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33章 周鸿基的图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33章 周鸿基的图谋

    作品:《官神

        夏想在京城的时间安排得很紧。www.00ksw.org

        初步安排是,下午,和哦呢陈、杨威见面,针对狙击和包抄大计,碰头,并商议下一步的动作幅度。晚上,如果可能,和齐阿姨见面,听取齐阿姨关于夏东问题的若干指示。

        第二天,会合邱绪峰、梅晓琳,一起动身前往付家,看望付老爷子,至此,京城之行圆满结束,下午或晚上,返回鲁市。

        但计划往往跟不上变化……先不说夏想在京城的忙碌,再说在夏想刚刚离开鲁市不到半个小时,周鸿基就决定出手了。因为周鸿基虽然在鲁市的方方面面影响力很弱,但也不是没有一点发言权,况且他还有孙习民的帮助。

        作为省长,孙习民上任之后,虽然低调,但依然有不少中层干部前来主动靠拢,毕竟省长是齐省的二把手,执掌行政大权,齐省又是经济强省,经济发达的背后,省长在经济问题上的拍板权就更彰显权力。

        前来主动靠拢的官员之中,尤以鲁市为多,近水楼台先得月,鲁市市委市政府因不入邱仁礼之眼而晋升无路者,大有人在,所以在孙习民表面的低调之下,暗中前来拜访他的人也是络绎不绝。

        择其优者而用之,也有部分人是纪委、司法和公安系统的,孙习民就介绍给周鸿基认识,由此,周鸿基也得不少便利。

        和夏想身边有个得力秘书吴天笑一样,周鸿基身边也有一个还得称手的秘书——周睿。周睿本是省委办公厅的人,指派担任周鸿基秘书之后,迅速取得了周鸿基的信任。也许又因为同姓的缘故,很快就建立了还算牢固的信任关系。

        其实早在何江海事件爆发之前,周睿就已经为周鸿基鞍前马后居中策应了许多事情,成为周鸿基最得力的助手。周鸿基对周睿的信任,堪比夏想对吴天笑的信任。

        同时,周睿的精明和能干,不比吴天笑差上多少,也让周鸿基如虎添翼,再加上周睿也是鲁市人,和鲁市市委方面,有一定的关系网,周鸿基就认为有周睿出面,再加上孙习民引见的关系,还有他自己在鲁市的布局,应该趁夏想不在的时候,从容打开第一步的局面,问题不大,难度不大……周鸿基就开始着手了。

        想要让何江海不但一免到底,还要一败涂地的关键点,在两个人身上。

        一是赵牡丹。

        但赵牡丹的招势已经用老,她的信用被上次网络事件曝光之后,已经破产。中纪委想借赵牡丹之口咬出李丁山,最后只能不了了之,不敢采信赵牡丹的口供,也是因为怕成为笑柄。所以再拿赵牡丹说事来咬何江海,可能会收到恰得其反的效果。

        话虽如此,赵牡丹却又是一个绝佳的突破口,不用就可惜了。周鸿基求胜心切,还是暗中让人接触了赵牡丹,第一次却是无功而返,赵牡丹吃过几次亏之后,现在谁也不信了。

        周鸿基不甘心,认为肯定是夏想在暗中控制了赵牡丹。等夏想一走,就立刻再次暗中和赵牡丹进行接触,并准备许下重诺,对赵牡丹威逼利诱,试图趁夏想不在之时,及时打开第一个突破口。

        哪怕很微弱,也算是初步胜利。

        不料大大出乎周鸿基意外的是,先是暗中接触赵牡丹的人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因为陆华城下令,赵牡丹案件由他主抓,别人都不得插手,没有他的发话,除了戴继晨之外,其余人等不得介入赵牡丹案件之中,更不能提审。

        其余人等的意思是,其他副局长也无权过问。

        形势大紧!

        怎么回事?前几天陆华城还没有明确赵牡丹案件是专案专办,怎么一眨眼,成了他一人主抓的案件了?难道是夏想的布局?

        周鸿基大为郁闷。

        更让他郁闷的事情还在后头——好不容易费尽力气,总算绕过数个关卡,突破了陆华城的封锁,成功地见到了赵牡丹,结果赵牡丹一见是他的人,只托人转告了他一句话,就转身而走,态度十分无礼!

        “请转告周书记,不要枉费心机了!”

        周鸿基听了之后,气得差点跳起来,什么东西,一个婊子也敢对他呼三喝四?但气归气,却没有办法,毕竟案件不归他经手,他也不可能因为赵牡丹一句话而去做一些什么事情出来,就太丢份了。

        冷静之后周鸿基才蓦然惊醒,还真是夏想防范他所采取的后手不成?除了夏想,就只有邱仁礼对市委方面有强有力的影响力了,但邱仁礼毕竟是一把手,始终摆出置身事外的高姿态,那么说,就只能是夏想的手段了。

        夏想是为了大权独揽,将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还是为了防范他?周鸿基蓦然心惊。

        更让心惊的是,第一步失效之后,第二步派人和朱振波接触,却发现连人都找不到了,市纪委暗中将朱振波再次转移到更秘密的地点,连他专门派出省纪委副书记穆正一出面,和改利也是含糊其词,就是不肯说出朱振波的下落,也不正面回答穆正一的问题,反正就是以官场上的油滑来应对,让穆正一有力无处使,只好悻悻返回。

        如果说在赵牡丹的事件上碰了壁,那么在朱振波的问题上,就相当于踢在棉花之上。在官场老油条和改利面前,穆正一虽然是省纪委副书记,但实际上实权还没有和改利大,又对和改利没有任何制约,他输得不冤。

        周鸿基心有不甘,左思右想之后,还是忍不住拉下脸面,主动打了一个电话给和改利,提出省纪委有问题要找朱振波核实,希望市纪委能够配合一下工作。

        和改利态度很端正,语气很恭敬:“周书记,请放心,市纪委一定会配合省纪委的工作。不过针对朱振波问题的调查取证工作,现在正在关键阶段,又因为受到打黑扫恶的冲击,必须要采取必要的保护措施。等市纪委完成了必要的取证工作之后,一定会将人送到省纪委……”

        朱振波是市公安局副局长,又是先由市纪委双规,由市纪委调查取证符合程序,省纪委也不好直接强行要市纪委交人,毕竟周鸿基想要调查的事情,和何江海有关,而何江海的问题,又不在省纪委的权限之内,不能明借何江海的问题来向市纪委施压。

        周鸿基只好吃了一个哑巴亏,才知道地方上的官员耍起滑头来,绝对让你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第二步,也是针对第二个关键人物的出手,又以失败告终。

        周鸿基心中隐隐怒火升腾,毫无疑问,绝对是夏想背后的手笔,防范他的意味一览无余,想都不用再想,不管夏想是出于什么想法,反正在何江海的问题之上,夏想处处比他抢先一步,已经先机在手!

        周鸿基至此才清楚一点,在齐省,他想要做成什么事情,还真是绕不过去夏想。

        虽然先前和夏想谈判之时,他对夏想的态度十分友好,同时也在衙内面前,口口声声拔高夏想的重要性,一半也确实是认为夏想的重要性无可替代,另一半也是为了显得他面上有光,毕竟,夏想越重要,就越能显示出他的高超手腕,因为他和夏想之间的合作,十分密切。

        但实际上在内心深处,周鸿基佩服是佩服夏想,也有不服气的一面,认为其实绕过夏想,许多问题他也能凭借自己的力量从容解决。也是在夏想刚刚离开齐省,他就立刻动手做出不由夏想出面而自己独自解决赵牡丹和朱振波的决定的根本原因。

        但在接连遭遇了阻力之后,周鸿基多少有点恼羞成怒,任何人在面对失利之时,都会迁怒于别人,他也不例外,就认为在他对夏想无比信任的背后,是夏想对他一再的提防,才让他接连受挫。

        夏想,太过阴险狡诈,太小人了!

        周鸿基冷冷一笑,他还有杀手锏,夏想不要以为控制了赵牡丹和朱振波,他就无计可施。是,确实是赵牡丹和朱振波是最关键的两个棋子,但不要忘了,他手中还有汤世诚和解少海!

        作为盐务局的正副局长,被双规之后,现在案件还在纪委手中,本来证据确凿,准备提交到司法机关时,却意外出现了衙内的车祸,周鸿基敏锐地意识到,要将汤世诚和解少海案件压下,以后说不定会有大用。

        现在看来,当时的决策无比英明,否则等进入司法程序之后,将人移交到了检察机关,再想从汤世诚和解少海口中供出何江海的各种事迹,就麻烦多了,而现在,却是简单多了,只要再继续深挖下去,不愁两人不咬出何江海……真是形势比人强,当初被迫将汤世诚双规,现在却又成了关键点,世间真是变化难料,周鸿基感慨之余,决定不再舍近求远,而是收回战线,集中火力攻克汤世诚和解少海,不信何江海没从盐务局捞上几千万,不信盐务局几十栋别墅中,没有何江海的一栋……就在周鸿基加紧重新提审汤世诚之时,他又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原省委招待所服务员宫小菁手中掌握了大量何江海的犯罪证据,但宫小菁本人却已经辞职,现在人在燕市。

        周鸿基大喜过望,当即决定,去燕市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