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6章 严重的判断失误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6章 严重的判断失误

    作品:《官神

        夏想走后,周鸿基和衙内相对而坐,又说了一会儿话。www.00ksw.org

        “夏想真的答应了?”衙内坐在椅子上,觉得硌得慌,又站了起来,他虽然假装身受重伤,其实也确实受了一点儿伤,虽然不如对外公布得那么重,现在也不好受。

        肋骨断了一两根倒是轻的,毕竟他平常注重锻练,体格好,恢复得也快,但当时也确实震得内脏受了点轻伤,也昏迷了一段时间,比对外所说的昏迷了一天一夜少多了,虽然现在还感觉隐隐作痛,但愿别影响了某方面的机能才好。

        真要是损害了他的性福,他非得将何江海赶尽杀绝不可。

        当衙内听说整个事件的幕后黑手不是夏想,竟然是何江海时,当时的心情不是愤怒,而是哭笑不得。他痛恨了夏想半天,没想到却恨错了人,就有一种用力一脚踹去却踹了一空,差点闪了腰的感觉。

        只是……怎么可能是何江海?

        衙内怎么也猜不透何江海怎么会胆大包天非要置他于死地,但猜透猜不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事情已经真实地发生了,而他还躺在医生之中。

        于是,生平从未吃过如此大亏的衙内暴怒了,决定在医院一病到底,何江海什么时候完蛋,他什么时候才出院,并且商定对外公布的伤势要严重一些,就是为了给各方施加压力。

        也确实,衙内的策略奏效了,并不清楚衙内伤得究竟有多重的平民势力一方慌了神,在得知阴错阳差之下险些将衙内在鲁市市区直接用一车渣土活埋,知道问题有多严重了,再不做出巨大让步,就是死结了。

        幕后种种,就此开始了轮番较量和对话,最后结果如何,从何江海提出的三点条件之中,已经可以看出端倪了。

        再从周鸿基为夏想摆出三个空话连篇的所谓条件之后,反对一派想完全借助衙内事件,空手拿下齐省大好江山的意图昭然若揭。虽然说胃口有点大,但也必须承认,衙内很聪明地借伤势造了势,为身后的人准备好了充分的出手的理由。

        还是夏想的那一句判断——衙内不从政,真是可惜了。

        只可惜在夏想看来,衙内也好,反对一派也好,都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就是太将自己当一回事儿了!

        诚然,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毛病,就是自以为是,一切以自我为中心,认为天大地大唯我最大。但凡事要有一个度,处处以自我为中心,丝毫不照顾别人情绪和感受的人,别说当不好领导,就连朋友也没有几个。

        人与人的交往,或许可以跨越阶层,可以跨越种族,但绝对跨越不了一个平等对视的界限。所以,现在许多上位者领导,在公众面前,都要尽量表现出平易近人的一面,而在幕后,也都会摆出有事好商量的姿态。

        人确实是以利益为中心的动物,但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感情丰富,是因为有感受,有信念,有自尊。一个上位者想要别人追随,不仅仅是权力在握就一切无虞,还要有人格魅力,还要有让人信服的品行。

        衙内确实是受伤了,但衙内受伤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非要认为衙内一受伤,所有人都要为之让路的想法不但可笑,而且粗暴。

        就和国人都溺爱自己的孩子,认为自己的孩子就是全世界一样,但说句不好听的实话,你的全世界不是别人的全世界!

        所以,反对一派借衙内受伤,自认站在了道德和公义甚至一切的至高点,就未免太高抬自己了。

        只想用一点点达才集团的股份差价就想收买了夏想?夏想表面上不说,内心却是耻笑不止!

        不仅仅是因为衙内以为有钱就可以摆平一切的高姿态,还因为衙内的死不悔改的劣根性——就在夏想结束衙内会面之后,他又接到了京城方面的电话,衙内一方对肖佳产业的吞并计划,又加大了力度。

        夏想此时内心就变成了冷笑!

        其实夏想不知道的是,在周鸿基看来,在衙内看来,都认为给他开出的条件已经足够优厚了,甚至还认为,打垮何江海对他十分有利,就算没有优厚条件,夏想也会主动配合才对。

        要不说,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和所有人都很难达成共识,恐怕也是平民一派宁肯让利于夏想,宁肯和反对一派在何江海事件上不惜一战,也不再退让,就说明了反对一派借题发挥得过头了,拿衙内受伤当成了无坚不摧的砝码了。

        “综合我对夏想为人的了解,再加上你刚才的厚礼,夏想不答应就是不识时务了。”周鸿基也对夏想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也不怪他,在他看来,世间之人无非两种,一为权力金钱,一为名声美女,四者之一的金钱,夏想会不取?

        不取,就是圣人了。

        夏想不是圣人,但夏想还真不稀罕衙内的一点钱!

        衙内站在周鸿基面前,见周鸿基依然端坐不动,而不是十分有礼貌地陪他一起站立,就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后来一想在齐省有求于周鸿基的地方甚多,也就默认了周鸿基的失礼。

        说来孙习民虽然是省长,但在衙内眼中,来到齐省之后,一直过于平庸,年纪大了,没有朝气也就算了,连锐气都没有,就太让人失望了。基本上齐省的开拓重任,全部落在周鸿基肩上了。

        一边捶腰,衙内一边冷冷地说道:“何江海想全身退下,以为主动提出辞职就万事大吉了?不能太便宜他了,要不是他死了儿子,说不定现在他也出了车祸了。”

        见衙内脸上流露出阴郁之色,周鸿基心中跳动,心想眼前的衙内才是真实的衙内,想当年,衙内也是一个狠角色,不过近年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又因为生意越做越大,城府越来越深了,很少耍狠了。

        “中纪委已经开始暗中调查何江海的问题了,赵牡丹、朱振波是最大的突破口,只要夏想配合工作,市局和市纪委撬开两人的嘴巴的话,何江海必倒无疑。”周鸿基对下一步一举让何江海身败名裂信心十足,似乎夏想此时已经动手布置了下一步了一样。

        也不能怪周鸿基这一次出现严重的判断失误,也是他地方从政经历毕竟不足,还有一点,他优点很多,缺点也不少,最主要的是,应对最复杂的情况之时,还是缺乏拨云见日的一双慧眼。

        “回头和孙省长说说,如果夏想牵线成功,成达才肯出面的话,到时他也最好能和成达才一起坐坐。省长出面,成达才更要卖几分面子。”衙内现在最念念不忘的事情有两件,一是何江海怎么死,二是达才集团怎么被他一口一口吞下,至于京城吞并肖佳的产业大计,在他看来过是手到擒来的小事,不值牵挂。

        然而衙内不知道的是,京城的吞并计划,让他差点摔一个大大的跟头!

        周鸿基并不说话,只是默然点了点头,又想起了什么,多说了一句:“我总觉得,我们的条件好象有点不够优厚,我怀疑,另一方会开出更优厚的条件,万一夏想临时变卦,我们在齐省的工作,就会十分艰难。”

        “怎么会?”衙内哈哈一笑,“先不说夏想刚和平民一方打了一场盐仗,就是我刚刚提到的一份大礼,夏想肯定心动。鸿基,我用30亿收购达才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实际上按照达才集团的市值计算,30亿应该是百分之六,也就是说,如果夏想运作一下,套现了中间百分之一的差价的话,他可以净赚5个亿。”

        周鸿基表面上点头表示赞同,其实内心却很是不以为然,因为他清楚,帐不能这么算。先不说达才集团是否认可市值500亿的说法,不同的评估机构给出了评定结果大相径庭,万一成达才自认达才集团市场超过600亿呢?

        再有成达才是否肯出售达才集团的股份给衙内还未可知。

        衙内太想当然并且一厢情愿了。

        周鸿基却不好说什么,因为夏想虽然没有一口答应,却也没有回绝,就让他多少有点心里没底。夏想不是没谱的人,但在何江海事件上,他总觉得夏想有点左右不定。

        其实他也清楚,自己一方提出的三个条件实在是空话大话,诚意不足,也只有衙内的30亿还是一点实打实的东西,但却也是为吞并达才集团而埋下的伏笔。虽说政治之上处处都是算计和利益,但是不是自己一方在何江海事件之中,算计得过于精明了?

        但愿不要出什么差错才好,周鸿基心里很清楚夏想的能量。

        ……其实周鸿基不知道的是,他自认清楚夏想的能量,其实还是低估了夏想的影响力!

        不止是他,衙内和衙内的身后人,都对夏想判断失误,并且导致了齐省局势偏离了所有人的预期。

        再说夏想告别衙内和周鸿基之后,并未回住处,因为半路上接到了付先先和严小时的电话,说是有事情发生,要他赶紧过来。

        夏想并不以为意,因为在他看来,付先先和严小时凑在一起,一般人欺负不了她们——他确实是猜对了,没人欺负她们,是她们要替他欺负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