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38章 意外进展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38章 意外进展

    作品:《官神

        其实曹殊黧绝对没有要审问夏想的意思,齐阿姨一走,她就挽住了夏想的胳膊,心中还是十分开心,毕竟他乡遇到的故知不是别人,是自己最亲爱的人,当然要惊喜无限了。www.00ksw.org

        除非是别有心思的女人,出门在外才不希望遇到自己的丈夫。

        对于妈妈和爸爸之间的亲热,夏东明显表现出霸占的心理,他不说话,就是用力分开夏想和曹殊黧,自己挤到了两人中间,然后伸出左手和右手,一手拉住一人。

        其实用意很明显,就是他是中心,不许爸爸妈妈无视他的存在。

        夏想无奈,只好笑着摸了摸夏东的头,又和曹殊黧相视一笑,准备回住处。

        曹殊黧还特意问了一句:“这么晚了,你不会还有事情要忙吧?”

        “没了,肯定没了。”夏想回望了不远处卫辛的房间一眼,从他站立的地方,还可以看到卫辛的窗户亮着昏黄的灯光,也许卫辛和宋一凡已经入睡,也许卫辛正在独自想着心事,反正荒唐一夜就此过去,虽然慌乱,倒也是一次好笑的经历。

        也为他本来严肃的京城之行,增加了轻松的点缀。

        夏想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齐阿姨的要求,都是出于喜爱孩子的出发点,还真不用计较其中太多的所谓的政治目的。当然,如果从夏东住在齐阿姨家中,可以经常见到总书记的出发点考虑,也让夏东以私人的身份,早早就介入了总书记的家庭生活。

        不管对夏东今后是从政,还是经商,至少他童年的经历,会为他带来长达一生的影响。

        以总书记的为人,以及齐阿姨的温雅,夏想相信夏东会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

        虽然说现在这小子有点霸道,不让他和自己的女人亲热,十足是一个第三者。

        然而,正在此时,夏想的手机又响了。

        曹殊黧见夏想一脸为难,打趣说道:“如果不是女人的电话,你就放心大胆地接,我从来不会防碍你的工作,虽然深更半夜再有人谈工作也太不懂人情理法了。”

        还真让曹殊黧说对了,真是女人的来电,不是卫辛,不是宋一凡,也不是肖佳,而是一个夏想敢理直气壮当着曹殊黧的面接听的女人。

        夏东很不解地问道:“妈妈,你有点不太讲理,就和小灵一样。小灵不许我和别的女生玩,你也不许爸爸接别的女人电话,唉,女人真是麻烦。”

        夏东唉声叹气的小大人模样,直逗得曹殊黧前仰后合,乐不可支,笑骂了夏东几句。

        夏想就到一边接听了电话:“子璇,什么事情?”

        温子璇这么晚还打来电话,夏想就知道必定是紧急事件,因为温子璇不是没谱的人,她事事聪明,绝不会无端打扰。

        “夏书记,据可靠的消息,周书记先后派人想要接触赵牡丹和朱振波,还好,赵牡丹拒绝了周书记的提议,朱振波被和书记转移了,没有直接接触。”温子璇的声音还算镇静,并没有慌乱的迹象,虽然她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

        因为她没有想到,周鸿基明明要借助夏书记的力量,为什么却要等夏书记刚走,就立刻单独行动?如果只接触到赵牡丹和朱振波还只是让她气愤并且无语的话,却还有另外一个让她十分不解的举动,就让她有点分不清方向了。

        温子璇就觉得有必要向夏书记及时汇报,虽然夜深了,但情况紧急,相信夏书记不会怪罪她的失礼。

        夏想不是小气的领导,当然不会责怪温子璇半夜三更的来电,不过当他听到温子璇汇报的周鸿基的动向之后,心中却是不以为然,周鸿基的举动,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

        他早就清楚周鸿基的为人,有一定的冒险精神,也有投机心理,还有政治手腕,如果周鸿基在他离开齐省期间,没有任何动静的话,反而才不正常。

        但随后,温子璇报告的另一个消息,确实让他吃惊不小。

        “还有一件事情我不明白,周书记派人前往燕市,听说是要调查宫小菁……宫小菁能有什么事情?”

        宫小菁的事情,只仅限几人知道,夏想连温子璇都没有告诉,温子璇不理解周鸿基的所作所为也可以理解。夏想惊讶的不是温子璇的政治敏感性确实非同一般,换了别人,肯定不会关注宫小菁的问题,他震惊的是,周鸿基怎么就如此之快触手就伸到了宫小菁身上?

        知道宫小菁事件的只有三个人,他、严小时和付先先,三人之中,谁也不可能透露消息给周鸿基,那么周鸿基又从何得知?

        既然周鸿基直接派人前往燕市调查取证,就证明已经掌握了初步的证据,就是说,宫小菁作为秘密武器已经失效了,而且,宫小菁也身陷危险之中。

        宫小菁不比赵牡丹见多识广,她会被纪委人员牵着鼻子走!她只是一个服务员,如果被周鸿基的人找到之后,不出半个小时,就会将所有的问题都交待得一清二楚。

        宫小菁交待清楚问题之时,就是她身陷巨大的危害之际,事情一旦传开,宫小菁只有死路一条。只要她被带回齐省,齐省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人,将会数不胜数!

        不但如此,何江海的事情又将打开一个巨大的缺口……事情,还真是麻烦了。

        也说明了一点,估计也是宫小菁的嘴巴不严实,告诉了招待所里面的某个人,某个人有意无意就透露出去了消息,而正好周鸿基也有关系在省委招待所。

        不行,事情必须控制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子璇,你明天一早就找到李省长,告诉他,就说是我的意思,将省委招待所的管理层,全部轮换一遍,副总以上,一个也不能放过。”夏想立刻下达了命令,虽然他不直管省委招待所,李丁山也不直管,但想要将省委招待所的经理换掉,还是一名话的事情,“再和夏力碰个头,争取让夏秘书长也支持一下工作。”

        夏力是省委招待所的直管领导,他如果发话,再联合李丁山的提议,大事可成。

        “宫小菁的问题,等我回去详谈。”夏想交待完毕,等温子璇表态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和曹殊黧、夏东回到住处,没回齐阿姨安排的住处,而是原来的房子——是一处非常舒适的三居室,是连若菡的心意,特意买来送给曹殊黧的——等夏东睡下之后,夏想还是毫无倦意,因为宫小菁的问题事关重大。

        原以为让她前往燕市就可以安然无事,不想还是高估了她的智商,低估了周鸿基的眼线之多,连省委招待所也能插上一手。看来,事情要继续周旋一番,才好化解。

        曹殊黧洗了澡,眼睛望向了夏想,表达了含义丰富的呼唤,到底是小别了一段时间,夏想也知道她的需要,还没说话,就听到夏东含糊不清地说道:“妈妈,今天你要和我一起睡,不许陪爸爸。”

        谁说小孩子没心思?明明刚才他已经睡下了,听到动静又醒了,今晚就算有想法,也不能实现了,曹殊黧只好歉然一笑:“你自己早点睡。”

        夏想还真早点睡不下。

        想了一想,看了看时间已经12点了,是真正的深更半夜,还是要通知齐亚南一下,就拨通了齐亚南的电话。

        不料接听的人是一个女人:“喂,谁呀?都多晚了还打来电话,真没有礼貌。”

        夏想一愣,齐亚南和谁在一起,就问:“我找齐亚南。”

        女人的声音愣住了,一下又清醒了:“呀,是夏书记,不好意思,我刚才没听出来。”

        夏想也笑了,别说她没听说出他是谁,连他刚才也没听出来她就是李沁。又一想,不由自责刚才真是胡思乱想了,齐亚南自从娶了李沁之后,似乎还从来没有再出现过女人问题。

        不过李沁也不知是霸道,还是就想和夏想说话,就不将电话交给齐亚南:“夏书记,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深夜,半睡半醒之间的李沁的声音传来,别有一番风味,是夏想从未听到过的感性的嗓音,不过此时的他可没有心思聆听李沁慵懒之中的女人风情,而是直截了当地说到了宫小菁。

        “事情比较棘手,先将宫小菁藏起来,不要让齐省方面的人接触,其他问题,我来解决。”夏想并未深说宫小菁出了什么问题,只是简单一说,并且提出了要求。

        “好!”李沁毫不含糊地答应。

        “另外转告亚南,让他做好将宫小菁送出燕市的准备。”

        “好!”李沁也是一口答应,但就是自始至终不让齐亚南接电话。

        夏想摇头暗笑,知道李沁的心思,她就是要比齐亚南能干,要掌控一切。

        和李沁通话之后,夏想知道,齐氏方面只能维持一时,不可能不配合纪委办案,但有一点,燕省和燕市方面,可以将齐省的纪委人员,不挡在门外,但可以挡在真相之外。

        不顾深夜时分打电话会扰人清梦,但夏想还是分别拨出了两三个电话,足足打了十几分钟。

        燕市也好,燕省也好,不能说是他的天下,至少也有他密不透风的关系网,如果让周鸿基在燕市将人带走了,岂非笑话?

        夏想的本意只是要阻止周鸿基接触到宫小菁,却没想到,事情比想象中的进展,偏离了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