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17章 非夏想不合作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17章 非夏想不合作

    作品:《官神

        衙内努力睁开并不大的双眼,环视周围的人群,见人群之中没有他想见的人,就声音微弱地问了一句:“在我昏迷期间,夏想有没有来看望我?”

        夏想夏大书记也何其无辜,如果说何江海苏醒之后第一句话是问他在不在,是有话对他说,也算说得过去的话,那么衙内醒来之后,第一句话就问他有没有看望过他,确实让人哭笑不得。www.00ksw.org

        大难不死的衙内也不简单,也有幽默细胞,谁也不问,单单只问夏想是否前来看望他,言外之意其实是想说,夏想是不是还有脸敢来见他!

        直到此时此刻,衙内还以为整个事件都是夏想的手笔!

        尽管周鸿基在他第二次车祸之前已经告诉他,事件并非是夏想的所为,但他并不完全相信。在渣土车车祸的一瞬间,衙内在昏迷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夏想莫非疯了?他和夏想既没有杀父之仇,又没有夺妻之恨,夏想何苦非要置他于死地?

        他死了,夏想能有什么好处?好象他和夏想之间虽有几次矛盾冲突,却并无深仇大恨。

        所以一醒来,一睁开眼,衙内不顾浑身的疼痛,还是想找夏想当面问个清楚,不弄明白夏想为什么非要灭了他,他死不瞑目。

        衙内的愿望很美好,但实现得可能性不高,因为他醒来之后,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显然顾不上先和夏想见面。

        再说了,就算他想,夏想也不会第一个出现在他的病房之中,既不符合常规,也不符合双方身份。

        同理,夏想也不会第一个出现在何江海的病房之中,虽然何江海一再要求,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委托夏想,也只对夏想一人说,但出于方方面面的考虑,夏想不会也不可能成为和何江海见面的第一人。

        因为立场不同,夏想必须避嫌,而且在省委没有点头之前,省委任何一个省委领导,谁也不会去和何江海见面。

        ……第一个出现在衙内病房的人是周鸿基。

        本该孙习民也一同前来,但孙习民却连夜飞往京城去了,所以衙内苏醒的消息一传出来,周鸿基就立刻扔下手头工作,赶来了医院。

        路上,他还和夏想通了一个电话。

        周鸿基也知道,夏想最近的状态非常不错,因为衙内和何江海之间的冲突,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夏想,现在的夏想,坐了坐享其成之外,还真是轻松得很,不摆出隔岸观火的姿态就不错了。

        但周鸿基既恨不起夏想,又对夏想只有羡慕,还有一丝感激,因为夏想现在就算完全撒手不管衙内和何江海之事,也没人有资格指责他什么,毕竟夏想及时出手救了衙内一命。

        “夏书记,我现在去和衙内见面,要不要我转告什么话?”周鸿基总是固执地称呼宗高为衙内,不和别人一样称呼他为高总,也不直呼其名,“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我会向衙内详细说明事情的前因后果。”

        夏想此时正悠闲地和严小时吃晚饭,他伸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意思不是让严小时多说话,然后呵呵一笑:“我明天送个花篮过去,祝愿高总早日康复。”

        周鸿基明白了夏想的意思,并不想居功,心中更是对夏想的为人多了一层认识,就感慨说道:“夏书记,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

        放下周鸿基电话,夏想摇头自嘲地一笑:“周鸿基说我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确实是他的真心话,如果他知道现在京城正在如火如荼针对衙内的产业,有一场狙击和围剿的经济战争的话,他估计会收回他的话了。”

        严小时嫣然一笑,神采飞扬,光彩照人,也是,夏想最近难得有空闲,陪她的时间比以往十几年都多,身为女人,所求的无非是心爱的人陪伴身边,她自然就容光焕发。

        “话也不能这么说,你救他的命,是出于道义,是品行之中最美好的一面。而狙击他的产业,不过是正常的商业行为,和品行无关。再说,是他出手在先,你是正当防卫。”

        严小时不向着夏想说话,她就不是严小时了。

        在鲁市一处中高档餐厅,夏想和严小时坐在一处包间之中,享受着难得的宁静。说来自从夏想升至副省级以后,就很少有安心吃饭的空闲了,更不用说眼前的惬意时刻。

        也是卫辛自从郎市陪伴他一段时间之后,再也没有机会重回他的身边的重要原因。

        倒不是他真想疏忽身边的女人,其实身为男人,即使位置再高,也都想和心爱的女子一起共进晚餐,或是享受温馨时刻,更何况现在的他才35岁,俗话说,三十男人一朵花,正是一个男人的黄金年龄。

        或许是因为两天来常和严小时相处的缘故,夏想总是想起卫辛和付先先……还有古玉。

        卫辛还好,在京城和宋一凡在一起,事业正处在上升期,估计对他的想念也少了许多,一方面有宋一凡相伴,另一方面也一心扑在事业上。

        付先先天马行空,在湘省投资了几笔生意,步入正轨之后,又回到了京城,听说前段时间出国了几天,还和连若菡在国外见了一面?具体细节,夏想也没有多问。

        只是知道,最近一段时间付先先一直在京城,因为付老爷子又病了。是老毛病了,几乎年年犯,但今年似乎更加严重,很有可能是一大关卡。

        说来四位老爷子之中,最深不可测的是吴老爷子,最含蓄的是梅老爷子,最平实的是邱老爷子,最厉害并且咄咄逼人的是付老爷子,而四人之中,以付老爷子身体最为不好,倒也符合各自性格,所谓性格即命运,并非虚言。

        咄咄逼人的性格,因为心气过于外露,精力外泄,所以易伤肝。人一老,最先由脚冷开始,肝火不旺,寒气入体就长驱直入,身体的抵抗力就每况愈下。

        就和睡觉时喜欢张大嘴呼吸的一样,也是容易外泄精气,易着夜凉而感冒,同时,也有可能影响身体健康。

        四位老爷子,直到今天依然是四家的支柱,四家眼下虽然在政治、经济两大领域,都有惊人的影响力,但因为第二代资历和年龄问题,入局者寥寥无几,四家之中,目前只有吴家的吴才洋和付家的付伯举是政治局委员。

        当然,以四家的实力,依然在政治局之中拥有足以影响时局的影响力,但影响力基本上都系于几位老爷子一身,万一哪一位老爷子在没有将家族中人扶进政治局之前而撒手人寰的话,对哪一家绝对是致命一击。

        付家政治上喜欢投机,经济上经常冒进,也一路高歌猛进,始终立于不败之地,也算是一个奇迹了,尤其是近年来上升的势力不减,隐隐有了和梅家并驾齐驱之势,几乎要成为四家之中的第二家族了,当真了得。

        但人力有尽时,算计得了别人,算计不了天。如果付老爷子挺不过眼前的一关,付家就有可能自付先锋之后,颓然而下。

        实际上,付家表面上连超邱梅两家,实力超然,实则不然,和邱梅两家相比,付家最是后继乏力,因为邱家有邱仁礼随时有入局的可能,又有邱绪峰身为三代之中的佼佼者,布局很是清晰,等邱仁礼退下之际,正好扶邱绪峰上位。

        而梅家,也是上有梅升平,下有梅晓琳,呈现一脉相承之势。

        但付家,付伯举换届之后即将退下,三代之中,唯有付先锋一人而已。而付先锋虽然现在省长在坐,下一步省委书记似乎也只是时间问题,再加上付先锋的年龄优势,以后入局看似也不过是水到渠成之事。

        其实不然。

        拜夏想所赐,再有付先锋当年的决策失误,昔日下马河的一场洪水,直接冲掉了付先锋的副省级市长的官帽,不但让他赋闲在家两年,也让他在政治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政治污点。

        除非付先锋在以后省委书记的任上做出耀眼的政绩,或是再出奇招,否则他很难入局,他的政治污点必将成为他入局的最大绊脚石,也会成为政治对手攻击他的口实。

        话又说回来,等付先锋入局之时,正是关远曲身为总书记的新时期,到时情景如何,怕是另有一番景象,所以,或许付先锋另有机缘也未可知。

        如此一想,也真难为了付先先这个丫头了,她如果能照顾好付老爷子,让付老爷子度过难关,多活几年,也是付家莫大的福分。

        夏想的心思又落到了古玉的身上。

        古玉前段时间在齐省玩得不亦乐乎,回去后,听说又陪老古去道观悟道了。其实老古悟的不是天道,而是人道。

        夏想的想法是,老古身体健康,再活二三十年,古玉快快乐乐,没有人间忧愁,就一切称心了。而四家的四位老爷子,也最好都多活几年,也好在关远曲上任之后,多为国内的局势,把一段时间的脉。

        晚上,夏想又陪了严小时,曹殊黧说是要在京城住一段时间,夏东缠着不放,她只能先管小孩,不管大孩子了。

        也正好让严小时得了天大的便利,也让夏想前所未有地接连陪她,直让她喜不自禁。

        第二天下午,从医院传来消息,何江海再次提出要见夏想,很迫切!就在何江海提议的同时,衙内也托周鸿基传话,非常希望和夏想立刻见上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