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73章 都在等候的一个意外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73章 都在等候的一个意外

    作品:《官神

        天光大亮,鸟语花香,预示着今天又是一个明媚的夏日。www.00ksw.org

        只不过,对于鲁市市委和齐省省委许多人来说,今天……远不是一个好日子!

        一上班,鲁市市纪委正式采取了行动,对市公安局副局长朱振波采取了双规措施。

        消息传到省委之后,尽管已经事先得知了结果,何江海还是气得不行,却终究无可奈何,因为他也通过内线得知了内情,市纪委掌握了朱振波大量的证据,尤其是栽赃外地客商的案子,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只此一个罪名,朱振波必倒无疑。

        何江海本来还以为可以想个办法将朱振波捞出来,即使丢官也行,至少人没事就是万幸。但他多方努力却都无济于事,不是他的权威降低了,而是因为朱振波的所作所为才恶劣了,丑事和肮脏事都被人详细地抖落出来,人人都立刻躲得远远的,唯恐沾染一点恶臭。

        朱振波名声臭了,人烂了,谁也不肯为他出面再沾一手黑。

        何江海在无奈之余,心中也十分不解,朱振波的事情虽说不是十分隐蔽,但也不是一般人能查得出来,市纪委手中的证据,明显是内部人士背后的手脚,就是说,是市局内部有人想要置朱振波于死地,到底是谁?

        不会是陆华城,别看陆华城是市局一把手,但在何江海眼中,陆华城有勇无谋,不堪大用,况且他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不可能有一手材料,位置越高,反而接触的真相越少。

        戴继晨?也不太可能,戴继晨不是破案能手,不可能挖出朱振波最深的内幕。朱振波的一些勾当,就连何江海也只知一二,不知详细,以戴继晨的水平,怎能可能查得一清二楚?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背后将朱振波查了个底朝天的人物,估计是刑警大队队长一类的角色,既有一定的权限,又有查案的能力……经过排除和比较,何江海锁定了一人——王泽人!

        王泽人和朱振波并没有私人恩怨,似乎关系也可以,本来何江海不应该怀疑他,但王泽人和吴天笑关系莫逆,就让何江海顺藤摸瓜发现了内在的关联之处。

        吴天笑……也想政治投机?还有王泽人,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何江海冷笑连连,别以为拿下了朱振波事情就算完了,没完,他还没有后手没有施展,还要还击!

        ……如果说朱振波被双规只是第一波冲击的话,所有的人都在等待一个足以影响大局的消息——潘保华的下落!

        潘保华现在已经确认失去了联系,但省委方面都保持了缄默,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没办法,谁也不能主动去问中纪委,而且潘保华失去联系的时间又太短,不能轻易就得出失踪的结论,就只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等!

        夏想在等,因为宋朝度也没有消息传来。

        邱仁礼也在等,虽然他已经通过某个渠道大概知道了潘保华问题严重,但现在潘保华去向不明,也是让他心意不定。

        孙习民也在等,潘保华事件的背后,会牵涉到谁,会不会进一步发酵,会是怎样的走向,都会对今后齐省的局势带来重大的影响。同时,他还在等衙内的电话,因为衙内今天从胶辽返回鲁市,要和他以及周鸿基一起吃饭。

        周鸿基也在等,在等潘保华最终的结局传来,也在等燕省纪委方面的电话,心中隐隐有期待,因为一丝曙光已经出现,他有望打破在省盐务局问题上的僵局,以挽回他努力塑造的有始有终的正面形象。

        何江海也在等,在等潘保华能顺利出逃,在等他的暗线带来赵牡丹和屈正的消息,在等衙内从胶辽返回,也在等孙习民最终做出决定,否定达才集团的项目,拍板千江集团的投资。

        何江海知道,虽然小范围内有失利,但根基还在,基础还稳若磐石,他还有反手胜利的机会。并且就在朱振波被正式宣布双规的同时,他也暗中出手,让人调查朱振波事件的幕后推手到底是谁!

        他要反手一击!

        和以上几人全在等候一个关键消息不大一样是,廖得益虽然也在等,却不是在等潘保华的消息,而是在等一个契机。

        一个能让他重获威望的契机——人事调整!

        在邱仁礼正式放出人事调整的风声之后,迄今已经过去了半月有余,初稿提交到了书记办公会,和他预想的一样,未获通过,随后修改二稿的光荣任务就落到了他的身上。

        修改没问题,他也习惯了在领会领导意图之中,逐渐修改方案并且直到最完善的过程,但问题是,会后,他一直没有收到任何暗示!

        不管是邱仁礼通过夏力传达的暗示,还是夏想直接耳提面命的暗示,全部都没有,省委一正一副两位书记,突然同时失声,不再就人事调整一事发表任何意见,就让廖得益如坠云雾,摸不着头脑,又分不清东西南北。

        没有省委书记和分管副书记的暗示,他的修改稿无从落笔,领导的意图必须领会,但领导不开口,他又不是领导身边的秘书,怎么可能猜到领导想让谁上又想让谁下?

        修改稿不经夏书记之手,不经邱书记点头,就是废纸。

        廖得益作难了,他也多少知道一点,邱书记和夏书记是故意晾他,要是平常,他倒可以厚着脸皮直接去找夏想,旁敲侧击就某个人选征求夏书记的意见,但经过书记办公会上被一把手当众批评的一出之后,他现在谨小慎微了许多,不敢再轻易犯错了。

        万一再被夏书记也批评几句,他的工作就别想干了,两个书记轮流刁难他的话,他除了主动申请调离齐省之外,别无他法。

        因此,廖得益一边小心翼翼地修改了人事调整方案二稿,一边等候一个时机的到来,他也猜到了什么,人事调整方案之所以延后不提,正是邱仁礼和夏想的高明之处,就是用来和孙习民当作交换条件。

        或者更深一步想,邱仁礼为了不留下过多干涉政府事务的负面影响,不就达才集团的问题直接发表意见,孙习民压下达才集团的项目,邱仁礼就压下人事调整方案,用意很明显,如果孙习民不肯让步,那么就休想在人事调整上分一杯羹。

        廖得益也是政治老手,确实猜中了邱仁礼的部分心思,却没有完全猜中夏想在其中也包藏的深心。以夏想的计划,人事调整方案,除了可以为孙习民带来莫名的压力和时刻的警惕之外,还隐含着一记极其厉害的杀招!

        ……中午时分,潘保华还是没有一丝消息。

        夏想下班后,迈着悠闲的步子回家吃饭,有几个地市的一二把手来省委汇报工作,提出请他吃饭,他回绝了。值此人事调整前夕,不宜和下面的地市一二把手走得过近,以免落人口实。

        他是有点怀念曹殊黧的厨艺了,想来想去,还是回家吃饭香,反正离得也近,打个来回也不超过20分钟,权当散步了。

        刚走到门口,却意外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

        一辆京城牌照的汽车停在省委大院门口,有一人面带春风,寸头,方脸,中等身材,正和两人热情地握手。

        他是谁,夏想不认识,但和他握手寒喧的两人,夏想却认识得很,正是孙习民和周鸿基。看几人的架势,肯定是要一起出去吃饭。

        一瞬间夏想猜起了他是何人了,能同时请动孙习民和周鸿基的人,并不多,何况对方又是京城来客,那么,对方正是和他打过数次交道但却从未谋面的……衙内!

        夏想意外遇到一出大戏,总不好假装没有看过绕行而过,他刚一抬头,正好就遇到了周鸿基投来的目光,与此同时,孙习民也发现了他。

        周鸿基先打了招呼:“夏书记,一起吃个便饭,怎么样?”

        孙习民也只能接话顺着向下说:“就是,既然遇上了,就一起坐坐,正好介绍一下高总和你认识。”

        衙内其实早就注意到了夏想,只不过不敢肯定,一听周鸿基和孙习民先后点明了夏想的身份,他也没再端着架子,而是呵呵一笑:“原来是夏书记,久仰,久仰!不知夏书记肯不肯赏脸,相请不如偶遇,我可是对夏书记仰慕已久了。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

        夏想不等衙内说出大名,他多少也要给衙内几分面子,就笑道:“我对高总也是久仰大名了,也早想和高总认识一下,只可惜没有机会。今天倒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只不过……”

        夏想才不想和衙内一起坐坐——眼下不是合适的机会,再说,他也不便打扰别人的三方聚会——就打算找一个理由搪塞过去,不料话未说完,电话却及时响了。

        之所以说是及时,是因为是燕省来电。如果单是燕省一个普通的电话,也不足以引起夏想的重视,电话是燕省纪委副书记陈立本打来的……夏想其实也没想要破坏衙内精心安排的饭局,不过当他随口一说:“鸿基,燕省纪委方面征求齐省纪委的意见,请求齐省纪委配合工作。”

        话刚说完,周鸿基却立刻做出了令他、令衙内、令孙习民都大吃一惊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