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4章 事情,总有出人意料的一面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4章 事情,总有出人意料的一面

    作品:《官神

        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是对他不信任也好,是自身的傲慢也好,或是对时局的分析棋差一着也好——反对一派落后于平民一派和他接触,并且委托周鸿基直到此时才郑重其事地和他谈条件,就让夏想从内心深处生不起一丝好感。www.00ksw.org

        也对反对一派阵营之中的智囊心生轻视之意。

        由此得出结论,叶天南虽然被他斩落,虽然现在无权无职,但必须承认,叶天南是平民一系不可或缺的一大智囊,至少在及时出手拉拢他的出招之上,叶天南抢先一步,棋快一招,借老古出面传话,由何江海亲自低头认输,再加上已经事先提交的辞呈……等等,一系列的布局,已经形成了反包围之势,将反对一派的种种出手都想好了防护之策。

        反对一派慢了何止一步!

        况且在整个事件之中,夏想还出手救下了衙内一命,从开局之初,至少在表面上站在了反对一派的一侧,而反对一派完全可以借感谢他的相救为由,和他进行一系列的密切接触,将他及时拉拢过去。

        直到现在才意识到他在齐省的居中的重要作用,直到现在才开始摆条件想拉他过河,以为他真是随叫随到的墙头草?

        却不想想,他和反对一派之间甚至还有积怨没有化解,以为仅仅一点政治好处就能让他趋之若鹜?若非是对方太自信,就是他们太蠢笨。

        而夏想,一向不喜欢和自傲并且愚蠢的人打交道。

        再说,当年的一箭之仇,他并不认为已经讨还了公道。

        想想也真替周鸿基惋惜,其实以周鸿基之才,站在平民一派,或是家族势力,不管是哪一方,都比跟了反对一派有前途。

        一个目光短浅的派系,注意长久不了。

        同理,周鸿基有魄力,有朝气,有潜质,但在政治眼光之上,还是比不了叶天南。假若不是拥有年龄优势,以及在子女和经济问题上比叶天南自律,他的成就未必就能超过叶天南。

        但叶天南的失败和何江海的惨败,再次证明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领导干部管好家属和子女,是非常严肃认真的一项政治工作。

        不管刚才是谁打给周鸿基的电话,也不管衙内此来会说些什么,夏想现在对反对一派给出的条件已经兴趣缺缺了。

        ……付先先接到夏想不来陪她的电话之后,一个人发了一会儿愣,独自流了一会儿眼泪,随后又和付先锋通了一个电话。

        她睡了一整天。

        心力交瘁。

        从小衣食无忧,从不知忧愁为何物,虽然任性,虽然天马行空,但她内心的孤独和寂寞又有何人得知?在认识夏想之前,她甚至认为自己不会喜欢上一个男人,尤其是政治男人,因为见多了家族之中从政男人的阴暗的一面,总是事事算计,处处处心积虑,哪里还有做人的快乐可言?

        而在她表面上的放纵和狂野的背后,其实她一直固守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不是她不想给,而是一直找不到一个可以托付的男人,或者毫不夸张地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有点厌恶男人,更愿意和女人在一起。

        付先先也曾经怀疑过她的性取向是不是有问题,还好,在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之时,也就是打打闹闹,说说笑笑,表面上放任,实际上她什么出格的事情都没有做。

        也不是不敢,而是总觉得违背了她的原则。

        直至遇到夏想之后,直到彻底被夏想俘获,她才在心中长舒了一口气,十分庆幸自己不是同性恋。估计谁也不会想到在众人眼中百无禁忌的小魔女,其实内心深处一直挣扎在邪恶的边缘。

        但或许还是有心理障碍,又或许因为认识夏想太晚,而夏想身边已经美女如云的缘故,她一直和夏想之间保持着纯洁的关系,尽管说来夏想也见过她的**,她也早就将自己当成了夏想可以随时索取的女人,但当昨晚夏想将她揽在怀中,似乎一双大手就要在她身上游走之时,她还是怕得要命。

        幸好,夏想夏坏人没有趁她最悲伤的时候要了她,而只是给予了温暖的怀抱并没有索取,就让她对夏想更多了认识和感动。

        她不是花痴,但确实也渴望夏想的爱护,尤其是在她最疲惫最伤心的一刻。但女人不同于男人的直接,她其实更渴望的只是夏想的爱抚和安慰,而是别的什么。

        夏想做到了,他不是一个只顾自己感受而不在意别人情绪的男人,是她多年以来一直没有看走眼的真正的男人。

        跟了他,或许有点吃亏,但深入一想,宁吃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吃点亏就吃点亏好了,就当夏想是段正淳了。

        付先先慵懒地起床之后,觉得有点寂寞,想了想,又拨通了严小时的电话。

        半个小时后,她就和严小时在一个想不到的地方见面了——齐省省委招待所。

        付先先不知道的是,她觉得吃了夏想一点亏,认了,不成想,严小时却吃了别人一个不大不小的亏,她不想认!

        其实说来事情也不大,而且事情还是因为宫小菁而引起。

        李丁山让严小时负责省委招待所的装修工程,无非是想借机整顿招待所的内部人员,希望借严小时之手,查清宫小菁的幕后主使,并想借机还击。虽未明说,其实也是在为何江海挖坑。

        不料事情突然就有了巨变,何江海自己挖坑埋了自己。

        理论上讲,严小时再暗中调查宫小菁意义不大了,但李丁山却认为,省委招待所不应该是藏污纳垢之地,就应该肃清如宫小菁一样的居心不良的女服务员。虽然招待所并不归李丁山直接管辖,但既然省委将装修项目交由他直接负责,他就要负责到底,在重新装修的同时,也要将一些不安分分子扫荡出去。

        李丁山就同时向省委打了报告,提出要借装修的同时,让省委招待所的工作人员轮流培训,培训合格者才能重新上岗。要学习涉外宾馆的管理经验,提升省委招待所形象。

        因为省委招待所虽然是小窗口,但代表的却是齐省省委的大形象。

        李丁山的出发点很有大局观,报告提交上去之后,很快邱仁礼和孙习民就批示同意了,说来省委招待所在邱仁礼和孙习民眼中,毕竟还是不入眼的小事。

        李丁山就此大权在握,就借装修之际,开始拿省委招待所的人员开刀了。

        不要小看一个省委招待所,里面的人员构成也极其复杂,管理层多半是省委各个领导的亲朋好友,就连服务员,也都有七拐八拐的各种关系。

        没关系也很难进来。

        权力在手之后,李丁山第一个想开除的人就是宫小菁。虽然何江海已经日薄西山,但宫小菁在他眼中已经不可再留,不过开除一个服务员虽是小事,也必须要有充分的理由。

        事情,就落到了严小时的身上。

        严小时毕竟聪明,很快就查到了宫小菁的问题所在,比如私拿公物,克扣物品,再比如生活不检点,等等,反正理由足够将她开除了。

        不料不等李丁山发令,宫小菁就发现了严小时在暗中查她,就火了,直接找到严小时,劈头盖脸骂了严小时一顿,指责严小时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付先先赶到省委招待所的时候,宫小菁刚刚叉着腰、跳着脚骂完严小时,胸前的一双极其丰满的本钱因为情绪激动而不停躁动,脸也红红的,就如熟透的红富士一般喜人。

        别说,宫小菁确实姿色出众,事业线有,本钱不小,而且也够泼辣。

        严小时虽然聪明,但毕竟太淑女了。付先先当年当小魔女的日子里,什么样的女孩没有见过?宫小菁的泼辣和刁蛮,在她眼中不过是雕虫小计罢了,她既然来了,就要为严小时助阵。

        在付先先的快语如珠和咄咄逼人的攻势之下,宫小菁败退了,不但大败,还被付先先骂得无地自容,掩面痛哭。

        严小时就无比佩服付先先的口才。

        不料,更让她佩服加惊奇的一幕出现了——付先先将宫小菁骂哭之后,并没有得意洋洋,反而上前好言相劝宫小菁。刚打了大棍,就及时送上胡萝卜的手段,让严小时目瞪口呆,才知道以前还真是小瞧了付先先。

        她确实小瞧了付先先,而且还是非常严重的小瞧,因为宫小菁在付先先一打一拉之下,全面溃败,不但认输,还在付先先的淳淳善诱之下,说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秘密。

        说是不大,确实在付先先和严小时眼中,算上什么大事,差点被她和严小时没有往心里去。说是不小,是因为秘密让夏想知道之后,等于是夏想在反对一派和平民一派之间走钢丝之时,蓦然多了一把用来保持平衡并且可以遮拦风雨的保护伞!

        也让夏想多少有点左右为难的僵局,迎刃而解。

        事情,总有出人意料的一面……当夏想听完周鸿基所提出的三个条件,还没有完全消化之时,衙内现身了。原以为衙内才刚好两天,肯定行动不便,一料一见之下,却是天大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