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91章 生动一课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91章 生动一课

    作品:《官神

        在孙习民、衙内和夏想会面的同时,何江海也在一处秘密地点,和陆华城坐在了一起。www.00ksw.org

        虽说陆华城应约前来,何江海本该高兴才对,但之前他做了一件事情,却又让他生了一肚子闷气!

        是因为廖得益。

        出于好意,何江海在邀请完陆华城之后,也亲自打电话给廖得益,也是以老友重逢的由头,请廖得益也来一聚。不料廖得益却一口回绝了,回绝就回绝好了,而且还说得十分干脆,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就让何江海蓦然火起。

        “谢谢何书记的好意,以后什么老友聚会一类的事情,就别通知我了,我抽不出时间,也没多大兴趣。”廖得益的回答很生硬,其实倒也不是他有多傲慢,而是值此人事调整方案二稿即将出台之际,身为组织部长,必须适当避嫌,避免和他人私下接触频繁。

        何江海将廖得益的话当成了划出一条鸿沟的决裂之话,顿时大怒。本来他还有模有样放低了姿态,说话的时候非常注意了方式和口气,不料一口吃了个铜腕豆,硌得牙生疼,就再也装不下去了,怒而说道:“得益,不要以为你可以独善其身,你不要忘了,你是齐省人。”

        “谢谢何书记提醒。”廖得益淡然说道,“我就想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不想多操心了。”话一说完,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结果,就把何江海气得够呛,就让他在经历了和孙习民之间的密谈,和周鸿基之间的午餐,以及又邀请到了陆华城一起叙旧,三处开花三处结果的胜利喜悦,一次性被廖得益的冷漠冲刷得荡然无存。

        从此,何江海视廖得益为最不欢迎的人。

        ……好在陆华城今天的态度还不错,就让何江海愤然的心情,多少缓和了几分。

        今天的老友重逢,除了陆华城之外,还有袁旭强以及省委、市委之中几个中层干部,一共五六个人会聚一堂,也算热闹。

        当然官场中人都有两面性,在市委会议上立场完全对立的陆华城和袁旭强,现在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似乎看不出有过矛盾冲突。

        何江海更是如此,他的态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低调务实,而且积极热情,俨然以众人的老大哥自居——尽管说来,其实他并非众人之中年龄最大者——再也没有了以前以本土势力领军人物自居的傲然,还真应了一句话——形势比人强。

        陆华城一边附和何江海,一边和每个人都热情寒喧。

        聚会的地点,是一处郊外,类似于庄园性质的休闲会所。几人坐在湖心亭中,轻纱笼罩,用来防止蚊虫叮咬,又有丝竹之声从水边传来,悠扬不绝,还有古代仕女打扮的服务员穿梭其间,穿着显然是仿效盛唐服饰,个个胸前一抹红艳与雪白,带来了赏心悦目的效果的同时,又有触目惊心的美艳。

        当然,入目之后,惊动的是色心。

        几杯酒下肚,何江海又将因为廖得益带来的不快抛到了脑后,目光从众人的脸上扫过,又有了怡然自得的心态。他也知道现在夏想正在和孙习民、衙内吃饭,明是吃饭,其实是对决,相信今晚夏想并不会好过。

        他更知道,周鸿基现在应该正在策划一着反手,事成之后,盐务局的问题还会雷声大雨点小,夏想肯定会大失所望。

        还有眼前的好处就是,将陆华城拉拢过来之后,赵牡丹的案件估计最后就是一个不了了之的下场,夏想又能如何?

        是,夏想确实是在中纪委的事情上小胜了一局,但表面上的胜利只是面子上好看罢了,落不到实处,又有何用?下面都是他的人,具体到每一件事情上,都是高高抬起轻轻放下的结局,夏想就会深深地体会到有力无处使的尴尬和无奈!

        在齐省之地,在具体办事人员都是他的人手的情形之下,夏想还想在齐省为所欲为,还真以为他和叶天南一样是无根无底的浮萍?

        想到得意之处,何江海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想到了叶天南,何江海就更得意了,因为他前天接到了叶天南的电话,还缠绵在病床之上的叶天南同志真是痴心不改,还对齐省的局势无比关注,又打来电话含蓄地点评齐省局势,就差明确对他提出具体建议了。

        不过他并没有等叶天南将话说完,就找了个理由中断了通话,一个失败者,在湘省失败一次,又在齐省再次失败,甚至还被夏想气病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全好——叶天南凭什么对他指手画脚?

        只是一个不甘心失败的无能者罢了!

        对叶天南下了结论之后,何江海的信心又重新回到了顶峰状态,尤其是现在,面对齐省一干本土势力的盛会,他感觉胜利的天平再次向他倾斜了,只差一步,他就能再次在齐省一扫先前的失利和颓势,重新焕发勃勃生机。

        唯一的遗憾就是廖得益。

        也罢,廖得益也是一时鬼迷心窍,相信以后形势大变,他还会重回半岛帮的阵营。

        ……说话间,就提到了鲁市的两件案子,一是朱振波案件,一是赵牡丹案件。

        袁旭强大有深意地看了陆华城一眼,说道:“朱振波的案子,现在纪委方面抓得很严,保密措施做得也很到位。至于赵牡丹的问题……”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和何江海交流了一下眼神,“听说现在证据确凿,准备移交检察院了?”

        陆华城正在低头对付一块鸡肉,听到袁旭强的问话,他将鸡肉扔到一边,说道:“初步证据表明,赵牡丹确实有经济诈骗的嫌疑,不过暂时还没有决定是不是移交到检察院,听说还有补充证据。现在的证据顶多判她个十年八年,如果再有补充证据,估计她一辈子就交待了。”

        何江海正端着一杯酒要向嘴里送,一听此话,脸色就有点动容,轻轻放下酒杯,叹道:“华城,赵牡丹也是我们的老朋友了……”

        “差不多就行了,是不是华城?”袁旭强也趁机上话,替赵牡丹说情,“不用非把牡丹向死里整,自己人整自己人,不是让外人看笑话吗?”

        “就是,就是。”

        其他几人也一起附和。

        “就是,就是。”陆华城也连连点头,似乎完全赞同何江海和袁旭强的话,“不过赵牡丹的事情闹得太大,齐省一枝花?呵呵,现在市局天天接到新闻媒体的电话,要求采访,还真是全国出名了。想要压下去,得需要一点时间和必要的手段,袁书记有什么指示精神,可以说一说,我现在是暂时没招了。”

        “至于朱振波的问题……”陆华城忽然压低了声音,一脸神秘,虽然没有外人在场,又身处湖心亭之中,周围几十米都不会有人,他还是故意四下看了看,说道,“我听说纪委抓瞎了,不敢再向深里审了,准备就拿一个陷害外地客商和贪污50万的结论结案,充其量就是一个缓刑。”

        和改利对市纪委的掌控力度很大,朱振波案件的进展,连袁旭强都没有听到什么内幕消息,陆华城的说法,他是第一次听说。

        对何江海等人来说,也是如此。

        至此,何江海也好,袁旭强也好,就完全相信了陆华城已经再次回归了阵营。

        又谈论了一番局势,基本上定下了基调,尽管陆华城并没有明确答复何江海要如何处理赵牡丹——其实何江海最想要的结果就是赵牡丹判一个缓刑,然后被他雪藏,金屋藏娇——但还是含蓄地表明了态度,会尽量保全赵牡丹,尽可能大事化小。

        在继和周鸿基会面、和孙习民会谈之后,今天和陆华城的座谈,完全达到了何江海想要的效果,就让何江海颇为沾沾自喜。

        也是,如果盐务局的问题最后雷声大雨点小,如果达才集团的项目久拖不决,再如果赵牡丹的事情大事化小,甚至朱振波的问题也以轻判收场,夏想一系列的布局,全面以失利而告终,他还有什么威望可言?

        然后再等夏想大受打击沮丧失落之时,他再蓦然出手反击,必定会将夏想打落尘埃!

        曲终人散之后,送走了陆华城,何江海和袁旭强同车返回,路上,又说到了袁旭强退下之后,谁会接任鲁市市委书记的问题,闲聊一气,眼见快到省委住宅楼时,何江海的电话又尖叫地响了起来。

        何江海还有点不太耐烦地接听了电话,本来还想拿腔拿调几句,因为天色已晚,如果没有重大事情,以后最好不要现在打开电话,不料不等他先开口,对方就急急汇报了一件突发事件。

        何江海紧锁眉头,放下电话,想了一想,却并不觉得事态有多严重:“旭强,孙省长出了点小状况,不过事情不大……”

        听何江海说出是什么事情之后,袁旭强也认为不是什么大事:“黔驴技穷了,估计又想来一出网络逼宫,管他是谁干的,反正照我说,顶多就是一出狗急跳墙的把戏。”

        何江海哈哈大笑,和袁旭强挥手告别。

        何江海今夜是做了一个好梦,只不过梦醒之后,有无数焦头烂额的事情对他迎头一击,并以沉痛而无可辩驳的事实为他上了一堂生动的人生之课——别高兴得太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