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47章 别人的祸根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47章 别人的祸根

    作品:《官神

        夏想在得知周鸿基不在办公室的一瞬,还没有想到周鸿基会去和何江海摊牌,因为在他看来,周鸿基还不至于如此晕头。www.00ksw.org

        事实证明,他高估了周鸿基在缤纷复杂的局势之下的判断力。

        夏想还没有来得及问清周鸿基去了哪里,纪委办的人员只是告诉他周书记出去了,具体去了哪里,还不清楚,夏想也不为难办公室人员,他们是不是真不清楚还真不好说,或许就是不想说真话罢了。

        他就想直接打周鸿基的电话问个清楚。

        却出事了。

        省委外面吵闹成一片——自从上次渣土车事件之后,省委门口加强了警戒力度,但前来闹事的人既非刁民,又不是上访人员,而是省委工作人员的家属,门口的警备力量也不好太过用强。

        关键人家还是披麻带孝前来,哭得昏天黑地,让人看了都忍不住要掬一把同情之泪,谁还好意思用强?不用强,但职责所在,稍微阻拦一下是个意思就行了。

        于是,省委大院的大门,再一次被堵个了严严实实。

        正好邱仁礼有事出去了,不在省委,孙习民就成了省委之中最高负责人。消息传到他的耳中之时,他还没有想到事情和他有什么关联之处,就打算让人问清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没吩咐下去,就已经有人前来汇报了。

        事情,和周鸿基有关。

        穆正一连夜回来之后,一直和现场留守的人员保持了联系。天亮的时候传来了确切的消息,前车上的四名工作人员,当场死亡一人,其余三人受伤,幸好,伤不太重。

        但死亡的一人却很不巧,不是司机,不是普通的处级以下干部,而是一名处长,姓牛。

        最关键的一点还有,牛处长死得蹊跷,临死时,紧紧压在了同车女同事杨女士的身上——请注意,牛处长不是耍流氓,而是救人——正是因为牛处长努力撑起了身子保护了杨女士,牛处长光荣牺牲,杨女士才得以幸免于难,在四人之中是受伤最轻的一人。

        于是,牛处长的家人不干了,披麻带孝要求省委主持公道,还牛处长的清白,同时给牛处长一个因公殉职的光荣称号。

        杨女士的家人也不干了,人死就死了,连死都不让活人好受,真会死。杨女士的家人也闹到省委,要求省委给一个说法,不能毁人清白。

        两家联合一处,一商量,觉得周书记必须亲自出面,来安慰遇难者家属,因为毕竟人是周书记派出去办事,而且还名不正言不顺,去燕省到底是查什么大案,都没有明说。

        ……周鸿基同志哪里知道事情会发酵得这么快,他一早去和何江海摊牌,准备下午就处理牛处长的善后事宜,没想到,别人不给他时间。

        也是,齐省纪委去燕省,确实是名不正言不顺,算是一次秘密调查。其实平常纪委的秘密调查工作有很多,但谁能想到,秘密调查也能出人命,出人命也就罢了,还能死出绯闻。退一万步讲,死出绯闻也认了,但怎么家属二话不说就闹到省委了,不是摆明了要让周鸿基丢人吗?

        让周鸿基丢人就对了,因为事情肯定有幕后推手。要不怎么才半天时间,牛处长勇护杨女士,舍身救美的事件就传开了?

        其实周鸿基也没想亏待牛处长,肯定是要上报因公殉职,抚恤金,家属安置,等等,肯定要最高规格,以显示他的体恤下属,只不过他没有来得及吩咐下去,事情就突如其来地暴发了。

        如果此时周鸿基意识到所有的事件都是针对他而有意为之,他现在收手来还得及,但他却是被何江海生生气着了,就再次在盛怒之下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导致他在失误的道路之上,越走越远,最终让夏想也无法将他拉回。

        夏想在得知外面的闹事事件是怎么一回事儿之时,就知道继穆正一车祸之后,第二波针对周鸿基的计划已经启动了,如果说穆正一的车祸是震慑和警告的话,那么家属闹事事件,就是谩骂和嘲讽了,要的就是打击周鸿基的威望,要的就是让周鸿基名声扫地。

        真是步步紧逼,步步惊心,周鸿基难道现在还没有醒悟,他又去了哪里?

        如果让夏想知道此时的周鸿基正和何江海见面,并且吵了一架,他几乎要暗骂周鸿基的愚蠢了!只可惜,现在的夏想也被事情缠身,无法及时点醒周鸿基。

        话又说回来,就算他想点,也未必能点醒。

        夏想回到办公室,听取了吴天笑关于外面事态的汇报之后,他微一摇头,事情和他关无干系,还是不要插手为好,但出于对周鸿基的关心或是提醒,拿起电话还想打给周鸿基,不料电话先响了。

        一看来电,夏想无奈一笑,真是事情太多,竟然忘了这件大事,忙接听了电话:“成总,不好意思忘了到机场接你。”

        成达才显然不以为意:“就不要说客套话了,我现在已经到宾馆住下了,你先联系一下衙内,方便的话,中午就见个面。”

        成达才也是雷厉风行的性格,也是近年来很少抛头露面的缘故,估计此次前来齐省,也是抱定了大干一场的决心。

        当年成达才创业之时,横刀立马,敢作敢为,现在到了守城的阶段,他很久没有豪赌一把了。此次被夏想拉上战场,也颇有一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豪情壮志。

        人老了,很难再提起激情了,此次和衙内过招,让成达才重新找到了激情燃烧的岁月的感觉,怎能不积极主动?

        夏想微一沉吟,就答应了:“好,我马上联系衙内。”

        衙内现在表面上还在鲁市住院——既不出院,也不转院回京城,个人意味就不言而明了,就是要打悲情牌上演苦肉计——但实际上,他人早就无事了。

        夏想就暂时将周鸿基的事情放到一边,拨通了衙内的电话。

        “高总,成总已经抵达了鲁市,看你中午有没有时间?”

        “成总已经到了?”衙内的声音既兴奋又有点夸张,“怎么不早说,我好去机场接成总?真是,太怠慢成总了。成总住哪家宾馆?我现在就去拜访他。”

        衙内是否出于真心先不说,他主动去拜访成达才,也确实应该。一是在资金置换股份一事上,他是有求于成达才。二是成达才的个人传奇经历,绝对是国内房地产开发商之中的一朵奇葩,衙内与他相比,差了太远。

        尽管衙内的千江集团现在也是国内极有名声的房地产集团之一,但圈内人士都知道,千江集团的含金量和达才集团相比,差了太多,成功的背后有太多的政治因素。

        政治因素支撑的大型集团,很容易在政治失势之后滑坡——也是衙内现在很想并购达才集团的原因所在,毕竟达才集团走的是市场路线,千江集团想要在明年换届之后不走下坡路,必然要学会在市场之中生存。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铁打的江山流水的高官,有传承百年的企业,没有在位百年的政客,衙内也是出于长远计,才在成达才面前摆出了低姿态。

        只可惜,衙内的算盘打得过于精明了,不是想学习达才集团先进的管理经验,也不是真心要和达才集团合作,而是想借助合作的名义,行吞并达才集团之实。

        就等于自己为自己埋下了祸根。

        如果再算上京城方面正在进行之中的吞并肖佳的产业计划的话,衙内在换届之前的看似疯狂的举动,其实是想最后借助大权在握的政治力量大捞一笔。

        夏想可以理解衙内的举动,但在理解之余,他还会坚定不移地推进他的反击计划。

        约好了中午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夏想作为中间人也要出面,就让他再次错过了提醒周鸿基的大好时机,就让周鸿基同志很不幸地在偏差的道路上,走到了没有回头路可走的三岔口。

        省委如何处理牛处长遗孀和杨女士家属事件,夏想才不去操心,也和他没有一毛钱关系,他只是知道孙习民出面了,心想倒也有意思,周鸿基的麻烦由孙习民来善后,也算是所托是人了。

        中午时分,夏想赶到会面地点的时候,衙内和成达才已经见面半天,并且相谈甚欢了,夏想的到来,又将聚会推向了**。

        一场别开生面的三方会谈,在成达才的朗朗笑声之中,在衙内的喜笑颜开之中,在夏想的含蓄温和之中,隆重拉开了序幕。

        与此同时,周鸿基和何江海之间的第一次正面过招,也上升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其实一开始,在周鸿基迈进病房的一刻起,气氛还算融洽,甚至何江海还下床迎接,热情十分,态度诚恳。

        何江海露出十分惊讶的样子:“周书记?真是贵客,我说今天怎么感觉外面喜鹊在叫,还真叫来了周书记。”

        周鸿基对何江海的故作姿态十分鄙夷,却不得不摆出十分痛心的样子,对何江海痛失爱子表示深切的慰问和诚恳的哀悼。

        走完了应有的过场之后,周鸿基就不再客气,立刻含沙射影地质问何江海为何要一再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