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0章 分不清形势的出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0章 分不清形势的出手

    作品:《官神

        之前,周鸿基将朱振波从市纪委转移到省纪委,已经一周有余了。www.00ksw.org

        究竟从朱振波嘴中问出了多少有用的线索,朱振波有没有提供对何江海不利的供词,夏想不得而知,省纪委方面口风很严,没有半分消息透露。

        虽然周鸿基现今对省纪委的掌控力度大不如从前,但还是牢牢把持了对外的一致口径。话又说回来,夏想想要知道朱振波有没有说了一些什么,也不是难事,他在省纪委也不是没有关系,甚至还有一名副书记主动前来靠拢。

        随着夏想在齐省的地位渐稳,随着人事调整的落幕,不少人从人事调整方案之上看出了邱仁礼和夏想一系的巨大胜利,同时在何江海的授意和暗示之下,齐省本土势力向夏想靠拢的中层呈增多的趋势。

        夏想此时在齐省本土势力之中的威望,已经远超了孙习民,甚至还在邱仁礼之上,成为省委之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因为都清楚邱仁礼最晚明年就会离开齐省,而夏书记在齐省的日子还长。

        而就在崔百姓抵达齐省的前夕,刘一琳也正式走马上任,鲁市也算正式完成了交接。

        如果站在大局之上分析齐省的现状,就会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何江海该倒而不倒,明明摇摇欲坠,却偏偏还顽强地迎风站立。

        而袁旭强因为围堵省委大院事件,提前几个月退下不说,还背了一个黑锅,却没有申辩一句,也不上中央讨个说法,就默默地背了黑锅并且一言不发地退下,老实巴交得好象他天生就是一个好人一样。

        其实谁不知道袁旭强在鲁市曾经有过袁霸王的外号,意思是他一个半岛人,却将鲁市当成自家的花园一样,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弄得民怨沸腾,连省委也看他不顺眼,却又拿他没办法。在不少鲁市人的心目之中,都对袁旭强没有好印象,都认为以袁旭强的脾气,背了黑锅怎么着也得闹腾一番才会下台?

        怎么就悄无声息了?

        还有一点就是,新上任的市长是一个女市长也就罢了,都以为女市长可能不会太强势,不过也不至于好象低调得不存在一样,当年的李童李市长在袁旭强的强势之下,也经常发出自己的声音,怎么刘市长就上任之初发表了一通长篇大论的讲话之后,然后就如同消失了一样,甚至连电视上也很少见到影子?

        不少人还翘首以待想目睹女市长的风采呢,结果女市长完全躲在了李童的背后,将风光和风头都让给了一把手。

        以上还不算最奇怪的现象的话,常务副省长秦侃最近出镜率之高,频频到各地视察重大项目,忙碌的身影经常出现在电视新闻之上,就让政治敏感度稍高一点的百姓都嗅出了不同的气息,难道秦省长要高升了?

        以上种种,让鲁市乃至整个齐省呈现出一股令人分不清方向的政治氛围。

        而崔百姓一行在此时前来鲁市,要借深入调查潘保华案件为由,最终敲定何江海的问题,夏想嘴上不说,其实心中还是对周鸿基也好,还是更高层次的人物也罢,不管是谁做出的决定,都很是不以为然。

        真是分不清形势的出手!

        而崔百姓提出要他配合工作,就更让他啼笑皆非了,对方不但分不清形势,还又出昏招,让他完全无语了。

        但中纪委副书记的面子必须要给,夏想也就欣然前往,主动来到崔百姓下榻的房间,热情加恭敬地和崔百姓见面了。

        崔百姓个子很高,足有一米八以上,方脸,浓眉,大眼,可以看出年轻时绝对相貌堂堂。他倒也十分热情,主动迎夏想入内,还亲自倒水递到夏想手中,说道:“耽误夏书记的宝贵时间了,我请你来,主要是核实一件事情。”

        “配合纪委的工作,是分内事情。”夏想并不认为崔百姓对他的客气是对他的尊敬,因为他看了出来,崔百姓比崔向更会来事。

        “那我就有话直说了。”崔百姓眉毛一挑,很直爽地说道,“对于何江海的问题,中央领导很重视,在我下来之前,隆书记还专门找我谈话,要我充分尊重齐省省委的意见,务必做到公平和公正,要讲事实,讲正气。所以,我想听听夏书记对何江海问题的看法。”

        上来就想下套给他?夏想心道崔百姓看似热情温和,其实比崔向老道多了,不愧为多年的老纪委了。

        “江海同志是中央直管干部,我尊重事实,相信法律,也相信中纪委同志手中掌握的证据。”夏想打起了太极,态度还算不错。

        崔百姓眯着眼睛打量了夏想几眼,温和地一笑:“早就听一琳说过夏书记是一个诚实可信的好人,今天一见,一琳说得还真不错。”

        什么意思?明夸暗损?夏想也回以淡定地一笑:“一琳对我还不算太了解,在官场之上,装腔作势的好人太多了,我可不敢担当好人的说法。”

        崔百姓脸色微微一变:“夏书记,我算是一琳的长辈,一琳又对你十分信任,所以,我也很信任你。”

        “谢谢崔书记的信任,我刚才说的也是实话。”夏想滴水不漏。

        崔百姓脸色又缓和了,不再提及何江海的问题,反而谈起了刘一琳,气氛就缓和了许多。夏想也就附和着说了几句,反正就是不松口。

        大概说了有十几分钟的样子,崔百姓或许认为时机又合适了,又重新了何江海的问题。

        “夏书记,我希望将你掌握的何江海的问题向中纪委说明,为中纪委惩处一名贪官,做出一个党员干部应尽的职责。”

        “我刚来齐省不久,对何江海确实不太了解。再者说了,我不再从事纪委工作,没有调查党员干部的权利,江海同志又是中央直管干部,我更没有发言权了。不过我个人表示支持纪委调查何江海同志的问题。”夏想从崔百姓的话中多少猜测到了什么,周鸿基从朱振波身上,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而周鸿基肯定坚定地认为,打开朱振波的钥匙在他的身上,所以才请动崔百姓出面,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多方下手,还是想让他出手打开突破口。

        送崔百姓和周鸿基四个字——痴心妄想!

        夏想原以为他的话说到这个份儿,崔百姓应该知难而退,不会再纠缠何江海的问题,应该放他走了,不料崔百姓不知是倚仗刘一琳的关系,还是自恃身为中纪委副书记的身份,又说了一句令夏想蓦然火起的话。

        “如果可能,请夏想同志代为转告何江海同志一句话……”

        夏想很没礼貌地打断了崔百姓的话,因为他对崔百姓想要转告的话一点兴趣也没有,客气而疏远地说道:“对不起,崔书记,在何江海的事情上,我没有权限、也没有资格、更没有义务去做什么,我在省委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如果还有什么事情,请直接打我的办公室电话!”

        也不等崔百姓有所表示,夏想夺门而出。

        或许是当年秦唐的逼迫,还是在夏想的心中留下了阴影,又或许是周鸿基实在没招了,非要请他出面惹恼了夏想,但问题是,夏想心中的回答是——你们之间的交锋,就算人头打出狗脑子,但……干他何事?

        如果是周鸿基出面的话,夏想甚至会还上一句:“请以后不要再拿何江海的事情来烦我!”

        幸好周鸿基不在,夏想就拨通了刘一琳的电话:“一琳,我和崔书记刚刚进行了一次很不愉快的对话,如果他再和你谈起我,你就说如果当我是一个好人,谁就大错特错了。”

        刘一琳愣了一会儿,才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夏书记,我也是抹不开面子……”

        “下一次,就没面子了。”夏想扔下一句,挂断了电话,他必须要敲醒刘一琳,否则说不定大水来临之时,还没有在鲁市站稳脚跟的刘一琳,就会被大水冲走。

        她并不知道齐省的局势究竟有多凶险!

        刘一琳手握电话,在办公室呆立了半晌,最终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我真的做错了?”

        不等夏想还周鸿基以冰冷,齐省本土势力的反击,终于来了。

        一天后,中纪委以调查潘保华案件的名义,先后请省委几名中层干部接受问话。又以了解情况为由,分别和李丁山、秦侃谈话,随后,又传唤了鲁市数名中层干部。

        相信以上人等在谈话时,都被以不同方式问到了何江海的问题,就让本来已经群情汹涌的齐省本土势力,终于找到了宣泄口。

        又一天,中纪委正式审讯了朱振波,和夏想的预期一样,一无所获。随后又提审了汤世诚和解少海,从汤世诚和解少海的身上又挖到了多少东西,就不得而知了。

        或许是不死心,两天后,再次提审朱振波,似乎是准备更充分了一些,但依然是毫无进展。

        仅仅是毫无进展也就算了,不料就在中纪委第二次提审的当天,朱振波自杀了!

        朱振波之死,引发了齐省本土势力的第一波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