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42章 政治之术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42章 政治之术

    作品:《官神

        夏想接完吴天笑的电话,沉默了片刻,才对梅晓琳说道:“帮我订一张下午的机票,从梅家出来,我直接去机场。www.00ksw.org”

        事态虽然并非刻不容缓,但此时却不宜在京城久留了,夏想决定越快回鲁市越好。是该在鲁市堵住后继可能的时候了,为了防止周鸿犯下大错,他必须亲自坐镇鲁市。

        而燕省方面,吴天笑在,就相当于他出面,就会让燕省方面知道他的决心。

        梅晓琳低下头:“我还以为你还要在京城多呆一天,没想到这么急着赶回去……好吧,我帮你订机票。”

        夏想托梅晓琳订票可不是别有想法,而是不想通过齐省驻京办订票,以免被齐省方面的有心人掌握他的行踪。

        看梅晓琳的样子,还想多和他呆一天,只是没办法,要事缠身。

        一路上,梅晓琳沉默了,有点郁郁寡欢。夏想也没多劝她什么,有些事情终究只能靠自己心开意解。她始终解不开心结,他也没有办法。

        到了梅家,见到了梅老爷子,问候加寒喧过后,夏想见梅老爷子气色还算可以,就说了几句吉祥的祝福的话。其实平心而论,也是希望梅老爷子能长命百岁,不提其中的政治因素,就是梅老爷子身体健健康康,对吴老爷子和邱老爷子而言,也是心理上的莫大慰藉。

        试想,如果付老爷子和梅老爷子同时传来身患绝症的消息,对吴老爷子和邱老爷子两位老人来说,肯定是一次强有力的心理冲击。

        梅升平公务繁忙,并未回来,夏想在梅家停留了半个多小时,就告辞离去,此时,梅晓琳已经订好了下午的机票。

        在梅家,夏想还意外见到梅晓木。

        和几年前相比,梅晓木并未成熟多少,虽然他的样子有些沧桑,也不知是事业上的不如意,还是故意打扮得如此,沧桑却并不显得成熟,反正在夏想眼中多少有点不伦不类,远不如付先先的新潮打扮让人看得顺眼。

        梅晓木和夏想一共没说几句话,虽然他一直在避免提及严小时,却还是忍不住提了一提。言语之中,依然对严小时满是向往和无奈。

        梅晓木当年和严小时之间的种种,也都随风而去,夏想不愿过多地去想去评价。只是微微感慨,梅家三代之中,除了梅晓琳之外,还真是没有人才了。

        难道都逃不过富不过三代的魔咒?

        古往今来,无数帝王将相都延续不到今天,后人早就断绝,唯一一个从古至今传承的家族是孔家——孔圣人的家族,一直绵延至今,从未断绝。

        随后随梅晓琳到了家里,见到了梅亭。

        大概有半年多未见梅亭了,一见梅亭的面,夏想蓦然愣住了。

        如果说小时候的梅亭长得兼具梅晓琳和他的优点的话,那么越来越大的梅亭,更显示出一个小美人的潜质,尤其是她的脸庞,活脱脱是他的另一个翻版,只不过比他的肤色更多了白晰和细腻。

        每个人对孩子的喜爱之心源于孩子和自己的天然相象,所有人都对另一个缩小版的自己天然有爱意。所以当夏想看到已经初具冷傲气质的梅亭之时,他的心一下融化了。

        梅亭太象他了,眼睛、鼻子和耳朵都象,尤其是眼睛,和夏想的一双比女人还要漂亮的凤眼几乎如出一辙的是,梅亭的凤眼也是无比灵动,但在灵动之下,却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然。

        梅亭长得象他,只可惜,却继承了梅晓琳冷傲的性子,见到他时,只是眼神跳动了几下,却并不如夏东或连夏一样扑向前来,而只是淡漠地叫了一声:“干……爸。”

        声音干涩,并无欢悦之意,表情淡淡,也没有梅晓琳所说的梅亭十分想他的情形出现。

        夏想多少有点尴尬,只好蹲下身来,伸手想要抱抱梅亭,梅亭却并不向前,只是淡漠地摇了摇头:“习惯了没人拥抱,不想再抱了,要不,以后再想的时候,就没有了。”

        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小小的脸上写满了倔强,让人心疼。

        夏想无语,一个人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是的,他是愧对梅亭和肖夏,相比之下,肖夏的性子温柔多了,从不抱怨什么,而且很喜欢写写画画,是沉静的性格。

        两个女儿都和他关系不太亲近,也算是夏想的一个小小遗憾,人生总是不能完美。

        告别梅晓琳之时,夏想又提到了湘省的局势,以及湘省的下一步动向,包括郑盛是否入局,他遗留在湘省的势力的现状,等等,算是他和梅晓琳见面半天之后,总算谈到了政治话题。

        和邱绪峰、付先锋见面,基本上三句话之后就是政治话题了,梅晓琳到底有所不同,不过话又说回来,她虽是女人,也毕竟是一市之长,也只有在他面前,才会先是女人后是市长。

        在别人面前,或许她就会一直是梅市长的严肃形象了。

        夏想没再回吴家,打了电话回去,就直奔机场了。途中,接到了付先锋的一个电话。

        “夏书记,还算是收到了预期的效果,谢谢你来看望我家老爷子。”付先锋客气地说道,“老爷子说,他以前对你有点偏见,现在看来,是他看错了人,他说你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年轻人。”

        虽然付老爷子盛赞他的人品,夏想心中却有不祥的预感,所谓人之将死,其言必善,难道说付老爷子的病情比表面上更严重?

        付先锋所说的收到了预期的效果,显然是指家族势力之间的联动产生了一定的政治影响,在各方势力之间达到了宣示家族势力同进共退的决心。

        付家有意壮大声势,几家也都十分配合,相信除了总书记之外,反对一系和平民一系都会有所震惊和大感意外,因为此事事先一直处于保密状态,除了总书记之外,之前,别人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至于叶天南的意外出现,确实是意外之中的巧合。

        总书记之所以清楚今天发生的事情,也是在和古秋实同行之时,夏想事先透露的结果。

        相信反对一系和平民一系会为今天的事情,专门开会研究一下相应的对策。

        随后,夏想又和吴天笑通了一个电话,让吴天笑暂时留在燕市,随时关注事态动向,等候进一步指示。

        吴天然欣然应允,他在燕市受到了礼遇,十分受用,又被夏书记托以重任,既欣慰,又不敢懈怠,当即表示一定会不负重托。

        让夏想感到意外的是,在他即将登机的时候,又接到了老古的电话。

        老古最近有点神秘,似乎一直掩藏在背后,摆出的是旁观者清的作派。本来夏想此来京城,还想时机允许的时候和老古见上一面,但时间太过紧迫,他必须现在赶回鲁市布局,因为明天成达才将会抵达鲁市。

        “夏想,你最近的手法越来越来扑朔迷离了,我都看不明白了。”老古上来就开了一句玩笑。

        “老古,您老最近不是一心悟道,怎么又关心世间的俗事了?”

        “道可道,非常道……”老古哈哈一笑,“我在谈玄论道之后,忽有所悟,然后又钻研了佛经,结果发现了一句话——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感觉比单纯的谈玄说妙要高上一个境界。”

        “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是凡人的境界。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是神仙的境界。”既然老古开口先是谈论玄妙,夏想也就接话谈玄,“再上升一个境界的话,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就又是世外高人的境界了。”

        “照你所说,第一个境界的见山是山,和第三个境界的见山是山,不是没有分别了?何必绕上一个大弯?”老古明是和夏想讨论玄妙之道,其实,还是在点明现实之中的政治之术。

        “怎么能没有分别?第一个见山是山,是理论上的见山是山,就和一个人什么都没有经历,就觉得一切不过如此一样,但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才知道现实和想象还是大不一样。第三个见山是山,是真正切身经历之后的见山是山,就如您老一样,十几岁时认为人生不过如此,是无病呻吟的口出狂言。而现在您再说出人生不过如此的话,是一切不过于心的大彻大悟。”

        “哈哈哈哈。”老古放声大笑,笑声中气十足,十分洪亮,“你小子真是能说会道,我现在就想拉你过来,好好和我谈论谈论道学,不过你现在才在第二个境界,说得头头是道,其实还是纸上谈兵,并非亲身体会。”

        这话说得对,夏想毕竟才是省委副书记,靠想象,永远也想象不出来当上省长和省委书记之时是什么心态,再进一步,迈进国家领导人的行列之时,又将是怎样的眼界。

        世间许多事情,只有身在其中之时,才解其中味。

        “您老有什么话要说,就请明说,我脑子愚笨,不点不醒。”夏想明是谦虚,其实是想挂电话了,因为他要登机了。

        “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自己都想明白了,究竟结果怎么样,谁也不好说。”老古似乎叹息一声,“齐省可能要出乱子,你有麻烦的时候,去找胡存富和费志栋。”

        夏想大惊,齐省好好的,怎会大乱到要军方出动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