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88章 好大的胃口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88章 好大的胃口

    作品:《官神

        不止是夏想对此次会面十分重视,孙习民和衙内对于等候已久地和夏想之间的重要会面,也是寄予厚望。www.00ksw.org

        正是因此,孙习民才做出了重大让步,答应夏想作东,以东道主的身份宴请衙内。本来他想避嫌,后来一想又没有必要,因为当时夏想已经做出了暗示,还要请两个朋友作陪,就让孙习民明白了夏想的用心。

        坐在一起可以,谈也可以,但差不多就是公事公办的立场多一些,私人交情淡化一些,作陪的客人越多,就越没有办法增加私人之间的感情交流。

        会面的地步选在省委的定点酒店——豪天大酒店,作为主人,夏想先到一步,等候孙习民和衙内的到来。

        孙习民和衙内同乘一车,只比夏想晚了十几分钟抵达。因为半是公事半是私事,夏想也没有劳动太多的服务人员,只有他和吴天笑、温子璇迎候在门口。

        夏想所说的两位客人作陪,就是指吴天笑和温子璇。

        其实他一开始想请夏力和秦侃作陪,后来一想或许会让孙习民感觉挑衅的意味太浓,就临时决定让吴天笑和温子璇出面。吴天笑身为秘书,陪伴领导出席宴会,是常态。温子璇身为对应的省委副秘书长,又是女性,她出面可以调节气氛,于公于私都合适。

        衙内气色不错,非常热情地和夏想握手。介绍到温子璇的时候,衙内的表情明显一滞,尽管他掩饰得很好,一闪而过,但却难逃夏想并不近视并且锐利的目光。

        衙内和温子璇握手的时候,笑容就更盛了几分:“我才知道原来齐省省委还有一位天下第一秘书长。”

        温子璇见多识广,笑道:“高总真会说笑,天下第一的名头太响亮了,我可担当不起。”

        “怎么担当不起?”衙内不顾孙习民在场,继续和温子璇攀谈,“我也算见识过无数女性干部,能坐到温秘书长一样位置的,少之有少。但同时又和温秘书长一样端庄优雅的,以前从未见过,说句不夸大的话,放眼国内,无人可比温秘书长的国色天香。”

        想到衙内在京城曾经要摆弄卫辛的一出,再看到衙内在温子璇面前侃侃而谈,话多得就如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色情中人,夏想感叹,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衙内再是了不起的衙内,他也有非常明显的缺点——好色。

        孙习民在一旁脸色有点尴尬,他也没想到衙内如此不济,见到女人就失态,再说温子璇也不见得有多好看,至于他这样一脸贪婪?

        又一想,或许夏想故意安排温子璇出席,就是因为深知衙内的好色而为了让衙内当众出丑。

        或许孙习民不觉得温子璇有多迷人,但对衙内来说就大有不同了,对于经历无数女人的衙内来说,一个女人只有出众的外表是远远不够的,其自身职业和身份带来的与众不同的魅力和外表的完美结合,才是对男人最致命的诱惑力。

        所谓制服诱惑,正是许多男人最根深蒂固的梦想。

        到了房间落座之后,孙习民居首,夏想次之,衙内再次,本来按照顺序,应该是吴天笑坐在衙内身边,温子璇却故意坐在了衙内身边,就让衙内颇有喜不自禁之态。

        孙习民暗暗叹息,今天和夏想的会面,原本准备得十分充分,本想借此机会和夏想好好谈一谈合作事宜,不想一个温子璇的出现,安全让衙内失去了方向感,真是失算。

        又或者是,温子璇就是今天的会面夏想的胜算?

        夏想自然看出了孙习民的疑惑之色,并不解释什么,虽然今天安排温子璇作陪,不过是无心之举,不料收到了无心插柳的效果,也算是意外收获。他就不免暗笑,衙内好色的缺点,还真是一个容易落人把柄的缺点。

        当然,以衙内的实力,也不会有人敢拿他身边的女人说事。

        但不管如何,衙内如此作派,就让夏想对他无端轻视了三分。

        既然是夏想作东宴请衙内,少不了要有一些开场白,夏想就简单说了几句,又因为毕竟孙习民是省长,级别高,所以还要孙习民讲话。

        好在孙习民也不是过于官僚的人,只轻松地说了几句就了事——有些官员当官久了,一讲话就是不分场合的长篇大论——然后就正式开宴。

        吴天笑就担任了倒酒兼服务员的重任,他眼到手到,居中调节气氛,还算得心应手,又受到了孙习民的几次夸奖。孙习民不知何故没带秘书前来,他夸吴天笑也是说给夏想来听,居高临下夸上几句也没什么,却说吴天笑比黄创来更会来事,就让夏想不由心思多动。

        黄创来可是孙习民直接从京城带来的秘书,他又何必当面说黄创来的不是?难不成黄创来做了什么让孙习民不太满意的事情?

        夏想一边和孙习民说着闲话,一边观察衙内对温子璇过度的热情,几乎半个小时期间,衙内没说什么正事,只顾不时和温子璇说笑几句,一门心思扑在讨好温子璇的身上。

        夏想只是笑,他对温子璇有信心,以温子璇对付男人的游刃有余的手段,他一点也不担心温子璇和衙内虚以委蛇的背后的底线和原则。倒是孙习民,在冲衙内连使几个眼色无效之后,索性也不再理会衙内的无聊举动,转而和夏想慢慢切入了正题。

        “夏书记,我又从侧面了解了一下达才集团的实力,似乎最近达才集团的资金周转出现了一点问题……”孙习民和夏想坐得很近,说话的时候,他又故意侧着身子压低声音,显然是不想让别人听到,“达才集团的投资是大事,必须要慎之又慎,不能有一点偏差,否则,丁山同志的工作就浪费了,而且省委省政府面子上也不好看。”

        夏想就知道孙习民肯定会提到达才集团的问题,衙内作为千江集团的一方,通过孙习民积极主动地和他见面,必然是有条件要谈。

        达才集团的资金运转……确实出现了一些状况,因为成达才对产业地产过于热衷,迈出的步伐过大,导致了资金链出现了薄弱的地方,几近断裂。也是最近达才集团对推动项目在五岳的落地,采取了消极的等待态度的根本原因。

        孙习民能一口点明达才集团的资金现状,显然背后也下了功夫,有一定的渠道查实了达才集团的财务。

        实际上,成达才是一个很好面子的人,他已经想到了解决资金的办法,大概一个月左右就能化解眼前的危机,并且拒绝了夏想提供帮助的提议。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夏想实话实说:“确实是资金周转暂时陷入了一个困境,不过月内就能解决问题,不会影响到在五岳的投资。说到达才集团地质公园的产业地产项目,我正想向孙省长汇报一声,打算向邱书记请示一下,最好省委也出面协调一下,现在的招商引资工作有点滞后,和齐省经济强省的地位不太相符。”

        孙习民脸色微微一变,好嘛,他刚提了一提达才集团的资金问题,试图向夏想施压提条件,夏想随即就抛出了要省委出面成立联合协调小组的提议,根本就是针锋相对的态度,看来,接下来要提的条件,夏想是不会答应了。

        孙习民微微有点不快,在燕省时他和夏想之间就有过矛盾,来到齐省之后,一直避免和夏想的正面冲突,好在夏想身为省委副书记,和他工作交集的地方不是很多,就还一切风和日丽。不料刚刚有所接触,夏想就不肯有一丝退让,就想始终掌控主动权,真当他不敢否决达才集团的项目?

        就算邱仁礼发话了,他不能否决,但身为省长,还是有具体的执行权,就可以采取拖延的方法,拖,也能将达才集团的项目拖死。

        凡事好商量就好说,非要认死理,省长虽然是二把手,也不能任由省委书记摆布!

        孙习民脸上的怒气一闪而过,正要开口再说什么,夏想却又说话了:“不过想了想,省委最近事情太多了,还是分不出精力。就算成立联合协调小组,我也不可能担任组长。”

        夏想的话,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在向孙习民透露另外一种可能。

        孙习民就明白了什么,及时插了话:“夏书记说的也是……”他微一沉吟,终于还是提出了今天最主要的正题——其实本该由衙内亲口说出的话,现在却由他代劳,委实让他大感无奈,同时,气势也降了几分,毕竟他是省长,不是商人——又看了一眼继续和温子璇眉飞色舞的衙内一眼,哭笑不得地说道,“温秘书长真是……”

        真是什么,孙习民不好说出口,他又不能怪温子璇太迷人,只能怪衙内太好色。

        “不理他们了,孙省长有什么指示精神,尽管说,我尽量让达才集团改正。”夏想准备好了台阶。

        孙习民再次感慨夏想的及时雨,就顺势接话说道:“高总的意思是,想借助达才集团在建筑业多年的施工经验,同时,他也愿意提供力所能及的资金,为达才集团的五岳项目,助力。”

        夏想为之一惊,衙内……好大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