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95章 三方面的胜利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95章 三方面的胜利

    作品:《官神

        最后常委会达成了共识,一,由纪委联合公安厅查明事实真相。www.00ksw.org二,省政府尽快落实达才集团的项目落地,用招商引资的重大举措的正面新闻来引导舆论风向。三,省纪委在最快时间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盐务局问题的处理结果。

        最后,邱仁礼总结发言之后,特例由孙习民补充发言。

        孙习民在对省委和常委会对他的信任和理解表示了感谢之后,特意郑重指出了一点:“特意提醒一下个别同志,胡乱指责别人是不对的行为。我始终认为,夏书记在事件之中没有任何牵连。”

        如果孙习民是以轻描淡写的口气说出以上一番话,就是反话了,但他却是以十分严肃加凝重的表情说出,而且还打出了无比坚决的手势,就让不少人心中一凛,都不解地想,为什么孙省长如何维护夏书记的威望?

        不管是否理解孙习民的做法,但省委班子经过此次常委会算是认定了一个事实,夏书记强势的时候,果然厉害,不但邱仁礼默然无语,是默许的态度,就连孙省长也退避三舍,避其锋芒。

        不过话又说回来,不管夏想是不是锋芒毕露,也不管夏想的强势是不是让一些人很不舒服,夏想在常委会上大获全胜却是不争的事实。

        夏力更是暗暗点头,暗中分析了此后齐省的局势走向,夏书记获胜的地方有三处,一是借机狠狠敲打了何江海一顿,让一向傲慢而从不低头的何江海,在常委会上颜面大失,相当于自取其辱。二是让周鸿基不能再在盐务局的问题上,久拖不决了,必须拿出实际行动来正名。第三点,也是最至关重要的一点,被孙习民以各种理由拖延不决的达才集团的项目,终于轰然落地。

        就此……尘埃落定!

        夏力所得出了三点结论,是表面上的三处胜利,如果就夏想而言,还有隐含更深的政治因素在内,其一,将何江海一系列的布局全面打乱。其二,燕省将盐务局牵连燕齐两省的**案上报中纪委,等于是将一个刺猬踢到了隆家城的脚下。

        是刺猬,可不是榴莲。

        至于顺手将衙内的贪心打消,并且不轻不重地打他一个耳光,不过是捎带的事情。

        当然,夏想也不是没有担心的一面,破局是成功了,但王之夫的下场怎样,他心里没底,中央肯定会有一个说法,哪怕不公布,也会有内部处理!

        三天后,省政府正式宣布和达才集团签定协议,达才集团投资百亿在五岳兴建以地质公园为主题的产业地产。

        新闻发布会上,全国各地的新闻媒体和网站记者蜂拥而来,对达才集团的项目落成大感兴趣,争相提问各种问题。尽管此时网络之上录音门事件已经被平息,只有部分地方还有火星,大部分新闻记者提问的是正面问题,也有少数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又将达才集团和孙习民曾经担任燕省省长的经历关联起来,问出了刁钻的问题。

        结果自然是被人礼貌地请了出去。

        随后,各大媒体和网站都在醒目而显著的位置报道了齐省和达才集团签定的一揽子协议,完全将不久前的录音门事件掩盖,尽管有个别媒体还特意点了一点,但已经无法引起公众的关注。

        又一天后,齐省纪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就不久前的盐务局**大案通报案情进展,除了局长汤世诚和副局长解少海被双规并移交司法机关处置之外,省盐务局还有处级以上大小官员共计十余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党纪国法的处理,基本上省盐务局系统中层以上干部被扫荡一尽!

        两大新闻的抛出,完全提升了齐省的正面形象,一时之间,新闻媒体上报道齐省的消息,全是正面积极向上的内容,让前一段时间的几次消极的负面报道,完全被冲刷殆尽。

        虽然孙习民的妥协和周鸿基的大下狠手,在政治上是夏想的胜利,但平心而论,在提升齐省正面形象挽回齐省的被动局面的层面来说,又何尝不是齐省省委和齐省人民的胜利?

        所以,尽管有人做出以上决定是无奈的选择,心中憋屈难受,并且认为是一次重大失利,但齐省省委大多数人还是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感谢正是因为夏书记一系列的措施,才让齐省省委一改被动挨打的局面,终于不再被人在网上口诛笔伐,身为省委的一员,人人都大感轻松。

        一系列的事件烟消云散之后,齐省省委,进入了相对的平稳期。在不为人所知的背后,衙内的离去,宣告着千江集团的投资事宜,暂时搁浅,而衙内对达才集团伸手的企图,宣告破灭。

        更远离公众视线的一件事情是,何江海意外消停了许多,也消沉了许多,似乎大病一场一样,整个人无精打采了很长时间。

        后来在接连去了京城几趟之后,听说又暗中和叶天南会面,才终于又恢复了精气神,人也精神了许多。

        而周鸿基在对省盐务局来了一次清洗之后,不出所料,他在其后半个月之内,连续去了两次京城,固然对外的说法是向中纪委汇报案情,就齐燕两省的盐务局反腐大案进行对接,但明眼人都清楚的是,周书记恐怕一是向中纪委汇报工作,二是向国务院方面解释苦衷。

        国务院方面先不用说,周鸿基自有渠道沟通,而他又不象孙习民一样特别在意国务院的态度——在第二次前往中纪委汇报工作的时候,他并没有再和国务院方面接触,而是直接迈进了隆家城的办公室。

        此时的京城已然是夏天最炎热的时节,比鲁市还要干热几分。虽然空调营造的人工凉爽环境能让人暂时逃避酷暑,但毕竟是人工小环境,在空调下面呆久了,还是不舒服。

        最神清气爽的还是大自然的清风。

        隆家城的办公室位于二楼,正好处在通风口,他请人专门改造了通风,从窗户吹来的清风可以穿堂而过,然后绕行办公室一周,最后从门口消散。

        正好窗户所冲的外面绿树高大,又有爬山虎爬满了墙壁,就给人分外清凉的感觉。隆家城就在自然清风之中,和周鸿基畅谈。

        “空调吹久了,头疼。”隆家城见周鸿基头上隐隐有汗珠,笑道,“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受不了热。现在经历多了,总算明白了一句话说得确实没错——心静自然凉!”

        “不过,许多道理要体悟,而不是感悟。感悟不真实,体悟到了,才算有了真正的切身体会。”

        讲了几句大道理之后,隆家城的话题终于又落到了夏想身上:“夏想可是送了我一份好礼,我还以为,上次事情已经算完了,你想呀,中纪委都被礼送回来了,无功而返,要是传到外面,别人会对中纪委有不好的看法的。没想到,上次是一盘小凉菜,现在才是开胃大餐。真有他的,还真让我头疼了。”

        周鸿基只是附和着笑,因为隆家城说话的时候,虽然微微皱眉,但脸上的笑容还挂着,证明他气归气,其实还是无奈大于气愤。

        确实是,夏想利用齐燕两省盐务局的联合办案,好好送了一份不菲的礼物给中纪委,更准确地讲,是给隆家城。

        中纪委和夏想之间的过往与恩怨,周鸿基自然清楚,对于夏想的还手,他站在公正的立场上来发表看法的话,是不置可否!

        或许从内心深处来讲,甚至还隐隐支持夏想的做法,因为连他也看不过当年在秦唐的一场大雨——尽管说来当年的事情并非全是隆家城的用意。

        燕省纪委调查的燕省盐务局的问题,落马的官员不比齐省少,两省联动的威力不小,引起了国外媒体的强烈关注,只可惜国内媒体出于某方面的原因,都集体失声了。

        本该是一起轰轰烈烈的**大案,本该对国内的制盐行业带来巨大的冲击,但因为新闻媒体缺席的原因,公众对此所知甚少。

        公众虽然并不知道真相,但夏想依然功不可没,周鸿基从本心出发,还是敬佩夏想的所作所为,尤其是当他知道了夏想的公正出发点之后。

        燕省制盐业因为吴若天的介入,再因为无数盐务系统贪官的落马,更因为齐省盐务系统**案的直接影响,现在燕省的制盐业重新洗牌,原先停产的盐厂纷纷开工,同时,燕省从齐省调配的食盐份额大降。

        站在齐省的角度来说,齐省会有一定的经济损失,但从燕省的角度考虑,或者从底层制盐工人的利益为出发点,减少调配齐省的“私盐”,有利于燕省制盐业的良性发展,并让几百上千名工人有了活路。

        在几百上千名工人有了生活的希望的同时,伴随的是齐省和燕省盐务系统落马近二三十名贪官!

        贪官,剥削和侵占的明面上是国家的财产,其实归根结底,还是最底层百姓的血汗。

        当周鸿基查明真相,发现夏想在整个事件之中,并没有私利,完全是出于公心,他就没有办法不敬佩夏想的为人。

        ……不过再回到齐省的局势上,周鸿基也是大感头疼,因为他非常担心接连失利的何江海的下一次反扑会不顾一切!甚至会……不择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