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5章 别后悔就行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5章 别后悔就行

    作品:《官神

        人定胜天的真正含义其实并非是字面上的意思,不过到了现代被人误用了而已。www.00ksw.org就连一些伟大人物也也常常以人定胜天来显示伟大。

        人的伟大表现在人格之上,不是和天争名夺利之上。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所以从人性的角度出发,政治家之中,不出圣人。

        况且天道无语,只是默然千万年俯视大地,身为承受天道恩惠的个人,为什么非要和老天一较长短?人能战胜上天?还是先战胜了自己的私欲和致命的缺陷再说!

        所以当夏想看到衙内几乎毫发无损地出现在眼前之时,心中先是蓦然一惊,随后摇头一笑,衙内不从政也真是可惜了,他还真是一个阴险多变的人物。

        只可惜,许多时候往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更形象的形容就是,人算不如天算。衙内再自作聪明,再自以为得计,当他迈着故作潇洒的步伐来到夏想面前之时,夏想只是欠了欠身,连站起迎接都欠奉!

        衙内在车祸之中并未受到多重的伤,他是骗过了所有人,包括何江海,包括夏想,但却骗不过索取他的命的亡命之徒,如果不是夏想当机立断派出萧伍到医院,衙内此时别说装腔作势在夏想面前摆样子了,估计已经到阎王面前报到了。

        夏想就对衙内在他面前表现而出的骗过所有人的得意颇不以为然。

        衙内注意到了夏想的表现,也一下想起虽然他临危之时突发奇想假装身受重伤,就为了黑幕后想要害他的人一把,不料还是人算不如天算,差点在医院环节送了小命,不由脸色一晒,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知道他在夏想面前还真没有装大头蒜的资格!

        夏想等衙内在面前站定,才慢慢站了起来,伸手和衙内握手:“高总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恢复得这么快?真是奇迹。”

        衙内讪讪一笑:“夏书记就不要取笑我了,差点丢了小命,还得感谢你的出手相助。要是在古代,我还得磕头谢恩。但现在新时期,我就拱手,行不行?”说话间,他还真向夏想抱了抱拳,还鞠了一躬。

        周鸿基没想到的是,夏想坦然受之,对衙内的鞠躬不避不让,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客气,似乎很是托大,不过落在他的眼中,就另有意味深长了,也让他从内心深处,发出了一声喟叹。

        夏想此举不是托大,也不是拿捏,接受了衙内的鞠躬,意味着夏想对出手救下衙内的事件,到此为至,并不指望衙内有任何回报。

        更深一层的含义就是,含蓄地表达了夏想对他刚才提议的委婉拒绝!

        周鸿基心中也清楚,自己一方在拉拢夏想的手段和时间上,比平民一系晚了一步不说,说不定开出的条件还不如平民一系慷慨。如果他说了就算的话,绝对不会拖到现在才和夏想坐在一起谈。

        只可惜,他说了不算!

        更可惜的是,另一方有一个老谋深算的叶天南!

        周鸿基暗暗摇头,自高自大害人不浅,官僚主义也害人不浅,难道说,夏想终将要和他站在对立面了?

        尽管早有心理预期,也早就知道何江海的倒台,其实预示着齐省二元对立的开始,而他和夏想之间,还是会因为各自阵营的不同,必将成为对手,但真的当这一天来临时,周鸿基还是不免感叹,他真的不想和夏想为敌。

        不是他怕夏想,而是他确实敬佩夏想的为人。

        衙内不是一人前来,不过送他的人远远站在边上,不来近前,而且人数还不少,显然,衙内惊魂未定。

        坐在夏想对面,衙内又勉强笑了一笑:“打鹰多年,还是不小心被鹰啄了眼,让夏书记见笑了。”

        衙内其实比夏想年纪还大,不过因为穿着比较新式,而且说话比较随意的缘故,显得他很是年轻,夏想在他面前,也不好表现得过于拿大了,就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高总以后,就更加海阔天空了。”

        衙内摆摆手:“不说以后,就说眼前,我来之前,鸿基肯定也和夏书记说了不少话,我就不多说了,今天就只送一份礼物,请夏书记一定笑纳。”

        一伸手,衙内递上了一张薄薄的纸张。

        夏想本想开个玩笑——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残金——却没有说出口,因为衙内薄薄的一张纸,上面只有几个大字,虽然手写的字迹歪歪扭扭不成样子,却让他吃惊不小。

        “达才,30亿,百分之五。”

        政治人物之间说话,有时为了防止对方偷偷录音,都会留上一手,要么不说关键问题,要么含糊其词,当然,到了夏想和周鸿基的级别,录音一类的事件就几乎没有了,因为不但不会有效果,反而会人格扫地。

        副省级别以上的交往,拼实力是一方面,有时也要拼人格。

        衙内既有政治人物的精明,又有商人的谨慎,他不明说送夏想什么礼物,只是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纸,用不知道什么样的粗笔,故意歪歪扭扭写了几个不知所云的不连贯的字眼,就算扔到大街上被人捡到,也不会有人知道是什么意思。

        也正是衙内的高明之处。

        夏想当然知道,衙内的礼物表面上是一笔非常划算的生意,以30亿的资金注入达才集团,换取达才百分之五的股份,而达才集团现在市值500亿,30亿元是百分之六的股份,中间的差价是百分之一。

        百分之一是折现之后,装进夏想的口袋,还是夏想当成人情送给达才,衙内不管,衙内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借夏想之手完成并购达才的第一步,还送一份天大的人情给夏想,又为他的长远计划打开了第一局,可谓一举两得。

        要不说官商结合的官富二代,才是真正的二代之中的精英。如何洋一样的玩车一族的官二代,再如撞人之后飞扬跋扈在高喊俺爸是某某某的官二代,又有在网上晒钱晒包晒车的富二代,其实都是不折不扣的渣二代,和衙内相比,差得没边了。

        衙内表面上是吃亏了,但实际上从长远计,还是沾光了,既还了夏想的人情,又顺利完成了他并购达才集团的第一步,确实智商很高。

        衙内的手段,和刚刚周鸿基所提的条件,有异曲同工之妙。

        夏想手拿薄纸,默不作声。

        在衙内到来之前,周鸿基代表反对一派,也提出了三个条件。

        和何江海所提的三个条件相比,周鸿基的三个条件,就和夏想左手右手连同左脚都各戴了一只手表一样,还真让人无语,不知道哪只表的时间最准。

        三个条件归纳的一个中心思想就是,夏想要好好干,中央领导对他在齐省的工作很满意,如果他能助周鸿基一臂之力,将何江海之流打垮并且扫出历史舞台,那么,他就是好样的,以后的前景无比远大,不但可以在齐省有更大作为,还会有更大的舞台可以让他大展手脚。

        总而言之一句,大而空,空而无用,哄小孩还成!

        夏想不是被中央领导拍着肩膀夸上几句好好干,以后有希望,然后就忘乎所以并且天真地认为就被中央领导赏识的厅级干部了,他现在是齐省省副书记,是和总书记有密切关系,和数名政治局委员有深厚交情,又深得家族势力赏识的后备力量。不管反对一派是不是认可他的地位,到目前为止,他的成长之势已经势不可当,不是某人居高临下口惠而实不至的哄骗几句,就能让他头脑一热去壮志未酬势不休。

        为国为民夏想心甘情愿,但如果一番辛苦下来,都为了贪官中饱私囊,他又何苦来哉?有那工夫,还不如去山区当一名乡村教师来得真实。

        当周鸿基提出三个条件之后,可能周鸿基自己也自觉有点无趣,实在是空话连篇,就特意补充了一句,说是衙内还另有礼物相送。

        夏想本来就没有对反对一派抱什么希望,不想反对一派自以为是也就是算了,居然还沉浸在过去的历史之中无法自拔,却不知道形势已然大变,早就不是当年喊喊口号、哄哄不明真相的群众的年代了。

        还想只用大话空话来让他为他们所用,也不知是高估了他们的智商,还是太低估了他的智商,又或者是以为,仅凭衙内的百分之一的差价就能将他收买?

        说句不好听的话,别说他不在意金钱问题,真要在意的话,他举手之间就能赚取比衙内给予他的百分之一差价更多的利润,更不用现在就他的隐性身家而言,衙内自以为可以震惊世人的财富,在他眼中,不过是毛毛雨罢了。

        不过……既然对方的如意算盘打得如此精明,他不配合一下对方演戏,也说不过去——本来夏想还左右为难如何在平民一派和反对一派之间走钢丝,现在看来,反对一派在对待他的问题上,实在上目光过于短浅——他就决定将计就计一次。

        不好意思了,夏想心中嘿嘿一笑,别怪我太贪心,要怪,就怪你们自己太自以为是了!等吃亏之后,别后悔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