任齐省以来,第一次信心动摇,第一次感到内心恐慌,更是第一次有了难以为继的无力感。

        想不到,周鸿基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人怎会悍不惧死,非要以死相拼?既然连死都不怕,朱振波怎么不一口咬死何江海?

        再说以朱振波身上的事情,未必就一定会是死刑。怎么着也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别人死总比自己死要好,他怎能傻到连命都不要的程度?

        当然,周鸿基理解不了朱振波的做法,也没法当面向朱振波问个清楚,只觉得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

        只不过,更难以接受的现实,还在后面……京城,中纪委。

        隆家城接到了邱仁礼的电话。

        明年换届,隆家城必定要退下,因此,现在基本上已经全面开始收局了,该提的人,一定提上来。该踩的人,一定踩下去。对于压不住上升势力的新生代力量,也到了摒弃成见握手言和的时候。

        下了,就要有准备下来的觉悟。没有人可以永远坐在台上,既然上台,就有下台的一天。

        忽然间,望着窗外郁郁葱葱的绿荫,隆家城竟然有了一丝明悟。

        和别的有过矛盾的人可以做到握手言和,但和一人却做不到。不是他不想,而是对方不想。

        ……夏想。

        隆家城自知担任中纪委书记以来,得罪的人数不胜数,他虽然不能自认都是问心无愧,但也知道,不管坐在哪个位置之上,总会得罪许多人,除非跳出官场。

        得罪人不怕,哪怕是得罪势均力敌的对手,怕就怕,得罪一个各方力量都认可的后备力量。

        当年秦唐的一场大雨,一直也在隆家城心中挥之不去,因为他和夏想也接触过几次,但对于夏想的为人,还是不甚了解。而夏想对秦唐当年的事情是否还耿耿于怀,又会采取什么报复手段,他也心里没底。

        夏想是后备力量不假,但在三五年之内还没有能够左右他的命运的实力,所以他并不担心多少年之后是夏想的天下时,夏想会对他如何,因为到时早就时过境迁,他是否还在人世还要两说。

        但在隆家城眼中,夏想和别人大不一样。别人或许要等上位之后才能对他造成威胁,但夏想不同,夏想现在就有可能对他带来不利的影响!

        未必能带来伤害,但有可能中纪委会被打个耳光。中纪委被打,就相当于他被打,或许天下百姓不知道,但在官场中人的眼中,都很清楚中纪委上次到鲁市,功败垂成,狼狈而归。

        此次再去鲁市,虽然有中纪委副书记坐镇,但隆家城不知何故,心中依然有点不安。或许是自从夏想担任了省委副书记之后,一下变得成熟了许多,不但事事圆润,无懈可击,和以前总是冲锋在前不同的是,他现在改变了策略,躲在背后,让人抓不住他的影子,他却将别人的疏漏看得清清楚楚。

        隆家城很是担心夏想表面上居中,却会在暗中挖坑让崔百姓向里跳,因为夏想的手段总是让人防不胜防——其实隆家城猜对了一半,崔百姓确实跳坑了,但坑不是夏想挖的,而是周鸿基无意之中挖成。

        等于是,自跳自坑。

        从上次中纪委在鲁市无功而返之后,隆家城就意识到,当年的一场大雨之仇,夏想总会还回来,他一直未曾有丝毫忘记。

        不过如果因为鲁市有夏想,中纪委有案子要办也要退避三舍的话,也太窝囊了,最终隆家城还是派出了崔百姓前往鲁市,就久拖不决的何江海案件,准备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崔百姓不比崔向是半路出家的纪委书记,他一直在下面的纪委打转,从市纪委书记一直到省纪委书记,办过无数案件,经验十分丰富,手腕也很是圆滑,相信由他出面,必将马到成功。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的时候,隆家城已经将齐省的事情抛到了一边,正在批阅文件。秘书接听电话之后,又及时转接了进来。

        如果是一般省委书记的电话,想直接和隆家城通话,也不可能,但邱仁礼不是一般省委书记,而且他和隆家城认识多年,多少也有点私人交情。

        隆家城接听电话之后,一听是邱仁礼的声音,心中就先跳动几下。说实话,办了无数大案要案,从来没有一个案件如何江海的案件一样让他大感头疼,如果仅仅是因为何江海是平民一系的人马也就好了,问题还在于,齐省有一个态度不明并且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夏想。

        “仁礼,有什么事情?”在邱仁礼面前,隆家城不敢托大,很客气地问道。

        “隆书记,齐省现在有民情对峙的迹象,我希望中纪委的办案,以不影响齐省的安定团结为前提。”邱仁礼上来就掌握了主动权,因为他确实从朱振波的死亡事件上,敏锐地发现了齐省大乱将起的可能,“崔书记在办案期间,鲁市公安局副局长朱振波在被中纪委提审两次之后,意外死亡,现在省委闹得沸沸扬扬,市局群情激愤,百姓众说纷纭,省委现在很被动……”

        ……听完邱仁礼简要介绍的朱振波死亡事件之后,隆家城震惊了。

        怎么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又怎么会出事之后,不是崔百姓第一时间汇报,也不是周鸿基第一时间上报,反而是邱仁礼最先打来电话,直接向中纪委提出了质疑,等于是直接让他下不来台!

        隆家城无语了,愤怒了!

        谁在背后做的手脚?

        又是谁在故意抹黑中纪委的形象,分明是让中纪委再次败走,分明是让中纪委在齐省威风扫地,再也没有权威可言!

        邱仁礼也真有一套,身为省委书记第一时间打来电话,不仅仅是代表齐省省委表达对中纪委的不满,也是对崔百姓等中纪委调查人员工作不利的委婉批评。

        但……隆家城愤怒归愤怒,也必须要照顾邱仁礼的情绪,封疆大吏的面子必须照顾,况且邱仁礼并非一般的省委书记,他下一步也将进入国家领导人的序列。

        更况且事实摆在眼前,鲁市公安局副局长确实死在中纪委的眼皮底下。

        隆家城虽不敢猜疑是夏想的手笔,但他知道,中纪委如果不做出姿态,是过不了关了。

        “仁礼,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很痛心。我会亲自打电话给崔百姓同志,要求他注意工作方法,并且暂停调查工作,直到查出事情真相。”隆家城也不可能马上就让崔百姓撤出齐省,否则也显得太狼狈了。再说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就离开,也不符合规矩。

        接完邱仁礼的电话之后,崔百姓和周鸿基的电话,才相继打了进来。

        在已经落后邱仁礼一步的情况之下,再商议善后对策已经无济于事了,因为主动权已经掌握在了邱仁礼手中。不过当隆家城听说齐省省委方面不但拍照留存了现场,还全权接手了调查权,并且由夏想牵头,他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推测,恐怕事情的背后,还真和夏想有推脱不了的干系。

        好在当他听到崔百姓和周鸿基肯定朱振波是自杀,而且中纪委在办案过程中,没有任何逼供的情况,他也就放了心,心想虽然崔百姓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相信在孙习民和周鸿基的策应之下,等崔百姓过了眼前的一关,依然可以重新掌握主动权。

        朱振波以死相拼,能奈崔百姓和周鸿基何?不过是折腾一点风浪,刮起一阵旋风,然后就烟消云散了,应该说,肯定会是白白死掉了。

        不能说是隆家城过于乐观了,也不能说是崔百姓和周鸿基在震惊之余,愤怒之后反而更坚定了要抗争到底的决心,只能说,他们还是缺乏透过现象看本质的眼光。

        话又说回来,其实也不怪他们没有眼光,实在是他们被夏想迷了双眼,都认定是夏想在背后出手,其实他们都错了,朱振波之死,和夏想还真是没有一毛钱关系!

        既不是夏想指使,夏想也事先毫不知情,对夏想来说,也是完完全全的一次意外。

        ……说是意外,其实也何尝不是必然?

        夏想接手调查朱振波死亡真相的职责之后,立刻要求省公安厅控制现场,并且要求省委宣传部封锁消息,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该做的防范措施必须要做,尽管他也知道,导火索已经点燃,他要的事情,只能缓解,不能阻止事态的发展。

        走完该走的程序之后,夏想亲自去了一趟市委,在市委书记李童召开的紧急会议,夏想主持了会议,提出了省委对朱振波死亡事件的三点指示精神,要求市委市政府动员起来,严防事态的进一步扩大,将所有可能的突发情况,都尽可能扼杀在摇篮之中。

        可以说,朱振波点火,夏想不得不临时充当了灭火员的职责,周密部署,严防死守,要杜绝事情呈蔓延之势,尽管夏想知道,恐怕在朱振波死后的一个小时之内,齐省的战火就全面点燃了。

        果然如此,当夜还算平安无事,第二天一早,就出现苗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