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8章 不仅仅是巧合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8章 不仅仅是巧合

    作品:《官神

        每个男人都有一个大被同眠的梦想,作为好人之中的另类好人的夏想,其实如果非要实话实说的话,他内心深处似乎也潜藏着一个齐人之福的**。www.00ksw.org

        人在齐省,却享受不了齐人之福,也是遗憾。

        不过,夏想要继续在遗憾之中保留身为一个男人的纯真的梦想了,昨晚他本来有机会大被同眠,因为付先先很调皮地说了一句要让夏想留宿的话,严小时也及时地接了一句,说是她的床很大,睡三个人不成问题。

        如果夏想意志稍微不坚定一点,心思多少邪恶一点,顺口答应下来,相信付先先也好,严小时也罢,都会含羞答应。

        再假如两人都不含羞答应,夏想完全可以拿出男人气概,强行将两人留下,只要他一边抱上一个,稍微假装用强,就会出现半推半就的郎情妾意的美满结局。

        可惜都没有,正当夏想同志意志一点也不坚定,正想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要大被同眠之时,却非常意外并且不情愿地接到了一个电话。

        说是意外,是因为电话来得真不是时候。说不情愿,但又必须接听,是因为是梅晓琳来电。

        或许真是因为夏想亏欠了梅晓琳的感情,夏想一个久远的有关男人骨子里跃跃欲试的梦想,就被梅晓琳无情地破坏了。

        因为她的电话,足足打了半个多小时。

        半个小时的时间,足以让夏想的火焰熄灭,而严小时和付先先又听出了夏想在和梅晓琳通话,就冲他吐舌头的吐舌头,做鬼脸的做鬼脸,然后只留下一阵香风,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夏想只能无奈地仰天长叹,曾几何起,他有几次大被同眠的机会就被他错过了,当他真的鼓起勇气想要尝试一次的时候,却发现,机会原来真是很容易稍纵即逝,也让他得出了一个真理,有时候认识女人太多了,真的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梅晓琳或许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和夏想联系的缘故,说话的声音有点淡然:“夏想,后天到京城,你是不是也能准时到?”

        邱绪峰提议几人同时看望付老爷子,即合情合理,也有一定的政治意义。邱绪峰和梅晓琳自不用提,本身就是家族势力第三代之中的佼佼者,而他作为目前家族势力的代言人,甚至也可以称之为吴家第三代的代表,因此,他和邱绪峰、梅晓琳一起现身,意义非同寻常。

        即是对外宣示家族势力同进共退,同时也是宣告家族势力之间的团结,并不会因为付老爷子的病情而受到丝毫影响。值此换届前夕,付老爷子的病情,牵动了各方势力的目光,也引发了外界不少猜测。

        尽管说来此次换届,对付家的布局影响不大,付先锋想要进局,至少也要三五年甚至更久之后,但医生诊断说,付老爷子可能还有三五年的寿命,其中就不仅仅是巧合了,暗含的政治意味就是,付老爷子临死之前,说什么也要再扶付先锋一程。

        从某个角度考虑,夏想几人同时前去看望付老爷子,也是对付老爷子某种表达的声援。

        当然,除此之外,夏想此去京城,还另有要事要办。

        坐在飞机之上,夏想刻意低调,尽管带了秘书吴天笑同行,也好让他跑前跑后照应一应杂事,但他还是没有和吴天笑坐在一起,因为还有付先先与他同行。

        吴天笑在订机票的时候,听说有女士同行,就很识趣地远离了夏想和付先先的座位。当他见到付先先的第一眼起,就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因为付先先虽然不是特别精致的女子,但她的新潮和活力,具有相当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吴天笑就暗暗佩服夏书记的眼光和福气。

        不过当他听到付先先是谁之后,立马什么想法也没有了,立刻转身走人,连夏书记和付先先之间是怎么认识,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此等等是个男人都会感兴趣的话题,都断绝了猎艳心理式的猜想,而是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老老实实地做好一个秘书的本分。

        开玩笑,付先先竟然是堂堂的付家的千金,是湘省省长付先锋的妹妹,还真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主儿。得了,他也别在领导面前献殷勤装聪明了,做什么都不如直接闭嘴最安全。

        吴天笑做对了,如果他再在夏想和付先先面前晃荡的话,付先先真敢抬腿就踢他一脚。

        因为付先先会嫌他碍眼。

        现在的付先先,沉浸在前所未有的幸福之中,挽住夏想的胳膊,靠在夏想的肩膀之上,享受着从未有过的二人旅程。

        和夏想同机飞往京城,给她带来了不小的惊喜,因为她认识夏想多年,还从来没有和夏想同行的机会。每个女人都有和心爱的男人一起旅行的梦想,因为在旅行之中,总能让人感觉人在旅途的人生沧桑,而在人生最落寞或是最快乐的一刻,谁都愿意和爱人共度。

        但让付先先大感幸福的不仅仅是一次旅程,还有前天晚上和夏想相拥相眠的一夜——尽管说来,昨晚确实有点遗憾,不过如果夏想真敢,严小时也不反对的话,她倒真不怕和夏想、严小时一起鬼混一个晚上。

        不错,付先先直截了当地将夏想美好形容的大被同眠称之为鬼混。

        幸好夏想不知道,否则,还真会影响他对美好的向往。

        现在能抱住夏想的胳膊,和他坐在一起飞上蓝天,也算是难得的幸福了,付先先就将爷爷的病情抛到了脑后——要不都说女生外向,绝非虚言——然后悄悄俯在夏想的耳边说道:“小时姐说了,她的最大梦想就是让你从早到晚,一刻不离,陪她一天一夜。我也有一个梦想,你想不想知道是什么?”

        说实话,夏想还真不想知道,不过也只好假装很想的样子点了点头。

        “就是……”付先先吐气若兰,又离得很近,就让夏想听她说话的声音如呓语一样,“我希望有一天,能有至少相连的两次早起起床,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你。”

        有一句话说,和一个女人关系的远近,不是你能和她一起吃晚饭,而是能和她一起吃早饭。付先先的梦想其实比严小时的梦想要的更多,两次相连的起床,至少比一天一夜的时间还要长,超过了严小时的野心。

        夏想打了个哈哈:“和我一起起床难道可以青春不老?说得好象是多好的事情一样。我可要告诉你,和我一起起床,不但你要准备好早饭,还得替我收拾干净。”

        付先先回答得很干脆:“没问题,我叫客房服务。”

        早就知道付先先不是居家过日子的女人,夏想无语了,拍了拍她的脑袋:“累了就睡一会儿,一会儿落地了叫你。”

        “不睡,就不睡。”付先先少见地温柔,“我要清醒着度过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以免以后忘记。”

        虽然她是调侃的腔调在说,但听在夏想耳中,却有别样的心酸。

        再是小魔女,再任性,也是一个柔肠百转的女人。

        在京城机场落地之后,吴天笑还上愁怎么安排夏书记的接机事宜,出发之前,他通知了齐省驻京办,准备让驻京办出面迎接,夏想却否定了他的安排,告诉他,不用安排接机,如果没人接,就自己打车。

        吴天笑很难做,以夏书记的级别,就算到了京城,也必须得专车接送才行,省委副书记打车?还真不是一个事儿。

        但夏书记既然吩咐了,他就只好照办,心里却一直悬着,万一夏书记真要落到打车的地步,他身为秘书,也是面上无光。古人是主辱臣死,现在也是领导受到冷落,下级痛心疾首。

        一落地,吴天笑就拎着行李走在前头,不敢打扰夏想和付先先。不过他也是多虑了,付先先现在恢复了端庄优雅的姿态,和夏想保持了友谊的距离,不远不近,就如和夏想只是公事公办的正常朋友一样。

        一出机场,还真没有齐省驻京办的车,也是,根本就没有通知他们几点的飞机,他们就是想巴结夏书记,也找不着门。再一看,外面车是很多,但大多是私家车或是级别太低的车,没有一辆符合夏书记的身份,也就是说,还真没有专车接机。

        难道堂堂的齐省省委副书记,就真的要自己打车了?

        吴天笑正心中不好受之时,忽然一辆黑车悄无声息地就驶了过来,他收势不住,差点扑在车上,不由怒了,正要开口嘲讽几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他发现眼前的黑车有古怪之处,认不出品牌也就算了,牌照还十分奇怪,怎么奇怪他说不上去,反正无一处不透露出一丝神秘。

        京城之地,卧虎藏龙,还是少逞一时之快好,吴天笑不但闭了嘴,还十分大度地保持了微笑,然后站在原地未动,等汽车过去。

        不料汽车反而不走了,停在了吴天笑的面前,随后车窗打开,露出一副微笑、亲切的笑容。

        车中人冲吴天笑微一点头说道:“年轻人不错,有礼貌。”然后他又转头看向了后面的夏想,冲夏想招手,“夏想,来,上车。”

        吴天笑一瞬间停止了呼吸,连大脑都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