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94章 破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94章 破

    作品:《官神

        实话实说,夏想的三点建议,切中要害,一针见血地针对目前齐省面临的困境,开出了良药,是眼下化解齐省危机的最佳手法。www.00ksw.org

        试想,如果孙习民出面代表省委省政府和达才集团签定一系列的协议,引进百亿巨资,绝对会换来新闻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就算有人再提到孙习民天下第一省长的称号,因为称号来自于他对达才集团项目的否决,而现在,他又出面签定协议,齐省方面甚至不用多解释一句,原先的录音门就会被人当成谣言,最终消弭于无形。

        再有盐务局的问题,省纪委越早出台处理意见,就越能显示出齐省反腐的决心,对齐省的正面形象,又是一次强有力的提升。

        因此,必须承认,夏想的手法精确而犀利,既从大局出发,又狠狠地打了何江海一个耳光,同时还有隐含至深的一个用意,间接警告了周鸿基!

        因为周鸿基在双规汤世诚之后,明显放缓了对盐务局进一步的调查取证工作,有雷声大雨点小的趋势,虽说由此判断周鸿基是不是会全面倒向何江海为时尚早,但夏想很清楚,许多事情宜趁热打铁,稍一迟疑,就有可能收到事倍功半的效果。

        尽管他早就知道,他和周鸿基之间不可能一直合作下去,而且周鸿基不可能和他同心,但适当的敲打还很有必要,也会让周鸿基不至于倒向何江海的速度过快。

        还是要将主动权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是王道。

        “夏想同志的提议,很中肯,很有建设性,我原则上表示同意。”关键时候,还是要靠省委书记一锤定音,邱仁礼就非常及时地力挺了夏想。

        “感谢邱书记的支持。”夏想冲邱仁礼点头示意,又将目光落在了何江海身上,“网络事件频发,省公安厅也难辞其咎。在现在网络媒体进入兴盛的新时期之下,如何适应新时期的网络安全工作,是公安部门的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新的考验。可是省公安厅在两次网络事件之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不但事后十分被动,而且反应迟缓,除了要求宣传部门灭火之外,没有从技术手段和事情根源上杜绝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甚至在事发后几个小时,还迟迟定位不了发帖人的位置,又无法在技术上屏蔽齐省的网民访问网络,我想请问何书记,身为公安厅长,在网络事件频繁之下,是不是负有领导不力的责任?”

        谁也没有想到今天的夏想夏书记一反常态,在常委会上四处开火,在邱仁礼的默许下,直接跃过了孙习民的风头,指点江山,第一次拿出了省委副书记暨省委第三号人物的权威!

        不少人才赫然发觉,以往低调沉默的夏书记,在他们眼中不过刚刚成熟一点点的年轻的夏书记,其实一直忽视的一个事实是,夏书记在整个省委班子之中,是除了邱书记和孙省长之外的,真正的省委领导,是党内排名第三的关键人物!

        是呀,省委常委会中,一共十三人,除了书记和省长之外,其余都是副省级,但要明确的一点,省委副书记在公布排名时,不会将省委常委挂在前面,就说明了省委副书记的职务高于常委。

        而其他人,包括常务副省长也好,省纪委书记也好,政法委书记也罢,都要先在具体职务之前标明是省委常委,其中暗藏的政治意义就是,同样是省委常委,他们和夏想之间还是有差距的!

        也就是说,夏想完全可以站在一定的高度上,点评常委会之中,除了邱仁礼和孙习民之外任何一人的工作得失!

        何江海被夏想当众点名批评,又是借网络事件,等于是被夏想非常巧妙地反手一击,并且让他几乎没有反驳的理由。是呀,网络安全本来就是公安部门的分内事,出了问题不找他负责,找谁?

        公安厅是有网警的……他怎么就搬石头来砸自己脚,真是蠢到家了。

        偏偏邱仁礼又当众表态支持了夏想,而事实又摆在眼前,确实是公安部门反应迟缓——虽然是齐省固有的对网络重视不够的原因,但被夏想成功引向了孙习民事件,他就只能吃哑巴亏了,否则再多说下去,说不定就会得罪孙省长了——何江海就只能脸红、低头,然后无语。

        何江海成功被夏想逼退!

        事情还不算完!

        夏想继续借题发挥:“如果纪委方面及时处置了盐务局的问题,提前一步将处置意见公开,也算表明了齐省接受网络监督的积极、开明的态度,现在许多网民借机生事,说是齐省保守、僵化,不但宣传部门落后于时代,公安部门没有处置突发事件的能力,就连纪委部门也是处处被动!想想也是,解少海同志被双规了很长时间,汤世诚依然稳稳坐在盐务局局长的宝座上,等别墅事件爆发出来,纪委才立刻双规了汤世诚……”

        夏想的目光直视周鸿基,要的就是在气势上压周鸿基一头。

        “许多网民在问,网上别墅事件出现之后纪委才采取行动,难道说,别墅是昨天才盖成的?难道说,纪委的同志都是网民的亲戚?”

        夏想的语气诙谐,常委会上,甚至有几人笑了起来。不过随后发现气氛不对,忙又住了口。

        “所以说,同志们,邱书记生气是有原因的,孙省长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也是有客观原因的。原因就是,公安部门处置不力,纪委方面,工作拖延。”

        夏想发表了一番长篇大论,震憾了许多人的心灵。

        邱仁礼自不用说,对夏想审时度势抓住机会,一举借孙习民事件,沉重打击了何江海的嚣张气焰和周鸿基的摇摆心思,从而在常委会上树立权威的手段,大加赞赏。

        孙习民虽然清楚夏想的本意也是立威,但他也不得不佩服夏想的政治手腕之高超,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也让他精心准备的顺水推舟的手法,无法施展。

        周鸿基至此也清楚了夏想的真正用心,打压何江海最近一系列的布局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对他最近的摇摆不定暗中警告。

        夏书记,果然高明,果然厉害,周鸿基不得不佩服夏想的出手,及时而准确,也让他没有反驳的理由,况且夏想借助的理由还是孙习民事件。

        好吧,认输!周鸿基决定退让一步,因为他确实想不出更好的说辞,确实是夏想的布局太巧妙了,几乎无懈可击。

        但连周鸿基也没有想到的是,夏想想要的更多。

        就如当初中纪委一帮人败走鲁市之时,夏想就在心中暗想,他只是还回了一局,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机会,他还要讨还更多的公道。

        而今天,夏想想要的是一劳永逸地解决更大的问题。

        “周书记,燕省方面又提供了新的证据,表明齐省盐务局为了多向燕省调配食盐配额,有无数中层干部向燕省盐务局行贿,具体名单我会联系燕省纪委与你交接一下。燕省方面,省委书记高晋周同志很重视盐务系统的**大案,已经上报了中纪委。”

        周鸿基只觉眼前一阵金星乱冒,说是怒气也行,说是对夏想的手法佩服得无以复加也行,反正夏想已经抛出了杀招,不但要让中纪委难做,也让他必须正面现实,不得不联合燕省纪委,也上报中纪委。

        两省联动的案子,不可能一省上报,一省无动于衷,更何况在一开始他还表现得十分积极主动,就在前几天还和燕省纪委的同志亲自面对面交流看法,定下了联合办案的基调,他不可能自打嘴巴。

        高,真是高,周鸿基彻底无话可说了,除了默然点头之外。

        他只知道的是,在夏想面前,他又棋输一着。

        夏想终于发言完毕了,许多人都暗中长长出了一口气,但都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波杀招又至!

        先是秦侃接过了夏想刚才发言之中一提而过并没有深入的话题:“我完全赞同夏书记的提议,在公安部门和宣传部门联合调查网络事件的同时,省政府方面也应该就达才集团的问题,尽管出台解决方案,就如夏书记所说,敲定达才集团的项目,是对网上捕风捉影的攻击的最好的回应。”

        “我赞同。”周鸿基及时表态,他在达才集团项目上本来就是中立立场,刚刚被夏想敲打一番,他面皮薄,需要一个可以减轻他的正面压力的事件来化解心中的紧张。

        “我也赞同。”廖得益跳过何江海发言了——何江海刚才又抢话了,结果却被抢白了一顿,现在不说话了——也坚定地表了态。

        “我也没意见!”袁旭强也默认了夏想的提议,因为他也认为这么做对孙习民有利。

        随后的一干常委,几乎全部没有反对意见,都附和了提议。

        邱仁礼没有直接插手政府事务,要求孙习民就达才集团的项目落地如何如何,夏想也没有提出省委出面成立联合协调小组,但最终,却十分巧妙地利用一次网络事件,成功地掌控了常委会的节奏,让孙习民无路可退。

        孙习民愣了半天,最终还缓慢地说了一句话:“夏书记的建议很好,我会认真考虑。”

        破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