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34章 好好玩一把牌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34章 好好玩一把牌

    作品:《官神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事后,周鸿基绝对会收回前去燕市抓捕宫小菁的成命,因为此举让他追悔莫及!

        但现在,周鸿基信心十足,因为在他看来,宫小菁将是第三个关键人物,也是最关键的一个,因为他收到的信息显示,宫小菁手中的证据,不但可以将何江海拉下马,还可以将何江海置于死地,永远无法翻身。www.00ksw.org

        还有一点,据说,宫小菁手中的证据不仅仅指向何江海一人,还指向了省委数名本土势力的高官,如此一来,只要宫小菁在手,不但何江海要倒,齐省本土势力也会在他的掌控之下。

        周鸿基大喜过望。

        也是周鸿基到底初出京城,经验不足,欣喜若狂之下,却没有深思如此重大的线索,夏想怎会没有察觉?或者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宫小菁为什么不去别处,偏偏去了燕市,难道其中没有什么值得推敲的地方?

        但兴奋之中的周鸿基只以为不过是巧合罢了,因为宫小菁是燕省人,回燕省的话,在燕市打工才是最合适的选择。而她人在齐氏大厦,也不过是又一次偶然的巧合罢了。

        之所以得出以上的判断,也是因为周鸿基并不认为夏想会强大到连宫小菁也控制在手的地步,因为宫小菁和夏想之间并没有过任何接触,夏想也不可能是神仙神机妙算,知道宫小菁的所作所为。

        周鸿基迈出了非常关键的一步,一大步,也是无法回头的一步。

        周鸿基正在紧张布局和出手的时候,远在京城的夏想,在和吴老爷子谈了一下午之后,晚间时分,和哦呢陈、杨威以及肖佳、丛枫儿在京城悦然居悄然见面了。

        悦然居是肖佳的产业,安全自不用说,也方便,几人来到悦然居最高档的豪华房间之中,正对外面人工建造的一处假山和不过几百平米大小的水池,就算是临水而坐了。

        京城和燕市一样,是个缺水的城市,说句大实话,如果没有燕市和燕省每年源源不断地提供京城大量水资源,京城一半人将会连水都喝不上!

        大凡缺什么的地方,就喜欢炫耀什么,燕市一些小区,起名为水云间,起名为春江花月,诗意是诗意了,其实水云间周围除了一条经常干涸的百姓河的臭水沟之外,就是尘土飞扬的二环路,其实称之为尘土间更为贴切。

        而春江花月就更是夸大其词了,如果有广告法的话,购房者倒可以告开发商虚假宣传,因为所谓的春江花月,花草是有,月亮也有,却没有春江。

        当然,如果说在小区之间开凿一条三米宽百米长的水沟也可以叫春江的话,你可以当开发商的宣传是放卫星。

        夏想因为是建筑行业出身,也介入过房地产,知道一些脸上贴金的虚假宣传其实是为了卖高价。想想百姓真是可怜,除了忍受无法承受的高房价之外,还要被开发商随意调戏,挖一条和农村浇地用的水沟没区别的水池,再弄几块破石头堆在一起当假山,然后就是园林景观,房价就可以每平米多加200元,然后物业费就可以在每平米2元的基础上,再多加2元的维护费用。

        挖的不是水沟,是收费陷阱。

        就和衙内在齐省出资高价收购达才集团的股份,在京城也是打出合作的幌子试图吞并肖佳的产业一样的是,在花枝招展的名目之下,潜藏的是包藏祸心的阴险狡诈。

        政治和商业上的手段,很多时候大同小异,不过是利用人们贪图便宜的心理,好拉人下水。下水之后才知水的深浅,想要上岸,却发现脚下全是泥沙,陷入其中无法自拔了。

        也幸好夏想以前吃够了沾小便宜吃大亏的亏,现在凡事步步为营,从不认为会有天上掉金子的好事。

        说实话,刚开始衙内有动静时,肖佳还险些上当,以为对方真是诚心前来合作,最后在夏想的提醒之下,才蓦然惊醒,惊吓出了一身冷汗。

        每天国内不知道有多少公司破产,以肖佳的实力,虽然不至于一夜之间就破产倒闭,但一夜之间公司易主的可能性也并非没有!

        肖佳纵横商界十几年,打下了大好的江山,以为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以为无人能一口将她的产业吞并,但在衙内出手之后她才知道,面对政治上比她强大得多的对手,尽管对方实力和她相差无几,但因为有政治背景的后台,完全可以利用不合理的合法手段,将她十几年的成果顺势拿下,据为己有。

        因为在神奇的国度,有经济实力再借助政治权术,任何神奇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幸好,肖佳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最主要的是,衙内并不知道,肖佳的背后,站着的人是夏想!

        今天的聚会,也是十几年间,肖佳第一次从幕后走到台前,第一次光明正大地坐在夏想的朋友之中,以肖氏产业的所有者的身份,参加一次事关大计的经济会议。

        不过不管众人如何猜测,肖佳在人前表现得十分端庄优雅,多年的经商经历让她另有一番情调,但依然掩饰不了她天生妩媚的风姿,和丛枫儿坐在一起,犹如花开并蒂莲。

        也怪了,或许是多年相处的原因,丛枫儿和肖佳还真的越来越象姐妹。

        在座几人,哦呢陈是夏想不打不相识的朋友,年纪也大了,对女色视如平常事,所以对肖佳的妩媚和丛枫儿的绰约,于他而言,漂亮是漂亮,但已经不过于心了,唯一的好处就是有一个赏心悦目的生意伙伴,也不算什么坏事。

        杨威正年轻,难免被肖佳和丛枫儿的风姿所吸引,只是他心里清楚肖佳怕是也是夏想的女人,而丛枫儿又是许冠华的未婚妻,他也就只能远观和鉴赏而已。

        好在自从认识夏想之后,在女人的问题上,他也收敛了许多,一心要壮大实力,不再以京城四大花少自居。

        今天的会议发起,是由他提议,夏想点头之后,迅速召开的,也让他暗自庆幸,认为他在夏书记的心目之中,愈加重要了。

        本来许冠华也想参加会议,却被夏想婉拒了。夏想理解许冠华的心思,是想多出一分力,但许冠华还是适合躲在幕后,不宜抛头露面,所以他让丛枫儿劝退了许冠华。

        现在京城衙内对肖佳产业的围攻,已经初告一个段落,以衙内的全面胜利而告终。暂时停止进攻,是正在积蓄实力,准备下次一举拿下肖佳的两处产业——全是以前从哦呢陈手中吞并而来的产业。

        也是衙内的精明之处,他认准了肖佳吞并别人的产业,应该是基础不牢,掌控力度不大,可能从容策反公司内部的高层。事实也是如此,肖佳当年接手了哦呢陈的产业之后,有几名高层并未换人,他们在衙内的鼓动之下,已经摇摆了。

        只可惜,衙内千算万算,怎么也算不到在他看不到的幕后,不但有夏想一双眼睛在紧紧盯住他的一举一动,还有哦呢陈的一双黑手,也悄然伸到了他的背后。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是此意。

        被衙内策反的公司高层,在和哦呢陈见面之后,得知哦呢陈重出江湖,并且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之后,立刻表示愿意跟随哦呢陈的脚步——哦呢陈别看当年是坏人,其实人品也是相当过硬,否则也不会重出江湖之后,立刻就一呼百应,有无数人追随。

        也是夏想现在最看重哦呢陈的一点。在夏想看来,品质,能力,如果让他只能选择其一的话,他选择品质。

        人无品不立,没有品德的人,能力越大,反而越是社会的危害。

        今天的会议,就夏想看来,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因为今天的会议内容就是下一步如何集中力量反击,要对衙内的吞并计划开始一系列的挖坑挖陷阱,从而达到迷惑衙内并且让衙内越陷越深不能自拔的地步。

        最后,全面收网,让衙内首尾难顾,一败涂地。

        所谓首尾难顾,还需要另一个人的配合,而之前,夏想也事先和他打了招呼,不过他在开会,说是会后就打电话过来。

        一边欣赏外面的风景,一边品尝悦然居的美食,再听哦呢陈和杨威关于下一步的从容布局,还有肖佳和丛枫儿有条不紊的调动资金,夏想心中大定,就觉得入口的美食确实美味,越吃越是香。

        再仔细一看,不由哑然失笑,才知道肯定是肖佳专门吩咐下去,完全就是比照他的口味所做出一桌美食,还真是有心了,也不管别人是否合口。

        肖佳装得倒是挺象,既不和夏想对视,也不和夏想多说,好象两人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不过在座的都是场面人,对于男女之事见多了,谁也不会多猜测什么,更不会多问。

        今天的会议虽然重要,却开得很是轻松,在热烈讨论了半个小时之后,夏想一直等候的一个关键的电话,终于打了进来。

        “夏书记,久等了。”电话里传来微带兴奋的声音,“很多年没有玩过了,好吧,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就陪你好好玩一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