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2章 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2章 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作品:《官神

        此来之前,夏想早就断定何江海有条件要提,不想何江海还有意在他面前卖弄演技也好,或是故意混淆视听也罢,反正左右折腾一起,见他不耐烦了才切入正题,当真是无趣得很。www.00ksw.org

        还真以为他手中握有足够分量的筹码?

        识时务者为俊杰,何江海应该知道一句话——落毛的凤凰不如鸡,所以夏想只是笑而不语,其实态度很明确,有话快说……后面的脏话他就不说了。

        何江海见夏想油盐不浸,只好又换了一副表情,一脸忧愁,长叹一声:“夏书记,我是百分之百的诚心。”

        夏想心说,要是你真有诚心,就不必刚才又哭又闹耍把戏了,他不是中央领导,何江海的苦肉计也好,悲情戏也好,就算打动了他也无济于事。

        夏想就只是淡然地点头说道:“何书记,我也是带着诚意而来。所以,我们就直接打开窗户好了。”

        何江海眼神跳跃几下,终于知道他的一番卖力的表演没能给夏想带来任何的压力,也没能让夏想对他多一丝同情,更没让夏想失去正确的判断力,只好彻底承认失败了,只好不甘地打出了底牌。

        底牌,其实他早就准备好了,不过和所有的政客一样,都想提一点有利于自己的附加条件,不料夏想完全不吃这一套。

        何江海的做法也是无数政客的惯用手法,就和中央的政策本是好政策,但到了省里执行的时候,会适当加一点有利于本省的料。同样,到了市里执行的时候,又会被市里微调,而到了具体执行者手中,又会抱着捞一笔是一笔的想法具体实施。

        层层盘剥之后,再好的政策也会变味。

        夏想很清楚何江海的伎俩,也不和他斗智,干脆连他的话也不接,让他直接自讨没趣,因为现在他连谈判的资格都没有了,还想闹那样?

        夏想肯来,不是和何江海谈判,是和何江海身后的势力谈判!

        何江海还以为他有讨价还价的权利?夏想心里一阵冷笑,同情是同情,但同情代表不了政治,在夏想眼中,何江海已经被剥夺了政治权利终身。

        何江海虽然无奈,但也必须低头了,在夏想面前,他的人格已经破产了“夏书记,昨天……我已经向中央提交了辞呈!”

        何江海的第一句话就让夏想大吃一惊!

        吃惊的不是何江海递交了辞呈,也不是何江海在已经递交了辞呈的情况之下,还有足够厚的脸皮和他讨价还价,而是何江海辞职背后的政治意义。

        还有政治手法。

        必须承认,何江海背着省委主动辞职的做法,十分高明,并且在接下来的较量中,掌握了一定的主动权,也显示出了当机立断的高明的政治素养的一面。

        如果夏想所猜不错的话,此计,应该是叶天南的主意。

        战场之上,有哀兵必胜的兵法,同样在政治之上,也有哀兵必胜的手法。何江海以弱示人,主动提出辞职,摆出了高姿态,虽然和当年叶天南的辞职手段如出一辙,但和叶天南当时假辞职真进步的做法相比,何江海的辞职必定是真辞职。

        以退为进,虽然以何江海现在的状况,辞职申请一旦上交,中央肯定会顺势批准,但既然做出了姿态,再加上背后有人说情,对何江海的处分肯定会减轻许多。

        人治,就要讲究人情,毕竟人家儿子都死了,出于维护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出发,出于维护齐省的大局出发,何江海的问题最后会是一个什么处分,恐怕就不会是很乐观的结果了。

        还好,夏想和周鸿基所想的不一样,周鸿基还以为可以一鼓作气置何江海于死地,其实在何江海儿子一死,而袁旭强提前退下的风声传出之后,夏想就敏锐地意识到事情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偏差——中央的立场可能缓和了。

        不出夏想所料的话,最后估计还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至于如何皆大欢喜,就看各方退让的程度了。

        夏想没有说话,只是一脸沉重地拍了拍何江海的肩膀。

        何江海至此才真正露出了一脸灰白,再次叹息:“辛苦了一辈子,落了这样一个下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自怨自艾一句,又说,“我有话就直说了,夏书记,就三个条件……”

        “第一,赵牡丹乱咬一气,会影响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她是一个烂货,就该直接枪毙。”

        话很糙,但道理却实在。

        “第二,周书记太闹腾了,如果没有夏书记的支持,应该也能消停下来。再有就是,袁旭强退下之后,接任人选,夏书记不必客气,有话就说。我个人认为,李丁山同志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第三,我既然退下了,许多家乡观念比较强烈的齐省干部,在省委不能没有旗杆,在我看来,除了夏书记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选了。”

        何江海说完,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微眯了双眼,然后用力朝后一躺,进入了沉醉的状态。

        似乎就在一瞬间,何江海苍老了十岁!

        是呀,人活一口气,心气没有了,精神也就垮了,现在的何江海,已经打出了全部的底牌,他在夏想面前,等于是没有一张筹码可打了,只能等夏想最后的判决了。

        夏想却并没有理会何江海一脸灰白的姿态,而是心中波涛起伏。

        何江海的三个条件,应该说确实诚意十足,但和夏想之前预料的一样,就和何江海主动辞职以退为进的策略一脉相承的是,尽管何江海确实拿出了诚意,但要为他实现两个先决条件,也有不小的难度。

        两个先决条件和何江海的主动辞职,目的相同,就是让何江海事件到此为止,不发酵,不闹大,何江海主动辞职之后,就为此事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不要再节外生枝。

        夏想可以接受何江海遗留的本土势力,再加上如果夏想能够说服家族势力点头,再通过古秋实获得了总书记的默许,家族势力和团系同时认可,平民一系再点头的话,李丁山的上任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鲁市市委书记是个好位置,袁旭强退下是因为年龄到点了,否则必然上升一步,省委副书记的位置基本上不在话下。也就是说,如果李丁山此时转任鲁市市委书记,以他的年龄,届满之后,必然可以顺利迈进一步。

        比起现在的常委副省长的位置,可以说前途光明多了。副省长一般一届之后上升的不多,同样是常委,还是不如主持副省级城市一市工作的市委书记。

        如果说夏想出面阻止赵牡丹再胡乱咬人还难度不大的话,那么他要劝说周鸿基收手,停止继续对何江海的调查,以免何江海事件继续发酵,甚至最后说不定会中纪委出动……就难度不小了。

        衙内险些丧命,必然有人对何江海恨之入骨,不管何江海再如何证明他在其后的失控事件之中,并无干系,但事情毕竟是由他一手引发,多说无用,联想到当年秦唐的一场大雨,设身处地地一想,夏想甚至可以断定,何江海肯定听到了一些风声,有可能中纪委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他的各种问题,就是说,不将何落斩落马上,不让他身败名裂,誓不罢休。

        对此,夏想深有体会,秦唐的大雨时至今日历历在目,他当时能挺得过去,一是自身过硬,二是准备充分,三是反击够快,但何江海就不同了,身上事情一堆,又真正惹毛了重量级人物。

        能保命就是万幸了,何江海还想安然退下,然后安度晚年,有人同意才怪!

        ……外面的空气比医院的来苏水味道好闻多了,尽管依然炎热的空气有冒火的感觉,但还是让夏想感到好受多了。

        坐在回省委的车上,吴天笑见夏想脸色如常,只是不怎么说话,就小心地问了一句:“夏书记,刚刚温秘书长来电话,说是有工作要汇报……”

        肯定是赵牡丹的事情。

        夏想抬手看了看时间,马上到午饭时间了,就说:“天笑,随便找个地方吃饭,让子璇也去。”

        吴天笑应了一声,忙打电话安排去了。

        夏想的心思还沉浸在和何江海的会面之上,他并没有直接答复何江海,只是点了点头,握手之后,就又离开了何江海的病房。

        由他出面,然后邱仁礼在暗中照应,在省委之中,对周鸿基进一步调查何江海事件形成有效的牵制,并不难,难就难在,他并不清楚中纪委方面对何江海最终命运的认定,到底下了多大的力气。

        如果再来一场和秦唐大雨一样的风暴,他可保不了何江海。还有一点,周鸿基因为自身立场的原因,也不会放过将何江海置于死地的机会。

        想要得到何江海口惠而实不至的许诺,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但问题是,真要任由反对一系借机将何江海彻底打残?何江海死不足惜,但就政治而言,并不符合夏想的长远利益……怎么办?

        夏想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左右为难,会被一个局外人一下点醒,让他豁然开朗,并且迅速做出了抉择和最后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