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06章 大有用意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06章 大有用意

    作品:《官神

        人事问题向来是重中之重。www.00ksw.org

        政治之上,谁比谁更有权威,更有威望,不是说谁在新闻上露面的次数多,也不是谁讲话讲得好,更不是谁长得帅,而是谁的人占据的关键位置多。

        人,是所有事情的根本,事在人为,只有掌握了用人的权力,才有成事的可能。所以书记最大的权力不是主抓经济,也不是掌管公安力量,而是只管人事一项,就纲举目张,抓住了所有问题的关键点。

        王之夫犯了官场大忌,所有人都认为他没好日子了,不是直接劝退,就是记大过处分,反正肯定会有处分在身,不会没有说法。

        按说王之夫的问题虽然不是说非常严重,也算是很少见的政治事件了,所有人都认为中央在认定王之夫的问题上,会是一致的立场,不料……偏偏就出现了分岐。

        而且还是不小的分岐。

        如何处分王之夫,先由中组部和中纪委分别拿出意见,然后提交到政治局讨论。中纪委的意见很快出台,不出意料是王之夫的所作所为性质恶劣,应当劝退。

        如果中组部也是相同的意见,基本上王之夫命运就难逃背个处分回家抱孩子的下场了。

        然而……中组部的意见却是——王之夫的问题并不严重,他只是说出了真话而已,并非捏造事实。如果要追究王之夫的责任,也必须同时让孙习民同志也向中央做出检讨,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说出不符合身份的言论,也是难辞其咎。

        中组部的意见也很中肯,理由也很充分。

        但中纪委却不退让,认为中组部的说法不足采信,孙习民同志只是气急之下随口说出的口误,不能算是什么大事,而将录音放到网上,是不能容忍的泄密事件。

        中组部却不退让,坚持要各打五十大板。

        一直僵持了一段时间,终于在一个半正式的场合,总书记发话了。

        “齐省刚拿下了一个副省长,现在再处分一个副省长也不合适。再说事情也不大,中组部的意见也很中肯……”

        总书记一句话,最后王之夫的处分决定就是——口头警告!

        ……邱仁礼接到电话之后,愣了一愣,放下电话,对与会的几人宣布了中央的决定。

        今天的书记办公会讨论的是人事调整方案,参加人员并不多,孙习民、夏想、廖得益和夏力,算是一次小范围的碰头会。

        尽管人不多,邱仁礼传达完中央的精神之后,几人都还是不免一脸惊讶,就连夏想也是暗暗震惊,对王之夫的处分实在是大板子举起,最后却轻轻落下,完全就是大事化小的处理手法。

        难道是王之夫和总书记有什么交情?

        当然,猜归猜,有些事情是不能开口去问,但王之夫从轻处理,夏想还是大感欣慰,偷眼看了孙习民一眼,不出所料,孙习民脸色很差。

        孙习民几次大度地表示不追究王之夫的责任,是做做样子也罢,是摆出高姿态也罢,估计从内心深处,他还是希望中央对王之夫的所作所为有所惩戒。不料最终的结果还是让他大失所望,岂非也间接说明,中央对他维护的力度很弱,也就是说,对他微有不满?

        孙习民心下难安,一瞬间觉得连今天的人事方案的讨论都意兴阑珊了。

        “既然中央有了决定,省委就坚持拥护中央的指示精神,王之夫事件,到此为止。”邱仁礼定下了齐省省委的基调,“习民同志也一向宽容大度,相信中央的决定他能理解并且接受。”

        孙习民只能表现高姿态:“本来我个人就不赞成处分王之夫同志,中央的决定很英明,也符合我的个人预期。”

        打落牙齿向肚里咽的滋味不太好受,夏想看了出来孙习民眼神中的落寞和无奈,作为深知孙习民走过两次背运的唯一一人,夏想除了对孙习民深感同情之外,也别无他想。

        有什么办法呢?一个人不可能总是好运气,同理,一个人也不可能总是坏运气,只不过孙习民的坏运气似乎还没有随着他上任齐省省长而过去,似乎……历史强大的惯性还在左右着某些客观规律。

        中央在做出对王之夫的处分意见之后,同时还有一个重大决定宣布,就是免去了潘保华齐省副省长职务,由此,齐省正式空缺一名副省长的宝座。

        中组部在先前已经就人选问题初步征求过省委的意见,因此此次正式宣布了潘保华被一免到底之后,邱仁礼就借讨论齐省人事调整之际,提出了附加问题:“中组部希望省委上报两个人选,习民,夏想,说说你们的意见。”

        拟定的议题之中,可没有提名副省长一项,算是意外插曲。尽管谁都知道,副省级干部的任命,省委无权决定,不过是例行程序罢了,但提谁上去,也是大有讲究。

        所以邱仁礼只问孙习民和夏想,不问廖得益和夏力,也是因为夏力连提名的资格都不具备——他毕竟只是省委大管家。

        孙习民没有心理准备,他还没有从失落的情绪中走出来,就只是摆了摆手说道:“我就不发表意见了,服从省委的决定。”

        在孙习民看来,他身为省长都不多说了,夏想更应该识趣也闭嘴不谈,不料夏想还真不识趣,不但谈了,提出的人选提名,着实让孙习民大吃一惊。

        “我还真有一个想法。”夏想似乎一点也没有自觉的意识,很严肃地说道,“省纪委常务副书记令传志同志工作经验丰富,我建议,省委可以提名上去。”

        邱仁礼先是一惊,不解夏想为什么要提名令传志,因为令传志可是何江海最得力的助手之一,如果令传志真的担任了副省长,夏想岂非是自己为自己制造更大的障碍?

        虽说提名是一回事儿,提名上去,最后中组部是不是慎重对待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中央在齐省副省长的任命上,有没有想法,更是不得而知,但夏想当众提名令传志,传递出来的是一个十分耐人寻味的政治信号,肯定大有玄机。

        随后一想,邱仁礼似乎明白了什么,暗暗笑了。

        孙习民比邱仁礼更震惊,一下没醒过味儿来,很不明白夏想到底哪里不对了,好好的提名令传志是什么用意?

        孙习民官场沉浮几十载,自然清楚官场中人凡事都有用意,尤其是夏想作为齐省各方势力的支点,本来和周鸿基之间的合作愈加密切之时,意外抛出将令传志提名为副省长之举——夏想的提名当然没有分量,但如果只当成夏想卖一个人情随口一说,也会大错特错——难道夏想是想借机和何江海一系走近?

        孙习民顿时心中警惕之意。

        不过不管他是什么想法和态度,邱仁礼却是对夏想的提名不置可否地说了一句:“令传志同志……倒是一个人选。好了,下面继续讨论组织部的人事调整方案修改稿。”

        人事调整方案第二稿,大体上已经接近了邱仁礼的意图,也体现出了夏想的部分想法,并且适当照顾了孙习民的意向,主要也是目前各种尖锐突出的矛盾已经化解,比如达才集团的问题,比如盐务局的**大案,等等,而廖得益因为和何江海渐行渐远,何江海的意志就几乎在人事调整方案之中没有具体体现。

        何江海在省委之中,似乎越来越边缘化了。

        经过一番不算太热烈的讨论,基本上第二稿方案就达成了初步共识,等一些细节修改之后,就会提交到常委会上进行讨论。是否能在常委会一举获得表决通过,何江海一系能不能在常委会上拥有否决的力量,已经不再是悬念了。

        通过书记办公会基本上就可以得出了结论,在经过一系列的事件之后,何江海确实已经在人事问题上失去了发言权,已经不再拥有在书记办公会上发言的渠道了。

        会后,夏想步出书记办公室之后,一转弯,正要回办公室,却被孙习民叫住了。

        “夏书记,有时间没有?到我办公室坐坐,有件事情要和你碰个头。”

        省长召唤,没时间也得有时间,夏想就恭敬不如从命。

        到了省长办公室,夏想坐下之后,孙习民示意秘书黄创来关上了门,然后开门见山地说道:“夏书记,高总明天会到鲁市,他想再和你坐下谈一谈,这一次,他很有诚意,而且还准备了一份礼物。”

        如果说先前周鸿基和夏想见面讨论的问题,是政治攻势,那么孙习民所提的条件,就是经济利益。政治和经济双管齐下,衙内还真是要下本钱了。

        真是因为超市问题触及到了他的痛处,还是他另有算计?如果他真想真心合作,怎会还有工夫腾出手来,试图吞并了肖佳的产业?

        好一个复杂多变并且审时度势的衙内,夏想心中冷笑,不管是在京城,还是在鲁市,他都已经为衙内准备一份大餐,一定要让衙内吃个饱。

        不过谁也没有料到的是,在衙内到来之前,一直沉默许久了何江海终于出手了,而且也是一场令人眼花缭乱的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