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55章 风向有可能会随时改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55章 风向有可能会随时改

    作品:《官神

        一直以来,夏想都在猜测秦侃在齐省纷乱的局势之中,究竟是怎样的立场,偏左还是偏古?或是根本就是居中的两头不得罪?

        但在达才集团的问题之上,秦侃明显表现出倾向于支持李丁山的立场,但此时并不能肯定他的立场就和孙习民相左,因为或许秦侃只是因为达才集团的项目让他有利可图,他才反对孙习民的横加阻挠。www.00ksw.org

        果不出所料,其后不久,秦侃就又躲到了幕后,在许多事情上又重回他以前附和和随波逐流的立场。甚至在衙内的车祸事件事发之后,在何江海住院并且明显失势的情形之下,他还是不动声色,夏想就很是不解,难道秦侃要一直袖手旁观到最后?

        也不太符合前一段时间秦侃频频出手的作派。

        眼下正值齐省局势即将迎来一个重大的转折之际,如果秦侃再摆出置身事外的态度,夏想就真以为秦侃就是想在齐省等退休了,不想今天在他正准备就下一步局势深入布局之时,秦侃意外出现了。

        终于坐不住了?夏想微微一笑,不受秦侃一脸凝重的故作姿态的影响,以轻松的口吻说道:“秦省长,有重大情况要向邱书记汇报才对,向我汇报,就不太合规矩了。”

        秦侃脸色不变,依然沉重:“是,是向邱书记汇报才符合规矩,不过就我个人原因,我更觉得和夏书记谈得投机,也更相信事情还是向夏书记汇报才心里踏实。”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夏想也不再矜持,示意秦侃坐下,还主动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秦省长,你和李省长关系也很不错,我们之间,也算有些私交,虽然平常来往不多,但也不算疏远了。”

        夏想的话,似乎是在攀交情,其实还是在暗示秦侃,真有话要说,就直接说到正题上,不要再云山雾罩了。也是夏想对秦侃一直以来并不明朗的立场,已经没有了耐心的体现。

        因为说实话,如果将齐省分为三极的话,他和邱仁礼是一极,孙习民和周鸿基是一极,何江海是一极,没有秦侃什么事情。再如果何江海失势之后,齐省进入二元对立,还是没秦侃什么事情。

        秦侃除了依附其中一极之外,别无出路,除非他在齐省真的不想得到任何政治利益。不过想想也不可能,政治人物不想得到政治利益,还想得到什么?

        他既然主动前来,就表明想依附夏想的一极,夏想不掌握主动权,还能被秦侃一脸的凝重牵了鼻子,真当他掌握了什么重大情况?

        夏想才不会被秦侃忽悠了。

        秦侃接过夏想递来的茶杯,脸上的神情缓和了许多,被夏想带动了情绪,掌握了主动,毕竟他在夏想面前的依仗不是很多。

        借喝一口茶来压了压心中微微的激荡之意,秦侃说出一件令夏想大为震动的事情!

        ……一直过了半个小时,夏想还没有从震动之中清醒过来,心中的震憾久久挥之不去,原以为秦侃手中不会掌握什么真正的重大情况,不想还真是低估了秦侃一直躲在暗处的一双闪着亮光的双眼,无时无刻不在放大每个人的毛病!

        尽管说来,其实在秦侃刚开口时,夏想就应该阻止秦侃继续说下去,因为秦侃向他透露的消息,并不符合他一惯的立场,也不符合他的身份,传了出去,有损省委副书记的形象。

        但因为秦侃透露的消息过于重大,过于惊人,并且事关齐省重量级省委领导,夏想惊讶之余,一时忘了制止秦侃,而秦侃也早就预谋,一口气说完之后,然后将茶杯的水一口喝干,转身就走,没再多说一句话。

        等夏想又花费了半个小时,终于将事情的所有后果都一一设想清楚之后,才发现竟然到了中午下班时间。

        夏想起身,揉了揉额头,正要出去吃饭,周鸿基又现身了。

        “夏书记,中午一起到食堂吃饭?”周鸿基提出了邀请。

        其实也不算是邀请,只不过是作伴同去而已,对于夏想这个级别的干部来说,很少和其他省委干部同行。

        周鸿基提出同去吃饭,恐怕还是想重温前几次共进午餐之时轻松和谐的气氛,并且由此带来的几次默契的合作。

        只可惜,默契的合作并非因为共进午餐,而是大环境所致,周鸿基难道会以为一次午餐就能弥补分岐?但不管怎样,既然对方提出来了,夏想又没有另有安排,就同意了:“好,就这么定了。”

        和周鸿基并肩走在前往食堂的路上,夏想不停地和主动打招呼的同事微笑回应,而周鸿基则心事重重地低着头,并不理会别人的问好。

        在之前,夏想已经得知,顶不住周鸿基的压力,市纪委同意放人,准备将朱振波转交给了省纪委——也在夏想的意料之中,并未让他过多的关注,但不知为何,总是隐隐感觉周鸿基又走错了一步。

        从个人感情来讲,夏想也不想周鸿基越走越远,但从政治角度出发,他没有理由干涉周鸿基的所作所为。衙内还在鲁市,而且还在医院,明显就是要施加压力,就是要告诉周鸿基和孙习民,何江海一天不倒台,他就一天不出院。

        站在派系的立场之上,周鸿基的所作所为无可厚非,只是欠缺了一些深层和长远的眼光罢了,而且行事又操之过急,连出昏招,结果还没有打着何江海,却惹恼了齐省庞大的本土势力。

        如果现在夏想还在和何江海对峙阶段,哪怕正纠缠得难解难分,他也不会用宫小菁的事情来要胁何江海。因为宫小菁是雷区,而且还是地雷阵。

        有些事情不能做,做了,虽然有可能危及对方的地位,但也有可能将自己炸得粉身碎骨。

        如果说宫小菁是雷区,那么朱振波就是万丈悬崖。

        夏想之所以一直迟迟没有决定如何处置朱振波,就是因为必须想好万全之策,才能妥善解决朱振波的问题。尽管朱振波的杀招已经被他化解,但他既不拿来为他所用,又不能将之完全销毁,其实相当于是一个烫手山芋。

        就在夏想差不多想好对策,决定将先赵牡丹后朱振波,一举解决齐省目前最大的两个隐患之时,周鸿基还是将朱振波抢到了手中,算是一次意料之外的事故。

        虽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再说夏想就算想出手阻止,也没有理由防碍省纪委办案。

        周鸿基以为筹码在手,却哪里知道,他拿在手中的是一个威力巨大的手雷。

        到了食堂,夏想再次坚定了想法,和周鸿基继续拉开距离,不仅仅是因为他和周鸿基之间已经没有了多少共同语言,也有秦侃今天透露的情况大大触动了他的缘故。

        夏想和周鸿基各打了一份饭菜,来到里间的一个僻静之处,坐下之后才发觉,他和周鸿基无意中打的饭菜全部一样,不由他不摇头一笑。

        其实夏想还是比较欣赏周鸿基,因为在他看来,周鸿基和他之间有一些相似之处,比如很执著,很有审时度势的眼光,也很有激情的一面,但周鸿基局限性太大,受制于派系的地方太多,就让周鸿基无法如他一样左右逢源。

        同样的饭菜,落在不同人的口中,却是不同的滋味。

        夏想吃得津津有味,周鸿基吃得味同嚼蜡。

        周鸿基只吃了一半就推到了一边,沉默了一路,他终于开口了:“夏书记,我们之间的共同点有很多,比如今天打的饭菜都一样,证明我们的口味相同。”

        “口味相同只是一方面。”夏想也推了餐具,“我要了半份,所以吃完了饭菜。你要了一份,所以剩下了一半还多,我们的胃口不太一样呀。”

        周鸿基至此还没有意识到宫小菁的问题如果引爆会引发多么难以收拾的严重后果,但却隐约猜到宫小菁及时被转移出燕市,应该是夏想的手笔,就说:“夏书记最近的胃口小了许多,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还是担心什么?宫小菁本来应该是一步好棋的。”

        “胃口小一点好,省得吃多了不好消化。”夏想端起饮料喝了一口,“鸿基,有些话本来不该我说,或许由孙省长开口更好一些。但既然我们之间也算有点交情,我就多一句嘴,你姑且听之。”

        周鸿基点头:“我洗耳恭听。”

        “何江海的事情,至此为止。”夏想一口喝完杯中的橙汁,很坚定地将杯子一放,“一个人的杯子容量有限,超出自身容量之外,就容易溢出。我借这个机会也明确地告诉你,我支持中央关于对何江海同志的问题的处理意见。”

        中央并没有正式处理意见出台,但夏想所说的处理意见,显然是指何江海到辞职为止,全身而退。

        周鸿基微眯了眼睛:“我以前看错了人?”

        “不是,是现在形势不同了。”

        “如果我坚持要讨还公道呢?夏书记是不是两不相帮?”

        “我服从大局。”

        “好!”周鸿基大声说道,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我正要告诉夏书记的大局就是,根据汤世诚的供词,中纪委决定正式对何江海案件立案。夏书记,你看错了风向。”

        夏想却坐着不动,一脸浅笑地看着周鸿基:“我也想告诉周书记的是,风向有可能会随时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