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50章 渔翁夏想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50章 渔翁夏想

    作品:《官神

        夏想一晚上,梦也不少。www.00ksw.org

        梦到了京城和衙内的过招,梦到了周鸿基引发了大火,又梦到了和古玉去登泰山,甚至还梦到了宫小菁……宫小菁还真是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齐省不少人都盼着她死,而现在消息传了出来,宫小菁不在高速公路车祸的车上——由此证明,背后出手之人事先并不知道在燕市发生的另一起车祸,还以为宫小菁人在车上——那么下一轮寻找宫小菁的热潮,即将兴起。

        还好,夏想有信心让所有人都找不到宫小菁,不管是周鸿基,还是别人。

        周鸿基不知道他找到宫小菁之时,就是宫小菁死亡之日。他更不知道的是,事态已经到了临界点了。

        夏想却知道。

        夏想之所以比周鸿基看得长远,不是他比周鸿基站得高的缘故,而是他能站在一个公正的立场上看待问题,能摒弃成见,从大局出发。

        周鸿基也有大局观,但具体到某一件事情之上,再具体到某个人身上,他就慢慢陷了进去。比如何江海,一开始他想和何江海合作,何江海采取了半拒半迎的态度,并一心想掌握主动。几次接触之后未果,周鸿基就在心里埋下了何江海不可信不可交的印象。

        再以后,他一直被何江海留给他的第一印象所左右,很难再改观,很难再站在一个公正的角度,重新分析何江海的为人和政治背景,如此,就让周鸿基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还有一点,夏想也必须承认周鸿基的另外的局限性——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一样有很强的独立自主性,可以偶而违背家族势力的意志而自己决断——周鸿基必须听命于反对一系的全局安排,尽管他比孙习民有更强的独立性,但依然被反对一系左右了判断力。

        或者说,被衙内的受伤左右了判断力。

        夏想一起床就想了一通周鸿基的事情,收拾停当之后才哑然失笑,他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关心周鸿基的事情?再一想,其实还是不想齐省大乱,从站在大局的高度,不一直做无谓的政治斗争上来看,他还是走在了周鸿基的前头。

        算了,周鸿基的事情,让周鸿基去操心好了,只要不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就成。夏想下楼,见司机和吴天笑已经等候在楼下,他想了想,让吴天笑先回省委,有事的话,让吴天笑先应付。

        夏想坐车前往了医院。

        何江海的病房依然是鲜花不断,从鲜花的数量和档次来看,最近看望他的人数明显增多,从政治角度分析,证明了何江海在养病一段时间之后,分量不降反升。

        从而也说明了更深的一点内情,齐省中层的本土势力,互动频繁,加强了联系,而何江海的病房显然已经成了一个据点。

        也就是说,何江海依然是齐省本土势力的核心人物。

        如果周鸿基昨天前来病房之时,连这个细节都没有注意到,就太失败了。

        夏想还真猜对了,周鸿基确实没有注意到鲜花增多这一个现象。还是那句老话,他还是停留在见山是山的第一重境界之上。

        夏想再次出现,让何江海微微吃惊,不过吃惊过后,他立刻热情迎上前来:“夏书记,谢谢。”

        谢什么,不必多说,一切尽在不言中。

        夏想不接何江海的感谢的话,开门见山:“何书记,潘保华的位置,以你看,由谁接任可以更好地开展工作?”

        何江海再次微微一怔,随后明白了什么。夏书记有此一问,显然是授意前来,要的不仅仅是他推荐人选,还要他所代表的本土势力的全力支持。就是说,不管他提名谁,是本省还是外省,中央的任命下达之后,齐省本土势力必须配合工作。

        如果是别人出面,何江海或许还会矜持一下,但夏想前来,他就没有任何理由拿捏了,不仅仅是他现在有求于夏想,还因为夏想现在在他的心目之中,是齐省除了本土势力之外的所有阵营之中,唯一可以信任的一人。

        也是唯一一个真心想要帮他化解危机一人。尽管他也知道夏想有私心在内,但还是由衷地感谢夏想为之所做的努力。

        副省长的人选由他提名,何江海就敏锐地意识到了中央对齐省问题立场的微妙转变,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不仅仅是机会,还是重大机遇,预示着他有可能躲过一劫。

        但同时,提名人选也是他和夏想之间一次重大的交易,如果他运作得当,提名的人选合适,可以成为他回报夏想的一份礼物。

        而且还是重礼。

        脑子只迅速转了几转,何江海就提名了一个连夏想也没有想到的人选……离开何江海的病房之后,夏想在回省委的路上还不知所谓地笑了,何江海真是妙人,怎会想起提名连他都没有想到的人选?

        不过也不得不承认,确实是一份大礼。从另一个角度也可以说是——周鸿基和何江海鹤蚌相争,夏想却从中渔翁得利了。

        不过夏想很大度地安慰自己,他真的没想到从中获得,他只是出于一颗公心,是为齐省的大局着想。

        同时也更证明了他一直以来对何江海的猜测,虽然表面上直爽,虽然易怒,但在政治策略和手腕上,何江海也不是白给,也自有他的优点和可取之处。

        投桃就要报李,夏想思来想去,认为也该给何江海一颗定心丸了,同时也是为了含蓄地告诫周鸿基,在联合对付何江海的事情上,他的立场并不是那么坚定,以免周鸿基误判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到了省委,吴天笑立刻前来汇报工作。

        牛处长之死和英雄救美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周鸿基有点疲于应付,委托穆正一出面解释并且安抚家属,听说许诺了一大笔抚恤金,并严令任何人不得再胡乱造谣,才算勉强压下了事端。

        对外,是勉强平息了,但在纪委内部,有许多人对事件的处理颇为不满,认为牛处长死得不明不白,对周鸿基当初做出前往燕市查案的决定,私下就多了不少置疑的声音。

        打击周鸿基威望,动摇周鸿基在纪委内部权威的目的……达到了!

        必须承认,何江海的手腕也很一套,关键是,鲁市和齐省无数地方,到处是何江海的人,周鸿基防不胜防。

        该收手时就收手,是非常浅显的道理,人人都懂,但人人往往都事到头迷,难以做到。

        希望经此一事,周鸿基能长一智,再加上他即将抬手放行的另一件事情,但愿周鸿基能清醒几分。

        “天笑,你和子璇说一声,能收网的话,就尽快收网。”夏想下达了命令。

        吴天笑一愣,一惊之下问了一句不该问的话:“领导,现在还不到最佳时机吧?”

        夏想倒没有批评吴天笑有此一问,而是说道:“该收手时就收手,不一定非要等到眼前利益最大化,眼前的利益最大化不一定对长远就有利。”

        “明白了。”吴天笑转身出去,立刻去了温子璇的办公室。

        夏想一人静坐了片刻,打出了一个电话。

        “陈总,京城方面的事情,能暂缓一两天吗?”

        “没问题,现在正在僵持阶段,对方的政治压力已经被许将军吓退了,上市计划也上报了,正在审批之中。”哦呢陈大概猜到了夏想找他所为何事,心中竟有小小的兴奋,因为如果计划顺利的话,他又将可以东山再起了,“对方又加大了资金投入,表面上资金流很吓人,其实是虚张声势,想让我们妥协。”

        夏想放心了:“就让肖佳和丛枫儿继续放水张网好了,你和杨威,立刻来一趟鲁市。”

        刚放下哦呢陈的电话,周鸿基却意外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夏想起身相迎:“周书记来了。”

        周鸿基脸色不太好——能好才怪,被车祸事件弄得有点灰头土脸,在纪委内部人气大降——他上来就直接说道:“夏书记,赵牡丹和朱振波的案件,是不是可以继续推动了?”

        原来还不死心,要继续整死何江海,夏想心中一滞,不过想想也是,周鸿基现在自认站在道义的至高点,怎会认输?再说他现在估计胸中已经被怒火充满了,只想尽快置何江海于死地,哪里还想后果?

        让夏想更吃惊的是,周鸿基又说了一个他不知道的内情:“对了,有必要通知夏书记一声,汤世诚最新交待出了他和何江海之间有经济往来,供出了何江海在盐务局**案中涉案金额高达1000多万,我已经就此事上报了中纪委崔书记……”

        夏想本来还想开口委婉劝一劝周鸿基,一听周鸿基这话,他就知道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周鸿基已经铁了心要一往无前了,根本就没有想到退路!

        既然多说无益,就只能用事实说话了,夏想微一点头:“赵牡丹和朱振波的案件,也确实拖得够久了。”又想起了中纪委新上任的崔书记,不知何故一下又想起了秦唐的大雨,就又说道,“纪委的问题,我不便多说,周书记既然决定了,就这么着吧。”

        周鸿基确实在盛怒之下失去了足够的判断力,因为他没有听出来夏想的话中,有淡淡的疏离之意!

        事态,进一步激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