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79章 开始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79章 开始了……

    作品:《官神

        “在下面地市市局局长的任命上,我还比较有发言权的。www.00ksw.org”何江海明显一脸不快,毫不掩饰一脸不满之色,“秦侃同志的说法有点唯心了,组织部自有组织部的工作章程,在提名人选上面,肯定有一套挑选干部的规章制度,而且廖得益同志在组织部门工作多年,工作经验丰富,从来没有出过大错。”

        何江海的话是对秦侃毫不留情的反驳,不留一丝余地,言外之意就是讽刺秦侃,首先,他身为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从程序上讲,对五岳市公安局长有审议权,其次,暗指秦侃身为常务副省长,没有任何理由和资格指责组织部的工作。

        何江海的话不可谓不犀利,都以为秦侃会怒而反驳,不料秦侃只是挥手一笑:“何书记不要急,我也没有说你,你紧张什么?”说完之后,又面向整个会场,“我的态度是,温子玑同志最好兼任公安局长。”

        秦侃的态度出乎不少人的意外,因为一直以来秦侃在省委之中就是和稀泥的立场,似乎他在齐省就抱定了一届之后就退下的超然姿态,摆出的是无欲则刚的中立立场。

        甚至在前一段时间的常委会上,他也是超然事外的态度,但今天,不但出人意料地支持了邱仁礼的提名,还罕见地攻击了廖得益,就不但让不少人大跌眼镜,也对今后齐省的局势,变得更多了想法。

        其实秦侃之后,本该周鸿基发言,但何江海却抢了先,周鸿基涵养不错,没有流露出不满,说道:“本来我就对人事问题关注不多,又因为同志们争论比较激烈,我就不发表什么意见了。”

        都以为秦侃会和往常一样弃权,没想到,竟然是最近最耀眼的周大书记弃权了,就让许多人都不解地睁大了眼睛。

        别人惊讶于周鸿基的弃权,孙习民和何江海却对视一眼,心中无比苦涩。而夏想却是暗中一笑,心想鸿基兄真是越来越有见解了,先在达才集团的问题上,表现出居中的立场,又在李丁山的事情上,采取了回避的态度,现在又在人事调整的争论之上,弃权了。

        周鸿基周大书记,真有一套,夏想少见地眯了眯眼睛,不经意间向周鸿基看了一眼,见周鸿基神情自若,似乎弃权也弃得理直气壮。

        常委会的局势从邱仁礼开始,到周鸿基为止,基本上形势还在预料之中,虽有小波动,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所以在惊讶过后,大部分人又将目光投到了廖得益身上。

        都清楚的一点是,廖得益的日子最近很不好过,被邱仁礼打压,被夏想冷落,身为组织部长失去了两大关键人物的支持,在省委的日子是相当难过了。

        廖得益在受到了省委书记的明敲暗打以及秦侃的当面叫板之后,会如何回应,是眼下众人都最关心的问题所在。

        基本上有两种可能,一是见势头不妙,弃权自保。一是死硬到底,不肯低头,继续为不提名温子玑为市公安局长辩解。就看廖得益的立场是不是够坚定,为人是不是有底气了。

        无数人的目光如探照灯一样,直直朝廖得益射来,廖得益如芒在背,几乎坐立不安。他没有如何江海一样的强势,也没有如周鸿基一样的追求,他只想做好手头的每一项工作,但为什么偏偏就不能如愿?

        足足迟疑了有半分钟之久,一连串的事情让廖得益再也承受不了压力了,他妥协了:“经过重新领会邱书记和夏书记的讲话精神,再重新研究温子玑同志的简历,组织部认为,温子玑同志同时兼任公安局长,符合干部提拔条例,符合五岳市委的工作要求,因此,我代表组织部补充提名温子玑同志为五岳市公安局长!”

        就如一块石头丢入到深井之中,廖得益的临阵变卦,以一声沉闷而悠长的转折打破了常委会上的宁静,一石击起的不是千层浪,而是无数震惊加怪异的目光。

        廖得益身为组织部长,当众自打耳光,食言而肥,不但令何江海目瞪口呆,也让孙习民怦然而惊,更让周鸿基本来镇静自若的表情,顿时为之一滞。

        周鸿基心中迅速闪过一个念头,好一个邱仁礼,好一个夏想,经过联手和压制,终于让廖得益当众臣服和归顺,可是打了何江海相当响亮的一个耳光。怪不得,怪不得临时紧急召开常委会,原来不仅有逼退孙习民的用意在内,还有将廖得益也收服的深远用心,高,实在是高。

        周鸿基心中猛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眼睛的余光一扫,见何江海果然脸色铁青,只差一点就要暴怒了,心中隐隐得意,眼见何江海就要被打得七零八落了,等盐务局的事情再一起火,不愁何江海不上门低头认输,并且为他所用!

        真是一次意味深长的常委会,周鸿基习惯性眯起眼睛,值此中纪委和燕省纪委同来齐省的空当,邱仁礼突然来此一出大戏,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收权和震慑的作用,同时,又为想暗中为中纪委通风报信的不安分的某些人敲响了警钟,警告他们,廖得益都被治服了,何况他们?

        那么是否可以由此推测,在不久的将来,齐省将会由他和夏想登上主角的舞台,而何江海、廖得益之流的本土势力,终将落下帷幕?

        一场常委会,人人心思各异,但尽管想法各有不同,却有一个相同的共识,就是在廖得益认输的一刻,整个形势就急转直下了,就是说,孙习民也好,何江海也好,完全失去了对常委会节奏的控制权。

        果不其然,在廖得益补充提名之后,随后几乎没有任何悬念就通过了表决!

        尽管温子玑的市公安局长的提名,还要到省公安厅走一个内部程序,但何江海并没有再当众提出反对意见,也就是说,虽然都看了出来何江海十分不满,却隐忍不发,等于是默认了温子玑的任命。相信以他的级别,也不至于会后再暗做手脚。

        此次临时召开的五岳市的人事任命会议,以邱仁礼和夏想的大获全胜而告终。除此之外,更深远的影响意义是廖得益的彻底倒向,何江海一系,再折扣一员大将!

        消息传出之后,齐省本土势力群情激愤,纷纷和何江海联系,要求还击,不能任由邱仁礼和夏想继续坐大下去,否则,本土势力将面临分崩离析的危险。

        何江海却置之不理,劝告众人稍安勿躁,事情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究竟何江海还有什么后手,别人都不得而知,但却都相信何江海不会坐以待毙。

        当然,夏想也不会相信。

        会后,夏想和燕省纪委副书记陈立本见了一面,在办公室的会面,就有了公事公办的味道,公私兼顾地交谈了十几分钟,就礼送陈立本出去,毕竟陈立本是纪委系统,夏想也不好过多说什么。

        陈立本刚走,电话就响了,是私人手机,卫辛打来的,只说了一句话:“已经上网了,估计到晚上就有效果。”

        夏想没答话,只是沉默地挂断了手机,然后安坐在座位之上,用手轻敲桌面,慢慢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开始了,从廖得益临阵投诚为开局,到卫辛的点火为延续,再到燕省纪委来到齐省为提升,而中纪委的到来,充其量只是插曲。

        但愿插曲不要影响了主旋律才好,夏想有信心将插曲的影响降到最低!

        下午,温子璇来到办公室,向夏想委婉地表示了感谢,同时又汇报了一些事情的进展。

        同样是下午,周鸿基坦然迈进了孙习民的办公室,在和孙习民会谈半个小时后,又和陈立本闭门交谈了足足近两个小时。

        周鸿基和孙习民谈了些什么,无人知晓。他又和陈立本达成了哪些共识,交换了什么看法,也无人清楚,但却有一点变化落在了不少人眼中,就是在和周鸿基会面之后,孙习民召开了一次小范围的政府会议,只有秦侃和李丁山参加。

        而陈立本和周鸿基会谈之后,先是向燕省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又和夏想见了一面。

        但都注意到的一点是,虽然互动频繁,一个怪现象却是,周鸿基也好,陈立本也好,自始至终都没有和中纪委的人员碰面。陈立本不见面还说得过去,周鸿基一直避而不见,就让许多人百思不得其解了。

        更不让人不解的是,周鸿基身为省纪委书记不和中纪委来人会面,何江海却十分积极地主动和中纪委方面接触,其中又有哪些玄机?

        齐省省委还真是风声大作,但同时,又如一团迷雾,让人分不清方向。

        看不清方向不要紧,因为快要起火了!

        下班时,夏想又收到了吴天笑的请示,和改利再次提出要请示汇报……什么事情这么急?夏想现在真的分身乏术,因为他必须紧盯中纪委的动作和接下来即将燃起的大火。

        想了想,决定让吴天笑出面和和改利先接触一下。吴天笑得此重任,自然欣然应允。

        夏想虽说有要事,但还是照常回家,吃过晚饭,他坐进书房,打开电脑,然后上网,点开了一个网页之后,见到了期待中的一幕,再看到火热升温的各大网站的转载,他欣然地笑了……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