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45章 三个严重的错误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45章 三个严重的错误

    作品:《官神

        应该说,发生在燕市的车祸很蹊跷,让人难免怀疑背后有人为的手脚,但毕竟发生在背后,穆正一没有亲自所见,无法体会到当时的凶险。www.00ksw.org

        但现在,当他亲自见到一起车祸的发生,而且就发生在自己人的身上,距离他的前方不到一百米,尽管说来比燕市的车祸更诡异,更故意,但穆正一感受到的不是愤怒,而是惊恐和后怕。

        是的,怕到极处的害怕。

        万一他的司机再处置不当,惊慌之下,也一头冲出高速公路,谁会知道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穆正一现在虽然不是正职,但省纪委副书记的位置显然也很是不错,要雨得雨,要风有风,而且现在又是和平年代,他完全没有要以身殉国的觉悟。

        刚才冲下壕沟的前车,车上有四个人,其中还有一个女同志,从刚才的速度来看分析,恐怕车上的人凶多吉少了。

        都是他多年的下级和同事,他怎么向他们的家人交待?

        后怕之余,穆正一更是大感头疼和无奈,心中几乎不用猜测刚才的车祸是人为事故,从无牌新车迅速出现,到“S”形摇摆制造车祸,然后扬长而去,一系列的动作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显然只为制造麻烦而来。

        而不是为了向他们炫耀新车性感的屁股,而且说实话,以穆正一的见识,也没认出前面的新车是什么品牌和什么型号,更遑论连牌照都没有了,也就是说,对方从容地来,从容地得手,并且从容地走。

        停车之后,后车也停在了车后。后车只有一个司机,本来就是后备车,现在两辆车加在一起,一共才四个人。

        穆正一惊魂未定,坐在后座半天不动,最后才大梦初醒一样,吩咐秘书:“赶紧通知当地公安部门,立刻组织人员抢救。”

        随后又指挥两车的司机,立刻下到壕沟下面救人。

        穆正一此时才算冷静下来,抽了一支烟,才又拿起电话,见此时还不到晚上10点,相信周鸿基肯定还没有睡下,就颤抖地拨出了电话。

        周鸿基平常都在11点左右才睡,何况现在,今晚在12点之前,他都不会睡下。

        因为周鸿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如果燕省的事情只是开端,只让他感受到了一丝阴谋味道的话,那么今天发生在鲁市的一件事情,就让他切实感受到了寒意。

        冰冷而彻骨的寒意!

        真的错了?周鸿基一人在房间之中,不停地走来走去,烦躁不安,脸上更是愁容满面,第一次,他深深地品尝到了无所适从的滋味。

        穆正一并不知道,事情并非只有他遇到的在燕市和高速公路的两起车祸,而是在鲁市,就在他们一行刚刚驶上高速之时,也发生了一件令周鸿基十分恼火并且大为不安的事情。

        事件,如果在外人看来,绝对是小事,但在周鸿基眼中,却有十分明显的警告意味了。

        就在夏想在鲁市落地之后不久,周鸿基就第一时间迫切地和夏想见了一面,还请夏想吃饭,并且真的拿出了珍藏多年的茅台——值此茅台在不遗余力的炒作之下身价大涨之时,周鸿基此举就更显得诚意十足了——夏想也感谢了周鸿基的大方,甚至还十分主动地向周鸿基通报了他在京城看望付老爷子的经过。

        当然,略过了叶天南出现的细节。

        和夏想的会面还算达到了满意,双方把酒言欢,提到了明天成达才抵达之后和衙内见面的安排,又提到了何江海事件的下一步的进展,当然,夏想对于如何处置何江海的问题,还和以前一样含糊其词,并未明说。

        但周鸿基对夏想表现出来的还算真切的态度,大感满意,认为他和夏想之间的合作,基本上还处在保持了基本信任的同盟期。

        周鸿基自然也不会提及他派人前往燕省的事情,夏想是否已经知道他也懒得去猜,此时他也并不认为燕市的宫小菁车祸事件和夏想有关联之处。

        可以说,周鸿基迫不及待要和夏想见面,就是想确认夏想有没有改变和他合作的态度,尽管他已经背着夏想有所行动,并认为离了夏想,他一样能够掌控局面,但也知道在齐省,有求于夏想的地方还是很多。

        和夏想分开之后,周鸿基刚回到家中,就接到了一个令他十分震惊并且后怕的消息——向他透露消息的省委招待所的内线,突然失踪了!

        宫小菁的种种,都是此人主动透露,才让周鸿基掌握了在宫小菁事件之上的主动权,本来按照约定,他今晚还要向周鸿基汇报最新的线索,不料人却不见了。

        说是失踪有些不太准确,只能说是突然之间就失去联系了。

        如果是平常时期,一个人失去联系十几个小时也好,哪怕一天一夜也没什么,谁还没点什么秘密的事情?但现在却不同,宫小菁生死未知,正需要此人进一步透露内情之时,他突然失去联系,就让周鸿基立刻大为惊慌,心中清楚肯定是出了问题,而且还是麻烦事。

        如果是此人自己见势头不妙,主动躲了起来还好,万一是他被人控制了,就绝对不是好事了。

        难道是夏想出手了?

        周鸿基直到此时还没有真正意识到齐省本土势力的强大,还一直将目光投到夏想的身上,是他继向宫小菁出手之后,所犯的第二个严重的错误。

        如果周鸿基及时认清形势,意识到不能逼迫过紧,该收手时就收手,或许也不会酿成大错,但并非所有人都有卓越的眼光,毕竟都有自己的局限性,而周鸿基又立功心切,再加上在上面的催促之下,有点乱了章法,还有一点,他毕竟没有真正切身经历过地方上纷乱的局势。

        就如老古在电话中和夏想所说的一样,周鸿基现在只处在第一个见山是山的阶段,他以为他的见山是山和夏想的见山是山是一样境界,其实中间差了遥远的距离。

        你以为和我一样,其实我们不一样——道理人人会说,但具体到事情之上,就不是张口一说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周鸿基就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说燕市的宫小菁事件不是夏想的手笔,再如果说省委招待所内线的失踪也不是夏想的所作所为,那么到底还有谁在处处与他作对?除了何江海之外,齐省还有谁和他之间有天然的敌意?

        夏想和他作对可以理解,是想掌握主动。何江海处处反制他的一举一动更可以理解,是为了自保。但问题是,现在的何江海已经半死不活了,还有什么影响力可言?

        如果周鸿基仔细研究过齐省的历史,并且对齐省人对一些了解的话,他就不会轻易得出以上的结论了。所以说,纸上谈兵和实战之间,有时存在着巨大的鸿沟。

        周鸿基左思右想,一直找不到突破口,正烦躁不安的时候,就意外接到了穆正一的来电。

        穆正一连夜返回,周鸿基也知道,也没有反对,因为他也急于想和穆正一见面面谈,就燕市发生的一系列问题深入而细致地交谈之后,才能更好地得出结论。

        穆正一原先也有汇报,但电话里毕竟讲不清楚,而且他也认为穆正一大局观可以,细节上面有所欠缺,或许在他的启发之下,能发现新的状况也未可知。

        但……现在突然来电,难道是穆正一想到了什么新的情况?周鸿基还大抱希望,急忙接听了电话。

        穆正一的声音满是失败和惊慌:“周……周书记,出大事了!”

        周鸿基满心期待被当头泼来冷水,顿时心情大坏:“出什么事情?大惊小怪的……”

        穆正一现在也顾不上揣摩领导心思了,直截了当地将刚才的车祸事件简单一说,并且补充了看法:“周书记,我总觉得燕市的车祸,还有刚才的车祸,和前几天高总发生的车祸,都十分类似。”

        别说,穆正一在周鸿基眼中一直是还算可以的得力干将形象,但周鸿基认定他只是将才不是帅才,没有独挡一面的能力,不想刚才一句话一下惊醒了梦中人,周鸿基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以前一直以为是夏想在背后的手脚,却忽视了何江海的存在。

        何江海只是在医院装病,他现在还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还是齐省半岛帮的领军人物,他还没有被撤职查办,还权力在握!

        真会如此疏忽?周鸿基大为自责,官场中人,从来没有认输一说,在被正式查办之前,谁都不肯放弃最后的努力。他太天真了,以为何江海主动提交辞呈,以为何江海赖在医院不出来,就没有反手之力了,怎么就忘了一句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或者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何江海……你等着!

        周鸿基恨得咬牙切齿,从一系列的车祸事件之中,他自为发现了真相,又在穆正一的误导之下,真以为是何江海的出手,从而导致他犯下了第三个严重的错误。

        一直没有发现真正躲藏在背后的敌人是谁的周鸿基,在错误的道路之上越走越远,最终掉进了无法回头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