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68章 巧合之下的变故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68章 巧合之下的变故

    作品:《官神

        中午,夏想没有回家,又吃了省委食堂,无巧不巧,就又巧遇了周鸿基。www.00ksw.org

        以夏想和周鸿基的级别,所去的省委食堂,肯定是副省级专用的小食堂,可不是外面机关大院共用的大食堂,因此,食堂之中,人并不是很多,因为大部分省委领导不会在食堂吃饭。

        周鸿基对和夏想在食堂中的不期而遇,微微惊讶,随后就主动坐到了夏想的旁边,二人坐在一个僻静之处,正好小声说话,不会被人注意。

        其实就算有人注意,也不会有人好奇或关注,来往的都是高级别干部,都知道官场规矩,也都不会做出失态的举动。

        先是随意说了几句食堂的饭菜,点评了京城和齐省饭菜的差异,然后周鸿基就主动挑起话题,说到了千江集团的投资:“夏书记应该也听说了千江集团的动作,和达才集团的投资如出一辙……孙省长厚此薄彼,对待千江集团的态度可是截然不同,看他的热络程度,估计想亲自主抓这个项目了。”

        夏想心里清楚周鸿基和孙习民系出同门,更确切地讲,他和千江集团也是同一阵营,所以从根本利益上讲,他肯定是会站在千江集团的一方。

        “政府方面的事务,我有很长时间没有关注了,近年来一直从事党务工作,对经济事务,现在缺乏大局观了。”夏想不会在周鸿基面前表露真实想法,他伸了伸腰,笑道,“想想也是不好,不管从事的是务虚还是务实工作,都要关心经济建设才对。”

        周鸿基眼睛微微一收:“怎么,夏书记有心过问千江集团的投资?”

        省委副书记虽说分管党群和人事,但也不是一点也没有插手经济事务的可能,比如如果邱仁礼提议千江集团的投资事关重大,省委省政府成立联合负责小组,那么省委方面就可以指派夏想出面,省政府方面也要对应由一名常委副省长负责,以夏想的级别,不出意外最少也要秦侃对应。

        而且真要成立了联合小组,还会以夏想为主,因为夏想排名高。

        在党领导一切的总方针的指导之下,省委副书记有的是插手经济事务的方法,唯一的一个前提就是,省委一把手支持。

        对别的省委副书记来说,获得书记的全力支持很难,但对夏想来说,却不存在任何难题。因此夏想如果想介入千江集团的事务,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想不想的问题。

        “过问谈不上,是想学学习,充充电,不能让自己在经济大潮之中,被冲到岸上可就惨了。”夏想呵呵一笑,不想就千江集团的话题和周鸿基深谈,因为也没什么好谈的,不用怀疑,周鸿基必然是倾向衙内的立场,就及时转移了话题,“周书记,省盐务局的问题,可是拖的时间不短了。”

        其实时间也不长,夏想故意有此一说,也是试探周鸿基的立场有没有松动。

        “证据不足,纪委方面也不好草率地否定一个厅级干部。”周鸿基不动声色,忽然又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就我个人而言,还是希望夏书记多关心纪委的工作,多提宝贵意见。”

        夏想心中有了主意:“意见倒没有,倒是刚刚听到一个消息,希望对周书记有所帮助。”

        周鸿基大感兴趣:“说来听听。”

        “燕省的盐务局系统,出了点问题,燕省方面正在调查,保守估计,会有不小的动静。”夏想提前透露消息给周鸿基,也是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燕省的盐务系统既然牵涉到了齐省的盐务系统,真正事发之后,必然需要齐省方面的配合,二是眼下齐省盐务局的问题,因为上头的压力而暂时陷入了僵局,他就提供一个破局的思路出来,就看周鸿基接不接招。

        接,就证明周鸿基不管在千江集团的问题上是什么立场,至少他在盐务局的问题上立场坚定的话,就足矣,夏想并不勉强周鸿基在衙内到来之后,依然还和他紧密握手,只希望周鸿基能善始善终。

        不接,就表明周鸿基立场大变,退缩或是转向了,夏想就会从另外的渠道寻找突破口,一样会将事情扩大化。

        不过夏想有理由相信,周鸿基会接招,因为一个人骨子里的冒险精神没那么容易改变,有一笔近在咫尺的耀眼政绩,如果不伸手拿下,那么周鸿基先前的所作所为就完全失去了意义,他也会给人留下一个有始无终做事不太可靠的印象。

        周鸿基渴望政绩,同时又爱惜名声,他必定会抓住眼下唯一一个破局的良机!

        ……夏想赌对了,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周鸿基一口喝干杯中的饮料,说道:“夏书记对燕省方面比较熟悉,有需要齐省配合工作的地方,省纪委一定会全力配合。”

        夏想笑了:“说不定还真有麻烦周书记的地方。”

        ……下午的阳光很好,直到四五点钟,热度才减弱几分,让阳光看上去也不那么刺眼了,快下班的时候,温子璇敲门进来了。

        一下午,夏想处理了不少事情,还抽空和邱仁礼见了一面,简单一说京城之行的收获,毕竟和邱老爷子见了一面,又和邱绪峰正在密切接触中,很有必要由他亲自向邱仁礼说明一些事情,以示尊重。

        本想也和李丁山碰个头,却不巧,李丁山又下去调研了——上任副省长之后,李丁山确实是十分勤勉,从来没有休息过一天,一心扑在工作上——只好作罢。

        其实夏想还有一个打算,就是有意和秦侃坐一坐,已经吩咐吴天笑找个由头去安排一下,吴天笑刚出门,温子璇就来了。

        难道交待温子璇去办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夏想为之一惊,速度也太快了吧?

        谁知随后温子璇的话,却让夏想更吃了一惊……“夏书记,有一个熟人托我传话,说想要见您……”温子璇是省委副秘书长,自然深知领导最厌烦下级介绍人认识。

        夏想很清楚温子璇不会闲得无聊介绍无干人等,不过还是没有多想,随口一问:“是谁?”

        “王蔷薇!”温子璇话一出口,就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要不说,女人太漂亮了太聪明了,都不是好事,因为很明显温子璇的笑容之中,意味深长,作为十分了解女人的夏大书记,一眼就可以看出温子璇笑意之中的暧昧之意,显然,她将王蔷薇当成他的女人之一了。

        夏想才不会解释什么,清者自清,相信以温子璇的聪明,很快就会重新认识他和王蔷薇之间的关系,他只是惊奇的是,为什么温子璇会认识王蔷薇?

        不料温子璇接下来的话,更让夏想大吃一惊:“我认识蔷薇有几年了,今天才知道她和夏书记原来也认识。还有,蔷薇和赵牡丹关系也很不错,我手头有一些赵牡丹的资料,不过应该没有蔷薇知道得详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夏想说不惊喜那是假的,尽管他已是堂堂的省委副书记,也是不由自主一拍桌子:“替我转告王蔷薇,晚上我请她吃饭!”

        温子璇眼睛一亮,脸色一喜:“请领导放心,一定把话带到。”她放下手中的一份材料,正要转身离去,因为领导和王蔷薇单独吃饭,肯定没她什么事了,不料又被夏想叫住了。

        “对了,子璇,你晚上一起来。”

        一句话说得温子璇只是愣愣地应了一下,然后脚步迟疑地走出了办公室的门,心里却翻腾不定,不知道夏书记特意让她作陪,是何用意,又有什么暗示?

        女人到底是女人,有时会引申多想,其实夏想哪里会有什么暗示,只不过是觉得有温子璇作陪,不至于让孤男寡女的饭局显得过于暧昧了。

        下班后,没有秘书作陪,只有司机司传亮送夏想前去赴宴。路上,司传亮小心翼翼地说道:“夏书记,上次我说的情况,不知道有没有用?”

        这一句话就问得很露怯了,夏想反而笑了,比起吴天笑的成熟和油滑,司传亮从本质上讲,老实多了,就说:“有用,很有用。”

        司传亮大喜,仿佛得了莫大的奖励一样:“夏书记,我还有情况要汇报……”

        夏想为之一愣:“什么情况,尽管说。”

        换了别人,才不会相信一名司机的话,因为潘保华的问题必定要由中纪委出面才能解决,司传亮和潘保华的级别相差太远,他不可能知道真正的内幕。夏想却不,他不会打击任何一个向他靠拢的下级的向往之心,就很认真地听司传亮说些什么。

        主要也是上次司传亮透露的轶闻,让他眼前为之一亮。

        司传亮的第一句话就让夏想吃惊不小:“潘省长的司机屈正中午吃饭的时候对我说,最近潘省长很浮躁,频繁地和国外通电话,他还说,潘省长知道有人在暗中调查他,还准备了几个假护照……”

        不好,夏想怦然心惊,潘保华应该是收到了内线消息,准备跑路了。必须采取什么措施将潘保华留下,否则潘保华一走,不但让一个大蛀虫远走高飞,而且还有可能让某些人将李丁山阴死的阴谋得逞!