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75章 夏想不信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75章 夏想不信了

    作品:《官神

        可以说,整整一天的时间,整个齐省省委都心不在焉,无心工作,都在等候一个最后的消息的确认。www.00ksw.org

        潘保华事件,牵动了包括邱仁礼在内的所有省委班子成员的心。

        不关注不行,毕竟潘保华是副省长,都心里没底,不知道牵涉面会有多大,也不清楚会有多大的波及力度,更不清楚潘保华到底有没有逃出生天——作为党的高级干部,在准备奔向新生活时,早就将党的母亲抛到了九霄云外。

        说实话,齐省省委有不少人都盼望着潘保华能成功逃走,因为潘副省长一走,从此他乡明月,再和齐省无关,齐省一干人等,不管和潘保华之间有无勾结,有无牵连,都可以高枕无忧,安然入眠了。

        万一潘保华落网的话,谁也不敢保准潘保华不会疯狗乱咬人,就算后台出面摆平,但也要再破费不是?谁都不想将辛苦贪来的钱送人,即使是送后台也是不舍,都想留着养老。

        从来没有觉得一天有如此漫长过,齐省省委大院,今天一天,虽然天气很好,却很少有人出去办公,有再大的事情也都延后办理,只想等在办公室中,第一时间听到潘保华或逃走或落网的消息传来。

        ……让许多人没有希望的是,下午时分,邱仁礼办公桌上的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了,邱仁礼一看是专线电话,心中就猜到了几分,拿起电话,恭敬地接听了。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邱仁礼只是脸色平静地说了一句话:“是,齐省省委不会受到潘保华事件的影响,请中央放心。”

        放下电话,邱仁礼紧急召开了省委常委会,宣布了中央的决定——经中纪委证实,潘保华同志因涉嫌严重违纪,现正在接受调查。

        邱仁礼的消息当众一宣布,在座不少人都微微变色,尽管早在预料之中,但包括何江海在内的数名齐省的本地官员,都以为潘保华已经从容逃走,不想在最后时刻功败垂成,真是让人无语并且晦气。

        何江海更是十分纳闷,潘保华怎么就又落网了?快一整天了,他还以为传来的消息是潘保华已经在某国落地寻求政治避难的好消息,不想竟然是落网了——虽然邱仁礼宣布的消息语焉不详,并未提及具体经过,也丝毫没有说到潘保华是在逃走的途中被抓获,还是在机场被截获。

        何江海眼神跳跃,心情郁闷,最近的事情处处遇阻,事事烦心,到底是怎么了?难道他庞大的本土势力的优势在夏想和周鸿基的联手之下,荡然无存了?不行,他要还手!

        让何江海更加烦躁的一点是,赵牡丹竟然被人抢先一步抓走了,罪名是经济诈骗——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夏想在背后的手脚——充分证明了一点,夏想已经知道了有人要利用赵牡丹将李丁山拉下水的幕后策划。

        但……不要以为市局控制了赵牡丹就万事无忧了,陆华城倒向夏想也不怕,市局大量中层干部之中,他的人手多得是,完全可以暗中继续操作赵牡丹,让赵牡丹一口咬死李丁山!

        何江海眼睛转了几转,脑中几个人名闪过,赵牡丹,吴天笑,王泽人,戴继晨……他脑中一个个主意渐渐形成。

        而且他也初步查明,朱振波事件的背后,果然有王泽人的影子!

        吴天笑行事比较谨慎,暂时没有留下蛛丝马迹,但王泽人还是十分明显露出了马脚,他最近一系列的布局,也该到了收获的时候了,下,就拿王泽人开刀,上,继续对李丁山当头一击。

        夏想不要以为控制了赵牡丹就完全杜绝了拉李丁山下水的可能,不过别说夏想,恐怕孙习民和周鸿基都小瞧了他,因为他为了摆平李丁山,从侧面对夏想造成重创,早就想好了万全之策,并且做好了一系列的陷阱。

        李丁山躲过了赵牡丹,躲不过李牡丹王牡丹,齐省就是一个万花丛,李丁山早晚会沾染一身花香。

        何江海斜视坐在左手位的夏想,见夏想精神不错,一团喜气,心想别高兴得太早了,夏大书记,等着,你有哭的时候。

        夏想浑然没有要哭的觉悟,会后,他又处理了一些事务,准备下班的时候,温子璇又来汇报工作了。

        比前段时间相比,温子璇的工作汇报次数明显多了不少。

        也可以理解,最近事情频繁,温子璇又是夏想对应的副秘书长,天天来夏想办公室也没什么。也让夏想欣慰的是,他来齐省一段时间了,省委之中关于男女关系的传闻较少,估计在某人炸死情妇之后,齐省官员大受震动,至少表面上都老实了不少。

        “夏书记,赵牡丹的资料汇总,蔷薇又整理了一些,我的想法是,现在暂时先不拿出来……”话一说完,温子璇就直视夏想的双眼,等候夏想的进一步指示。

        夏想必须承认温子璇的聪明,因为她看问题看得确实很透彻,以眼下的情形,确实还是稳步推进为上,虽然赵牡丹现在落在市局手中,但可以预见的是,中纪委必然会出面提审赵牡丹。

        赵牡丹被抓捕之后,口风很严,什么都不肯说,摆出了死扛到底的大无畏精神。她当然不是无所畏惧,而是相信她一落网,会有许多人恐慌,会有不少人主动想方设法将她捞出来,所以她不用怕,怕的是以潘保华为首的齐省的大小官员们。

        赵牡丹也在等,齐省上下,还真是暴雨来临之前的片刻的宁静!

        夏想点了点头:“这个事情,你去处理就可以了。”言外之意就是相信温子璇的判断。

        温子璇微露喜色,又说:“夏书记,我有一个担心,也许是我多想了,但小心无大错,是不是有必要让天笑提醒王泽人一下,要小心别人的反手。王泽人如果露了手脚,最后牵连出来天笑,事情就麻烦了。”

        夏想微微一想,心想还真是,他可以从下面入手,别人也完全可以从下面入手反手一击,吴天笑的为人和处事手法他还有所了解,但王泽人为人如何,他就心中没底了。

        平常他多注意到了中高层面,下面的事情,还是偶而有所疏漏,看来,还是有必要让温子璇再多担一些担子。

        “子璇,以后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你自己做主就行了,有什么细节问题,可以和天笑商量一下。我忙不过来。”

        夏想的一番话让温子璇大喜,因为领导下放权力了。

        权力下放,是领导对下属莫大信任的具体体现。

        “谢谢领导信任,我一定不会辜负领导的厚望。”套话还必须要说,虽然没有营养,温子璇还是说得有声有色。

        夏想笑了一笑,蓦然又想起了什么,又说:“也多留意一下李省长身边的人和事,有时候,李省长比较大度……”

        大度一说,显然是委婉的说法,其实本意是指李丁山不但没有害人之心,连防心之心也很少,他在官场是一个异数,能到今天,只能用幸运和奇迹来形容。

        但在齐省,夏想知道李丁山已经卷入到了旋涡之中,稍不留神就会粉身碎骨。

        而且还有一点,他又不能当面提醒李丁山什么,说得轻了,李丁山不入心。说得重了,李丁山或许会有不好的想法,而且还有可能打击李丁山的主动积极性。

        所以夏想只能从外围维护李丁山的利益。

        现在赵牡丹还没有吐口乱咬李丁山,但不保证在中纪委提审之后,她不会乱说……好在夏想也在暗中有条不紊地推进了进程。

        “我有数了,请领导放心。”温子璇心情激荡,夏想对她的信任日渐加深,让她暗中照应李丁山的吩咐,是夏书记对她绝对信任的表现,她绝对不能让夏书记失望。

        温子璇刚走,宋朝度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夏想本想晚上主动打去电话问问,不想宋朝度又抢在了他的前头,莫非是事情有变?

        宋朝度的声音还是一成不变的沉稳:“事态暂时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不过,有需要你出面的地方……”

        夏想只是轻轻“嗯”了一声,等宋朝度的进一步指示。

        “要想丁山没事,恐怕还得总书记发话……”

        夏想心中大惊,事情真闹到这么大了?宋朝度的电话断了许久,他都一直保持着手握电话的姿势,心中激荡不平。

        还真是下了狠手!

        夏想心中无比愤恨,本来他来齐省,只想平稳度过省委副书记一任,也不想动了谁的蛋糕,但有些问题确实入了眼睛之后,让他无法坦然受之。有些问题可以徐徐图之,但有些问题却事关百姓的切身安危,每次吃饭的时候,只要夏想想到每天都有无数百姓吃进的食盐都有有毒物质,他就觉得口中的饭菜味同嚼蜡。

        百姓是自己的百姓,是同一片蓝天下的炎黄子孙,是同样的黄皮肤黑眼睛,身上流着同样的鲜血,不是非我族类,不是无关人等,不能漠然视之,也不能等闲视之。

        就算不是李丁山首先发现其中的内幕,是他先发现,他也会主动出手。但现在,李丁山因为触动了利益集团的利益,就要被人直接一脚踹下,也未免太心狠手辣了。

        夏想不信了,不信他和宋朝度联手,还护不下李丁山。以前,他只想在齐省守城,现在忽然又改变了主意,决定要在护下李丁山的同时,还要将一人掀翻马上——夏想将要再次露出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