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7章 一个意想不到的支点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7章 一个意想不到的支点

    作品:《官神

        路上,又接到了邱绪峰的来电。www.00ksw.org

        “夏书记,看你什么时候方便的话,就安排一下,尽快到京城碰个头,看望一下付老爷子。”邱绪峰的声音很平静,毕竟病的是别家的老爷子,“我和付省长通了一个电话,他后天去,看你方便不?”

        夏想微一沉吟,后天也能走开,就说:“好,就后天。”

        邱绪峰定好时间之后,也未多说,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提到了梅晓琳:“晓琳也去,我刚刚和她通了电话……她没有对你说?”

        最近还真没有和梅晓琳联系,夏想笑道:“和你说了就行了,何必再多此一举和我说?”

        “晓琳就这么一直单身下去?”邱绪峰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就提到了梅晓琳的婚姻大事,“不过女干部比较特殊,单身的话,也不影响仕途。”

        真是淡吃萝卜闲操心,夏想想说邱绪峰几句什么,邱绪峰才不等夏想开口,呵呵一笑:“我就是随口一说,其实当年我要是娶了晓琳,说不定她现在还没有现在的成就。”

        都是哪里跟哪里?夏想无奈一笑,齐省一堆事件等他处理,他还真没有心思再回忆和梅晓琳之间的种种。

        对于如何在平民一系和反对一系之间走钢丝——反对一系是夏想私下的叫法,实际上,对方另有名称——在夏想告别衙内和周鸿基之后,在上车之前,他将衙内递来的纸张揉碎之时,心中就已经有了决断。

        先不提他和反对一系之间天然的敌对以及过往的过节,单是对方既无诚意又有算计的所谓条件,实在是太过自大和自信的表现。

        说不定在对方的眼中,他不过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额外助力。

        有没有诚意,是不是真心,靠的不是许诺,而是具体行动。

        赶到省委招待所的时候,夏想还有点觉得不可理解,好好的,付先先和严小时非要让他来一趟省委招待所是何用意?换了别人,他肯定不会来,但付先先和严小时同时提到问题亟需解决,他就必须重视了。

        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到了省委招待所之后,夏想在接待大厅见到了等候的付先先和严小时。

        付先先比昨天精神多了,虽未化妆,但眉宇之间已经少了忧色,多了欢悦。而严小时一如往常化了淡妆,眉眼如画,精美到了极致。

        夏想一直认为,严小时的长相完全可以列为国产美女的标准,或者说,严小时如果饰演古装美女,绝对有国色天香之美。

        付先先和严小时一见夏想,不约而同都想上前一步,却又对视一眼,不好意思地又同时止住了脚步。夏想没注意到二女的争宠,因为他的目光落在另外一人身上。

        并非只有付先先和严小时在场,还有一个服务员打扮的女孩在一旁,低着头,有点害羞又有点胆怯的样子,但眼神很跳跃,显示出了她心思多变的内心。

        怎么会有外人?

        付先先介绍说道:“夏书记,她叫宫小菁,是省委招待所的服务员。李省长在治理整顿招待所的时候,她因为工作表现不积极,在被清退的名单之中,不过她想戴罪立功,希望你能替她向李省长说说情,给她一个机会。再说,她是燕省人,是老乡。”

        “夏书记,我知道错了,求求您帮帮我。”宫小菁知道眼前的夏书记是救命稻草,急忙顺势就上,“我是周曲县人,也算夏书记半个老乡。”

        周曲县是单城下辖县,离单城几十公里,夏想也去过。他虽然不喜欢宫小菁的过于急切的精明表现,但既然是老乡,也必须应付几句,就点头说道:“先说事情,事情不大就好办。”

        话一说完,就看向了严小时。

        省委招待所重新装修的工程,夏想也听说了,但并未在意,当时也有人托吴天笑的关系,想通过他接下工程,被他摆手回绝了。他的原则是,不插手工程项目,更何况省委也已经指定了李丁山为具体负责人。

        夏想一向不插手工程项目,因为他也知道,工程项目是最容易出**的地方,几乎十个项目就会有九个贪官在其中。主要也是工程项目捞钱快,漏洞多,金额大,里面的弯弯道道多。

        某地一段几十公里的公路项目,投资十几亿,但经过层层盘剥之后,最终到工程队手中的资金就只有几千万了,结果就出现了厨师、修鞋师傅以及杂七杂八各种行业的人承包工程的荒唐事情。

        要不国内的公路经常竣工后不到一年就大修,不大修才怪,中间有多少钱跑到了贪官的腰包。夏想因为亲手处理过湘省道桥的**大案,知道工程项目之上的钱不能动上一分一毫,伤天害理的钱拿下了,是要断子绝孙的。

        更何况,夏想从来不缺钱。

        夏想一听就知道了其中有些猫腻,所以他谁也不看,就看严小时,因为他猜到了什么。

        严小时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小声说了一句:“是李省长相信我能严把质量关,所以让我接手了工程。我本想告诉你,还没有来得及……”

        付先先在一旁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事情的时候,回头再说,现在是解决宫小菁的问题的时候。”

        夏想是何许人也,见宫小菁的姿色和作态,再想到李丁山的为人,就大概猜到了李丁山首先拿宫小菁开刀的原因所在,就说:“这里说话不太方便……”

        几人来到宫小菁的房间——房间不大,就是普通标准间改造的宿舍,倒是收拾得很整治,不过挂了几件女式内衣难免让人尴尬——然后夏想就当中一坐,威严地说道:“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宫小菁在严小时面前敢撒泼,却被付先先收拾得服服帖帖,现在在夏想面前,更是一点泼辣和刁蛮劲儿都没有了,老老实实交待了问题。

        宫小菁确实是受何江海指使,故意引诱李丁山下水,想陷害李丁山,但李丁山却没有上当……后来何江海意外倒台,宫小菁就自知有可能受到牵连,没想到清算来得这么快。

        其实也就是李丁山为人正直了一些,换了别人,要么直接收了宫小菁,以权势压她,要么早就忘了她,哪里还记得她是谁?

        宫小菁也不是一般人,既然有攀高枝的勇气,也早就做好了被人清算的心理准备。但谁也不会坐等失败的下场,一只蚂蚁也会求生的勇气,她就用自己的方法,为自己的生存,打开了一扇危险的大门。

        之所以说是危险,因为宫小菁虽然有勇气,但毕竟智慧不足,对官场的险恶还是了解得不够,以为她一个弱小女子就可以凭借手中的一点东西,将浮沉官场几十年的大员摆布?如果她不是有幸遇到了付先先,又被夏想抢先一步得知她的所作所为,她最后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要忘了,鲁市曾经发生过汽车炸弹炸死情妇案件!

        ……夏想听完宫小菁的话,久久无语,过了半晌才说:“小时,你负责为小菁在燕市找一份工作,让她尽快离开鲁市。”又一想,补充说道,“安排在亚南的齐氏大厦就可以,当个领班什么的,以后也会比在省委招待所有前途多了。”

        严小时见夏想一脸严肃,知道事态严重,立刻应下。

        有夏想发话,宫小菁到了齐氏大厦,估计很快就能升到经理级别,收入会比在省委招待所高数倍。

        宫小菁还不想离开鲁市,想说什么,被夏想伸手制止:“你什么都不要说,立刻走,否则,等你后悔的时候就来不及了。”

        宫小菁才知道害怕了:“夏书记,我,我……”

        见夏想不想再说多,付先先拉了宫小菁一把:“你去了齐氏大厦,以后最少能当上部门经理,收入比现在高几倍,还不快谢谢夏书记。”

        宫小菁才知道不是发落她,夏书记一点儿也没有亏待她,才高兴地千恩万谢,夏想无奈地摇摇头,严小时见状,急忙拉走了宫小菁,安排她即刻离开鲁市。

        如果说王蔷薇作为局外人,在赵牡丹的事件上成为一个出人意料的支点和关键环节的话,那么宫小菁也作为一个局外人——或许说她是局外人并不准确,但在涉及到衙内和何江海的恩怨之上,她又确实是一个局外人——竟然也意外为夏想的选择提供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支点,确实是让人十分惊喜。

        但在惊喜之余,夏想也必须为宫小菁的人身安全着想,因为她已经触动了一些人的底线,如果被人发觉的话,她除了死路一条,绝对无路可走。

        出了齐省的势力范围,在齐亚南的庇护之下,相信没人敢到燕省的地界上撒野!

        但在开始着手处理齐省最后的遗留问题之前,夏想必须要亲自动身前往京城一趟,因为有些涉及到了更深层内幕的事情,必须要和高层交流。

        第二天,夏想和李丁山碰了面,就宫小菁的问题简单交流了一下。

        得知宫小菁已经离开了鲁市,前去了燕市,李丁山也没再多说什么,他对夏想的为人自然是百分之百放心。

        随后,夏想通过吴天笑和温子璇,将指示精神传达到了市纪委和市公安局,针对朱振波和赵牡丹的问题,现在全部暂停审讯工作!

        新一轮的最后洗牌,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