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92章 超出了底线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92章 超出了底线

    作品:《官神

        就在何江海进入梦乡之时,陆华城却并没有回家,而是悄然返回了市局,在和戴继晨碰面之后,又回到办公室坐了一会儿,才动身回家。www.00ksw.org

        就在陆华城在办公室一个人独处的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内,他做了三件事情。三件事情都不太大,但如果让何江海知道的话,不但会气得从床上跳起来,还会大骂陆华城两面三刀不是东西。

        其实也不能怪陆华城不是东西,实在是陆华城和他认识的年头太久了,对他的表演已经免疫了。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现在齐省的形势大不相同,因为齐省有一个夏想。

        更因为夏想再次领先了何江海一步!

        陆华城虽然欣然赴约,和何江海聚在一起,但实际上他一点也没有被何江海打动,相反,内心反而更加坚定了和何江海继续保持相反的立场的决心。

        在此之前,陆华城就已经接到了廖得益的电话,得知了夏想和廖得益谈话的内容,就立刻让他心潮澎湃,久久难以平静。

        省纪委常务副书记兼监察厅厅长,和他现在的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虽然是平级,而且在一些人眼中,似乎还没有现在的位置风光,但他却心里有数,如果下一步真能上任夏书记提到的位置,将是他在退下之前最好的结局了。

        陆华城很清楚他现在的处境,十年正厅了,离副省只有一步之遥,但基本上没有机会跨越了,而他在市委班子换届之时,肯定不会再担任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了,那么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退居二线,要么平调担任一届厅长。

        现在他是可上可下的年龄,当然不想退下。

        夏书记真是目光如炬,就如完全摸透了他的心思一样,因为他最想去的地方就是省纪委,最想得到的位置就是监察厅长。

        廖得益转述的话,就让他在经过认真考虑之后,主动向夏想打去了一个电话。

        一个关键的电话!

        而现在,他在和何江海会面之后,将整件事情理顺思路之后,又郑重其事地拨通了夏想的电话。

        “夏书记,没打扰您休息吧?”在夏想面前,陆华城已经完全是以下级的口气说话了,“刚刚和何书记、袁书记见面回来,一切都还顺利。”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夏想正在家中上网,还没睡下,因为他知道,今晚还有事情要发生。

        “顺利就好,华城,辛苦了。”在和何江海见面之前,陆华城已经事先征求了他的同意,他对今天何江海组织的聚会,了如指掌,“接下来的事情,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陆华城自然知道夏书记的言外之意:“是,我一定会落实省委的指示精神。就是有一个小问题,可能没有达到预期——朱振波的问题,何书记问得不多,有些话我就没有及时说出来。”

        “不急。”夏想轻笑一声,想起了什么,又说,“王泽人的为人怎么样?”

        夏想身份特殊,作为分管人事的副书记,他一般问到谁,对谁而言不啻于天降福音。

        陆华城脑子立刻转了几转,及时领会领导意图是每一个下级必备的能力之一,如果没有,对不起,很难升迁。

        “王泽人同志有破案能力,工作认真,态度端正,是棵好苗子。”陆华城迅速给出了正面的评价。

        “呵呵,好,好。我就是随口问问。”

        夏想相信,他随口一问,必然会让陆华城对王泽人提拔重用,由此,有人背后想对王泽人下手的图谋,就有可能破产。

        夜色已深,曹殊黧已经香甜地进入了梦乡。她已经习惯了夏想不知何时上床的作息,而且她作息非常规律,到点就犯困,不睡不行,也让她更显娇憨之态,尤其是犯困时头一点一点的模样,最让夏想喜爱。

        夏想在书房中静坐,没有开灯,只有电脑微弱的光芒映照着脸上,让他的神色飘动不定。

        录音门在上传网络不到几个小时之内,就发酵了!

        虽然因为当事人毕竟是堂堂的在职省长,国内各大正规网站不敢转载,但各大论坛和微博的影响力不可小觑,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在网上呈现星火燎原之势。

        夏想在感慨之余,也清楚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当事省长是孙习民!

        换了别的省长,恐怕还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因为省长一般为了不盖过省委书记的风头,都会十分低调,国内的政治环境也是省长必须要屈居省委书记身后。

        只可惜孙习民孙省长不想出名也得出名,因为他在燕省所背的黑锅太大了,作为国内绝无仅有的黑锅省长,想被人忘记都难。

        于是,孙省长的老底伴随着录音门事件,再次被人旧事重提。网民翻旧帐的水平绝对一流,差点将孙习民的底细都查个底朝天,再加上才沉寂两年就又重新出任齐省省长,又口出狂言,就有网友戏称孙省长后台之硬,可直通天庭。

        孙省长就很不幸地被人册封为天庭省长,又称天下第一省长。

        想想衙内将温子璇戏称为天下第一秘书长,不会有几人认同衙内的提名。但才有人提名孙习民为天下第一省长,就立刻一呼百应,人人赞同。

        一夜之间,天下第一省长的名号传遍大江南北。

        合上电脑,夏想摇摇头,孙省长悲剧了。

        事情到底会朝哪个方向发展,到底会有多大的波及和影响,夏想心中没底,因为事态不是由他引发,他并没有估算后果。

        和孙习民、衙内的聚会不欢而散——其实夏想本来也没有抱多大希望,尤其是在得知衙内胃口惊人之后,更是失去与之继续交谈的兴趣,不欢而散也正合他意,他才不会迁就衙内的狮子大开口的行径——夏想一路上并没有对吴天笑和温子璇多说什么,就直接回家了。

        整个事情在路上他就猜到了几分。

        一回家,就接到了李丁山的电话。

        电话中,李丁山告诉了夏想事情的起因和经过,但并没有说出他和严小时之间的秘密,虽然夏想早晚会知道,但出于某方面的考虑,他还是隐瞒了下来。

        李丁山始终是夏想的软肋,何况此次事件,李丁山只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并非真正的幕后推手,夏想也就默认了眼下的形势。再说,其实就本心而言,夏想倒还想看看被抛到风口浪尖的孙习民如何自处!

        孙习民在达才集团问题上的固执态度,以及衙内的贪心,也差不多激怒了夏想,让他耐心渐失,准备破局。

        正准备睡下的时候,夏想又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周鸿基来电。

        “夏书记,有没有打扰你休息?”周鸿基很客气。

        “没有,还没睡,周书记有事?”夏想很礼貌。

        “我听到一个说法是……”周鸿基有点迟疑,似乎在犹豫什么,最后还是含糊其词地说了一句,“好象省委有意调整令传志的职务?”

        夏想笑了,消息经过七拐八拐,终于还是传到了周鸿基的耳中。能让周鸿基迫不及待半夜三更打来电话,就证明了一点,令传志作为一个关键点,不但让陆华城大为心动,也让周鸿基坐不住了。

        “可能是传言吧,也可能是邱书记有这个意思,但我还没有听邱书记提过。”夏想的回答也是模棱两可。

        不得不说,刚刚才平静了几天的齐省局势,又再起波澜。不过和上次风起云涌相比,这一次的事件,很轻松很有趣,夏想完全可以闲庭信步,以袖手旁观的姿态,指挥若定。

        是该强势出手一次了,夏想收起了桌上的资料,许多问题,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

        但和上次的网络风暴不同的是,他有点担心王之夫,因为以他的推测,王之夫恐怕意气之下,并没有太多的防范被人查实的手段……第二天一早,省委大院上班的人群,交头接耳,脸色各异,都在小声议论天下第一省长的话题。

        有人幸灾乐祸,有人义愤填膺,有人得意洋洋,众生百态,即使在处处小心的官场中人身上,也表现得淋漓尽致。

        不出所料,紧急常委会再次召开。

        孙习民坐在二号位置之上,脸色铁青,极为难看,因为他几乎一夜未睡,浏览网上的议论,越看越是心惊,越心惊越恼怒,越恼怒越难堪。

        因为网友不同于官场中人,说话要小心,要注意身份,要有分寸,网友是百无禁忌,想什么说什么,甚至是什么难听说什么,他已经尽量不再回忆燕省的种种,以及过去的黑锅和耻辱,现在却都被人放到了网上,甚至还夸大而嘲弄,冷嘲热讽的刁钻刻薄的话语,几乎让他险些砸了电脑。

        都以为此次常委会不会有什么重大举措,无非是两点要求,上,请示中宣部出面平息网络的风暴。下,由省委宣传部联系各大网站删帖封帖,并查实幕后主使之人,严查政治泄密事件。

        毕竟此次事件和上次别墅PS事件性质不同,直接将政治斗争摆到了台面之上,事情就超出了官场的底线。

        但都没有想到的是,夏想强势出击,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