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80章 纷乱一夜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80章 纷乱一夜

    作品:《官神

        当晚,吴天笑和和改利见面,长谈了几个小时。www.00ksw.org中途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温子璇悄然而至,加入了会谈。

        同时,孙习民当晚和何江海共进晚餐,饭至中途,衙内不期而至,加入了宴会,相谈甚欢。

        另外,在不为人所知的背后,廖得益登门拜访邱仁礼,在邱仁礼上任齐省两年之后,组织部长第一次迈进了邱仁礼的家门——邱仁礼夫人也在鲁市,一直守候在身边照料邱仁礼的起居。

        邱仁礼热情欢迎廖得益的到访,亲自倒水,亲自迎入,感动得廖得益受宠若惊。

        而和白天坚决不和中纪委接触的表现所不同的是,晚上,周鸿基在一处隐蔽地点会见了中纪委一行人,而且还大摆盛宴,场面十分热烈,也分外热闹。

        只不过周鸿基并不知道的是,他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举动,似乎十分高明并且不为外人所知,却被王泽人看个清清楚楚。王泽人随后就告知了吴天笑,吴天笑知道了,就意味着夏想也清楚了。

        但王泽人并没有注意到,在他的身后,也有一双发亮的眼睛紧盯着他的背影!

        而与许多人忙碌而来去匆匆的举动截然相反的是,夏想没有和和改利见面,并不是他有多么繁忙的公务,而只是在家中端坐,足足上了一个小时网,然后就直截了当地上床睡觉了。

        夏想是安然入睡了,李丁山却彻夜未眠,因为他晚上和秦侃、夏力一起吃了一顿便饭之后,终于听到了关于他要被调查的风声,心情激荡,虽然当场没有失态,但回去后,还是气愤难平,久久难以平息心中的怒火。

        李丁山在愤怒之余,和宋朝度通了一次电话,在他的再三追问之下,宋朝度才稍微透露了一些信息。放下宋朝度的电话,他依然难以入睡。但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因为感动。

        既感动于宋朝度对他的维护,又感动于夏想对他明里暗里的照应。

        李丁山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要为夏想作诱饵,哪怕拼了常委副省长不要,也要完成他的志向。

        比起夏想暗中为他所做的一切,他做出一些牺牲又有什么?况且对他来说,并不将现在的官位当成宝,如果不能为国为民做些实事,如果不能达到心中的目标和理想,一个副省长于他而言,又何足道哉?

        他不贪不拿不玩女人,那么当官只有一件事情可做,就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如果连这个最简单最卑微的理想都无法实现,真还不如回家守着老婆孩子过安稳日子。

        现在横亘着他面前的有两座大山,孙习民和何江海,他们的立场一致,就是要将达才集团的项目扼杀,甚至还引进了千江集团的投资,可谓下了血本。而阻止达才集团的项目的根本目的,还是为了维护齐省制盐业的黑幕。

        达才集团的项目一旦落地,必将会对齐省制盐业带来巨大的冲击,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是许多人不想看到的结果,所以,李丁山知道,他必须为了心中的梦想而一往无前,首要的一点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将达才集团的项目引进成功。

        在和秦侃几次接触之后,他意识到了秦侃和他立场相近——尽管他隐约看出了秦侃出发点似乎不太正确,但至少愿意帮他推动达才集团的项目,他就认了——而在省政府班子之中,持相近立场的最积极的副省长还有王之夫。

        王之夫和秦侃不同,秦侃的推动作用只会在暗处,只会多方运作,而不好用在明处,毕竟秦侃不分管招商引资的一摊子,而王之夫却是直来直去的脾气,在上次和孙习民因为达才集团的项目大吵了一架之后,王之夫甚至嚷嚷要上中央反映问题。

        事后,李丁山出于维护省长权威、不愿意事情闹大的出发点,好生劝了王之夫一劝。王之夫随后也平息了怒气,但还是对引进达才集团的项目继续不遗余力的推动,多方做基础工作,只等孙习民最后松口。

        但自从千江集团投资的风声传出之后,王之夫就接近了绝望,他私下告诉李丁山,他有整治孙习民的办法,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撕破脸面。

        李丁山当时当面没说,私下还对王之夫背后的手段很是不齿。但今天,就在现在,当他知道他被人暗算,甚至栽赃他和赵牡丹有不正当关系之时,他几乎出离愤怒并且一阵冷笑,真是宵小伎俩,无耻之徒!

        但政治有时就是如此无耻和黑暗,他既然身在官场,就不能摆出一副举世皆浊我独清的高姿态。举世皆浊我独清,是圣人。举世皆清我独浊,是伟人。他什么都不是,他只是一个有点理想有点追求或者更拔高一些——有点清高的党员!

        赵牡丹的事情,真的让李丁山被怒火差点烧掉理智,但他最终冷静下来,仔细回忆了最近身边走马灯一样的人和事,经过梳理和理顺,终于让他发现了蛛丝马迹……是他住处的女服务员宫小菁。

        和夏想住在常委楼不同的是,李丁山到任后一直住在省委招待所。虽然省委也分配一套常委楼的住房给他,但因为没带家属,李丁山就没有搬去,住在招待所不用操心生活上的繁琐小事,比较省心。

        宫小菁今年22岁,大专毕业,长得肤白貌美,人勤快,嘴巴甜,再加上又是来自燕省,一直负责他的房间卫生,照应他的日常生活,因此一来二往就熟识了,李丁山对她也没有疑心,又因为是老乡,也对她颇为照顾。

        作为一个小女孩——虽然22岁的宫小菁真的不是小女孩了,但在李丁山的心目中,一直当她是女儿一样看待——宫小菁在李丁山面前,渐渐地从服务员转变为老乡的身份,李丁山也由“李省长”不知不觉中变成了“李叔叔”,而李丁山一直对她不设防,认为她确实对他出于真心和好心。

        但现在回想起来,却蓦然心惊,因为宫小菁事事做得周到,而且还不时向他透露出不幸的家世以及她的上进之心,甚至还有几次有意无意在他面前穿着暴露,然后弯腰翘臀,他当时还不以为意,因为他从未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

        赵牡丹事件,却为他敲响了雷鸣般的警钟——宫小菁说不定就是有人故意安插在他身边,准备随时拉他步入泥潭的黑手!

        不要小瞧女服务员,齐省某副省级高官炸死的情妇,最初就是一个女服务员!也是通过照顾日常生活,然后照顾到了床上。

        李丁山越想越是心惊,夜色已深,他在房间中走来走去,觉得身上烦闷不安,就去冲澡。冲了一会儿,感觉舒适了不少,因为就他一人,也没多想,没穿衣服就走出了卫生间,一出门就愣住了,眼前站着一人,怯生生,白灵灵,肉致致,正是宫小菁!

        宫小菁只穿了贴身衣裤,夏天的小衣又小又薄,胸前两个微小的突出,散发出一个青春少女强烈渴望被人拥入怀中的信号。而仅穿了内裤的下身,丰满而均匀,散发出青春应有的光泽和……诱惑,对于李丁山这个年纪的男人来说,除以2再减去7的年龄差距,正是最诱人的嫩草。

        宫小菁一脸菲红,手中拿了一件浴衣,期期艾艾地说道:“李,李,李叔叔,我听到您洗澡,怕您忘了拿浴衣,就开门进来了……”

        年龄差距,再加上宫小菁有意无意表现出来的柔弱和怯生生的一面,最是让李丁山这个年纪的男人吃不消的致命魅惑。

        李丁山不是圣人,眼下又正是闷热躁动的夏季,再加上他对宫小菁本来就有好感,如果不是刚才一番深思,如果不是和宋朝度所通的一个电话,他说不定一时冲动之下,也会犯所有男人都会犯下的错误!

        幸好……李丁山忍住了,他板着脸,很是威严地呵斥了一声:“小菁,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直接进来!”

        宫小菁一愣,手中的浴衣飘然落地,一扭身愤然推门出去,她光洁的后背和圆润的臀部,在李丁山的眼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却没有带来任何美感,然后迅速地消失在了门外。

        好一出精心策划的美人计,李丁山至此已经完全明了对方的险恶用心,而他险之又险地躲过了一劫!

        一瞬间,一句话在李丁山的脑中闪过——量小非君子——既然对方处处算计他,他如果来而不往,岂非失礼?片刻之间,李丁山下定了决心,决定明天一早就和王之夫进行一次长谈,他要不惜手段和对方较量一番了。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一个各方势力频繁接触并且谋定而后动的纷乱一夜,李丁山的思想发生了多大的巨变,从而让齐省的局势,再次偏离所有人的设想。

        就在省委班子之中刚刚收服了廖得益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之后,在省政府班子之中,将会再起波澜。

        第二天上午,不出所料,中纪委正式提出要提审赵牡丹!与此同时,燕省纪委人员在齐省纪委的协助下,开始对接,联合调查燕省盐务系统和齐省盐务系统之间的**问题。

        正当周鸿基稳坐办公室,对事情的进展大感满意之时,突然,一个电话打乱了他的思绪。

        放下电话,急忙打开网页,周鸿基勃然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