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69章 怪现象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69章 怪现象

    作品:《官神

        身为领导,有时候必须用好身边的人,否则秘书可以成就一名领导对外的形象,也可以毁掉一个高官的锦绣前程。www.00ksw.org

        同样,每一个成功的领导背后,都有一个任劳任怨的司机——夏想还好,和许多官员不会开车相比,他不但自己驾驶技术不错,也因为年轻的缘故,有精力开车——话又说回来,每一个落马贪官的背后,也都有一个最先作为突破口被调查的司机。

        成也司机,败也司机,基本上每一个高官落马的背后,都和司机最先被控制并且吐口大有干系。

        先不评价潘保华司机屈正的水平,单说屈正透露出来的触目惊心的事实,就让夏想为之震动,因为他知道,必须采取什么措施促进中纪委的行动提前一步。

        否则,齐省将会继司马北出逃之后,又有可能会有一名副省级高官畏罪潜逃,从而刷新在职市长出逃的纪录。

        先前司传亮透露出来的信息,内容十分丰富,一个栩栩如生的潘保华的形象,就在司传亮并不太声情并的叙述中,跃然于夏想面前……和一些明目张胆的钱多、房子多和女人多的三多官员相比,潘保华的外号除了潘安之外,还有一个——潘不多。

        潘不多的意思就是钱、房子和女人,永远都不嫌多。送100万的礼多不多?不多。送1000万的礼,也不多!

        简言之,就是胃口好得出奇,只要是好处,永远不会嫌多。

        以上,如果说夏想还有所耳闻的话,以下,就是司传亮奉献的独家新闻了。

        据传,潘不多不但老婆儿子全在国外——和国内没有引渡条约的加拿大——而且儿子的资产保守估计在10亿以上,不但在国外住豪宅开豪车,而且还玩洋妞。

        而身为裸官的潘不多,从政之路一直在齐省省内打转,曾经在一个地市连续任职超过13年!齐人治齐的怪现象几乎在每一个齐省高官的身上,都有演绎。

        潘不多在当地治理13年,是大兴土木的13年,省委也好,当地纪委也好,会一点也没有察觉黄不多的问题所在?

        还在担任市长之时的潘不多,就已经在民间名声大噪,被当地百姓形象地称之为潘不多,但潘不多名声再大,却恶名不通省委不达京城,未尝不是齐省的本土势力过于强大,罗织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严密之网的缘故——有人替潘不多兜了底!

        似乎国内每一个贪官的成长轨迹,都有一个非常奇怪的怪现象,就是民间传闻已经沸腾了,人人知道某人是一个贪官,甚至在当地弄得民怨沸腾,百姓人人在背后骂娘,其人却依然巍然不动,在电视上讲话,然后顺利高升,省纪委、中纪委如聋如哑,到底是视而不见,还是因为智商原因,被下级蒙蔽?

        就如当年当街炸死情妇的齐省的副省级高官,在杀人夺命之后,才被查处,然后才是一个罪大恶极的贪官被正义的纪委拿下,如果逆向思维的话,如果不是其人丧心病狂做出炸死情妇之举,莫非他就一直是优秀的党员干部,最后还要名垂千古?

        原来名垂千古和遗臭万年之间,只差了一个炸弹,仔细推敲的话,也不失为一个莫大的讽刺。

        夏想在京城听闻潘保华的事情之后,就立刻通过某些渠道调查了潘保华的经历,很清楚的一点是,潘保华在齐省为官十几年,培植了大量的亲信,光是他在市委书记任上就提拔了十几名县处级以上官员,更不用提他的历任秘书现在都成了齐省各县市的一二把手。

        毫不夸张地讲,几乎每个齐省高官的身后,都有一张复杂而庞大的本土势力关系网,造成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还是齐省官员都不出齐省的怪现象所致。

        也是何江海敢叫板邱仁礼的原因所在,作为最大的本土势力的代表,何江海比潘保华的实力雄厚多了。

        同时,宋朝度果然也有手腕,不一天工夫,就又查实了潘保华问题幕后的较量,并提供了一个确切消息给夏想——中纪委已经暗中出手调查了潘保华提拔的十几名正处级县级干部,基本上外围的工作已经准备就绪,就差最后的出手。

        但正在准备对潘保华采取措施时,忽然就又卡住了,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宋朝度并未向夏想细说问题的原因所在,但不出意料的话,可能还是和有人想借拉潘保华下马之际,也将李丁山拖下水的阴谋有关。

        是否同时对李丁山采取调查措施,中纪委内部意见并不统一,才暂缓了对潘保华的直接双规。

        本来夏想想借温子璇和王蔷薇之手,从侧面出击,借查实赵牡丹的问题来坐实潘保华的问题,同时洗清李丁山的清白,不想司传亮又进一步提供了更为翔实的信息,也让夏想眼前一亮,再次发现了另外一个切入点——屈正!

        不错,正是潘保华的司机屈正。

        “传亮,你和屈正的关系还不错?”夏想心中有了主意。

        “是不错,屈正和我是战友,又是老乡,他有什么事情都会告诉我。因为他知道,我人老实,不会乱说。”话一说完,司传亮意识到了什么,脸一红,“除了跟领导说说之外,屈正说的话,我谁都没提。”

        “你做得很好,传亮。”夏想及时表扬了屈正一句,随即又说,“这样,你一会儿回去,不用接我了,和天笑一起,约屈正一起吃个饭。”

        “和屈正吃饭?”司传亮的政治智慧远比不上吴天笑,跟不上夏想的思路,一下没明白为什么夏书记好好的要让他和屈正吃饭,正要问为什么,一想又不对,领导吩咐的事情,不能多问,就忙改了口,“好,马上就办。”

        司传亮的脸色变化落在夏想眼中,夏想悄然一笑,知道司传亮在憨厚之中,也有一丝机警,就很是满意。

        到了地点,司传亮开车离去,温子璇和王蔷薇就娉娉袅袅地迎了过来。

        或许是为了和王蔷薇媲美,又或许温子璇在下班之后就是盛装打扮,她换了一身长裙,虽然比在省委时穿得更保守了一些,但更合身,也更性感,和王蔷薇并肩而立,丝毫不比当年轰动一时的郎市一枝花逊色几分。

        当年的郎市一枝花、现今的王蔷薇,几年未见容颜未改,依然是如夜来香一般美丽而神秘的女子,只是在笑容之中,更多了敬畏和敬佩之意。

        也是,当年的郎市的常务副市长夏想,现在已然是齐省的省委副书记,英俊依然,明朗依旧,却已经是高高在上的执掌无数人前途命运的一省的第三号人物,王蔷薇虽然和夏想算是熟识的旧友,却还是感受到了压力。

        职务和权力带来的光环,让夏想在令人眼热的俊朗外表之下,平添了几分大权在握的上位者的气质。

        不过夏想就是夏想,久居上位也确实让他养成了一定的威势,但他依然淡然而立,依然主动而亲切地伸出手去:“蔷薇,好久不见,你还是当年郎市万花丛中最美丽动人的一朵蔷薇!”

        一句话说得王蔷薇心花怒放:“夏书记真会夸人,我现在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你能请我来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就证明你对鲁市,很是熟悉。”说来也巧,王蔷薇请夏想吃饭的地点,依然是远近闻名的夏雨荷。

        温子璇嫣然一笑:“旧友重逢,肯定有许多话要说,不过外面可不是说话的地方……”

        几人到了房间,分别落座之后,还未说话,吴天笑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夏想歉意一笑,到一旁接听了电话。

        不出所料,是吴天笑的请示电话——尽管吴天笑很清楚领导的安排是什么,但毕竟事关重大,他不能有一点差池。

        “领导,请屈正吃饭好办,主要是规格方面,我不好把握。”吴天笑一下就问到了点子上。

        夏想沉吟一下,说道:“规格高点没问题,酒少喝点,别乱说话就行了。”

        吴天笑嘿嘿一笑:“就按领导的指示精神办。”

        放下吴天笑电话,想了一想,夏想没等和王蔷薇会面之后再打电话,而是立刻拨通了宋朝度的电话:“宋书记,他可能要逃。”

        宋朝度立刻会意:“好,我知道了。”

        宋朝度此时还在京城,由他在京城照应,相信潘保华插翅难飞!

        重新坐回座位之后,夏想才发现王蔷薇和温子璇笑得很暧昧,同时目不转睛地看向他。

        夏想呵呵一笑:“怎么了?我脸上有花?”

        温子璇笑而不语,毕竟她是夏想的下级,王蔷薇胆子大一些,笑道:“我在笑夏书记的品味怎么降低了,当年在郎市对我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怎么现在对赵牡丹大感兴趣了?子璇刚才说了一句实话,赵牡丹可远不如我。”

        夏想哑然失笑,才知道女人终究是女人,比男人更八卦更敢想,尤其是温子璇,也敢私下开他的玩笑,和他认识久了,胆子也大了不是?

        夏想笑过之后,却脸色一变,十分严肃地说道:“我对赵牡丹确实很感兴趣,不过和你们想的不一样,我是想置她于死地!”

        温子璇和王蔷薇对视一眼,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