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30章 还真是如此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30章 还真是如此

    作品:《官神

        汽车平稳地行驶在高速公路之上,除了轮胎摩擦和震动的声音传递到车内之外,外面的风声几乎听不到,可见隔音效果之好。www.00ksw.org

        越是高档的汽车,隔音效果越好,但同时,对于晕车的人来说,越是折磨。一般晕车的人不晕拖拉机,就是因为拖拉机够颠簸,够拉风。

        车内的气氛就一时有点沉闷。

        古秋实其实并没有太严肃的表情,只是微微有点淡然罢了,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又说道:“总书记在何江海的问题上,没有看法,但在谁接任鲁市市委书记的问题上,有不同意见。”

        此话一出,夏想在暗中长出一口气,他还真担心总书记也想继续追究何江海的责任,倒不是他真的一心袒护何江海,而是深知一个虽然粗俗但却实在的道理——狗急跳墙。

        何江海在齐省盘踞多年,不是没有历史原因。现在何江海一退到底,袁旭强也提前退下,再加上现任省委书记和省长都不是齐省人,中央对齐省的用心已经一目了然,就是要打破齐人治齐的怪现象。

        夏想之所以决定力保何江海安然退下,并非是他真心要和平民一系合作,也不是他心慈面软,而是他深知凡事宜徐徐图之,不可一蹴而就,否则,有可能会收到恰得其反的效果。

        因为在上世的齐省,一直没有打破齐人治齐的怪圈,现今的齐省,和另一个时空的齐省已经大有进展了,此时,宜适当放缓脚步,而不是继续高歌猛进。

        物极必反,何江海和袁旭强两个齐省的领军人物先后退下之后,齐人帮派群龙无首,会慢慢实力大减,再用温水煮青蛙的手段慢慢化解,最终才能达到真正想要的目的。

        而如果让何江海下台还不算完,还要秋后算帐再加上清算,夏想很是担心齐省庞大的中层本土势力会在忍无可忍之余,奋起反抗。

        不要以为新形势下就没有反抗的情况出现,照样有!只不过花样不同罢了,不会消极罢工,也不会阳奉阴违,只需要联合起来,制造几起不大不小的**就行了,绝对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又不可能查实谁是幕后主使,因为你将陷入到人民战争的汪洋之中。

        在老乡观念非常强烈的齐省,如果用不好齐省本土干部,别说工作难以为继,甚至会有各种意料不到的意外发生,让你束手束脚,让你无计可施,让你别说有政绩了,不弄得灰头土脸就真的不错了。

        夏想深层次的想法,并没有对任何人透露,他也清楚,总书记之所以赞成何江海事件到此为止,也是基于同样的考虑。

        但总书记不同意李丁山接任鲁市市委书记,就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了,但总书记的出发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李丁山的政治素养并不入总书记的眼。

        或许也是因为李丁山在初入齐省之时,太过激进或是冒进的缘故,才间接引发了一场盐业战争,就让在总书记级别的高层眼中,李丁山不够成熟稳重,也缺少副省级干部应有的城府。

        鲁市是省会,位置十分关键,鲁市市委书记一职,比李丁山现任的分管几摊子的副省长重要多了。一个是主持全面工作的一把手,一个是副职,在常委会排名靠后的副手,两者所差的不仅仅是排名靠前几名,而是有相当大的区别。

        其实在何江海提议李丁山担任鲁市市委书记之时,夏想表面上不置可否,心中却认定恐怕李丁山的提名很难通过任命,先不提中组部的意见,不提吴才洋对李丁山是否感冒,就是总书记也未必会认可李丁山的转任。

        虽然,李丁山能来齐省担任副省长,本是总书记的授意。

        不成想还真是如此!

        应该说,他人还没有真正进京,总书记不想李丁山转任鲁市市委书记的意思,已经传达到了耳中,由此可见,总书记对李丁山的所作所为多有不满。

        夏想沉吟片刻:“我晚上要和吴部长见上一面。”

        作为中组部部长,在提名副省级干部的问题上,发言权很大,吏部尚书不是虚名,虽然正省级要听上头授意,但副省级的筛选,中组部也许决定不了谁上,但谁下,还是有足够的权威。

        就是说,吴才洋一言而决,说是李丁山不符合提拔为鲁市市委书记的条件,一般而言,李丁山的提名就会被直接排除在外,就连总书记也不好反驳吴才洋的意见。

        开玩笑,一个堂堂的中组部部长,连否决一个副省级干部提名的权力都没有?

        古秋实点头,因为夏想不问理由,不无条件袒护李丁山,直接点明要从根源上阻止李丁山的提名,确实有当机立断的优秀品质,初步具备了一个政治家的潜质。

        古秋实拍了拍夏想的肩膀:“人情不能代表政治,许多事情,要从大局出发。丁山同志还是适合担任副职……”

        古秋实还是没说总书记想提名谁担任鲁市市委书记,他不说,夏想就不问,问了,不但冒失,还会显得失礼而多疑。

        “对了……”古秋实又笑了,等于是结束了先前沉重的话题,“总书记很欣赏宋朝度。”

        刚才的气氛有点沉重,夏想不但不觉得压抑,反而很是轻松,因为古秋实提出否决李丁山的提名之时,是以凝重而慎重的态度,郑重其事地对他说出,背后的含义就是,是对他的尊重和重视。如果很轻松随意地提出,反而是并不在意他的情绪的表现。

        也说明总书记也不愿意他心里有什么疙瘩。

        总书记欣赏宋朝度,表明了两层含义,一是总书记支持宋朝度入局,二是在宋朝度入局之后的工作安排上,总书记会适当倾斜。

        以宋朝度的为人和能力,总书记多接触之后,对他有欣赏之意,完全在夏想的预料之中。同时也表明,总书记是以能力识人,同样是夏想的故交,宋朝度上,李丁山下,就是对事不对人了。

        古秋实一直送夏想到吴家大院,他也知道了夏想此来京城是为了看望付老爷子,在此事上并没有多说,只是在提完李丁山的问题之后,又特意强调了一句:“齐省还是安稳一些好,省委马上就要换届了,防止有心人利用何江海事件大做文章。齐省的班子现在很完善,中央不会大动。”

        一句话顿时提醒了夏想另一种可能,就是反对一系有可能想将何江海事件闹大的深层含义,并非仅仅为了以泄私愤,而是为了更大的图谋,比如……如果齐省各地火起,就可以借机提议调离邱仁礼,从而全面掌控齐省!

        好计谋!

        夏想挥手告别古秋实,心中就更是清晰地勾画出下一步的轮廓,禁不住一阵冷笑,想不出一点力气,就利用别人之手达到政治目的,固然是每个政客心目中最理想的借刀杀人之计,可惜的是,用在别人身上还行,想利用他,还真是打错了算盘认错了人。

        夏想提前来京一天,因为他要在看望付老爷子之前,先做好三件事情。

        其一,就是要和付老爷子及吴才洋见面,谈及齐省局势,及李丁山的下一步。基本上,在古秋实送他前来的途中,李丁山的命运就敲定了。

        也就是说,夏想的第一件事情已经完成了。

        正值中午时分,吴家大院远离喧嚣,虽然阳光很毒辣,但置身于安静的绿荫之下,还是让人不由自主心生清凉之感。

        难得,真是难得,夏想的心境一下就恢复了平和。对于反对一系的精心算计,也不再有一丝怨气。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现在好了,他已经知道有人要偷他什么了,只需要看好相应的口袋就好了。

        出来迎接他的不是老爷子,更不是吴才洋,也不是连若菡——连若菡人在国外,怎么也不可能会回来——而是一个小小的人儿。

        连夏。

        连夏一开始和夏东一般高,现在却在身高上输给了夏东。夏东现在是微胖,健壮,而连夏瘦弱,文质彬彬,两个小子呈现出截然相反的发展趋势。

        奇怪的是,夏东的妈妈曹殊黧比连若菡还稍矮了一点,而连夏却长不过夏东,可见基因问题也确实复杂得很,不能一概而论。

        连夏跑得飞快,一头扑进了夏想的怀中,大声叫道:“爸爸!”

        和夏东见到夏想有点含蓄不同的是,或许是因为连若菡出国的缘故,连夏对夏想的依赖加深了,和夏想之间也是父子情深,毫不亚于夏想和夏东之间的感情。

        都说儿子和妈妈亲,在夏想身上的体会却是,两个儿子都和他十分亲近,也让他大为心慰,同时也难免在曹殊黧和连若菡面前自得一二。

        连夏似乎又长了身高,不过好象又瘦了几分,抱了抱儿子,夏想就和连夏手拉手向里迈步,一抬头,却见吴才洋站在台阶之上,一脸淡然笑意。

        见吴才洋脸上洋溢的亲情和亲切,一瞬间,夏想想起从前的种种,不禁感慨万千!

        又见吴长洋向前迈出了一步,下了台阶——能让中组部部长降阶相迎,夏想知道,他算是真正迈进了吴家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