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93章 单挑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93章 单挑

    作品:《官神

        一开始,邱仁礼就怒气冲冲地拍了桌子,态度很坚决,表示一定要严惩幕后主使,决不姑息泄密事件的发生。www.00ksw.org一旦查处,绝不容忍,因为事情已经越了界!

        邱仁礼的态度在意料之中。

        如先前的别墅PS事件,属于正常的较量,就如国内新闻媒体报道,某一个城市严查家乐福超市的价格问题,或是某个品牌的食品细菌超标,某个品牌的锅有致癌物质,等等,就属于政治斗争体现在经济领域的具体过招。

        也就是说,政治斗争也好,经济较量也好,都要具体落到一个点上,而且这个点还必须是实实在在的可以利用的支点,有问题可查,有话题可说。

        象将领导讲话的录音直接放到网上,就属于政治斗争之中的低级手段了,而且超出了约定俗成的规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越线行为,必须严加惩处并且坚决杜绝。

        话又说回来,邱仁礼气归气,也知道确实是孙习民逼急了人,否则对方也不会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将他不恰当的话公布于众。因为孙习民上述讲话是对谁所说,孙习民肯定心里有数,一想便知。

        所以说,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就表明了一点,此人就没打算走回头路。

        其实孙习民在昨晚对夏想勃然变色之后,稍一冷静,就后悔了,因为他盛怒之下,以为是夏想暗中指使而李丁山具体操作的一出阴谋,但坐下之后才一下想起,当时他说出这番话时,只有两人在场,那么录音的人只能是另外一人。

        ……王之夫!

        也就是说,不管夏想有没有参预其中,不管李丁山是不是幕后推手,具体实施者一定是王之夫。

        他怪罪夏想……很没有道理!

        只不过话已出口,反悔无用,又拉不下脸面,就将错就错了。

        尽管有理由相信,事件会很快被扑灭,因为事件性质不同,中宣部也好,各大正规网站也好,都不会大肆转载,事态的影响力绝对比上次别墅事件小多了。

        但问题是,他的名声算是一落千丈了。

        谁也不愿意被人揭开伤疤,尤其是政治人物,比明星还好面子,还在意过去,要不官场上那么多隐瞒年龄篡改简历也要升官的活生生的例子,就充分说明了官场的魔力之大,让人疯狂。孙习民好不容易不再去想燕省的黑锅和耻辱,现在倒好,不但被人旧事重提,还有好事者将他当年辞职时的照片又翻了出来。

        更让孙习民恼羞成怒的是天下第一省长的称号算是叫响了,以后谁还愿意和他搭班子?他以后的工作将会很难开展。

        今天的常委会,一定会将事件定性,并且上报中央,就让王之夫提前回家抱孩子去!

        邱仁礼讲完,孙习民发言了,他表情沉痛,语气沉重:“同志们,我很痛心!”说话间,他的目光有意无意落在了李丁山的身上。

        夏想冷静地分析了一下局势,知道今天的会议闹不好会乱,因为他已经注意到了何江海眼中的怒火和周鸿基神色之中的愤慨。如果形势失控的话,他就有必要放出杀招了。

        “网上的流言我全看到了,相信同志们也都看到了。说实话,我确实说过上面的话,但当时只是正常的工作之中的争论,算什么事儿?啊?谁在工作中没有说过大话说过狠话,如果我们说过的每一句不理智的话都被放在网上当成笑话,以后我们都不要工作了,都当哑巴好了!”

        “当此,我请求省委和邱书记为我做主,为我向中央澄清,同时查清个别别有用心的人的动机,不要让省委的害群之马毁了整个齐省的形象!”

        孙习民也有一定的讲话水平,他的发言有理有据,又做到了悲愤而不失态,达到了想要的效果。

        不少常委都向孙习民投去了同情和赞许的目光。

        夏想也表态了:“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行径,必须严肃处理。我想具体事态,孙省长肯定心里清楚,因为当时的话是对谁说出的,孙省长肯定记得清楚。”

        夏想的话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立刻投向了孙习民。

        刚才都只顾得关注事情本身了,忽略了事情之中的一个关键的细节,夏想的话,就立刻让在场所有的常委心思大开,对呀,这么明显的事情,还用调查什么,孙省长肯定知道是谁做的。

        孙习民没想到夏想这么直截了当地提出问题,他当然知道是谁做的,但当众在常委会提出有失风范,也有损形象,事情适合在私下向邱仁礼汇报,不适会常委会人多眼杂的场合。

        夏想此举是何用意?是想将王之夫一棍子打死,还是另有后手要保下王之夫?

        孙习民被夏想问得愣住了,过了片刻才摇头说道:“还真让夏书记问住了,我现在心里很乱,一下真想不起来当时是对谁说的。”

        怎么会?众人面面相觑,简直是意外不到的回答,孙省长是怎么了?难道要放过元凶?

        不过也有人猜到了孙习民的心思,是留了一线,也好以后相见,既想严惩幕后人物,又想将事情做到暗处,也就是说,既要落名声,又要报复。

        周鸿基理解孙习民的心思,廖得益也能理解,邱仁礼更能理解,但有一人不能理解——何江海!

        何江海昨天春风一度,自认已经胜算在握,也并没有将孙习民的事件放在心上,以为不过是一场闹剧,不料天一亮才发现,事情闹大了,天下第一省长的称号都出来了,真是过分,太过分了。

        何江海不比孙习民遇事三思而后行,也不比周鸿基遇事沉稳,他本来胜券在握的好心情一下被孙习民的事件搅得十分烦恼,心里清楚对方是冲着达才集团的项目来的,是为了破局,就一心认定肯定是夏想在背后捣鬼。

        现在见夏想又装腔作势当众问个清楚,逼得孙习民不敢明说,何江海的怒火就冲天而起,冷冷一笑:“夏书记,你会不知道是谁做的事情?”

        语气很是嘲弄。

        夏想并不恼,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怎么会知道?何书记的话很奇怪。”

        “奇怪?”何江海嗤之以鼻,“要我说,你当面问孙省长是谁做的才奇怪,我还想问问夏书记,你说到底是谁做的事情?”

        任谁都听了出来何江海的冷嘲热讽之意,以及含沙射影的影射,李丁山怒火中烧,正要拍案而起,被夏想的眼神制止。

        甚至夏力也想挺身而出替夏想反驳几句,也被夏想及时暗中摆手阻止。

        夏想今天要的就是要单挑何江海!

        何江海气势太盛了,一直以为齐省就是他的天下,想怎样就怎样,而且还试图将先前一系列的胜局全面翻盘,好一个春秋大梦。

        夏想主要也是被衙内的狮子大张口激起了火气,也被孙习民为衙内助威,借刁难达才集团之际,试图强迫控制达才集团的手法很是不耻,来而不往非礼也,孙习民有今天的下场,也是自作自受。

        虽然王之夫的做法有点过了,表面上夏想必须维护大局持反对意见,但暗中,还是要为王之夫的勇猛暗暗竖起大拇指。

        既然何江海挑衅,就来好了,他还怕他不成?

        夏想终于冷笑了:“何书记有话就请明说,别含沙射影,好象多高深莫测一样。其实你不就是想说,事情是我在背后做的手脚?”

        “难道不是?”何江海今天也不打算退让了,他也受够了,“躲在背后偷偷摸摸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要我说,还真是小人行径。”

        “说得对!”都以为夏想会勃然大怒,不料他依然十分镇静,只不过说话时的腔调冷峻了许多,“我也想请问何书记一句,在提拔陈秋栋的事情上,在陈秋栋自杀的问题上,在赵牡丹企图陷害齐省一名副省级高官的背后,是谁处处伸手,躲在背后摇旗呐喊,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夏想的一连串的质问直接而有力,顿时在常委会引发一阵轰动,一片嗡嗡之声。

        何江海指责夏想,只凭猜测,夏想的影射,却有真凭实据,而且全部属实,就让何江海一下涨红了脸。正要反驳几句,夏想却不给他机会!

        “今天,在盐务局别墅事件还没有消除负面影响的前提之下,网上又爆发出针对孙省长的事件,各位领导,我们要指责网络和网民的同时,是不是要扪心自问,是不是要设身处地地好好想一想,为什么齐省一片纷乱?为什么不是燕省,不是安省,也不是湘省,偏偏是齐省?难道网民得了失心疯,就看齐省不顺眼?”

        “如果我们行得正站得直,本身就十分顺眼,别人还怎么能看我们不顺眼?不要把责任全推给别人,我们也要从自身找找原因,找出根源所在,删帖和掩盖事实真相,是治标不治本的权宜之计!”

        夏想第一次在常委会上露出了锋芒毕露的一面:“今天,正好借这个机会,我郑重向省委提交三个建议。第一,严查网络事件的背后黑手,绝不姑息。第二,纪委方面不能再拖延下去,尽快将盐务局系统的处理意见公布于众,还网民一个真相。第三,尽快落实达才集团的投资项目,用正面新闻来转移网民视线,引导正确的舆论导向。”

        夏想出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