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70章 恶之花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70章 恶之花

    作品:《官神

        温子璇认识夏想的时间还短,还没有见过夏想一脸冷峻寒意逼人的时候,不过即使是认识夏想许多年的王蔷薇,也从未面对过夏想冷酷无情的一面。www.00ksw.org

        二人都被夏想的怫然变色吓得一时失语,也在情理之中。

        说实话,温子璇其实也知道夏想调查赵牡丹的背后有一定的政治目的,肯定不是对赵牡丹有男女的想法,因为在她看来,夏书记不是那样的人。再者说了,赵牡丹是个什么货色?用人尽可夫形容虽然有点下作,但也差不多了。

        几乎是所有可以利用的高官,她都要奉献身体当作资本,就温子璇所知道的一些内幕,赵牡丹的石榴裙下至少拜倒了不下十几个高官。

        其中甚至不乏副省级以上的官员。

        夏书记如果也要和赵牡丹发生一些什么,就会让她十分不舒服,尽管说来只是夏想的个人私事,和她真没有一分钱的关系。

        温子璇对赵牡丹和潘保华之间的关系,也知道一二,但她并不清楚潘保华已经被中纪委暗中调查的事实,以她的级别,接触不到更高的内幕。

        不知何故,王蔷薇却一心认为夏想是想将赵牡丹拿下,就趁夏想打电话的当口,小声和温子璇说了几句当年夏想在郎市之时的桃花夏郎的传闻,以及他和金银茉莉之间的风流韵事,尽管说来只是传闻,未必是真,但王蔷薇天生对男女之事既敏感又爱联想,就以为夏想经历多了,比以前成熟了,也到了男人的黄金时期,就有点追求数量而不追求质量了。

        如果让夏想知道了王蔷薇的真实想法,估计会哭笑不得,还会批评王蔷薇一番——以他和王蔷薇之间复杂难言的关系,笑骂几句也正常。

        夏想是副书记不假,但也不是走到哪里都会摆一副副书记的面孔,他也有平和随性的一面。

        必须要说,夏想实话实说,并且蓦然变色的表情,确实吓坏了温子璇和王蔷薇。

        好在片刻过后,温子璇最先反应过来,想到了什么,就问了一句:“夏书记,是不是赵牡丹哪里得罪您了?她虽然有点贪心,但好象还算知道规矩。”

        问完之后又后悔了,虽然现在是私下,但她和王蔷薇不同,王蔷薇是夏想的朋友,她却是夏书记的……直接下级。

        夏想摆摆手,又笑了:“可别吓着你们了……赵牡丹不管做了什么,反正她前面没有路了,子璇,我也不怕告诉你,赵牡丹的日子到头了。”

        话比刚才轻松了,但还是一样的意思,温子璇就知道,事情真是……大发了!她点了点头,看向了王蔷薇:“蔷薇,不好意思,拉你下水了。”

        王蔷薇从震惊中清醒之后,又恢复了淡定,还笑了:“当年在郎市的时候,我就是因为跟对了夏书记的步伐,才没有倒下。现在山不转水转,又和夏书记见面了,我还是会和当年是一样的选择。我就只问夏书记一句话,需要我做什么?”

        “好!”夏想被王蔷薇的爽快打动,端起一杯酒,“蔷薇姐,我敬你一杯。”

        王蔷薇一下愣住了,呆了半晌,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微微颤抖着端起酒杯,眼睛湿润了,喃喃说道:“说句不怕夏书记笑话的话,当年你在郎市叫了我一声蔷薇姐,我一晚上没有睡好觉,还激动了三天。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一声蔷薇姐一直在我耳边回响,今天又亲耳听到,再说句不怕丢人的话,我卖给你都值了!”

        诚然,王蔷薇混迹官场和商场多年,她说话办事都有表演和假装的痕迹在内,真假之间,确实难以分辨,但刚才几句话,也确实有一定的真心在内,当年她和夏想之间的一番交往,也确实有过值得回味的许多故事。

        或许夏想已然忘记,但于王蔷薇而言,夏想确实是她生命中最难忘怀的一个没有得到的男人。和男人得不到的女人是最好的女人的心态一样,王蔷薇也认定夏想是最好的男人。

        温子璇被王蔷薇大胆而泼辣的话惊呆了,她在官场呆久了,就算心中再有激情,也不敢在上司领导面前说出放肆的话,她唯恐夏想生气,正准备圆场时,夏想开口了。

        伴随着一声淡淡叹息,夏想说道:“蔷薇姐还是当年的蔷薇姐,风采依旧,魅力不减。”

        王蔷薇又笑了:“能再和夏书记坐在一起,就很开心了。请夏书记吩咐,我和子璇能为你做点什么,只要你开口,只要不杀人放火,做什么都行。”

        这话就说得有点歧义了,温子璇在一旁脸色莫名一红,心跳一时加快。

        夏想见气氛不错,达到了想要的效果,就终于说出了他的想法:“蔷薇,如果你和赵牡丹有生意上的来往,从现在起,立刻划清界限。还有你,子璇,如果你以前和赵牡丹有过合作,也把手脚处理干净。然后就是……将你们所知道的赵牡丹的所有事情,全部告诉我,越详细越好,越深入越好,越大越好。”

        温子璇现在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尽管她还不知道到底会牵涉到谁,但知道赵牡丹肯定要倒下了,而且还是轰然倒塌。因为夏书记下定决心想要出手拿下一个人,在齐省的地界上,还不算什么难事。

        才见识了夏想一点手段的温子璇就已经坚定地认为夏想能力超然了,更不用说亲眼见识过夏想在郎市的所作所为的王蔷薇了,从夏想说出要置赵牡丹于死地的第一句话时起,在王蔷薇的心中,赵牡丹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因为王蔷薇不但了解夏想,也了解赵牡丹。

        赵牡丹再厉害,再有关系网,再做大生意,她毕竟是女人,是一个靠在男人身下承欢起家并且利用各种不正当手段赚钱的稍微有点心机和算计的女人罢了,论财力,比不了她,论武力,比不了哦呢陈,论心机,更比不了当年的郎市市长古向国,以上都是夏书记的手下败将,赵牡丹被夏书记盯上了,不死……难道还能升天?

        说到赵牡丹其人,王蔷薇还真有许多内幕要讲。

        赵牡丹真名叫赵明明,至于后来为何改名叫赵牡丹,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当王蔷薇在京城和赵牡丹认识的时候,赵明明就已经是齐省有名的交际花赵牡丹了。

        赵牡丹所做的生意很杂很乱,没有章法,什么赚钱做什么。倒腾石油,批发走私香烟,等等,起家之后,四处转承包工程,当中间人,手伸得很长,吃相也很难看,换了别人,早就被圈内人黑了,只可惜她是一个女人,一个漂亮并且和无数高官有床第之欢的女人,护着她的人太多了,因此她在齐省虽然是一朵臭名昭著的恶之花,却一直没有人有本事辣手摧花,将赵牡丹摆平。

        王蔷薇也和赵牡丹合作过几次,是从齐省倒腾一些物资。赵牡丹果然神通广大,很快替她铺平了道路,不过赵牡丹胃口太大,直接拿走了利润的百分之七十,只给她留了三成。

        三成就三成,王蔷薇虽然恼怒,也没有办法,因为不是赵牡丹出手,她可能一成都没有。不过也让她清楚了赵牡丹的为人,知道赵牡丹这样下去,早晚会犯了众怒。

        不料还没见赵牡丹犯下众怒,却惹怒了夏书记,也算她咎由自取。栽了别人手里还好说,现在却是被夏书记盯上了,王蔷薇就不客气了,将她所知道的有关赵牡丹的种种,全部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

        末了,似乎还嫌料不够,王蔷薇努力回忆了一下,唯恐遗漏任何一个细节,果然又想起了什么,忙说:“对了,赵牡丹和孙习民也认识。在孙习民在京城赋闲的时候,在一个聚会上,有人介绍了孙习民和赵牡丹认识了……”

        夏想的眼睛亮了一下,似乎抓住了一个关键点。

        “不过……”温子璇若有所思地补充说道,“孙省长到任之后,反倒和赵牡丹之间接触不多,赵牡丹就找过孙省长两次,两次都没见到孙省长。”

        夏想一脸疑惑地看了温子璇一脸,温子璇脸色一晒,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省政府秘书长和我关系还不错……”

        夏想释然了,别的不说,单是以温子璇的姿色和风姿,就让不少男人在她面前失去原则和定力。

        基本上摸清了赵牡丹的底,夏想心里更加笃定了,随后就抛开赵牡丹的话题,和王蔷薇叙旧闲聊,一直聊到深夜,眼见天色太晚了,夏想就站起身来,准备结束会面……忽然,电话就紧急响了,一看是吴天笑来电,夏想就知道现在打来电话,必定出了问题,忙接听了电话。

        “领导,估计事情要糟。”吴天笑的声音还算镇静,不过也有了一丝慌乱,“屈正喝醉了,现在才说实话,潘省长今晚连夜去京城了……”

        要逃?动作够快!夏想急忙吩咐:“不管用什么办法,你的任务就是控制住屈正,别让他逃走。”

        随即立刻打电话给宋朝度:“宋书记,他连夜去京城了!”

        宋朝度沉默了小半会儿,斩钉截铁地说道:“他交给我,花在鲁市,你想办法留下。”

        “好!”夏想并不多说,随即挂断了电话,转身对王蔷薇和温子璇郑重其事地说道,“事情提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