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49章 夜一长,梦就多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49章 夜一长,梦就多

    作品:《官神

        周鸿基如何还手,夏想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他在和衙内会面之后,忽然又改变了想法。www.00ksw.org

        以前想着要提醒周鸿基及时收手,适当后退,才能确保齐省的局势平稳有序,但在听到衙内侃侃而谈、纵论国内经济局势之后,夏想意识到,很多时候,和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因为他会固执地认为他绝对正确,劝是劝不来的。

        更多时候,只有失败和碰壁才会让一个人真正清醒或认输。

        衙内是如此,周鸿基也是如此。

        衙内贪心太大——有政治助力的红顶商人向来如此,认为他想要,别人就得给——在交谈时,夏想就再次切身体会到了衙内的超人的自信。

        从衙内身上,夏想也明白了周鸿基目前的所作所为,尽管在前一段时间的合作中,周鸿基表现出真诚、热切的一面,但并不说明周鸿基在合作之中的态度是以他为首,相反,周鸿基会认为合作是平等、公正的联手,不分高下。

        既然不分高下,他又有什么理由和资格去点醒周鸿基?估计不管他说什么,周鸿基也不会听信,说不定还会认为他多管闲事,认为他想操纵他。

        算了,还是不当坏人,不制造误会了,只要他居中策应,暗中将事态的发展引向良性的方向就好了,反正他在周鸿基和齐省本土势力的对峙之上,没有偏向。

        俯仰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别人信与不信,且去由人,他不会趁机将何江海踩死,也不会趁乱让周鸿基背黑锅,就已经算是一个天大的好人了。

        日本从明朝开始,就一直以为一个弹丸小国就可以占领中国,前仆后继垂涎了中国两百多年,也陆续打了两百多年的仗,输了无数次,结果直到今天,日本还是贼心不死。

        讲道理,讲得通吗?

        甚至当年的希特勒还以为可以统治世界,如果有人告诉他,就凭他的斤两根本没有胜利的可能,你说他会信吗?

        尤其是当夏想收到吴天笑发来的短信,确认了周鸿基其实是去医院和何江海会面去了,随后夏想又收到一条神秘的短信,说是何江海和周鸿基的谈判破裂,不欢而散,此时,夏想就完全确认他再出面提醒周鸿基也无济于事了。

        周鸿基已经钻了牛角尖,走进了死胡同,不撞南墙不回头。尤其是在现在的情形之下,他出面说什么,恐怕都会收到恰得其反的效果。

        不如沉默。

        夏想心思百转,表面上却依然镇静,和成达才、衙内谈笑风生。

        见到成达才和衙内你来我往的过招,夏想在一旁时而插话,时而沉默,对成达才的机智风趣十分赞赏,暗叹成达才宝马未老。

        也让夏想大为放心,衙内尽管有强大的政治背景,但在圆润和为人处事之上,和成达才还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吃饭的时候,衙内提议要找几名陪酒女郎,夏想还没有开口拒绝,成达才摆手说道:“下次你们年轻人单独聚会的时候再叫,不要和我老人家坐在一起时玩花招,诚心气人不是?”

        衙内就笑:“成总,你的身体可是棒得很,再说现在的老人家可都是人老心不老。”

        成达才哈哈一笑:“什么叫人老心不老?都是骗人的广告,人老了,心能不老?你这个身体,热了不行,冷了不行,饿了不行,饱了也不行,侍侯得稍微不周到了一点都不行,就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你再有权有势,也逃不过时间的魔力。人老了,身体就没有活力了,心态也就老了。”

        衙内眼睛一转,看了夏想一眼:“夏书记,你得说句话,成总在我们面前倚老卖老,成心是提醒我们要尊老爱幼。”

        夏想岂能不明白成达才的心思?成达才是借老说事,表明他的心态不如以前一样积极进取了,衙内是想借老探路,想清楚成达才是不是还有和他一战之力。

        成达才示弱,是迷惑衙内。衙内不太相信,所以又试问夏想。

        夏想摆手笑道:“好了,高总,我们确实要相信成总。我认识成总的年头不少了,以前成总经常跑外,天南海北到处忙碌,近三五年来,成总轻易不出去。今天特意前来鲁市,还是你面子够大。”

        夏想的话很有机锋,含蓄地点明了成达才的身体确实一年不如一年,又高抬了衙内,两处不着痕迹,就让成达才听了暗暗点头,心想夏想还是当年的那个一点就透的剔透的年轻人。

        又暗中打量了衙内一眼,不免轻笑,衙内确实有过人之处,比如虽然有太子党惯有的傲慢和目空一切,但掩饰得很好。虽然有吞并一切的野心,但手腕施展得很高明,算是京中一帮太子党之中的佼佼者了。

        衙内忙受宠若惊地端起酒杯:“承蒙成总抬爱,来,我三你一,表达一下心中的崇敬。说实话,十几年来,成总一直是我的偶像。”

        成达才似乎很是受用的样子:“高总客气了,我成达才就是一个普通人,不过是比别人提前多走了一步,才有了今天,运气好而已。”

        随后,夏想也吹捧了成达才和衙内几句,会面就收到了预期效果。

        基本上整个会面期间,只提了一提30亿资金的事情,衙内只说了一句话:“30亿准备好了。”

        成达才也只回了一句话:“好说,立春随时可以去京城和千江集团碰面。”

        等于是千江集团和达才集团的两位掌门人,一语定乾坤,决定了千江集团和达才集团之间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合作。

        在衙内看来,成达才的点头意味着他吞并达才集团的第一步已经成功迈出,就成达才来说,衙内迫不及待地跳坑,是贪心不足蛇吞象的具体体现。

        但以夏想而言,却隐约觉得,或许历史不经意间,就由此而发生巨大的改变。

        和衙内分手之后,夏想送成达才返回宾馆,路上,夏想和成达才谈及衙内的表现,会心一笑,随后二人不免又说到了京城的局势。

        京城,针对衙内的经济狙击战,已经到了第二个张网阶段。

        其实说来现阶段就完全可以收网了,但为了配合达才集团的计划,达到让衙内首尾难顾的效果,京城方面就继续将网口再张大一些,等衙内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之后,等衙内的30亿资金到帐之后,京城再徐徐收网。

        “衙内是个人物。”成达才感慨说道,“我接触的太子党也不少,不少人都比不了他,不是比他缺少远见,就是比他在为人处事上有差距。衙内如果少一点贪心,多一点耐心,必成大事。”

        夏想调侃地一笑:“政府的耐心可是有限的,房地产也好,汽车也好,只要超出控制的范围之外,必定要采取收缩措施。经研究,近年来出台的所有宏观调控也好,微调也好,其实手段只有一个——收费。”

        “哈哈。”成达才被夏想的幽默逗笑了,“你可是国家的高级干部,要向着国家说话才对。”

        “也是,我应该时刻树立一个原则,是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夏想又开了一句玩笑,才和成达才挥手告别。

        回到家里,已经晚上10点了,曹殊黧还在京城没有回来,家里就有点冷清。夏想没有睡意,打开电脑上网,和曹殊黧聊了几句。曹殊黧还要过几天才回来,现在夏东正缠人,她不舍得扔下孩子。而且主要也是夏东刚搬去和齐阿姨一起住,要有一个适应期。

        夏想想想也是,让曹殊黧和齐阿姨加深了解,增进交流,也是好事。

        正要下线时,却发现古玉也在。

        古玉一般不怎么上网,更是很少聊天,难得她在,夏想就主动说话了。

        古玉就和夏想聊了一会儿,又提到了泰山,说要近期再去一趟齐省,要夏想陪她爬一趟泰山。想了一想,夏想就答应了。

        工作永远也干不完,适当的休息也有必要,再说登上泰山或许还可以心胸开阔,让他的视野豁然开朗。

        古有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今有夏想携美登泰山而纵览齐省,想想也挺有意思。

        带着一丝轻松的美梦,夏想同志就安然入睡了。

        他是睡着了,周鸿基同志却几乎一夜未睡,因为周书记被气着了。

        何江海的气是诱因,围堵省委大院的大门,让他名声扫地是主因,因为周大书记十分在乎名声!

        更有一点让他生气的是,牛处长保护杨女士,中间有没有猫腻,或是二人之间有没有私情,他哪里知道?再说他也不会关心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怎么传来传去,就成了他故意安排二人去度假了?

        真是胡扯淡!

        都哪里跟哪里,周鸿基很清楚,是有人故意在背后使坏,是要毁他清白,是要败坏他的清名。要不事情才发生,家属不走正经渠道,非要到省委闹事,还家丑外扬?

        周鸿基气得胃疼,连晚饭都吃不下。

        周鸿基接到了衙内打来的电话,得知和夏想、成达才的会面还算顺利时,总算长出一口气,算是听到的唯一的一个好消息。

        周鸿基翻天覆地,最后总算睡下了……但,夜长了,就会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