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97章 经济领域之内的政治狙击战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97章 经济领域之内的政治狙击战

    作品:《官神

        其实家乐福超市在进军燕市收购佳家超市之后,前进的步伐一直迈得很是沉重,既有法国人固有的思维模式的保守,无法适应国人的过于活跃和开放性的消费观念,也有跨国集团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傲慢因素在内。www.00ksw.org

        总之一句话,冯旭光的佳家超市被家乐福收购之后的三五年,市场份额大降,与此同时,正是南家超市崛起的三五年。

        此消彼长,家乐福在燕市的日子并不好过。

        也正是因为家乐福的前车之鉴,一直有意在燕市投资第一家超市的沃尔玛,协议签定了三年,迟迟没有动工兴建,就是对前景不太乐观。

        如果非要实话实说的话,跨国超市在燕市的遭遇——燕市的情况未必就具有普遍意义,但也不是特例,至少可以说明一部分问题——是咎由自取,是自食其果。

        怎么说呢?如果单从经济的角度分析,国内对所有零售商店征收税收,并出动城管大军围剿零散摊点,城市在涂脂抹粉的美容的背后,似乎是干净整洁了——好吧,一些靠摆摊的屁民如何生存暂时不在讨论的范围之内——由此为大型超市的生存提供了巨大的便利条件。

        然后,各大跨国超市就纷纷登陆各中小城市,蚕食最终端的零售市场。因为大型超市有经济师,可以拥有合理的避税方法,再加上掌握了终端零售市场的话语权,因此可以将厂家的价格压低,所以,跨国超市入驻之后,在初期都会打出价格优势。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好景不长——对,等众多中小商店纷纷倒闭,被自己国家的税收加上大型超市的挤压剥夺了生存之后,大型超市就完全掌握了零售市场。谁掌握了零售市场,谁就拥有了定价权,也就是说,对源头,压厂家的价格,对终端,提高销售价格。

        作为跨国集团,占领了市场之后,就露出了狰狞的一面,除了大口吞食上游厂家的利润之外,还毫不客气地从最终消费者手中抢夺利润,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就是,在国家政策的鼓励和允许下,骑着厂家的脖子打消费者的脸。

        再换句话说,外国人在市场经济之中,翻云覆雨,将上游的厂家和下游的消费者玩弄于股掌之间。

        当然,说句更难听的话,许多地方政府也被玩得团团转——不过没有一个地方政府会承认,就和明星已经结婚十几年仍然不肯承认结婚是一样的道理。

        还好,家乐福在燕市的策略一开始还算成功,只不过后来被南家超市的麻雀战术打得大败,又在经历几次虚假促销被揭穿报道之后,声誉一落千丈,走上了下坡路。

        如今家乐福超市在燕市的日子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不过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能勉强维持,强撑着不倒。

        其实如果照夏想对局势的预测,冯旭光当年将股份卖给家乐福就是一大失误,何况还失去了控股权?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红火一时的佳家超市自从挂上了家乐福的牌子之后,生意大幅滑坡。

        但家乐福并没有痛定思痛,反而继续强硬,真应了一句老话——穷横。

        穷横不要紧,要紧的是利润大幅下滑的家乐福不想方设法提高市场份额,重新赢回消费者,反而变本加厉地剥削供货商,进一步压榨供货商的利润,就有点脸皮过厚了。

        而且谁都算计,连每斤几毛钱的蔬菜也算计,就算计到了肖昆的身上。

        要是算计得少也就算了,肖昆轻易不会因为小事而麻烦夏想,结果却是肖昆给家乐福几个月期间供货近10吨蔬菜和3吨高档水果,总金额在500多万,压了半年的货款。他前去结帐的时候却被告知,因为各种收费项目,比如法国国庆,比如法国节假日,比如进场费提高,比如损耗率提高,等等,最后一算,肖昆还要欠家乐福一万八千元。

        肖昆受过地痞流氓的气,受过工商税务的气,也受过城管的气,还真没有受过外国人的气,他又送货又受累,前后忙活了半年,结果还要倒找家乐福一万八,真当他是一个大王八了?

        对不起,他没有当王八的觉悟,谁爱当谁当,反正别让他当冤大头就行。

        不过肖昆知道家乐福是跨国集团,是市委市政府的重点保护企业,再加上人家是外国人,他还真斗不过,思来想去,实在咽不下这口恶气,就将事态的原委告诉了肖佳。

        肖佳就转告了夏想。

        夏想一听肖昆的遭遇就气愤不平,当即表示管定了。

        让夏想立时就下定决心出手的不仅仅是肖昆被欺负得狠了一些,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对家乐福内部管理混乱,以及在国内的种种不良行径,早有耳闻,并且还亲身体验过一次标低价高收款的虚假促销。

        还有一点,此事也让夏想敏锐地发现了一个切入点,就是在家族势力在国内加紧各种垄断行业的布局之时,各大跨国公司也在国内进行经济渗透,而且力度之大布局之深,必须要加以警惕,否则,经济上的定价权和终端销售市场完全掌握在别人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经济命脉在哪里?不是动辄几十上百亿的房地产,也不是全世界最长最多的收费公路,而是终端销售市场,是面向最普通百姓的零售市场,因为,百姓才是国家的基石,是根本,是国计民生的最基本的一分子。

        中国的百姓很穷,除了工资不涨,水电费年年涨,还美其名曰远比国外低,发改委却从来不提国民平均收入在世界上倒数比正数数得快。一个徘徊在贫困线上的国家天天和欧美发达国家比收费,这得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出口。

        百姓的日子过得远不如国家对外公布的数据好看,只从粮食和蔬菜一涨价就立刻让百姓捂紧钱包就可以得出结论。

        如果最终端的定价权在别人手中,农副产品也好,蔬菜水果也好,是民以食为天的天,涨上一分一毛,就是了不起的大事,就会严重影响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

        不信试试,如果蔬菜翻十倍,肉蛋翻十倍,别说房价会应声而降——因为没人买了——国内所有消费市场包括汽车等大额消费,都会转眼一片萧条!

        在所有的消费之中,唯有吃一项,是最基本也是最必须的消费,如果吃和日用的成本过高,所引发的消费危机危害将会十分巨大。

        作为和居民接触最为密切的超市,相当程度上决定着价格的高低。

        所以现阶段不止家乐福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沃尔玛也正在不甘落后的攻城掠地,抢占至高点。如今,以上两家跨国集团在国内的分店数量超过200家!

        夏想知道以他一己之力,影响不了国家的决策,也阻止不了外资扩张和蚕食国内市场的步伐,但诚如食盐问题一样,可以抓住一个点,可以利用他现在的权力和影响力,以点带面,来一场经济领域之内的政治狙击战!

        另外有一点不便言明的想法是,不用想就知道,跨国集团在国内扩张的步伐如此之快,而且在各地都是势如破竹之势,必然和高层的支持密不可分。

        究竟是哪一方势力躲在背后充当了跨国集团在国内横行无忌的支持者?夏想暂时还不得而知,但相信随着他介入肖昆事件,只要他一出手,就必然会引起反弹。

        且拭目以待好了……如果只有肖昆一件事情,夏想未必会急急动身前来燕市,还有一件事情的发生,促使他当即启程,和曹殊黧一起从高速回到燕市。

        是夏安的升迁出了一点小意外。

        夏安的升迁之路,一直还算顺利,夏想表面上没怎么操心,其实也一直记挂在心。值此夏安由正处升任副厅的关键环节,出了点状况,他再不出面,就说不过去了。

        主要也是有人欺负夏安,认为夏安在燕省没什么靠山了,就想挤掉夏安的名额,他上。得知消息之后,夏想虽然生气,却还是笑了,他还没说什么,曹殊黧却不干了,气呼呼地表示如果夏想不出面,她就回燕市去找人。

        曹殊黧对夏想家人一向在意,很有夏家媳妇的觉悟,她气呼呼的样子落在夏想眼里,就让夏想既好笑,又感动,因为曹殊黧从来没有因为曹殊君的事情在他面前着急过,现在为了夏安,确实是真急了。

        作为省委书记的千金,曹永国又在燕市为官多年,曹殊黧在燕省省委也认识一些叔伯辈的中层,但大多不是一把手,说话的分量不是很重,说到底,还得夏想亲自出面才行。

        回到燕市,曹殊黧还真扔下夏想,去省委了。说来夏想认识曹殊黧十多年了,还真没见过她因为什么事情求过人。本想拦下她,后来一想也是她一番情谊,就由她去好了。

        夏想却没去省委,而是来到了燕市市委,见了燕市市委书记于繁然。

        接到周鸿基电话时,他正和于繁然悠闲地坐在一起喝茶,作为多年的老友,和于繁然久未见面,一见面,也没有什么生疏感。

        喝了茶,说了闲话,叙了旧,夏想就切入了正题:“于书记,有件事情要请你帮个忙。”

        PS:三件事情,第一,推荐票不多,急求,谢谢。第二,月票落后,也急求,请理解老何的上进之心,确实是为了更好的更新。第三,昨天少更一章,心里过意不去,今天准备五更!请兄弟们为老何加油!最后,鞠躬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