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02章 破天荒第一次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02章 破天荒第一次

    作品:《官神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单城市委书记彭云枫!

        身为单城下辖县级市的市委书记,欧杰文的命运其实掌握在彭云枫手中。www.00ksw.org彭云枫身为单城市委书记,整个单城的副处级以上干部的命运,几乎都可以由他一言而决。

        当然,市委书记也不是想免谁就可以免谁,也要找到足够的理由才行。现在,理由已经十分充足了,欧杰文身为领导干部,不自律,冲撞上级领导——夏想不是直接上级,但官场之上,规则不可废,等级意识必须时刻牢记——目无领导,又是正常上班时间,酒气冲天,有损领导干部形象,再加上一个纵容司机胡作非为,总之,有一大堆理由可以将欧杰文一棍子打倒。

        彭云枫是谁?彭云枫是夏想手下最得力的干将,是最有官场智慧的政治班底之一,他做事情,岂能不做得手腕圆润而让人有口难言?

        彭云枫的身后,还站着两人,一人是省委常委、燕市市委书记于繁然,另一个是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长杜应松!

        欧杰文的嚣张姿态,不但被顶头上司当场抓个正着,还落在了两名省委常委的眼中,其中一人还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别说他的后台是曲礼志,就是是高晋周出面,也保不了他了。

        下面的人可以背着上级领导做坏事,也可以阳奉阴违,但有一点,别让上级领导抓了现行。如果被当场逮住,对不起,除了自认倒霉之外,哭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彭云枫其实是昨天听到夏想回到燕市的消息,本想昨天就赶到燕市,结果临时有紧急会议脱不开身,就晚了一天。

        今天一早就动身前来,一路紧赶慢赶,唯恐错过,哪怕只在高速路口和夏想见上一面也好,也算心意到了。

        结果还真赶上了——当然,如果不是欧杰文节外生枝的话,说不定就和夏想正好擦肩而过了。

        彭云枫是什么人,一看形势不对,大有文章可做,就立刻和省委方面联系,然后就通知了杜应松——彭云枫很会来事,和杜应松关系相处得十分不错——然后他就在一边等候,等时机最佳的时候再现身。

        不想于繁然也意外现身了,彭云枫心中更是大喜,知道应该是夏书记的手笔……然后不出他的所料,夏想创造了一个机会,然后他就及时现身,并且当场将欧杰文抓个正着。

        欧杰文傻眼了,是真正傻眼了,因为他知道他完了,真的玩完了,有彭云枫亲眼目睹,又有杜部长和于书记作证,曲礼志别说会保他了,相反,肯定还会义正言辞支持彭云枫将他免职!

        许多官员在人前表演和台上讲话时,都是人五人六的姿态,但一旦遇到重大变故之时,就会露出本色的一面。比如被直接免职或是被纪委带走时,有人面无人色,有人沮丧黯然,有人嚎啕大哭,甚至有人当场晕厥。

        剥去披在外面的官衣,去掉头上的官帽,官员,也是常人而已。

        欧杰文愣了半晌,忽然就一屁股坐在地上,既没有哭也没有闹,而是直接昏了过去!

        曲礼志在接到消息之后,放下电话,半天无语,忽然就摇头一笑:“夏想,你还真是一个丧门星,走到哪里,哪里就着火。”

        当然,如果让夏想听到曲礼志的话,他肯定不会同意曲礼志的观点。夏想肯定会说他是一个好人,一个在官场沉浮许久还没有被彻底染黑的有一丝良心的好人,他的所作所为,不能说完全公平公正,但至少站在了一个相对公义的立场之上。

        告别了彭云枫、于繁然和杜应松,夏想终于踏上了归程。

        和杜应松握手的时候,因为是初次见面,不免多寒喧了几句,彼此也算留下了好印象,毕竟有天然的接近之意。

        到了鲁市,已经下午时分了,夏想还没回省委,就接到了周鸿基的电话。

        “夏书记,听说你回来了?”

        夏想暗暗一笑,周鸿基现在知道心急了,也真有意思了,他主动的时候,周鸿基还有矜持一把的意思,现在他不积极了,周鸿基又上心了。

        世间事,有时想想也真是你退我进。

        “回来了,刚进门。”夏想想了一想,说道,“晚上我有时间,看你方便不?”

        “方便,我来安排。”周鸿基一口应下,或许又觉得太过急躁了一些,笑了一笑,“有新的动向,要和你交流一下。和别人说,总是找不到共同语言。”

        夏想无声地笑了,他才离开齐省两天多,齐省能有什么新的动向?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局势还很平静,从吴天笑和温子璇各自掌握的消息来看,风平浪静。

        当然,风平浪静的下面,肯定也有动静,只不过目前还没有显露出任何迹象而已。何江海还是不动声色地暗中布局,而朱振波和赵牡丹的案件,还没有最后的结果出来。

        不过周鸿基所说的最新动向,恐怕也不是随口一说,夏想也一下想到了什么,莫非是王之夫的事情……上面有了初步的共识?

        王之夫泄露录音事件,省委已经形成了共识,都知道了完全是王之夫一手操纵,王之夫也拿出了一人做事一人当的气概,主动向邱仁礼承认了事实,但却拒不认错。

        省委并没有公开结果,在召开的书记办公会上,也只有有限的几人参加,会上,邱仁礼点明了此事,要求严格保密,在中央没有指示精神之前,省委要尽力淡化此事,不许谈论。

        孙习民也大度地表示,愿意原谅王之夫的行为,希望省委和中央念在王之夫是老同志老资格的份儿上,从宽处理。

        孙习民是不是故作姿态先不说,至少他的态度为他赢得了不少印象分……只可惜,王之夫并不领情。不过夏想隐隐猜测,王之夫似乎很是有恃无恐,难道说,他就肯定事后不会追究他的责任?

        底气从哪里来?

        夏想和王之夫不熟,又不好直接向李丁山问个清楚,但也佩服王之夫的勇气,必须承认,齐省刚刚过去的重大破局,王之夫功不可没!

        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夏想也就懒得再去省委,打了电话过去,吴天笑汇报说,事情一切平稳,他也就放心了。

        曹殊黧忙着收拾屋子,夏想在沙发上坐了片刻,泡了一杯茶,到书房打开了电脑,正好卫辛在线,就和卫辛聊了几句。

        不聊还好,一聊,竟然有了意外的重大发现。

        卫辛毕竟远离政治,而且对一些暗含政治目的的商业行动不太敏感,并不能从中得出结论,但夏想能,所以当夏想从卫辛之处得知肖佳的生意有几处明显受到非正常的排挤和打压时,夏想就立刻知道,有人故意在挤兑肖佳的生意。

        从手法和规模上看,对方不但经济实力雄厚,也有不小的政治背景,完全是双管齐下的手段。

        还好,肖佳在京城十余年来,不但打下了雄厚的经济帝国,也拥有了复杂的关系网。向来经济政治不分家,肖佳能有今天,必然和官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所以,卫辛一方面透露了肖佳生意遇到了意外的阻力,另一方面也提到了肖佳正在积极化解,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想想也是,肖佳的商业帝国之中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人物是丛枫儿,从枫儿有一个大大的靠山是许冠华——说到底,也是当初夏想介绍丛枫儿和许冠华认识的原因所在,在他不方便出面的时候,由许冠华为丛枫儿也同时为肖佳在幕后出面化解方方面面的问题,是为上上之策。

        不过……综合卫辛所说的种种情况分析之后,夏想得出了一个更贴近真相的结论是,对方势力十分庞大,摆出了不仅仅是挤兑肖佳的态势,而是想逼肖佳就范,然后吞并!

        胃口真的很大!

        再根据对方的手法来看,有似曾相识之处,夏想就一下想起了一个人,心中一惊……真要全面刀光剑影了?

        本想有心直接打电话找肖佳问个清楚,周鸿基的电话就又打来了。

        “一切安排好了,夏书记,我派了专车去接你。”

        周鸿基还真是客气,夏想表示了感谢之余,脑中也闪过一个念头,周鸿基的迫切之意,似乎还有另外的意图在内,不仅仅是为了在齐省之间的合作。

        见面再说好了,有什么意图,必然会交流出来,夏想摇头笑笑,看似事情很多,其实都慢慢地集中到了一个点儿上,必须承认,他的一系列的动作,都是在积蓄新的力量。

        不过让夏想大感意外的是,当他坐在周鸿基的专车之上前去赴宴的时候,再次接到了京城来电。

        号码有点陌生,夏想就以为还是上次一样的威胁电话,不料接听之后,里面传来一个礼貌而又疏远的声音:“请问,是夏想同志?”

        “我是。”夏想答道。

        “我是国务院办公厅,请稍等一下,总理要和你通话。”

        夏想着实吃了一惊,总理亲自打电话给他,可是破天荒第一次,究竟有何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