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1章 死得其所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1章 死得其所

    作品:《官神

        或者可以说,朱振波之死,预示着齐省本土势力第一波攻击的开始。www.00ksw.org

        朱振波死得蹊跷,但也可以说,死得其所了。

        若以朱振波身上的事情来说,枪毙一百次也不为过,但他一直没有被定罪,案子一直拖到今天,最终还是在没有定案的情况之下死掉,就很有耐人寻味的内容。

        如果朱振波最终被定罪,被判了死刑并且枪毙了的话,那么他的死是罪有应得,并且一死了之,不会有人记忆,更不会有人怀念,甚至还被无数人唾弃。

        就连齐省本土势力也不会记得他的好,也不会对他有好感,不会照顾他的家人老小。

        但朱振波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死得时机十分巧妙,不但时间选好,地点也选得妙,用一句话形容就是死得好死得妙,再死一次要不要?

        当然再死一次是不可能了,不过人固有一死,或死于噎死,或死于呛死,或死在床上,或死在厕所,死亡是相同的,但过程和后事是不同的。

        大部分人的死就是单纯的死,只有极少数人死得有意义,他死了,是整个人类的损失,比如XXX。也有部分人死得很恰如其分,因为他死了,别人会不得安生,比如朱振波。

        朱振波之死,不管是时机还是地点,确实高明到了无懈可击的程度。能将死也算计得如此精准的人物,可知生前该有多烦人,多精明,会将多少人都算计在内。

        朱振波就死在崔百姓的隔壁!

        而且还是死在崔百姓刚刚亲自审问他之后的半个小时!

        如果以上还不算让崔百姓焦头烂额让周鸿基暴跳如雷的话,那么朱振波的血性的一面,就让人不得不佩服他刑警出身的强悍和求死心切的坚强意志——他在房间的墙壁之上,用鲜血写下了几个血迹未干的大字。

        每个字都触目惊心,令人心惊肉跳。

        “中纪委逼人致死,制造冤假错案,我不堪其辱,以死明志!”

        如果说朱振波人还在的话,哪怕当着夏想的面理直气壮地冲崔百姓和周鸿基说出上述话豪言壮语,夏想只是一笑置之,半点不信。

        现在朱振波人死了,用鲜血写下的控诉,尽管字字泣血,但夏想还是依然不信,因为他清楚朱振波是一个什么样的无恶不作的坏人。

        问题是,他不信归不信,崔百姓和周鸿基也会认为朱振波是胡说八道,只是谁也没法和死人对质。就是说,朱振波用生命和鲜血写下的触目惊心的大字,内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所表达出来的超越死亡之外的政治意义!

        第一,拼死打了崔百姓及中纪委一个耳光。早不死,在市纪委不死,晚不死,在省纪委不死,偏偏在中纪委来了之后才死,死得真挑时候。

        第二,拼死为周鸿基挖了一个天大的坑。在市纪委一直顺利的案子,一到省纪委就卡壳不说,还在省纪委的眼皮底下,死在了中纪委的审讯过程之中。

        第三,点燃了齐省本土势力的复仇的火焰……朱振波生得龌龊,死得其所,算是为齐省本土势力蓄势已久的力量,泄开了最后一道闸门!

        朱振波之死,不管是有人授意,还是他自己审时度势慷慨赴死,反正此时死掉,比再被省纪委、中纪委折腾来折腾去,最后说不定还是要被枪毙死掉要好上许多。

        何止好上许多,起码要好上一百倍!

        朱振波之死,不但为齐省本土势力的出手排除了最后一丝顾虑,也让齐省本土势力都为他的“大义凛然”而铭记在心,他的家人老小从此可以无忧了,他的对手也好,仇人也好,都不会再记住他的不好,从而怀念他最后一跃的光芒。

        最主要的是,也为中纪委暗中插手何江海案子,直接敲响了令人心惊胆战的警钟。

        也是何江海在被周鸿基步步紧逼的包围之下,第一次悲壮的还手。所谓哀兵必胜,朱振波用他的死悲愤地告诉齐省的本土势力,都被周鸿基逼到了没有活路的份儿上了,再不出手,更待何时?

        ……朱振波自杀的消息传出之后,齐省省委上下,一片哗然!

        本来周鸿基还想封锁消息,结果却被省纪委一名副书记捅了出去。夏想得知之后,立刻上报了邱仁礼,邱仁礼一听之下,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当即会同孙习民、夏想并叫上周鸿基,直奔事发现场。

        崔百姓带领的中纪委的工作人员,封锁了现场,还想阻挡邱仁礼入内。邱仁礼怒极,喝令对方让开。对方稍一迟疑,说要请示崔书记,结果警卫上前直接将中纪委的工作人员一把推开,不但很不客气,而且还很暴力。

        在邱仁礼的地盘上,中纪委也只能忍气吞声了,因为他们很清楚,省委书记一方大员,就连隆书记也奈何不了,何况他们?再说京城之人都清楚当年的一件大事,一名常委到下面一个直辖市,还被当地的警方以保护安全为由,将宾馆围了个水泄不通——只因当地的书记是政治局委员,有相当大的独立权。

        崔百姓赶到的时候,邱仁礼一行已经进到了房间之中。

        房间之中,血流遍地,大白的墙壁之上,触目惊心的控诉还在。

        邱仁礼一脸凝重,眼神之中充满愤怒,只看了几眼就回身对周鸿基说道:“鸿基同志,事情的具体经过,你向省委提交一个书面报告!”

        周鸿基此时不能说是六神无主,也是有点焦头烂额并且晕头转向了,事情太出乎意外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要演变成这个样子。

        邱仁礼的怒火,符合一名省委书记应有的态度。毕竟在省委出了大事,而朱振波虽然该死,也不该死在省委,更不该死在现在。

        但既然死了,邱仁礼不愤然而起,借机发挥,他就不是邱仁礼了。

        邱仁礼的秘书印小白跟随邱仁礼多年,早就对邱仁礼的一个眼神一个手势所要表达的意思,了如指掌,他立刻让人将现场拍照封存,要求多角度多细节地拍照。

        正一顿狂拍的时候,崔百姓闻讯赶到了。

        事发之后,崔百姓正准备第一时间向中纪委汇报情况,却听说邱仁礼也惊动了,本想打完电话再露面,却又听说邱仁礼正在拍照留念,他当时就惊出一身冷汗,邱仁礼要干什么?

        急忙放下电话就来到了房间。

        “邱书记……”崔百姓还想解释几句什么,却被邱仁礼冷冷顶了回去。

        “崔书记,事情怎么闹成这样?家属闹起来,省委怎么向家属解释?你一再要求省委配合中纪委的工作,省委是配合你们工作了,可是你们也要讲究工作方法,是不是?周鸿基的问题,就先不说了,他需要向省委做出书面解释。至于中纪委……我会亲自向隆书记打电话。”

        “……”崔百姓被生生顶了回来,很不好受,只好委婉地说道,“其实也没人逼迫朱振波同志什么,他是自己一时想不开……”

        “是自杀还是他杀,要公安机关得出结论才算。”邱仁礼回身吩咐,“夏想,你负责协调公安厅,由省委出面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查明事实真相。夏力,你负责出面向死者家属解释,并且联系市公安局,做好善后工作。”

        “邱书记,既然事情发生在中纪委审案期间,就应该由中纪委来自查事实真相,请邱书记放心,如果确实存在着逼供现象,我也一定不会姑息。”崔百姓急忙表态,可不行,要是让齐省方面接管过去,中纪委的脸面就丢尽了,表明了齐省省委对中纪委不再信任的态度。

        “不用再说了,就这么定了。这件事情,我会直接和隆书记电话说明一下。”邱仁礼十分强势地一挥手,“请崔书记暂停办案,等查明了朱振波死因之后,再说好了。”

        不等崔百姓再说话,邱仁礼转身离去。

        崔百姓何曾在下面受到过如此待遇,气得脸都变色了,但却又无可奈何。邱仁礼不但是省委书记,还是邱家第二代的掌舵人,而且不出意外将会是副国级国家领导人之一。

        他一个中纪委副书记,表面上是中央领导,实际上远不如一名省委书记前途远大,更不如省委书记在中央的分量重。

        更何况,邱仁礼的身后有着庞大的家族势力的支撑。

        又更不用说,确确实实是在中纪委的眼皮底下,死了一名公安局副局长!

        如果朱振波经司法机关审问之后,并被认定有罪的情形之下,再自杀,就是畏罪自杀了。但现在朱振波的所有问题都还没有进入司法程序,也就是说,从法律上讲,还不能认定朱振波有罪。

        麻烦就大了……真要落一个中纪委逼死人命的结论,他再是中纪委副书记,也要背一个不大不小的黑锅。

        崔百姓顿时感觉头大如斗,好好的,朱振波怎么就死了?

        就是,好好的,人怎么就死了?周鸿基也想不通。但是不是想得通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就如夏想一直担忧之中隐有期待的一样,朱振波之死,果然是齐省本土势力动手的导火索。

        如果朱振波泉下有知,知道随后在齐省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件的话,他当欣慰,含笑九泉了……PS:感冒了,只能勉力三更了。请兄弟们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