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90章 背黑锅的人伤不起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90章 背黑锅的人伤不起

    作品:《官神

        李丁山……出什么事情了?夏想一脸惊讶,因为他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孙习民脸色大变,衙内也察觉到了气氛的异常,收敛了色态,向孙习民投去疑问的目光。www.00ksw.org

        孙习民气愤难消——确实是气着了,因为他误解了夏想,以为夏想在此请他和衙内吃饭,是有诚意坐下谈谈的态度,不料此处座谈别处点火,等于是他被夏想结结实实耍了一顿。

        气人,太气人了。

        夏想这样做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和挑衅!

        夏想也看出了孙习民脸上的气愤之色不是假装,是真的发作了,心中蓦然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忙问:“孙省长,出什么事情了?”

        “你真不知道?”孙习民以为夏想还在装腔作势,话里就带了几分火气。

        “孙省长,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如果我做了什么事情,会当面承认的。我敢做,就敢认。但如果不是我的所作所为,也别栽到我的头上。”夏想知道,不管李丁山做了什么,现在必须澄清的一点是,要让孙习民相信他没有和李丁山一明一暗故意联手。

        不是夏想怕承担责任,而是事关信誉问题,因为不管李丁山再怎么在背后做手脚,最后想要解决问题,还得坐下来谈。但要坐下来谈,就必须对对方有信心。

        能让孙习民气得当众变色,可见李丁山在背后下手的力度不小。

        孙习民脸色慢慢恢复了平静,不过并没有解释什么,重新落座之后,举起了酒杯:“今天虽然是夏书记作东,我就反客为主一次,各位同起杯中酒!”

        夏想知道孙习民是要结束宴会了,也不勉强,举杯与众人共饮。

        ……李丁山和严小时的会面,在夏想一方宴会结束的时候,也进入了尾声。

        本来一开始只有李丁山和严小时两人,会面的发起,是李丁山的起意。

        早在燕省的时候,李丁山就和严小时认识,几次接触之后,李丁山对严小时的聪慧和才能大加赞赏。当然,他也猜到了严小时和夏想之间的关系,也为严小时跟了夏想而大感欣慰,因为也只有夏想才能收服如严小时一样才貌双全的女子。

        虽说李丁山自己并没有太多女人,但对众多女人如飞蛾投火一样投入到同一个男人的怀抱,也是持理解的态度,其实万恶的旧社会也不是万恶,也有许多值得男人怀念的好处,比如在民国时候就其实一直实行的是一夫多妻制。

        只不过当时叫姨太太罢了。

        严小时此来鲁市,也是李丁山的邀请。

        李丁山在一个痛苦而迷茫的夜晚,经历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决定一改以前事事光明正大做到明处的做法,而要暗中下手,逼迫孙习民在达才集团的事件上让步。但他还需要一个人为他理清并解决一个小问题,思来想去,就想到了严小时。

        之所以请动严小时出面,是因为李丁山自认不太了解女人,他想抓住宫小菁的线索一直查下去,看能不能查到什么。但他不方便出面,身边又没有可信任之人,就想到了聪慧而机智过人的严小时。

        不过请严小时出面,又怕夏想知道了不会同意他的做法,就试探着问严小时是否肯帮他。

        严小时知道李丁山和夏想之间的关系,也敬重李丁山的为人,李丁山一开口,她就没有犹豫地答应了。

        李丁山就大喜过望,同时为了回报严小时的帮忙,他将省政府一项政府工程交由严小时承接,虽然工程不大,不到一千万的预算,但运作得当也能赚上一两百万。

        严小时也清楚的一点是,帮了李丁山,就等于帮了夏想。想到在湘省她不但没有帮到夏想,反而添了不少乱,就决心暗中帮夏想一次——也是她爽快答应李丁山的根本出发点。

        不过瞒着夏想,总是让她心里有点不安,好在李丁山不是外人,也就欣然赴宴。

        李丁山请严小时出面,希望严小时帮他三件事情。

        第一,省委招待所的装修工程交由严小时负责——也是李丁山计划的第一部分——齐省省委省政府招待所合二为一,因为年久失修,所以要重新全面装修一新,省委方面交由省政府全面负责,在政府常务会议上,孙习民权力下放,由李丁山具体负责此事。

        此事也说明孙习民为人正面的一面,没有在工程上面以权谋私。

        第二,在装修招待所的过程中,李丁山会借机提议招待所的全体人员重新培训上岗,从经理到服务员,一个也不放过,都要培训合格之后,才能重回原职。如果不合作,要么调离,要么下岗。

        此举,用意在于自上而下调整招待所的人事,从而可以让严小时有足够的理由暗中摸清每一个人的底细,因为李丁山怀疑,招待所中除了宫小菁之外,自上而下大部分人,都和何江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邱仁礼不会注意到招待所的问题,夏想也疏忽了,就由他来入手好了。

        第三,在装修和整顿招待所的过程中,让严小时专门留意宫小菁,有可能的话尽量不动声色地和宫小菁接近,因为宫小菁是燕省人,严小时也来自燕省,有天然的接近之意,再加上严小时有过人的交际本领,相信只要她愿意,宫小菁必定难逃她的手掌心。

        说是三件事情,其实只有一件,就是严小时要帮李丁山从宫小菁入手,查清背后的主使——当然,李丁山并没有明说宫小菁做了什么,但以严小时的聪明,岂能猜不到?

        严小时只犹豫了片刻,就答应了。

        一来可以从中赚上一笔——钱虽然不多,但也是生意——最主要的是,可是借机留在鲁市,和夏想在一起。二来帮了李丁山,也等于间接帮了夏想,有利于从侧面打开局面,她自然欣然应允。

        李丁山就很高兴,和严小时又坐了一气,说了说家常话,眼见时候不早了,就准备结束饭局。不料,意外就发生了……和秦侃、王之夫不期而遇。

        秦侃和王之夫也在同一家饭店吃饭,二人聚在一起,是为了达才集团项目如何落地的问题,不想无巧不巧遇到了李丁山,三人就又重新落座,继续会谈。

        严小时不便在场,就告辞而去。

        交谈之下才知,原来秦侃在鼓动王之夫继续正面对抗孙习民,若是以前,李丁山会保持沉默和中立,但今天,他正想暗中推动局势,一听之下,也是持赞成的态度,还为王之夫点明了下一步。

        “之夫,达才集团的项目,对你,对我,对秦省长,都意义重大,现在一直拖下去,不是好事。我也想推动进程,只是初来齐省,许多事情心有余而力不足。”李丁山徐徐说道,“说句不怕得罪孙省长的话,在达才集团的问题上,孙省长做得有点过头了。”

        “就是。”王之夫气愤难平。

        “是呀。”秦侃趁热打铁。

        三位副省长难得地在达才集团的问题上保持了高度一致。

        李丁山就又说:“其实之夫上次说的事情,也未尝不可以试一试。”

        秦侃一愣:“我和之夫商量过了,好象不太好奏效,到现在也没有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李丁山神秘地一笑:“其实有一个现在的方案摆在眼前,肯定会有很好的效果……”

        “是什么?”王之夫和秦侃几乎异口同声。

        “现成的例子,现在硝烟还没有散去。”笑了笑,李丁山用手一指省委的方向,“中纪委是被哪一阵风刮走的?”

        “哦!”王之夫和秦侃顿时恍然大悟。

        ……王之夫是急性子,说干就干,立刻起身回去操作,李丁山和秦侃送到门口,却被人暗中看个正着。

        其实早在秦侃和王之夫前往李丁山的房间之时,就已经有人察觉到了异样,就暗中报告了何江海。在何江海的授意下,继续暗中留意事态的发展。

        十几分钟后,在硝烟还没有完全散去的网络战场之上,在盐务局别墅PS事件余波还在的一处论坛,再次有人爆出猛料,放上了齐省新任省长孙习民的讲话录音。

        “好,我就给你一个明确的说法,只要我还当一天省长,达才集团的项目就别想从我的手中通过!”

        按理说,孙习民身为省长,说出上述一番话也没有什么,但对于广大网民来说,只听到省长在新闻媒体上四平八稳的讲话,从来没有真正听到过一省之长盛怒之下失去理智的呐喊——孙习民当时说话时的情绪确实有点失控,而且声音很大,权势十足,摆出的就是以上欺下的霸道作风。

        一个神秘而高高在上的省长的真实一面展现在无数喜欢追求真相的网民面前,顿时,一石激起的何止是千层浪,而是滔天巨浪!

        也难怪孙习民在接到消息之后,在认定是李丁山一手操作的情形之下,会勃然大怒并且怫然变色,因为他见识过网络的威力,也领教过网民的厉害,如果是别的省长,也未必会因此而震怒,但他不同,他身上还有政治污点。

        而且……达才集团是燕省的集团,他身上的污点,就是在燕省所背的黑锅,其中内在的关联之处,必然会被明察秋毫的网友拿来大做文章!

        孙习民猜对了,齐省的第二波冲击波,突如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