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32章 吃饺子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32章 吃饺子

    作品:《官神

        一谈,就和吴才洋谈了一个多小时。www.00ksw.org

        吴才洋在夏想眼中的形象一向是严肃有余,亲和不足,并且不够和善,和他说话时,也多是以公事公办的口气,或是以上级的态度,今天,是第一次以家长里短式的对话,纵论大事,也第一次让夏想对吴才洋的政治理念初窥门径。

        夏想一直认为,吴才洋作为家族势力的代表人物,政治上保守有余而进取不足,又因为身为组织部长的缘故,只关注人事斗争而对民生疏忽,不料,当吴才洋借齐省局势,借何江海之事有可能引发的一系列的后果,阐述了他的看法和应对之策时……夏想才知道,他以前还是不够了解吴才洋,其实吴才洋是一个有抱负也有理想的政治家,他也希望社会安定,百姓富足,也希望国家强大,经济发展。也痛恨贪官,虽然身为党内最高人事管理机构的一把手,却毫不避讳作为执政党的各种弊端,甚至连一党专政的致命缺陷也直接摆开了说,充分显示出一名有涵养有担当的政治家的风范。

        夏想暗暗敬佩。

        其实接触过中央党校和社科院专家的夏想也清楚,党的高层,以及幕后的智囊,都很清楚制度的缺陷带来了种种社会问题不可避免,也在努力摸索一条更好的更适合的道路,而不是仅仅仿效西方的三权分立。

        因为国情不同,百姓的政治觉悟不同,未必选举就能真正带来民主。民主不是口号,不是几张选票就能带来的觉醒,十八个路人对一名被汽车碾压的小女孩视而不见,冷漠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如果将选票交给他们,他们会认为手中的选票是必须认真对待的民主?

        连生命都漠视的人,和他们谈论民主,和对牛弹琴有何区别?

        再有接受采访的穿着裤衩的路人,问他对社会现象有何看法,他只回答他只是打酱油的,干他何事?一个民族,连身边的事情都可以漠不关心,事事都以打酱油来对待,你还能指望他们投出神圣的一票?

        吴才洋身为家族势力的代表,其实也一直对国内的财富分配严重不均深感痛心。和不少官二代富二代的只管我生活得花好月圆哪管你们贫民臭气熏天的观念不同的是,他的理念之中,颇有天下为公的无私的一面。

        尽管在夏想看来,吴才洋的无私是建立在自己风光无限的基础之上,但也值得赞颂,就如“穷则独善其身,富则达济天下”的理念一样的是,一个人,只有在自己丰衣足食的情况之下,才有余力谈理想谈抱负。

        吴才洋的想法很朴实,也很真实,在他看来,一个人不可能超然于百姓之外而独自幸福地生活,就如自己将别墅建造得金碧辉煌,一出门,就是哀鸿遍野,就是垃圾满地,会有什么幸福可言?

        社会是一个大家庭,个人拥有再多的财富,再高的社会地位,如果不能建立在和百姓同分享共欢乐的基础之上,就和建造在沙滩上的高楼大厦一样,早晚倒塌。

        再以京城的环境污染为例,高官权贵,可以划分势力范围,可以不让百姓进入特权之地,可以在人工小环境里面享受安静,但除非你不出门,出门必堵车。就算有警车开道,也需要时间和精力。再有,躲到哪里也躲不开的大气污染,再有特权,也是在同一片蓝天之下,呼吸同样的污浊的空气,高人一等的感觉还有多少?

        只是许多人不去深思其中的道理,认为可以凌驾于人民之上,在现在地球都成了一个家庭的今天,谁能逃脱得了日益严重的温室效应和永远达不成共识的废气排放协议?

        一个真正的政治家,在提高自身素质的同时,在引导百姓正确的方向的同时,更要有心系苍生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和决心,在其位谋其政,愿为国家的未来、民族的振兴和百姓的幸福,奉献毕生的心血。

        如果说,吴才洋的侃侃而谈让夏想看到了一个他从未发现的忧国忧民的吴才洋的形象,那么具体到齐省局势之上,吴才洋稳中求进的政治理念,就更是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了夏想的面前。

        吴才洋不但完全赞成齐省局势到何江海为止,还反对衙内明里暗里对齐省局势的插手,更反对千江集团到鲁市投资,因为,吴才洋心目中理想的鲁市市委书记人选是李童!

        李童身为齐省人,由他担任鲁市市委书记,更容易为齐省人或者说鲁市人接受,再加上李童又是市长,接任市委书记又顺理成章,主要还有一点,李童执政思路比较稳妥,虽稍嫌保守,但也说得过去。

        更有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秘密是,李童不是总书记中意的人选,但他却是吴才洋的嫡系!

        当吴才洋告诉夏想实情时,夏想着实吃了一惊,因为李童从未说过他和吴才洋之间密切的关系,而吴才洋竟然在鲁市也有一个隐藏至深的嫡系,若非吴才洋亲口说出,夏想也不知会蒙在鼓里多久。

        也为夏想又上了生动的一课,政治之上,你永远不知道你的朋友或对手的后面,到底站着的人是谁。

        吴才洋笑着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很是坚定地说了一句:“李童的事情,现在还没有一点风声传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他会如愿。也请你转告古秋实,我会支持总书记提名的鲁市市长人选,还有齐省政法委书记人选。”

        吴才洋的话,有两重含义,一是卖了夏想一个不小的人情,让夏想提前暗中向李童打个招呼,一旦事成,李童会很清楚其中发生了什么,会认为夏想替他说了好话,他就会自认欠了夏想人情。

        二是吴才洋心意已决,不管总书记想提谁上来,他都要坚持李童的提名,但会在市长和何江海继任人选上,做出必要的让步。

        夏想,再一次成了最关键的桥梁,同时,也为他今后和李童精诚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其实提前一天前来京城,夏想的本意就见见古秋实,再侧面听听吴才洋的口风,然后再和吴老爷子聊聊付家今后的局面,第一件事情,顺势完成,第二件事情,出乎意料。

        吴才洋在他眼中变了许多——或许没变,只是在他面前终于流露出了真实的一面罢了——就让夏想意外收获了许多,也更让他对今后如何在齐省自处和出手,心中主意大定!

        说话间,才发现已经下午一点多了,夏想才想起,只在飞机上吃了一点东西,早就饿了。

        然后儿子就蹦蹦跳跳地跑来了,上来就拉住了夏想的手:“爸爸,太姥爷叫你去吃饺子。”

        又冲吴才洋说道:“姥爷,你也一起来。”

        “好,吃饺子。”吴才洋呵呵一笑,伸手牵住了连夏的手,“你爸爸最爱吃饺子了,是不是?”

        此时的吴才洋,在夏想眼中,还真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辈,也第一次让他产生了亲切之感。没想到,吴才洋连他爱吃饺子也知道,确实不容易。

        想想几乎整整花了十年的时间才打开了吴才洋的大门,人生,有几个黄金十年?

        不过也值了,谁让他是连若菡的父亲。

        随后吴才洋又说了一番话,才更让夏想惊讶加无语。

        “听说夏东和总书记的孙女关系很不错?”吴才洋边走边说,“那小子可比连夏有心眼,和你很象,也比连夏更独立,我看是个好苗子。以后你也让他多来家里,我挺喜欢他。”

        夏想确实震惊了,一直在他眼中板着脸、严肃过人的吴才洋,今天是怎么了,家长里短个没完,连让夏东来家里也主动提及,不但一点也不避讳他和连若菡之间的事情了,还能接受了夏东,确实是让他怎么也想象不到的巨大改变。

        又一想,夏想不免感慨,多少猜到了一点什么,因为他一下从吴才洋出人意料的唠叨之中意识到了一点,吴才洋老了……付老爷子的绝症让吴才洋看开了许多,也看透了许多世事,知道人生无非过场,总有落幕的一刻,与其刻意逃避已经发生的事实,不如坦然面对,或许还能多一些开朗。

        说到夏东,夏想不免有话要说,因为在上飞机之前,他和曹殊黧才通过电话,曹殊黧得知他要来京城,告诉了他一个消息——齐阿姨要见他。

        有曹殊黧出面陪夏东,再说夏东和小灵之间的矛盾冲突已经化解,齐阿姨见他还有何事?曹殊黧没说,却强调齐阿姨说了,一定要见他,就让他颇为无奈。

        只能说,尽量安排出来时间了。

        到了房间,吴老爷子已经满面笑容并且精神抖擞地坐在了主座之上——虽然现在吃午饭有点晚了,但饿了就要吃饭是人性,也就不必计较太多了,夏想就十分高兴地和老爷子、吴才洋坐在一起,吃起了家常饺子。

        夏想在吴家吃饺子,京城,衙内的部分产业被哦呢陈和杨威的出手包了饺子,算是夏想送给衙内的第一份大礼。

        而在鲁市,周鸿基的第一次出手,也一口吃到了一个夹生的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