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08章 何郎妙计安天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08章 何郎妙计安天下

    作品:《官神

        何江海最近的心思变动很大。www.00ksw.org

        不仅仅是因为省盐务局的问题尘埃落定,还脱离了他的控制,而且达才集团的项目也轰然落地,再加上前一段时间五岳上任市长的潜逃,等于一系列的问题,全部以他的失败而告终。

        夏想大获全胜,周鸿基也笑到了最后,甚至一直居中周旋左右不得罪的孙习民,也在人事调整二次方案之中,大有斩获,放眼整个省委,只有他一人一无所获,成了最可怜的孤家寡人。

        怎会如此?

        何江海对夏想恨之入骨,对周鸿基也是无比仇视,甚至对孙习民也没有了一丝好感。

        同时,他也彻底明白了一点,论阳谋,论政治手腕,论高层政治斗争,他和夏想、周鸿基相比,还是差了太远。

        尤其是夏想,不但处处算无遗漏,事事精于算计,而且还有前手有后手,在进攻的同时,防范也十分周密,让他几乎找不到可乘之机。

        幸好……夏想还有一个软肋——李丁山。

        只是没想到,李丁山竟然没有被宫小菁拉下水,最后一刻功败垂成,让何江海无比沮丧,气得直骂宫小菁太笨。

        但骂也没用,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过不了女人关。

        本来何江海还为夏想、李丁山准备更多的后手,就算教训不了夏想,也是让李丁山尝尝苦头,不料转眼之间,齐省形势大变,变得让他无所适从了。

        达才集团项目的落地,省盐务局**案的尘埃落定,他满盘皆输之后,蓦然发现,和夏想之间尖锐的矛盾冲突一下不见了,他满腔斗志一下失去了支点,差点闪了老腰。

        唯一支撑他继续和夏想作对的动力就是仇恨,就是夏想几乎夺走了他在齐省的一切,权势、地位和荣耀,他不亲手讨还回来,身为半岛帮的领军人物,就太丢人了。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何江海精心布置好了一切,却在鲁市家乐福事件爆发仅仅几个小时后,就被一个电话叫到了京城。

        在京城,他和叶天南见了一面,并且密谈了几个小时。

        从京城回到鲁市之后,何江海虽然无奈,却不得不服从大局,将原来针对夏想的布局,全部收手,转而精心为衙内的到来,布置一场大戏。

        政治之上,还真是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

        谁能想到,转眼间,他又要和夏想肩并肩了?

        虽然也不能说是联手,但叶天南的话却说得很明白,助夏想狙击衙内,符合平民一系在齐省下一步的利益。

        何江海虽然并不清楚幕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也清楚的一点是,原本因为叶天南事件而走近的平民一系和反对一系,又因为政治局的位次之争而再次走到对立面之上,还有更直接的一个原因是,可能还事关齐省副省长之位,以及针对王之夫的处理意见上的分岐。

        等等,等等,反正,家乐福事件是一个契机,已经承认在盐务问题之上失败的平民一系,暂时摆出的是愿赌服输的高姿态,准备不计前嫌要助夏想一臂之力了。

        因为……有迹象表明,夏想要和衙内全面开战了。

        当然,何江海也清楚,助夏想和衙内开战,并非是真心为了夏想的壮大,不过是另一个借刀杀人的策略罢了。

        但他还是无法接受。

        何江海的全部的仇恨都落在夏想身上,他不想让夏想有一天好日子可过!

        作为齐省人,何江海有齐省人固有的优点——爽直、豪气,但在豪爽的背后,是官场之上的大忌——遇事不够冷静,说话不够含蓄!

        其实他还是不如叶天南。

        因为叶天南人在京城,却已经看透了齐省的局势,下一步,就是风雨大作了,夏想必定会和周鸿基联手,要将何江海打残。而何江海已经没有了反手之力,只能自保,只有一点点被蚕食势力范围,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挽救失败的命运……就是搅乱,就是趁夏想和衙内即将发生重大矛盾冲突之时,将水搅浑,然后浑水摸鱼。

        当然,也需要高超的技巧,比如要轻下手,要藏拙,要不动声色,还要在煽风点火之后,及时躲在背后,避其锋芒,如是等等,要做到保存实力的同时,并且尽最大可能让夏想和衙内之间两败俱伤,同时让战火越烧越旺,从而影响到夏想和周鸿基之间的联手为第一目的。

        第二目的,自然要是让夏想和周鸿基反目成仇。

        只有夏想和周鸿基全面对抗的时候,才是最精彩的时候,才是何江海自身最安全的时候。

        何江海表面上听从了叶天南的建议,回到齐省后,越想越觉得憋屈,怎能帮助夏想对付衙内,实在让人无法接受。虽然叶天南说得天花乱坠,但他现在只想看到夏想倒霉,而不想看到夏想有一点胜利。

        他才不管以后的长远,也顾不了那么多,他只想看到夏想痛哭流涕,只想向夏想讨还全部的公道。

        但叶天南的话又必须重视,否则,就等于不服从大局了,怎么办?

        何江海经过深思熟虑——虽然他行事喜欢冒进,但也有思前想后的一面——在听说了衙内今天乘机来到鲁市之后,立刻心生一计,而且还是一条妙计。

        ……五岳市虽然在齐省的经济排名并不靠前,却也有一家家乐福超市,而且生意还很不错。

        今天,家乐福超市突然出现了突发状况,一队执法人员来了一次突击检查,查实了超市有十几处虚高的物价,而且还存在有虚假促销、欺骗消费者的不法行为,工商联合检查队当场开出了罚单,罚款金额高达50万元!

        ……刚刚落地的衙内,一打开手机就听到五岳家乐福的问题,当即气得脸色大变,摔了手机——幸好衙内的后备手机很多,手下随即又拿出一个新手机送上,才让衙内熄火之后,打出了一通电话。

        “周书记,好大的一个下马威。”衙内是压了怒火,但心中还是愤恨难平,“夏想不是点了头,不是说他说话算话,是个守信之人,怎么又来了一出把戏?”

        周鸿基也是不解,因为五岳现在是夏想的势力范围,别的地市不出问题,偏偏是五岳出,不是夏想的手笔,又是何人?

        但周鸿基又不相信是夏想的所为,以夏想的为人和手腕,不至于做出如此明显的挑衅,而且手法还是十分拙劣。

        “可能是有别的隐情,等我过问一下才好下结论。估计不是夏想,他没有必要这么做。”

        “最好不是他。”衙内的声音很是不快,“我可是带着十足的诚意而来,要是夏想再耍花样,就等于永远关上了合作的大门。”

        放下衙内的电话,周鸿基颇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说话还是低调一些好,虽然你是衙内,可是我不认为你比夏想更聪明。”

        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周鸿基还是一头雾水,没有完全弄清事情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因为似乎他得到的消息,好象还真是夏想的所作所为。

        不可能呀,夏想怎么会用这么低级的手段?

        按捺不住心中的疑虑,再加上上次会面之后,周鸿基自认和夏想之间关系更近了一层,所以他起身要到夏想的办公室,亲口问上一问。

        就在周鸿基刚刚迈进夏想办公室的一瞬间,在机场高速正常行驶的衙内的汽车,突然爆胎了!

        本来放下周鸿基的电话之后,衙内又有点后悔自己的判断,也是,不应该是夏想的手法,夏想不至于如此低级并且无聊,因为他是和夏想合作来了,又不是和何江海合作。

        当然,衙内并不清楚肖佳和夏想的关系,否则,他肯定会百分之百认为是夏想的手笔。

        只不过他刚刚想了想夏想的好,却又接到了一个令他火冒三丈的电话——鲁市公安局出动警力,抓捕了家乐福超市制售假冒生态猪肉的十几名销售商!

        如果说五岳的罚单是打了左脸,那么鲁市的事件就是打了右脸。

        欺人太甚!

        五岳是夏想的势力范围,而鲁市公安局局长陆华城,现在也是夏想的人,两次点火放炮,都是夏想的势力范围之内,难道仅仅是巧合?

        衙内怒火冲天,他现在已经认定是夏想在故意拿他开涮了。

        正要再打个电话告诉周鸿基,取消今天中午和夏想的会面,来表达他的愤慨之时,只听一声巨响传来,汽车右后猛然一沉——爆胎了!

        竟然爆胎了。

        前来接他的专车可是他在鲁市办事处新买的奥迪——本想买宝马,后来还是觉得奥迪更商务更官场,就买了A8——新车,一共跑了还不到一万公里,怎会爆胎?

        如果说衙内一开始还怀疑是质量问题,那么等车停稳之后,突然就从后面杀出一辆汽车,朝他的汽车泼了油漆,就让他意识到,爆胎和被泼,是一系列的组合事件,是有人故意为之。

        超市事件是下马威,汽车事件就是恐吓,就是直接的警告!

        衙内暴怒了。

        ……应该说,何江海一系列的布局准备得很充分,也自认算计得很高明,应该不会有什么破绽。但他却忽视一点——他并不了解衙内的为人。

        所以看似天衣无缝的计划,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纰漏,正是这个纰漏,为他敲响了丧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