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04章 养虎为患,还是农夫和蛇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04章 养虎为患,还是农夫和蛇

    作品:《官神

        微风吹过,竹林影动,竹叶哗哗作响,站在窗前,享受自然的清凉,四下一片寂静,黑暗之中,看不分明院中的景色,但风中带来花草的清香,沁人心脾,就让夏想十分享受。www.00ksw.org

        真是一处清新怡人的所在。

        果然都是眼明手快的政治高手,稍有风吹草动,就立刻迅速做出了反应,夏想一时出神,站在窗前,享受清风拂面的凉爽,心思却没有半点清凉。

        不得不说,衙内的提议,很切中了要害,别的不说,至少一个打垮何江海的提议,就让他怦然心动。

        但心动归心动,他也清楚,和平民一系相比,他和反对一系之间的矛盾更根深蒂固,衙内的提议固然不错,有很强的可操作。

        就算他真和周鸿基连同孙习民一起联手,再借邱仁礼的权势,最终将何江海一系打垮打残,问题是,三足鼎立的齐省局势,在变成二元对立之后,他和周鸿基还会站在对立面之上。

        何况何江海一倒,固然他的势力范围会扩大许多,周鸿基的实力也会随之而壮大。

        衙内摆出的姿态似乎诚意十足,也似乎是借助超市事件,以至诚之心和他合作,显示出审时度势的一面,而且还礼让三先,其实仔细一分析,其实不然,也正是衙内此举的高明之处——或者说,是衙内背后人物的高明之处。

        眼下齐省的局势,何江海颓势已显,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也好,或是宜将剩勇追穷寇也好,总之,不管是他,还是周鸿基,都有将何江海的势力趁机完全削弱的共同诉求,不管有没有超市事件,合作的趋势不可避免。

        衙内一方之所以借超市事件说事,表现出示弱的姿态,既退让又忍让,其实说白了,还是有迷惑他的意思,让他放松警惕,让他自以为是,以便在何江海被打败之后,在齐省进入二元对立的时期,也好迅速占领至高点。

        ……其实纵观齐省现状的原因,不管是邱仁礼,还是孙习民,或是周鸿基本人,都不得不佩服夏想的眼光和手腕,因为谁也想象不到的是,夏想在三足鼎立的齐省局势之中,会最先和周鸿基联手,也充分说明了一点,政治之上的分岐,会因为局面的变化和利益的转变,而发生暂时的对比变化。

        夏想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及时而牢固地拉拢了周鸿基,充分利用纪委的权势,利用周鸿基急于打开局面的迫切心理,让何江海为他的傲慢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话又说回来,也不说夏想完全是在利用周鸿基,利益共同点之下的合作,永远是双赢,否则就没有合作的基础。既然是双赢,就是互相利用才能各得其利。

        但是……诚如三国一样,三方对立时,任何两方之间的合作,都非常有限并且互相提防,不会有亲密战友式的联手,而且还有可能出现随时分道扬镳并且牵手对立一方的可能。

        衙内也好,衙内幕后的人物也好,借超市事件提出三条看似诚意十足的合作条件,其实也是为了让夏想体会合作的决心,换言之,是告诉夏想,在将何江海彻底打残之前,他们不会变卦。

        ……也确实是一个极其难得的好机会,夏想心中生发了无限感慨,政治果然是最靠不住的友谊,不管京城之中又生了什么内幕,从总理前脚打来电话,周鸿基后脚就提出要真正联手,风云变幻之间,真是应了一句老话——翻脸比翻书还快!

        夏想做事向来坚决果断,但这一次,他犹豫了,确确实实地犹豫了。

        不提他一直以来对总理的好感,尽管经历了许多,还是一时无法对总理有敌对情绪,单说总理从未对他下过狠手,他对总理的好感,远大于反对一系。

        况且说来,反对一系曾经有过要置他于死地的手段,他现在和周鸿基的合作还算勉强说得过去的话,如果和衙内密切合作,至少在感情上无法接受!

        夏想对周鸿基没有天然的恶感,对衙内却有天生的敌意。再加上衙内现在在京城,已经将黑手伸向了肖佳,他再和衙内合作,岂能安心,怎会甘心?

        但一口回绝周鸿基,放过眼下大好时机,又有意气用事之嫌,从政治上讲,不算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

        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从来都会将私人情感和利益摆放两边,从不混为一谈。

        还有一点,夏想还深知两个故事,一个是养虎为患,另一个是农夫和蛇。

        周鸿基见夏想陷入了沉默之中,也不说话,自顾自坐在座位上沉思,因为他知道,夏想需要时间来消化他传达的惊人的消息,也需要理顺思路,计算得失,所以,他要留出足够的空间让夏想思索。

        而且他有理由相信,以夏想的手段和政治智慧,必然会答应和他联手,不管以后是不是会反目成仇,至少现在在对付共同的敌人的目标上面,会暂时达到一致。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但话又说到明处,谁也不会看到未来,眼前的利益才最重要。

        再者说了,夏想越是慎重思索,周鸿基越是放心。如果夏想不假思索一口应下,他才担心夏想在背后是不是另有谋算。

        周鸿基相信夏想的人品,只要夏想点头,必然就不会后悔,不会两面三刀,所以他才会认为和夏想的合作,有信任的基础。而对于何江海,他始终做不到真正的信任。

        夏想足足想了有五分钟之久,其实真正用于思索的时间,也不是很久,但之所以故意拖延得时间长一些,也是为了显示出郑重其事。

        夏想其实又想到了曹殊黧为他讲过的历史故事,是清官惩治贪官的放纵的手段,他心中就豁然开朗了许多。

        重新回到座位上,夏想端起酒杯:“鸿基,来,同起杯中酒。”

        周鸿基笑容洋溢:“最后一杯酒,总要有个祝酒词才行。”言外之意,是想让夏想亲口说出一个说法。

        夏想笑道:“感情深,一口闷。”

        周鸿基大喜,这么说,夏想是答应了?

        ……夏想是答应了周鸿基一部分合作,并没有答应全部,当然,答应也是在心中默默答应,并没有说到明面上。至于最后一句话“感情深,一口闷”周鸿基怎么理解是他的事情,他可以只当成是祝酒词,只是一句酒场上人人常说的话,又能代表什么?

        不错,夏想确实耍了个心眼,准确地讲,耍了赖。

        但耍赖也是为了明天更美好,夏想就十分无赖地安慰自己。也许有一天周鸿基会指责他说话不算话,到时,他也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他其实什么都没有说。

        ……也确实是什么都不能说呀!

        回到家中,曹殊黧已然入梦,蜷着身子象一只可怜的小猫睡觉的姿势,让夏想心生怜惜,轻轻帮她盖了盖毛巾被,悄然来到书房,打开了电脑。

        肖佳果然在网上。

        夏想就详细地问起了肖佳生意在京城遇到了什么样的阻力。

        越听越是心惊,毫不夸张地说,是肖佳在京城经商十余年来,第一次遭遇正面而全面的重大狙击,是一次有组织的全方位蚕食行动,不留后手和退路,要的就是将肖佳一口吞没。

        肖佳在京城多年,一直安分守己,生意虽然做得不小,却从不流露出多有后台和背景的一面,就为一些人造成了肖佳的成功是偶然的错觉。再加上肖佳一个神秘的单身女人,就无形中更让不少人追逐她的美貌和财富。

        早些年间,肖佳成功地击退了不少狂蜂浪蝶,而近年来,随着肖佳退到幕后,就很少有人追逐了。

        现在衙内的出手,是不是有想将肖佳连人带财富一起据为己有的想法不得而知,但其手段之歹毒,用心之险恶,让夏想心头火起。

        几个女人之中,虽然肖佳最妩媚,最具风情,但她却最甘于人后,甘于默默无闻,是所有女人之中退下最彻底也最干脆的一个,古玉或许会有远走高飞的一天,付先先天马行空,也有可能转身离去,甚至严小时在为他守候十年之后,说不定也有心伤离别之时,但肖佳永远不会离开他。

        夏想自认可以一手掌握永远是他随时可以憩息的港湾的三个女人,一个是曹殊黧,一个是连若菡,一个是肖佳。

        当然,一些极端的情况不会出现,但在夏想心目之中,肖佳是可以共患难的女人!

        多少年了,肖佳始终是他身后的一方森林,他要风有风,要雨有雨,从来没有过一次让他失望。现在,衙内将主意打到了肖佳的头上,而且手段无所不用极其,夏想怒气之中,对衙内的恶感就愈加强烈。

        如果再算上当年秦唐的牛林广的积怨,他和衙内之间的帐,是该好好清算一次了!

        夏想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和肖佳结束了聊天之后,就依次拨通了许冠华、杨威和哦呢陈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