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77章 邱仁礼也出手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77章 邱仁礼也出手了

    作品:《官神

        与齐省省委风起云涌相对应的是,鲁市市委也是潜流汹涌。www.00ksw.org

        起因,还是因为朱振波案件。

        市纪委正式宣布对朱振波采取双规措施之后,就从市局将朱振波移交到了市纪委的秘密地点进行审查工作。原以为朱振波有丰富的反侦察经验,又有靠山,肯定会守口如瓶,因此纪委方面已经做好了打一场硬仗的准备。

        不料朱振波不但很干脆地认了栽赃陷害外地客商的罪,还供出了一个几乎被人遗忘的案件的内幕——陈秋栋之死!

        据朱振波的口供,陈秋栋并非死于自杀,而是被人逼迫而死。至于幕后主使人物是谁,他不肯说,非要和改利亲自出面他才肯交待。

        和改利情知案情重大,立刻亲自提审了朱振波。但从审讯室出来之后,和改利没有一丝破获重大案情的喜悦神色,反而一脸凝重,对朱振波的供词讳莫如深,并且吩咐纪委工作人员,朱振波的所有供词,全部封存,任何人不许对外透露半句。

        和改利被朱振波的话吓倒了,和朱振波见面后只有一个念头……朱振波疯了!

        朱振波当然没疯,他混迹官场多年,又深知齐省的本土势力树大根深,而且他为人有一个最阴险的不为人所知的爱好就是——喜欢私下搜集领导的**。

        朱振波是刑警出身,又历任刑警队长和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侦查经验丰富,因此他背后所做的搜集**的坏事,完全是手到擒来,不存在任何专业上的困难,再加上有职务之便,所以他只是简单透露出几个惊人的**之后,就将和改利当场震惊!

        让和改利震惊的不仅仅是朱振波透露出来的陈秋栋之死的真相,还有包括何江海、袁旭强、李童以及廖得益等人的**,毫不夸张地说,省委班子之中,除了新调任的几位省委领导之外,几乎所有人的**,朱振波都掌握了一二。

        真是一个无耻之极的混蛋……和改利当时就想痛骂朱振波一顿,却又忍住了,他很清楚朱振波此举是同归于尽,意思是如果不保他,那好,谁也别想好过。

        而且朱振波明确地暗示,他将所有领导的**都保存在一个秘密的网站,设置了定时装置,只要他在一定时间内不操作,就会自动上传,然后就……如此明目张胆的威胁,和改利却偏偏无计可施,他是否相信朱振波的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他一着处置不慎,真让齐省许多省委领导的**暴露,他的罪过就大了,别说前途了,百分之百被当替罪羊,不是身败名裂,就是被暗下黑手,少说也是一个无期。

        和改利为难了,因为他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向袁旭强汇报?是找不自在。向李童请示?是不懂事!

        向省委打报告?怎么报告,怎么开口?

        朱振波的手腕够狠够毒,竟然让他无计可施并且左右为难。真要让朱振波阴谋得逞,将他无罪释放,纪委的权威何在?再说朱振波也认了栽赃陷害外地客商的罪。

        但仅仅是治朱振波一项罪名,似乎又有点说不过去,万一朱振波还不依不饶怎么办?总不能让朱振波在纪委办案过程中来一个猝死……他还不至于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

        再说,也没必须为了维护领导的**,而自己背一个杀人的黑锅。

        但必须要找一个人商议一下如何处置朱振波一事,他承担不了如此重大的责任,主要还有一点,他现在六神无主,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他需要有人指点他……但找谁好呢?

        邱书记肯定不行,他虽然和邱书记关系最好,但这样的事情不能向领导汇报,否则有可能会收到恰得其反的效果,而且他也摸不透邱书记的真正心思,在深不可测的邱书记面前,他不敢有半点差池。

        向周鸿基汇报?也不行。周鸿基虽然是他系统内的直接领导,但他和周鸿基没什么交情,他冒然就将事情摊在周鸿基面前,万一周鸿基恼羞成怒迁怒于他,岂非搬了石头砸了自己脚?

        就只有一人可以信任了……夏想夏书记!

        和改利可不敢直接向夏想请示,而是想了一想,将电话打给了吴天笑:“天笑,现在有没有时间?是,有点不算紧急的事情需要麻烦你一下,不,不,我去省委找你。”

        放下电话,和改利长出一口气,才发现全身都是汗。他心中还在嘀咕,也不知道迈出这一步是对是错?不管了,反正总要赌一把,宁愿相信夏书记一次,因为在传闻中,夏书记是一个值得信赖的领导。

        ……在和改利还没有抵达省委之前,省委已经乱成了一团。

        乱是乱,但也是乱中有序,毕竟都是见识过大场面之人,所以对于中纪委和燕省纪委几乎同时抵达齐省省委的事态,各部门各司其职,虽然忙碌,还算井井有条。

        中纪委来人级别不高,邱仁礼并未露面。邱仁礼不露面也说得过去,一省大员,也有相当重的分量,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但出人意料的是,周鸿基也没有出面接待中纪委来人,就很是耐人寻味了。

        当然,知道内情的人可以理解为周鸿基和中纪委关系密切,和隆书记系出同门,所以不必拘礼。其实不对,关系再好,官场上的礼节也不可少。

        不过话又说回来,中纪委来人不过是副厅级别,周鸿基是否露面,全在一念之间,但一般而言,出于对中纪委的尊重和重视,周鸿基至少也要打一个照面,说上几句客套话。

        但却没有。

        周鸿基不见中纪委来人也就罢了,却偏偏主动而热情地接见了燕省纪委的来人,就让人不得不浮想联翩了。就连穆正一也十分纳闷,明明说好了由他出面接待燕省纪委副书记陈立本一行,但不知何故周书记临时改变了主意,让他去接待中纪委一行,周书记亲自上阵,不惜降低身份,要和陈立本面对面交谈。

        按照官场规矩,副书记来此,就得由副书记对应接待才对。

        不过周鸿基既然主意已定,穆正一也无话可说,只好照办,却始终想不通其中的政治含义。以周鸿基的级别,一举一动都大有深意,他不可能无的放矢。

        穆正一想不通,包括夏想在内的齐省省委许多人,如邱仁礼、孙习民和何江海,等等,都想通了。

        周鸿基的做法,在几人的眼中,得出了不同的结论。

        邱仁礼只是淡然一笑,不置可否。

        孙习民却是微微皱眉,心思更沉重了一些,因为他知道,周鸿基也听到了风声,他不出面接待中纪委的做法表明了要在李丁山事件上会持中立立场,就让孙习民隐隐担心,难不成周鸿基还真和他之间,渐行渐远了?

        说实话,他越来越看不透周鸿基的心思了。

        而何江海听到消息之后,脸色阴晴不定,半天之后才重重地一拍桌子:“周鸿基,别以为你可以耍了夏想,小心被夏想耍了,你都没地方哭!”

        只有夏想对周鸿基的举动是笑而不语但立刻付诸行动的态度——他亲自出面为周鸿基引见了陈立本,然后在寒喧过后,提出要晚上请陈立本吃饭,才礼貌地告辞而去,回到办公室,就又摇头一笑,心想好一个周鸿基,真是心思多变,手法善变,精明过人。

        只是在刻意的背后,真正隐藏着什么样的心思,夏想就算不能完全猜透,也多有推测。又坐下想了一想,就打出了一个电话。

        “卫辛,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有些事情必须交给专业人士来做,才能做得天衣无缝,无迹可寻,夏想想要的效果就是借助另一个渠道,为正准备点燃最后一把火的齐省盐务局事件,再添一把柴,风助火威,一旦烧起,就别想浇灭,就连始作俑者的周鸿基,也会失去对整个事态的完全控制权。

        “喂……”是卫辛依然微带沙哑的腔调,并且是唯一一个从不称呼他名字的女人,“准备好了,就等你一声令下,就能火烧连营了。对了,我是让一凡PS的,正好她刚学PS,让她用来练练手。”

        “呵呵,凡丫头就会凑热闹。”一想来活蹦乱跳的宋一凡,现在老老实实跟着卫辛一起工作,夏想就想发笑。

        “她可不是凑热闹,你心里清楚得很,她可是一个什么都懂却又装什么都不懂的古怪精灵的小女孩。”

        卫辛的话大有含义,夏想也懒得和她多说,笑了一笑就挂断了电话:“现在公布,是时候了!”

        刚放下电话,吴天笑就来汇报,说是市纪委书记和改利有工作要请示,是关于朱振波一案的进展。

        夏想一听就知道事情有变,因为和改利不找邱仁礼,不找周鸿基,偏偏找他,可见事态很严重,事情很麻烦,他想了一想,说道:“现在没时间,等明天再说。”

        拖上一拖是好事,有助于都冷静地分析局势。而且说实话,夏想现在还真没有时间去帮和改利的忙,因为他还有许多大事要办,因为他已经点着了导火索。

        不止他点了火,邱仁礼也抓住时机突然出手了——召开常委会,讨论人事调整问题!

        延后一段时间的人事调整大计,值此中纪委查案之际,突然提上常委会,果然是老辣而犀利的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