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18章 最好的做法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18章 最好的做法

    作品:《官神

        若是别人,或许会为成了关键的支点和香饽饽而沾沾自喜,因为何江海摆出的显然是非夏想不合作的态度,虽然现在何江海的问题还没有定性,但人人清楚,何江海下台是早晚的事情,最后是不是由中纪委出面还不好说,但肯定会有一个大大的处分。www.00ksw.org

        夏想却是没有一丝喜悦的心理。

        对于何江海今后的命运,他并不关心,也不想介入到浑水之中,因为何江海隶属平民一系一方的人马,此次事件,归根结底是反对一系和平民一系之间的恩怨,与他何关?

        何江海死得多惨,倒得多快,和他真没有什么关系,是另外两方大打出手的结果,他介入其中的话,就必须表态,倾向一方,就得罪了另一方。

        所以,最好的做法是袖手旁观。

        如果说何江海的提议是一个政治陷阱有点夸大,但夏想如果前去,肯定不是一次轻松之旅,而何江海也会提出利益交换的条件。他或者是中间人的角色,负责向反对一系传话,或是一个桥梁,又或者是何江海自认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衙内再三提出和他见面,固然有感激他救命之恩的因素在内,估计也有借他之力最后将何江海埋葬的想法,夏想虽然也和何江海不和,但还没有不和到不死不休的地步,更没有必要成为衙内的借力,所以,衙内的请求也和他的利益不符。

        因此,尽管何江海和衙内都各有诉求,几次提出和他见面,夏想都以各种理由婉拒了,实在不是他托大,更不是他留恋在严小时的温柔乡中,而是……时机未到。

        ……衙内事件转眼两天过去了,两天间,衙内住在鲁市的高干病房之中,身体逐渐康复,前去看望他的人,络绎不绝,就连邱仁礼也托人送去了礼物和慰问,孙习民更是亲自出面探望。

        省委之中,现身衙内病房之中的省委领导,应该不下四五人,具体都是何人,估计谁也说不好,因为谁也不会和平常一样,大张旗鼓地前去探望,而会选择一个特定的时间,悄然来去。

        探望衙内,有两重含义,一是表明了对衙内身后人物的尊重和示好,二是表明在衙内和何江海事件之中的立场。而没有前去探望的省委领导,要么托人送了礼物,要么在公开场合提到围攻和车祸事件,态度坚定,立场鲜明,表示要坚决打击黑恶势力的不法行径。

        如是等等,总之,一场车祸不仅让齐省的风向大变,局势大乱,也照亮了许多人的双眼,知道该怎样站队,怎样及时和何江海划清界限。

        和衙内的病房花团锦簇截然相反的是,何江海的病房,门前冷落鞍马稀,几乎没有一名重量级人物出现,现在人人对他避之不及,不痛打落水狗就不错了,谁还来探望谁就是脑子短路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一个省委领导现身,如果真是一个也没有,何江海就算是真的白混了。

        袁旭强来了……作为多年的老友,又几乎是通家之好,袁旭强不来于心难安,还有一点,毕竟何江海死了儿子,袁旭强必须来表示一下慰问。

        主要也是袁旭强退下在即,也不怕有人再看他不顺眼了,再说反正现在他已经被架在火上烤了,打黑扫恶的行动,已经将他烧得外焦里嫩了,再坏,还能坏到哪里?

        袁旭强和何江海谈了一些什么,无人知晓,有传闻说,何江海哭得一塌糊涂,袁旭强也是长吁短叹,最后只差二人抱头痛哭了。

        不过传闻毕竟只是传闻,以何江海和袁旭强的级别,断然不会执手相看泪眼,因为事情还没有最终结论出来,何江海是上是下,是死是活,还在两可之间。

        以何江海的级别,肯定不会一死,但是否身背处分退下,还不好说,因为事情过去两天多了,中央还没有任何指示精神传来,同时,对齐省刚刚发生的打黑扫恶的重大行动,华新社也好,国家报刊也好,都没有只言片语的新闻报道。

        就说明了一点,关于齐省问题的定性,关于何江海的去留,中央还没有最后的结论出台,分岐很大。

        何江海是否倒台,袁旭强是否受到牵连而提前退下,邱仁礼的重拳出击是否得到中央的认可,等等,将会对齐省的下一步局势,带来至关重要的重大影响。

        中央的决策迟迟没有出台,夏想就很是看清了方向,何江海的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想一举将何江海拿下,又怕因此引发齐省本土官员的不满情绪蔓延,如何做到既让何江海再无翻身的可能,又让齐省众多中层官员有苦难言,将会十分考验中央的政治智慧。

        还要看各方势力退让和妥协的程度。

        所以,夏想现在坚决不见衙内和何江海,就是不想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下班时,夏想收拾东西正要出门——今天严小时亲自下厨为他做饭,说是湘菜风味,请他务必赏光,他不能不去——不料温子璇就前来汇报工作了。

        温子璇总是喜欢在下班之前出现,夏想也清楚她的心思,一是显示出和领导关系密切,二是气氛合适的时候,可以借机以继续汇报工作为由,提出请领导吃饭,以增进感情交流。

        “夏书记,好久没请您吃饭了,今晚怎么样?”

        还真让夏想猜对了,温子璇一上来就开门见山地提到了饭局。

        也是现在关系熟了,温子璇在夏想面前放开了许多,不再拘束,凡事也可以直接提出了。

        “今晚还真不行,走不开。”夏想就直接说道,“有事就赶紧说,我要出去一下。”

        温子璇笑着拢了拢头发:“领导最近几天容光焕发,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夏想一愣,心想温子璇眼光挺毒,话说得挺暧昧,他最近几天确实很有女人缘,不过又一想却暗自发笑,真是疑心生暗鬼,温子璇所说的显然是指何江海事件,是他多想了。

        也是怪了,要是吴天笑说出上述话,他肯定不会往女人方面想,温子璇一说,就让他想歪了,可见还是因为温子璇太有女人味了。

        “只能说是运气比较好罢了。”夏想呵呵一笑。

        “领导的运气一向就很好。”温子璇终于说到了正题,“市局准备就朱振波和赵牡丹的案子结案,准备提交到检察院的证据,朱振波是故意杀人罪,赵牡丹是经济诈骗案,涉案金额3000万。”

        夏想心想,好家伙,陆华城下狠手,想要直接将二人置于死地。

        朱振波如果被以故意杀人罪提出公诉,失去了何江海的庇护,基本上必死无疑了。而赵牡丹的经济诈骗涉案金额3000万,绝对是适用死刑的数额了。

        赵牡丹还好说,死不足惜,她的利用价值在各方势力眼中,已经用尽,所以就是死人一个了。

        夏想没有说话,一是默认了陆华城的做法,二是没有必要干涉市局的审案结果,反正朱振波和赵牡丹都是死有余辜之人,死,是罪有应得。不死,才是法外施恩。

        同时夏想也知道,温子璇提及朱振波和赵牡丹,肯定不是为了他们的死活,而是为了他们的身后事,果然,温子璇随后又说:“朱振波的问题,算是一劳永逸了,赵牡丹的事情,还有许多遗留问题。赵牡丹是一个孤儿,又没有结婚,她的诈骗案件涉案金额虽然不小,但她的资产却有10个亿左右,大部分都没有交待出来……”

        朱振波在网站上将齐省部分省委领导的**设置了定时装置的内幕,始终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没有走漏风声,也得益于夏想的妙计和和改利的具体操作。非要实话实说的话,其实朱振波被夏想结结实实耍了一道,在和改利的诱骗之下,透露出了一点蛛丝马迹。

        然后夏想利用连若菡在网络业界的巨大的影响力和能力,成功地将朱振波精心上传到国外服务器上的资料全部截留,并且据为己有。朱振波在得知最后的希望破灭之后,还想负隅顽抗,但衙内车祸事件事发之后,何江海大势已去,他就心灰意冷,自知身上事情太多,准备受死了。

        在得到和改利和陆华城双重许诺要照顾他的家人之后,他一口气供出了鲁市几名主要黑恶势力的头头,为邱仁礼的重拳出击,做出了完美的注脚。

        朱振波不死不行,被他陷害的外地客商释放之后,事件被各大新闻媒体大肆报道,朱振波大名传遍大江南北。当然,是臭名昭著。

        朱振波的问题比较容易解决,赵牡丹的问题比较棘手,因为赵牡丹的身后,遗留了庞大的产业。她虽然没有交待,但因为王蔷薇对她了如指掌,所以她瞒得了陆华城,瞒不了温子璇。

        夏想知道,温子璇有此一说,必然是有所想法。也是,赵牡丹如果死不开口,她死之后,遗留的产业就有可能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破产,也是浪费。又或者被贪官吞掉,再被贪官转移到国外,就白白便宜了国外敌对势力,为别国人民谋幸福了。

        夏想虽然不贪心,但为了不害了贪官,不便宜了混蛋,有好处还是自己得了为好,微一思忖,就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