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3章 不出所料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3章 不出所料

    作品:《官神

        不出夏想所料,温子璇确实是前来汇报赵牡丹事情的进展。www.00ksw.org

        王蔷薇答应了夏想的条件,虽然她对和哦呢陈合作很是有点不快,还想亲自出面找夏想说道说道,认为夏想肯定会给她几分薄面。

        却被温子璇劝下。

        温子璇知道现在的夏书记事情太多,赵牡丹的问题在她和王蔷薇的眼中,似乎是天大的事情,但对于从来不会在经济问题上犯错的夏书记来说,他从不关心遗留的产业有多少钱,会被如何分配,他只在意分配的过程是否合理合法,而最终结果是否达到他的要求。

        除此之外,边角料的小事情,最好不要烦他,齐省的大事就够他操心了。

        温子璇就劝了王蔷薇一番,王蔷薇到底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就二话不说同意,并且出面到市局和赵牡丹见了一面。

        温子璇就是要向夏想汇报王蔷薇和赵牡丹之间的谈话。

        本来王蔷薇也想自己向夏想汇报,温子璇就多留了一个心眼,没有同意,王蔷薇风姿绰约,连她看了都不免心动,身为女人总是喜欢多想,尽管夏书记并没有表现出对王蔷薇的过度热情,但能防范一点是一点。

        夏想、吴天笑和温子璇一行三人,找了一处僻静的农家风味的饭店,也没要太多的饭菜,简简单单,开始吃饭。

        对于夏想总是喜欢清淡的口味,而且在金钱方面一向看得开,温子璇一开始还以为夏想是故作清高,就是装装样子,接触久了才知道,夏想言行一致,并不是伪道学和假正经,确实是真看得开放得下,就让她无比佩服。

        世人都难过金钱美食和女人关,女人方面,看不出夏书记的倾向,但听说夏书记身边不缺美女——想想也是,如果以夏书记的英俊、年纪和高位,身边没有美女才不正常——只不过相比其他官员一见女人就走不动的丑态,夏书记的表现就高大多了。

        身为官场之中少见的漂亮女性,温子璇一路走来,见多了无数色中饿鬼一样的官员,甚至有些素质低下者,直接就酒桌上就敢动手动脚。而到了一定层次之后,虽然不会当场失态,也会过多地表现出热情和挑逗的一面。

        至于在大吃大喝上面的索求无度,在金钱方面的贪得无厌,和夏书记相比,更是有天渊之别。

        夏书记,才是温子璇心目中最理想的高官形象。

        夏想可不知道在温子璇的心目之中,又将他的形象拔高了几丈,他埋头老老实实地吃饭,吃饱之后,也不客气:“子璇,有什么事情,赶紧说。下午事情还很多。”

        温子璇越来越喜欢夏想强势之中的亲切,答道:“王蔷薇和赵牡丹见了一面,赵牡丹不想死,想戴罪立功,她提出的条件是——破财消灾。”

        赵牡丹想要活命,确实不太好办,主要是她先前成为太多势力的棋子,不该说的话说得太多了,不该咬的人,也咬得太多了。夏想就算想搭手,也不好找到突破口。

        温子璇随即又透露了更惊人的内情:“赵牡丹还说,有人传话给她,只要她咬住何江海不放,就有活命。她现在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王蔷薇,希望王蔷薇为她指一条明路。王蔷薇说,她听夏书记的指示精神。”

        王蔷薇对齐省的政治内幕肯定不甚了解,但作为局外人的她,现在竟然成了齐省局势一个并不起眼但却是至关重要的支点,也是完全出乎意外,也充分说明了一个道理,不要轻视任何一个人的作用。

        所以夏想现在的观点是,能化解的矛盾,尽量化解。能结交的朋友,也尽量结交。多个朋友未必多条路,但多个仇人肯定多堵墙。

        赵牡丹只相信王蔷薇一人,那么王蔷薇的居中传话,将会为赵牡丹今后的命运,带来决定性的影响。

        不用说,带话给赵牡丹让她咬死何江海的人,是周鸿基。

        和夏想所料不错,周鸿基已经开始动手。

        但另一方面,周鸿基对市委的影响力很弱,既左右不了市纪委,也影响不了市公安局,因此,周鸿基想要成事,想要借朱振波之手,利用陈秋栋自杀事件再加上赵牡丹的问题,最终完成对何江海最后的围剿,就必须借助他的影响力。

        一方要借他之手保全何江海,另一方要借他之手将何江海彻底打残,现在的他,就是一道谁也绕不过去的桥梁,只有他支持哪一方,哪一方才有大获全胜的可能。

        虽是关键支点,但夏想却没有丝毫喜悦,因为实际上他必然会得罪其中一方。

        饭后,回到省委,夏想在办公室处理了一会儿公务,接见了几名前来汇报工作的下级,又和邱仁礼简单碰了个头,交流了一下中央对齐省问题的最终结论,又含蓄地对邱仁礼一提何江海问题的后续。

        邱仁礼和夏想的看法一致,认为何江海的问题到辞职为止,因为就他看来,齐省闹腾得越大,越会让齐省本土势力对他怨气过重,同时也让中央认定在他的治理之下,齐省没有安定团结,对他一把手的形象极为不利。

        和邱仁礼差不多算是达成了共识,夏想刚要离开的时候,邱仁礼又叹息了一声:“夏书记,绪峰刚才来电话了,说是有机会要和你一起,去一趟付家。”

        去付家做什么,个中意味不言而明,夏想默默地点头,知道恐怕情况比付先先所说的还要严重几分。

        重新坐回办公室,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要下班了,就决定提前回去,付先先还在,他想再陪陪付先先,给她安慰和温暖。

        刚要动身,周鸿基就迈着方步进来了。

        “夏书记,晚上一起吃饭,我定好了房间。”周鸿基刻意表现出和夏想亲密无意的姿态,上来就不给夏想留下退路。

        “真不巧,晚上有应酬了。”夏想笑着说,很轻松随意,“下次,下次我请你。不好意思了,鸿基。”

        周鸿基却不依:“谁请你?推了,推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不错的地方,比大明湖畔的夏雨荷还要好,都已经安排好了,夏书记要不去,我可就真没面子了。都和人说好了,还有几个人作陪。”

        夏想很想陪付先先,但见周鸿基的架势,就知道今天的一关过不去了,总不好太驳了周鸿基面子,只好答应:“好,就为你捧一次场。”

        周鸿基立刻喜笑颜开:“夏书记的情谊,记下了。”

        夏想没有多说,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就随周鸿基前往所谓的风景优美、处处惊喜之地,却原来不过是在周围花团锦簇之间,多了一些诗情画意罢了。

        既来之,则安之,夏想随周鸿基在一株葡萄藤下坐定,见只有他和周鸿基二人,显然周鸿基所提的有人作陪不过是虚晃一枪的托词罢了,就暗暗一笑,知道周鸿基要谈什么了。

        果不其然,上了几盘素菜,又上了饮料——从饭菜和没有酒水的安排上,可见周鸿基的细心之处,知道夏想口味清淡并且不怎么喝酒。

        夕阳还有最后一丝余晖,映照在眼前如农家小院又如山庄一样景色的院中,葡萄架,木椅,方桌,又有清风徐来,倒也是一处不错的所在。

        夏想笑道:“鸿基兄有心了,这地方确实不错,最适合谈一些轻松的话题。”

        周鸿基目光闪动,明白夏想所说的轻松的话题的暗指,呵呵一笑:“话题是否轻松,其实有时和话题本身没多大关系,主要是谈论的双方,是不是有共同兴趣了。”

        夏想就说:“也有道理。话不投机半句多……鸿基兄,有什么就说什么好了,我们认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周鸿基却摆了摆手:“容我卖一个关子,时候还不到。”

        夏想一愣:“还要等什么人?”

        “既等人,又等电话。”周鸿基一脸神秘,刚想解释几句,电话就及时响了。他歉意地冲夏想一点头,起身到一旁接听了电话。

        一个电话足足打了十几分钟!

        尽管以周鸿基的级别,排名只比夏想低一点点,但扔下省委副书记不管,一人在一旁接个电话没完,是为失礼。

        但也说明,周鸿基接到的这个电话,必定非常重要。如果非要类比的话,打来电话的人的级别绝对比夏想高,才让周鸿基敢扔下夏想不管。

        终于打完了电话,周鸿基回到座位之上,先是抱歉一笑:“不好意思,让夏书记久等了。”然后扬了扬手中的电话,“刚刚接到指示精神,授权我三件事情,对夏书记来说,还都是好事。”

        来了,果然来了,三件事情恐怕还和何江海的三个条件如出一辙,夏想就知道,反对一派和平民一派之间,因为衙内事件,在针对何江海的处理的问题上,矛盾加剧,分岐加大,终于上升到了政治高度。

        而且周鸿基又说了一句令夏想意想不到的话,也证明了反对一派终于意识到了他的重要性,开始加紧了对他的拉拢。

        “衙内正在赶来,大概半个小时后到,正好,我们可以借现在的工夫,好好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