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89章 都有张良计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89章 都有张良计

    作品:《官神

        如果仅仅将衙内只顾和温子璇说话,见色起意,顾不上谈论正事当成好色而不务正业的表现,就大错特错了,衙内久经官场商场,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等,就算温子璇在他眼中再国色天香,甚至美若天仙,他也不至于如此失态。www.00ksw.org

        之所以故意如此,无非是示弱于夏想,想让夏想轻视他,然后他才有在夏想面前出其不意胜利的机会。

        还有一点用意是,衙内并不想由他开口向夏想提交换条件,而就想让孙习民替他开口。

        从眼下的形势来看,他的两个目的,至少达成了其一。至于夏想是不是已经认定他好色而不务正业,就不好先下结论了,不过从夏想的表情来看,似乎夏想已经看轻了他。

        话又说回来,衙内尽管有表演的成分在内,但温子璇的风情确实让他怦然心动。女人各有千秋,各有各的好处,温子璇的味道,是他从未体会过的新奇,也确实让他险些不能自制。

        衙内对于女人的胃口,一向很好,同时对于生意上的胃口,也更是好得出奇,夏想猜对了,他确实是想是趁机介入达才集团,如有可能,最好在一定程度吃进达才集团的股份。

        值此达才集团资金链几乎断裂的大好良机,以资金换股份,从而达到入主达才集团的第一步目的,如有可能,为了达到最终目的,他不惜以千江集团的股份和成达才交换,交叉控股也不怕……他看重的是达才集团的施工能力和资本操作的眼光。

        和其他房地产开发商不同的是,达才集团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个从施工、设计、物业管理以及产业地产的模式化经营体系,不但投资眼光奇准,而且达才集团拥有自己的施工队伍,施工能力不但一流,而且更能有效地控制成本,同时,达才集团的地产项目在交付使用之后,名声很好,因为达才集团名下的所有小区,都免收物业费。

        在现今业主和物业之间矛盾日益突出的严峻情况之下,达才集团每兴建一处小区,都会用心做好投入使用之后的物业工作,而且终身免除物业费用,让所有业主没有后顾之忧。

        成达才是一个极有长远目光的高人,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达才集团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在燕市兴建的各处小区,物业管理都十分完善,比起其他开发商只管建房不管管理的模式,无数业主和物业之间的矛盾冲突,都会让业主迁怒到开发商身上,许多开发商现在都品尝到了苦果。

        而达才集团的名声逆市上涨,后继新建楼盘就不用再大打广告,无形中形成了品牌效应。

        说来衙内垂涎达才集团已久,虽然他的千江集团有强大的政治背景,在国内各地推进的速度远超达才集团,但实际上从规模到效益,以及内部管理,还有一系列的经营运作,还相差甚远。如果不进一步提高管理水平,引进先进的模式,扩张的步伐过快,最终会将千江集团拖垮。

        衙内不是庸才,除了有点好色之外,他冷静、隐忍、审时度势,并且有长远目光。

        因此,此次千江集团打出大举进军齐省的口号,百亿巨资的指向,并非是想真正在胶辽上马产业地产,剑锋所指之处,是达才集团!

        夏想听完孙习民说出了衙内惊人的胃口之后,还真是愣了一愣,因为他也没有算到衙内想将达才集团据为己有。

        当然,想一口吞下达才集团绝无可能,衙内并无如此实力,就算有,成达才也不会放手。但以交叉控股的形势慢慢渗透,也不失一条长远之计。

        不过……作为对成达才还算了解的夏想,深知此路恐怕不通。

        达才集团发展到今天,还是成达才一人的达才集团,可见成达才是一个十分自负之人,凡事不肯放手,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最放心。

        对于商业上的控股和各种股权模式,夏想了解并不深入,也不会临时起意学习一番,他只需要知道各人的原则和底线即可。事在人为,掌握了每个人的心思,就掌握了事情的发展方向。

        “千江集团在胶辽的产业地产项目,在我看来,很有商业眼光,而且也有十分广阔的前景……”夏想没有直接回答孙习民的问题,而是提到了千江集团的投资。

        孙习民微微一怔,显然没有想到夏想的思路跳跃这么快,他有些愠怒地看了衙内一眼,终于忍不住说道:“高总,夏书记十分关心千江集团在胶辽的投资,你来介绍一下,不要总和温秘书长一人说话,呵呵。”

        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口气,已经很是说明了孙习民的不耐。

        衙内终于将目光从温子璇的身上移开,还有点依依不舍的无奈,敬了夏想一杯酒,才说:“夏书记别笑话我,我这个人就有一个优点,喜欢发现所有女性最美丽的一面,哈哈,见笑了。”

        能将好色说得如此直接,还当成优点,衙内当是夏想认识的一干色情中人第一人,也让夏想哈哈一笑:“妙,妙语。”

        衙内见夏想也很开朗,就又说道:“在夏书记面前,我也不说谎话,千江集团在胶辽的投资,准备减半。我的意思是,拿出一半资金来助达才集团过关。只要夏书记把话带到,只要成总点头,我保证达才集团的项目什么都不会缺。”

        这话说得很大,既指不会有资金缺口,又指不会有不能落地的阻力。但衙内也确实有说大话的资本,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再加上他庞大的背景,换了别人,肯定会被他吓住。

        可惜他面对的是夏想。

        夏想从来不会被大话吓倒,也不会被眼前利益迷了眼睛,他抿了一口酒,笑道:“我通常不怎么喝酒,今天也就是孙省长和高总在,才多喝了几口,已经算是破例了。”

        先抬高孙习民和衙内的重要性。

        然后他话题一转:“我和成总确实关系还算不错,但还没有好到替他做主的程度,再说了,就算成总相信我,愿意让我替他决定一些事情,我也不敢,因为投资方面的问题,我真的不是很懂。”

        等于是找好了退路。

        等孙习民和衙内的脸色既有期待又有不安之时,夏想吊足了胃口,才又最后抛出条件:“不过根据我对成总的了解,如果达到以下条件,他肯定会愿意让达才集团的施工队伍为千江集团施工,也愿意拆借高总的部分资金。”

        衙内先前在温子璇面前扮演了半天情圣,还没有完全回到和夏想斗智的状态之中,就被夏想牵了鼻子,心情迫切之下,脱口问出:“什么条件?”

        衙内话一出口,孙习民心中一片无奈,没想到他和衙内同时出面,还是被夏想掌握了主动,真不应该!

        “千江集团的项目如果和达才集团的项目同时开工,到时邱书记和孙省长同时出面剪彩,必定引起不小的轰动,对齐省,对邱书记,对孙省长,都是一件大好事。”

        夏想的话似乎什么条件都没提,其实隐含着两个前提条件,其一,千江集团的投资必须真正到位,不能虚晃一枪,只为了图谋达才集团而不真正落地。其二,达才集团的项目要顺利落地,省政府方面不能再横加阻拦。

        刚才衙内所说投资减半的说法,夏想是一点不信。

        条件似乎很简单,其实暗藏机锋,因为两个条件必须全部具备,才有让成达才坐下来谈判的可能。而千江集团的投资必须落到实处,是对衙内是否会和达才集团真心合作的必要条件。投资到位了,项目落实了,千江集团也不可能再耍什么花样。

        是呀,谁也不可能拿几十上百亿的投资来耍花样,那不是耍别人,是耍自己。

        衙内也意识到刚才的失态有点太不应该了,再听到夏想提出的两个条件,就知道他的意图已经完全被夏想识破,又一想,果然今天是夏想作东,处处掌握了主动权……话说夏想夏大书记还真是一个一点也不肯吃亏的主儿。

        夏想的条件说苛刻也苛刻,说正常也正常,衙内今天抱定了吃定了夏想的想法前来,不料一口咬到了石头上,差点嘣了牙,他心里就很是窝火。

        不能就此认输,否则就太丢人了,衙内想了一想,笑道:“千江集团的项目肯定会落实,不过不好保证一定能和达才集团的项目同时开工,涉及到太多细节问题,我可不敢信口开河。”

        此话一出,就表明今天的宴会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差不多算是各说各话了,夏想也不勉强,说道:“我先把话带到,成总怎么考虑,就是成总的事情了。”

        言外之意就是,只管传话,不管说服。其实就是客气的说法,相当于明确地说,无所谓,爱谁谁。

        既然谈不拢,都不肯让步,衙内也不恼,又恢复了色情中人的德性,和温子璇吹嘘光辉历史去了,而孙习民也不再提正事,和夏想谈论起了天文地理。

        才说几句,孙习民的手机响了——秘书没在身边,身为省长出门也带了手机,孙习民也很顺应时代潮流——他起身到一边接听了电话,只听了几句就勃然变色。

        “夏书记,李丁山事情做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