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53章 齐省大宴,即将开餐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53章 齐省大宴,即将开餐

    作品:《官神

        古玉喜滋滋去视察达才集团的项目进展,此时已经正式落地的达才集团的地质公园项目,正在圈地平整的阶段,无数大型设备正在陆续进场,开始三通等一系列的前期工作。www.00ksw.org

        机器轰鸣,尘土飞扬,古玉站在项目部搭建在高处看台之上的观察台向下瞭望,整个项目尽收眼底。只见沟壑遍地,层层叠叠,就如风刀霜剑将大地刀席卷无数次一样,满眼全是历史的沧桑和沧海桑田的震憾。

        古玉何曾见过这样的景色?她吃惊之余,感受到了生命中从未有过的震动和感慨,也让她第一次多了一丝快乐之外的沉重。

        或许正是因为达才集团的项目,才让古玉一颗跳跃不定的心终于安稳下来……夏想坐在上首,下首作陪的除了周于渊之外,还有楼昕东和温子玑。

        本来周于渊只想自己一人出面作陪,后来一想楼昕东虽然不是夏书记一手提拔上来的,但也是夏力的亲信,而温子玑则几乎可以划归到夏书记嫡系之中了,夏书记前来五岳,他藏宝一样不让市长和公安局长知道,事后传了出去,显得他太过小气了。

        于是,周于渊也通知了楼昕东和温子玑。

        楼昕东和温子玑一开始都吓了一跳,因为他们事先没有听到半点风声,所以并不知道夏书记悄然前来五岳所为何事,至于周书记所说的夏书记前来爬山,他们只是随意一听,并未当真。

        不料一见之下,见夏书记一身休闲打扮,精神焕发,还真是来爬山了不成?

        怪事,堂堂的夏大书记抽出一天时间前来爬山,真有闲情雅致。

        楼昕东没有胡乱猜测,温子玑却是猜到了什么,恐怕夏书记明是爬山,实则还是避开鲁市发生的什么事情。

        夏想自然不会解释他是不是真来爬山,他和几人坐在一起,感受到周于渊几人的热情之中,确实有真诚的味道,就心满意足了。虽然没有将周于渊和温子玑当亲信培养,但以后在齐省有几个可靠的下级,也是一件好事。

        宴请地点在五岳最豪华的泰山酒店。

        夏想本来已经明说不要太热闹就行,周于渊还唯恐夏想不满意,还是精心准备了一番,夏想也不好批评什么,好在今天还有要事要点明,也就没有多提无关话题。

        “于渊的工作还不错,省委上下对你都是肯定的态度,同时省委对五岳的市委市政府近年来的成绩,也很满意。尤其是五岳的班子小幅调整之后,市政府的工作,还有治安环境,都有了大幅改善,省委在工作总结会议上,邱书记还专门提到了五岳的进步。”

        时刻突出省委一把手的权威,是每个副职必备的基本素质之一,夏想也不能免俗,身为官场中人,必须要有警醒意识。

        对于省委和夏书记的肯定,包括周于渊在内三人,都心中十分欣慰,省委的肯定表明了五岳领导班子没有辜负省委的重托,尤其是对楼昕东和温子玑来说,也相当于对他们个人工作能力的认可。

        都以为夏书记此来,就是说说套话,交流交流感情,然后就转身走人了。领导来到下面,视察工作也好,真是游山玩水也好,身为下级不能随便过问,更不能多问,只管做好分内事就行。

        也不出几人所料,随后夏书记就谈到了五岳的风土人情,谈到了泰山的历史和辉煌,等等,摆出了公事放一边、闲话扯半天的姿态,就让周于渊几人更加认定,夏书记此来五岳,真没什么大事。

        几人就都暗中长舒了一口气,其实说心里话,领导下来游玩比领导下来有大事更好,谁也不希望领导真有事下来,因为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事。

        有好事,一个电话就请到省委了,领导哪里会亲自下来?

        酒过三巡,菜上五味,差不多一场聚会就举行了两个小时左右,也差不多到了该结束的时候,领导也累了,还是早点休息为好。

        但夏书记却没有流露出要结束的意思,而是还兴致勃勃地谈论五岳的历史和未来,谈到后来,就似乎将周于渊冷落到一边,几次开口直接问楼昕东对五岳今后的发展有什么思路。

        楼昕东可不敢越位,每次说话就必先提及周于渊,说了三次之后,夏想终于打断了他的话,摆手说道:“五岳以后的发展思路,只说你自己的看法,不要总提于渊。于渊的工作,可能会有适当的调整……”

        此话一出,举座皆惊!

        周于渊最震惊也最惶恐,因为他的工作要调整,必然是调离五岳,他现是是市委书记,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上升一步,二是闲置。

        楼昕东先是震惊,然后欣喜,因为夏书记话里话外透露的意思显然是周于渊调离五岳,那么他就有可能全面主持五岳的工作……对于刚刚才由常务副市长接任了市长的他,如果再顺利就任市委书记,将是令无数人羡慕的平步青云的升迁。

        温子玑也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手中的筷子掉落一根的举动透露了他内心强烈的震憾,周书记要调走?楼市长要接班?五岳又要调整了?

        夏想见几人各异,却都是大为震动,就又笑了:“目前只是有这么一个提议,最后结果如何,还不好说,所以五岳班子里面,就你们三个知道。我希望消息不要透露出去……”

        既然消息不能透露,又故意放出风声,就是官场上常见的驭人之道了,既是领导有意的点醒,又是在座几人深得领导信任的具体体现,同时事先得知内情,可以有足够的缓冲时间来提前完成交接工作,对长远布局十分有利。

        夏想此举,让温子玑更坚定他要进入夏书记核心体系的决心,让楼昕东承了夏书记的人情,知道夏书记有意栽培他,更让周于渊在惊醒之后大喜过望,因为很明显夏书记专程前来五岳一趟,又当着楼昕东和温子玑的面提到他的调整,显然说明他下一步会小幅前进。

        不,是迈出了关键的一步跨越。

        难道是……周于渊惊喜之余,甚至不敢再想下去了,唯恐自己会失态,因为他一直认为他的政治生涯最终就止步于正厅了,没想到,还有一个天上掉下来的机会……除了感谢夏书记的提携之外,他还能说什么?

        基本上,夏想在五岳爬了半天山,又和几人说了一气话,而且话也说得语焉不详,似乎一天下来一点儿正事儿也没干,但实际上,收拢人心、培植势力的目的已经达到!

        不止周于渊会对他感激莫名,温子玑会对他更死心塌地,就连楼昕东也会对他多了靠拢之心,毕竟如果真要再顺利向前一步担任市委书记的话,他的提名至关重要。

        一场宴会,几种心思,夏想收到了预期的效果。如果再加上前一段时间得吴才洋的便利对李童的暗示,夏想现在在齐省,已经初具了一定的政治实力!

        如果说周鸿基现在已经陷入了和何江海对抗的时局之中无法自拔的话,夏想却是趁机大举攻城掠地,占领至高点,借助何江海事件,和齐省本土势力越走越近,大有联手之势,恐怕也是周鸿基所无法预料的局面。

        并不是说周鸿基不如夏想智慧高超,而是他缺乏对事不对人的理智。

        晚上,夏想和古玉悄然返回了鲁市。一回鲁市,他就接到了几个消息,第一,周鸿基对赵牡丹有可能轻判大为恼火,但并未采取进一步行动,似乎是跳过了赵牡丹。第二,周鸿基向市纪委下达了命令,以朱振波和省盐务局反腐案有牵连为由,要求市纪委将朱振波转移到省纪委。第三,秦侃私下会见了何江海一面。

        如果说前两条不出所料的话,最后一条倒还真让夏想小吃一惊,因为有一段时间不见秦侃有所动静,现在秦侃又不失时机地跳了出来,意欲何为?

        秦侃始终是齐省一个潜在的不安定因素,因为他立场不定,而且方向不明,是一个一直让夏想既提防又可以合作的对象。

        先不管秦侃了,至少他现在还没有露出手脚,只要他有想法并且想实现,就必须付诸行动,就总有被人看穿的时候。

        不过从周鸿基的动作来看,赵牡丹的事情显然没有点醒他,反而更激发了他的斗志,不是一个太好的兆头。到底是周鸿基同志自己热血沸腾,非要尽心尽力地表现,还是身后的势力又向他施加压力了?不管是哪一种情形,夏想都对周鸿基无比失望。

        从齐省本土势力大下狠手,要不惜一切代价置宫小菁于死地就可能得出结论,周鸿基现在已经触及到了对方的底线,有可能更猛烈地报复就要到来,他还想再拿朱振波来对付何江海,真是盛怒之下失去了判断力。

        朱振波是齐省人,老婆孩子都在齐省,他能咬出何江海才怪了,他可是刑警出身!

        周鸿基正一步步迈向一个万劫不复的地雷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