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10章 当断不断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10章 当断不断

    作品:《官神

        确实是何江海!

        在刚刚接到出了车祸的消息时,何江海还不知道发生了多大的事情。www.00ksw.org尽管他很震怒,很愤怒,很暴怒,但也知道,事情失控的原因在于他的判断失误,没有想到衙内派头真大,从京城来鲁市,也时刻保镖不离左右。

        摆出的谱比副省级干部还大……何江海就差点腹诽衙内自抬身价,自命不凡,不过后来一想也是,大凡高官出门,都努力表现得轻车简从,而无权有钱的明星,反而摆出天大的阵势。

        衙内再是衙内,他也不是官员,只是商人罢了,所以只要他肯花钱,请一百个保镖也没人管。

        但问题还就是出在保镖身上,如果他早知道衙内出门必带保镖,而且衙内的保镖还如此玩命,他说什么也不会实施第二个计划了。

        第二个计划,不过是小小的警告一下,也是为了栽赃到夏想身上,让衙内和夏想反目成仇,不想,弄巧成拙,聪明反被聪明误,又误了卿卿性命。

        何江海一开始虽然勃然大怒,但还算保持了镇静,毕竟不能太明显地表露出来,不能让人认为他是幕后推手。还有一点,不就是死了几个人,又是因为车祸而死,车祸是世界上最好的掩盖所有麻烦问题的手段。

        只不过……当何江海知道车上一共有四个人时,一下就懵了,因为手下安排具体细节的时候,他还特意交待了一句,不要人多,两三个人就行。事情也不宜闹大,泼点油漆或是脏水都行。

        怎么多了一人?

        认识何江海的人都知道,何江海虽然为人直来直去,有齐省人固有的直脾气,但在表面上的爽直之下,也有精于算计和事事精明的一面,否则,他也不可能在官场之上如鱼得水,并且赢得了齐省大部分本土官员的认可。

        而且何江海最优秀的一个品质就是,越是遇到大事,越冷静,越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住情绪,并且理智地分析问题。

        今天,也是如此,出了意想不到的车祸,何江海在盛怒之下,迅速恢复了冷静,立刻一个个电话打了出去,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善后事宜做到滴水不漏。

        但在听到宝马330之中的人数是四人之时,何江海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情顿时再次翻江倒海了,但此时,他还没有意识到即将面临怎样的巨变,而是再次深吸一口气,继续让人做好清场工作,同时查清车上多出的一人是谁。

        因为原定的三人,他都知道是谁,司机是黄巢——题外话,黄巢当然是外号,真名叫黄河,再深入一说的话,此人就是上次威胁过夏想和李丁山的人,是何江海最信任的亲信之一。

        其他两人,一人是王仙芝,一人是尚让,当然,都是外号,几人都是跟随何江海多年的亲信,一直在盐业系统,靠倒盐为生。

        有事只要三人出面,何江海必然放心,因为三人联手还从来没有失手过一次,不仅仅因为黄巢艺高人胆大,车技最好,而且王仙芝和尚让都是转业军人,身手一流。

        如果说三人直接被衙内保镖当场撞死,让何江海心痛不已,恨不得当面踹上衙内两脚,以泄心头之恨,那么等他查明多出的一人是谁之后,他当场就抓狂了,一瞬间对衙内恨之入骨,再也保持不住形象,也顾不上还在省委之中,心神俱碎,仰天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啕!

        不祥的预感应验了,多出的一人,还真是他的独生子何洋!

        只想搅乱衙内和夏想的会谈,只想栽赃陷害夏想,不成想,竟然搭上了儿子的性命,情何以堪!

        何江海此时只觉天旋地转,幸好办公室没刀,否则他现在真想拎着刀去找衙内拼命,他现在只想仰天怒吼一声——衙内,你要了我儿子的命,我也要你来抵命!

        何江海的火发得不是时候,也发错了对象,因为衙内也很冤枉,他也是被逼还手,而且他也没有让保镖出手将对方逼死。

        衙内的保镖也很冤枉,因为对方不要命的玩法,和国内无数开了宝马就忘乎所以的富二代一样,真以为宝马是个宝,平常用来泡妞,疯狂时用来发飙,要知道,在时速超过120公里之后,任何汽车都和纸做的区别不大。

        而且……明明是宝马一方处置不当,非要强行超车才酿成了事故,A8一方虽然有追赶的责任,但说实话,车祸的罪魁祸首还是宝马一方。

        宝马应付主要责任。

        宝马一方也认为自己冤枉,谁让A8不要命地追个没完,不就是泼了油漆,又没抢你家媳妇,至于用4.2的奥迪欺负3.0的宝马,有本事去和6.0的宝马比一比?

        当然,斗气车常见,何况又是一次一方恶意捣乱,一方蓄意追赶。酿成大错,虽然震惊,也在情理之中。

        如果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之上,车上的四个人都该死,用最通俗的话来说,都不是什么好鸟。

        确切地讲,四人之中,最不是好鸟的反而是本不该出现在车上的何洋。

        何洋是何江海的独子,是名符其实的官二代,同样,也是富二代,因为他爸有权,他妈有钱,因为有权有势,所以他从小就无法无天——和夏想十分注重素质教育不同的是,何江海对何洋无比溺爱,就差要星星也上天去摘星星了。

        再加上何江海的夫人对何洋更是百依百顺,所谓慈母多败儿,千古同理,何洋就不负众望地成长为了一名飞扬跋扈的渣二代。

        和别的官二代喜欢捞钱和玩女人不同的是,何洋最大的爱好就是玩车。国外的说法是,穷玩车富玩表,按照富裕程度,何洋玩车玩表都没问题,不过层次不到素质提升不了,就只能玩车了。

        而且除了飙车之外,以他的智商,能玩的花样实在是乏善可陈。

        还好,何洋虽然爱飙车,爱冲击时速200公里上的刺激,但还没有出现过七十码等恶**件,除了深夜一路狂奔,除了出过一两次严重车祸之外,何洋在何江海眼中,还算一个优秀的孩子。

        当然,如果不算何洋除了飙车什么事情都不会之外。

        后来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故……何洋领了一个女孩去飙车,女孩兴奋之余,将手伸到窗外大喊大叫,而何洋车技太过高超,在追赶一辆汽车时,离得过近,与前车擦车而过,结果可想而知,女孩的兴奋的狂呼就变成了不成人声的哭天喊地——整个胳膊被两车交会而齐齐截断!

        乐极生悲之后,何江海花了不少精力和金钱才摆平了此事,此时正是邱仁礼刚刚上任齐省,他多少知道一点,中央对齐省本土势力过于猖獗有所不满,他就痛下决心,将何洋送出了国。

        万一被邱仁礼抓个正着,也是麻烦。

        何洋出国一年多之后,非要回国,因为在国外失去了特权,不能飙车,不能随便泡妞,又没人追随,摆不了谱,感觉实在是太差了。

        何江海也只好由他,但不让他回鲁市,只能呆在京城。

        后来见邱仁礼过于温和,当年的断臂事件又过去很久,不会有人再旧事重提,何江海就默认何洋回到了鲁市。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何洋长大了几岁,但对飙车的爱好依然不改,还经常背着何江海为所欲为,何江海在齐省局势大变之后,面对夏想和周鸿基的两重压力,哪里还顾得上何洋?就疏忽了对何洋的管教。

        又应了一句话——领导干部对身边子女的严格管教,应该当成一项政治任务来抓,否则,一出事就是大事。

        果然出大事了!

        谁能想到,何洋兴趣所致,会瞒着何江海非要亲自参预整治衙内事件?谁更能想到,衙内还有隐形保镖?更没人想到,竟然出了重大车祸,何洋当场毙命!

        何江海甚至不用想就知道,架不住何洋的请求,再根据车祸现场的惨烈程度,驾驶员肯定是何洋。

        人生三大不幸之一的中年丧子,就如此突如其来地降临到了何江海的头上,何江海在得知宝马车上四人,当场死亡两人,两人之中,就有何洋之时,只差一点就晕厥在地。

        ……痛不欲生!

        怎么会?

        怎么可能?

        但又怎么不会,怎么不可能?善泳者死于水,他当年骂何洋时还说过,如果何洋再不知道收敛,总有一天会死于车祸。

        当时只是气话,不想一语成谶!

        何江海痛彻心扉,撕掉了伪装,准备不顾一切地找到衙内,要和衙内好好算算帐。不料他没有等来衙内的到来,因为衙内的车还没有到省委,就再次遭遇了车祸。

        还真是一场异彩纷呈的盛宴,事态的发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因为,事情总有失控的时候,而失控的同时,如果再次遭遇意外的话,就谁也说不清到底会怎样收场了。

        ……夏想和周鸿基还在为何江海嚎啕大哭而不解之时,衙内再次遭遇车祸的消息传来,夏想和周鸿基都同时大吃一惊——怎么会出这么多乱子,到底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最让夏想和周鸿基担心的是,衙内别真的遇到了什么不测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