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00章 狭路相逢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00章 狭路相逢

    作品:《官神

        对方的声音刻意压得低沉,让夏想听不出真实声音,其实对方多虑了,因为就算他露出真相,夏想也未必知道他是谁。www.00ksw.org

        因为他毕竟不是正主儿,只不过是一个马前卒罢了。

        或许是夏想现在名声渐盛,已经让许多人畏之如虎,所以尽管对方明知夏想不会知道他是哪棵葱哪头蒜,还是故意假着嗓子说话。

        夏想坐在燕省省委书记的专车之后,很舒服地靠在后座,听了对方带有威胁口吻的话语,轻轻一笑:“你是谁?有事直说,别好好的放着人不当,要装神弄鬼。”

        对方一下沉默了片刻,估计也是没有想到传闻中一向笑里藏刀的夏书记,竟会一开口就是直接一刀。大概愣了十秒钟,对方才冷冷一笑:“齐省还有一摊子事情没有解决,又来燕省闹腾,夏书记,您就不能省心一点?自己安生了,别人也安生,你家人也才能过得安生。”

        夏想从来不怕别人对他人身威胁,宵小之辈和魑魅魍魉也见得多了,几句不阴不阳的话还真对他造不成任何影响,但一旦提及家人就触及到了他的底线,他也冷笑了:“有话直说,再绕来绕去,小心损失更严重。”

        “家乐福的事情,见好就收,别闹腾了。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要是你有什么想法,也可以和我沟通,我负责转达。”对方阴阴一笑,“只要胃口不是太大,应该好说好商量。”

        对方以为他想从中渔利,也委实太小瞧他了,夏想想了一想:“请转告后面的人,有想法,就亲自打电话给我。”

        不等对方再说什么,夏想直接挂断了电话,他要的是知道谁是真正的后台,和一个喽罗罗嗦没用。

        不多时到了楚风楼——也许是高晋周真心喜欢楚菜,又也许是他有意示好夏想,反正选择的地方很微妙——夏想下车,见高晋周已经提前一步到了。

        此次和高晋周会面,其实是他有求于高晋周,不想堂堂的省委书记屈尊等候他不说,还派专车去接,估计国内如他一样求人办事还能享受如此高规格待遇的,绝无仅有。

        高晋周对夏想礼遇有加,不在夏想面前摆省委书记的架子,固然也与夏想是吴家最着力培养的后备力量有关,也因夏想在齐省的所作所为深得高晋周之心。

        说实话,夏想在湘省大刀阔斧地斩落一批贪官,在高晋周看来,手段过于激烈了一些,虽然痛快,但容易留下后患,也失去了含蓄,他暗中对夏想稍有微辞。

        但夏想到任齐省之后,犹如换了一个人一般,沉静而圆润,手腕周密而不失含蓄,充分利用支点和谋略,取得了一个又一个阶段性胜利,隐隐已有大将之风,换言之,在他看来,夏想已经初步具备了省长之才。

        由此,高晋周断定夏想从此上升之势不可抵挡,所以今天提前一步等候夏想,不仅仅是为了礼待夏想,也是为了显示他和夏想之间不分公私的亲密友情。

        夏想下车,几步上前,笑道:“让高书记等我,真不应该。”

        高晋周上前紧紧握住夏想的手:“和我还说这种话,就太见外了。我请你来楚风楼吃饭,你还当我是省委书记?”

        夏想闻弦歌而知雅意,就悄然一笑:“转眼认识高书记快十年了,真是时光如箭。不过十余年来,楚风楼还在,就说明有些东西,不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

        高晋周自然清楚夏想所指是两人之间的友情,他也是呵呵一笑:“不容易,确实不容易。”

        楚子高站在远处,不敢向前。

        作为夏想早期的朋友之一,楚子高和夏想认识足足有十二年了。他一直没能成为夏想的核心体系,但夏想对他还算照顾,虽然后来联系渐少,而在夏想升到厅级之后,几乎和楚子高很少照面,但还偶有联系。

        楚子高心情无比激动,不仅仅是因为在燕市开了十几年的楚风楼终于迎来了分量最重的贵宾,还因为他能再次见到夏想!

        和当年才是副厅时相比,现在的夏想可是堂堂的省委副书记,在楚子高眼中,夏想的光芒已经盖过了眼前的省委书记高晋周。

        夏想上前和楚子高握手:“子高,这么多年没见,你的生意越做越大,难能可贵的是,体型一直保持得很好,就证明了一件事情……”

        楚子高和高晋周都凝神细听,以为夏想有什么重大发现。

        “老楚,你可真是一个会过日子的人。”

        高晋周哈哈大笑,楚子高也是喜笑颜开,夏书记的玩笑证明了夏书记对他一点儿也没有疏远,就让他心中的忐忑不安全部不见,一片欢心喜悦。

        到了楼上的雅间,楚子高说了一句让夏想感慨的话:“这间房间一直空着,就一直为夏书记留着。”

        夏想没说话,拍了拍楚子高的肩膀。

        高晋周也没说话,却对夏想投去了赞许的目光,做人做到夏想的地步,也确实达到了一定的高度,许多人只能仰视才见。

        楚子高退下之后,夏想和高晋周相对而坐,房间内只有两人,却不觉冷清,二人说了说燕齐两省之间的盐务系统**大案,又谈到了京城局势,最后落到了燕市刚刚发生的家乐福超市的问题上面。

        对于家乐福超市的问题,高晋周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一提而过,一是属于市里的管辖范围,身为省委书记不好多说。二是既然是夏想插手的事件,他就更没有理由反对了。

        何况,于繁然还是吴家人。

        对于夏想此次回燕市,高晋周一开始并不太清楚夏想所为何事。就在夏想和于繁然在超市买猪肉的时候,他的秘书含蓄地提到了夏安由正处升副厅卡壳了——夏安的问题太小,通常不会进入到省委书记的视线之内——秘书的提醒让高晋周恍然大悟,也让他不免自责对夏安太不照顾了。

        一个正处级干部能让堂堂的省委书记心生愧疚,夏安若是知道了,当受宠若惊,并欣慰不已了。

        当然,一切还是因为夏想的面子够大。

        夏想和高晋周的一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几乎无所不谈,主要内容是叙旧,回忆以前,对未来的展望倒是不多,对燕省的现状也没怎么提及,就相当于一次增进感情交流的会面。

        快要结束的时候,夏想才提了一提夏安:“高书记,夏安人在单城,下一步可能要向上动一动,不过听说遇到了一点阻力……”

        高晋周点头:“我听说了。”

        夏想又问:“欧杰文是曲礼志的……”

        高晋周答道:“是曲书记的上任秘书。”

        “曲书记在燕省的工作好象开展得不错?”

        “还算可以。”

        关于夏安问题的对话到此结束,一切尽在言语之外。

        随后,高晋周亲自将夏想送回家,握了握夏想的手说道:“有时间多回京城几趟,看看老爷子。老爷子年纪大了,心气不比以前了,总喜欢和人说说话。”

        明是说吴老爷子,其实又在进一步暗示两人之间系出同门,夏想就知道,夏安的事情……定了!

        如果他出面还摆不平夏安一个正处到副厅的提拔,他在燕省这么多年,算是白给了。

        既然一切事情差不多都已经落定,他明天就可以安心地返回鲁市了,毕竟鲁市还有许多遗留问题,亟需他回去一手推动解决。

        本来夏想一开始对欧杰文口出狂言十分不满,还想出手惩治一二,但今天和高晋周会面之后,一切十分顺利,就让他又熄了报复的想法,毕竟想想也是,惊动省委书记之尊去欺负一个正处级干部,实在有点太以大欺小了。

        算了,不和欧杰文之流一般见识了。

        曹殊黧却打来电话,说要和蓝袜住在一起,不回来了,还告诫夏想一个人好好睡,别乱跑,夏想无奈一笑,他在燕市,还真是一个老实孩子。

        正要睡下的时候,接到了一个意外电话。之所以说是意外,是因为他并不认识打来电话的人。但接到陌生人来电,夏想还是很高兴,因为打来电话的人是燕省组织部长杜应松。

        前任组织部长王鹏飞被高晋周设法调走之后,杜应松就走马上任担任了省委组织部长。本着组织部长和省委书记不能是同一派系的原则,杜应松并非家族势力的人马。

        但他却出身团系。

        杜应松和高晋周关系也还不错,在燕省的工作进展得还算顺利,直到最近的一件事情让他挠了头——在牛城市副市长的提名上,有两个人竞争,一个是夏安,一个是欧杰文。

        夏安是齐省省委副书记夏想的亲弟弟,从他的立场出发,肯定要照顾。而欧杰文却是他的直接领导曲礼志的人,他又不能不适当倾斜。

        确实难办了。

        好吧,出于两头不得罪的中立态度,就将难题交给省委书记高晋周算了。

        但在今晚,杜应松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在他从某个渠道听说在家乐福超市微服私访的人是夏想和于繁然之后,立刻就查到了夏想的电话,他必须连夜紧急向夏想传达一个至关重要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