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43章 更大的问题,还在后头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43章 更大的问题,还在后头

    作品:《官神

        夏想的吃惊不无道理,因为目前虽然齐省在围绕着何江海的问题上,明争暗斗,甚至连高层也介入了其中,但至少表面上风平浪静,依然是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www.00ksw.org

        到目前为止,齐省内部双规了盐务局局长和副局长,对齐省来说是大事,放眼全国,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并没有激起多少波澜。而且齐省在国内的影响力,以及出镜率,显然和第二经济强省的地位不符。

        再比如落马了一名副省长,虽然国内新闻媒体报道一时,但短短一周之后就淹没在无数新闻的汪洋大海之中,已经成了旧闻,几乎无人再提。

        而何江海的问题,现在还没有对外公布,就是说,现在的齐省风和日丽,既无狂风又无暴雨,何来大乱?

        难道是……夏想毕竟是夏想,瞬间想到的什么,不由惊问老古:“周鸿基惹了什么乱子?”

        “省委方面应该还没有得到消息,不过有确切消息传来,估计齐省的本土势力要闹腾了。何江海的事情,见好就收,政治,还是要服从大局。”

        上了飞机,老古的话一直在夏想脑海之中翻腾,因为他将所有的事情都从头到尾过滤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有太多漏洞的地方,那么到底是哪里出现了纰漏,引发了本土势力的重大不满?

        虽然事态不是因他引起,但说到底他还是希望齐省一切平稳有序,周鸿基除了出手缉拿宫小菁之外,还做了什么事情惹了祸?

        带着疑问和不解,夏想正由京城迅速飞向鲁市,与此同时,在齐省,一场风暴正在悄然酝酿之中。

        事情的源由,从表面上看,似乎是由省委招待所的人事大调整引发——经夏力和李丁山拍板,省委招待所管理层全部调整,总经理、副总一干人等,共计12人被轮换或免职。

        其实省委招待所这样隶属于省委的事业机关单位,人事调整是再小不过的小事,比起各地市的一二把手的调整,几乎不入所有人之眼,谁会在意一个省委招待所总经理的任免?本来不过是处级干部,又不是重要位置,去留平常事。

        实际上,其实连夏力和李丁山都不必惊动,省委一个副秘书长就可以决定了。

        但省委招待所的人事调整,还是引来了无数人关注的目光,因为值此何江海悬空之际,省委招待所又一直是何江海的根据地,如此大规模的人事调整,莫非是何江海要倒霉的前兆?

        何江海还在医院之中,一直没有出院,倒不是身体上的病情没好,而是心病未去。相信在中央有正式决定之前,江海同志会一直住院下去,也是,何必现在出院现眼?

        许多人都清楚的是,别看何江海倒了大霉,马上就要倒台,但只要何江海不被中纪委调查,只是一般免职的话,他的余威就在,就还有号令齐省不少本土势力的威望。齐省人讲义气,有担待,何江海就算一免到底,只要没进去,都还会敬他三分。

        当然,如果何江海一坐几十年牢,就另当别论了。也是周鸿基要不遗余力将何江海一棍子打死的原因所在,江海不死,齐难不止。

        所以,省委招待所事件一出,不少人在猜测是不是何江海要被调查的前兆,但事实证明,却是都猜错了。

        被调换或免掉的省委招待所的管理层,无一人找人托关系留任,都二话不说收拾东西走人,一免到底的转身回家,调换的,立马到新单位上班,毫无怨言。

        不少人看在眼里,心中却想,事情有点反常呀,因为省委招待所一帮人,虽然级别不高,但都是齐省和鲁市本土势力的嫡系,他们的背后,是齐省庞大的本土势力的高山,其实只要他们闹事,肯定会有人站出来替他们说话,不管是留任,还是有更好的待遇,相信会给省委带来不小的压力。

        偏偏都没有,安静老实得好象他们都是任人欺负的老实孩子一样。

        事情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大部分人不知情,只有少数人清楚,之所以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保持了沉默,并且老老实实地服从组织安排,不是他们讲政治顾大局,更不是他们识大体,而是他们得知了一个惊人而惊恐的消息……宫小菁失踪了!

        其实也不能说是失踪,只能说是提前一步,及时远离了齐省。

        本来宫小菁离开之时,所有人都不以为然,并不知道宫小菁匆匆离去所为何事,还以为就是和培训上岗有关,等到管理层大调整之时,才有人放出了内幕消息说,宫小菁的离开,其实是因为她手中掌握了大量的秘密证据。

        宫小菁是如何得到的秘密证据,不得而知,只是知道的是,秘密证据不但指向何江海,也指向了几乎所有和何江海有过接触的齐省本土势力的高官——只要下面地市前来省委向何江海汇报工作,只要在省委招待所入住过的主要领导,都被录音甚至留照存念了。

        虽然消息只在内部有限几人之间流传,但一旦传出,就立刻引发了轩然大波!

        一个小小的女服务员就敢如此胆大包天,太嚣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万一她被有心人利用,别说何江海难逃牢狱之灾,大量齐省的本土势力就完全暴露,绝对是齐省官场之上最震憾的政治事件。

        此时,才有人注意到宫小菁已经提前离开了鲁市,前往了燕市,具体在燕市哪里,去向不明。

        但随后又有消息传来,周鸿基已经派出专人前往燕市和宫小菁暗中接触——消息是谁放出,又是什么用意,不得而知,反正就造成了所有人的错觉,认为宫小菁事件是由周鸿基在幕后一手操纵!

        于是,在周鸿基从内线之处得知了宫小菁的消息之后,却不知道,他的内线并不可靠,无意中走漏了风声,更不知道,以讹传讹之下,本来是夏想安排宫小菁远离齐省的是非之地,却成了他非要置何江海于死地,并且要将齐省中层的本土势力一网打尽的精心设计的阴谋诡计。

        于是,不少齐省的本土势力暗中碰头,愤怒的声音一致指向了周鸿基,愤怒的声音越汇越多,慢慢形成了一股潮流。

        在愤怒的声音之中,不乏要采取暴力让周鸿基吃亏的呼声。尽管有人反对,但主张让周鸿基尝尝厉害并且知难而退的声音占据了主流,最后达了共识……于是,周鸿基并不知道的是,在他派人前往燕省不久,就有几辆神秘的汽车也迅速驶离了鲁市,悄然向燕市驶去。

        他更不知道的是,不但有人尾随省纪委人员前去燕市,在鲁市,也有不少人正在暗中布局,准备着手开展一次反扑。

        同时,齐省下面的地市,也准备在政治层面向省委施加压力,并且要为周鸿基制造惊喜。

        事态,在夏想离开鲁市才两天的时间里,就酝酿发酵并且失控了,而且滑向了未知的方向,最后引发的结果,是让夏想始料不及的重大事故。

        夏想在飞机上闭目养神的时候,在燕市,周鸿基遭遇了第一次正面失利。

        齐省纪委工作人员抵达燕省省委之后,燕省纪委方面热情接待,态度之好,让齐省纪委人员大为放心,心想第一步算是打开了。

        随后,就向燕省方面通报了情况,提出请求燕省方面配合,前往齐氏大厦调查宫小菁。

        燕省方面摆出责无旁贷的态度,当即打电话通知齐氏大厦,提出要让宫小菁前往省纪委接受问话——齐省方面想出面阻拦却晚了一步,其实依照他们的本意,是在燕省方面的配合上,直接到齐氏大厦抓人,谁知燕省方面有点拿大,直接要求刘氏大厦送人来省委。

        一个地方一个风格,或许燕省纪委办案就是这样的方式,齐省纪委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在别人的地盘上,就只能坐等了。

        齐氏大厦答应得挺好,说是马上将人送到。

        结果马上了一个多小时,却再也没有下文,燕省纪委大怒,立刻再打电话过去,得到的齐氏大厦诚惶诚恐的答复是,早就送人过去了,还没有到,怎么可能?

        齐氏大厦离省委3公里左右,就算堵车,再慢半个小时也到了,现在未到,肯定出事了。

        齐省纪委慌了,别是人中途逃脱了才好。结果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几分钟后,齐氏大厦又打来电话,说是送宫小菁的车半路上出了车祸,汽车一头冲进了下马河之中,汽车被打捞上来了,但司机和宫小菁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出了事,齐氏大厦方面就不那么客气了,请求省纪委出面给一个说法,毕竟是在省纪委的要求之下才送宫小菁前去,否则,也不可能出车祸。

        省纪委无奈之下,只好解释再三,再是权力机关,也要对人命关于的事情做出姿态才行,虽然事情实在太过蹊跷。

        燕省纪委尴尬,齐省纪委愕然,怎么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这下倒好,宫小菁生死未卜了,怎么向周书记交差?

        怎么交差是小问题,更大的问题,还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